左邊的為106年第二版本《人生大挑戰》(民國106年即2017年),右邊的為第一版本          返回首頁

童年的回憶-[1]

所以阿嬤說:「這個囝仔餓不死……」最後一次

我都去酒店、賭場裡混,也看盡賭客的百態看到贏錢的大人

我吃了太多蚵仔,突然大病一場(疝氣加脫肛)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可是阿嬤唸的經是【天青青、地靈靈、口袋沒錢就不靈

只要有水的地方就有紅蟲,我用舊蚊帳去撈

不管是「拿五彩旗、草把或敲鑼」一個人工資是五元

且耐得住騎在迷你馬幾個小時、不能下馬尿尿,得在褲子裡包尿布和塑膠袋(尤其在夏天這可是苦差事)

記得有一次跟上山全程參與下葬儀式,價錢是加倍……只聽見吹嗩吶的『嗶』一大聲!就倒在地上了。……因為差點讓葬禮多個人陪葬!

在當時這可是不小的價錢,我和老媽都大吃一驚,就這樣多了這筆意外之財

長輩也都姑息他,都只勸我「給自己哥哥用計較什麼」、「誰叫你不藏好……」

(也就是現在的迪化水處理廠附近)……我趕緊衝上前驅趕才拉住牛的繩子,

我趕快高喊著「那是我的牛、我家的、我綁在這裡……」

河邊挖很多的野薑塊、並且撿了幾個五十加侖的油桶回家

我記得級任導師叫范月娥,長得不怎樣卻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老爸也根本不問理由打我一頓,認為我不肯讀書才被老師罰就這樣我有苦說不出的委屈……

那時,阿嬤叫我不必這麼命去賺錢,賺再多都被老爸賭掉、喝掉

酷夏的日子這份工作特別苦不堪言……下班時我就批一些豬雜(肝連肉、豬腸、腰子、豬肚)

(有一次我挖到一個二十幾斤的大紅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扛回家),所以在市場賣地瓜銷路不好。

是一隻有「三十幾斤大的鯉魚」雙手合抱才勉強可以抱住拉起來足足比我還高的大肥魚!

「誰叫你打這麼大力啦!」、「痛死我了」、「好痛喔」看著他們一身的瘀青

他們的結論是「小胖命大福大,跟一條大毒蛇睡了這麼久啊!」而我卻是想著:「不知道這蛇皮可賣錢嗎?

他看我是小孩,很懷疑我是真的要批鯊魚皮嗎?

像我對於我老爸只秉持著「我盡自己該做且做得到的本

「吃了顧筋骨、像我小胖勇勇勇」、「小姐吃了皮膚白嫩嫩」因為我體格很壯

她說「再怎麼多,慢慢做,就會做完」……若人家問你:「好不好賣利潤好不好」都要回答

我永遠忘不了晚上把錢幣和紙鈔通通倒在阿嬤的眠床上

還特別教我「裝東西時要裝得滿滿、尖尖的,才會吸引人」此外

一盤賣光,我就趕快再去大桶旁裝袋再來一盤

我把攤子置好,輪盤放在地上

很難得有機會看到他這樣,竟然會幫我做攤車

「這是什麼呀?看來很好吃

後來我就去捕野斑鳩麻雀,在夜市口賣了幾次烤鳥肉

然後我用長長的草繩對折成「」字形,從下開始把一隻隻的毛蟹纏綁在繩子的「形」底部

其他跟來看的客人也嚇得「喔、喔、喔」地叫著……「好在被小胖抓起來了,不然這麼大吃掉小孩也不知道

我要殺蛇賣的風聲很快傳出去了。

王伯伯說寫『蛇肉湯』三個字可能會讓不敢吃蛇的人退避三舍

王伯伯說這鍋蛇湯不如放在我家門口先賣看看……有人是買好幾碗倒在鍋裡要拿回家兩三下一大鍋就見底了!

接著放入蛇肉塊,慢火熬煮兩小時

我只好先做生意沒想到,一大鍋竟然就賣掉半鍋!我只好趕快再重新煮一鍋蛇湯

醫生說這是老人病,也沒有特別方法醫治,只多多休養

戲班的人跑來吃了好多碗,還有人問我明天會不會來?

我一面眺望長長的淡水河、一面思考澱心思……

都會出現一個穿粉紅色睡衣的女人坐在壕溝的橋邊上……,決定當作沒看到

所以阿嬤說:「這個囝仔餓不死……」最後一次

我都去酒店、賭場裡混,也看盡賭客的百態……看到贏錢的大人

我吃了太多蚵仔,突然大病一場(疝氣加脫肛)—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可是阿嬤唸的經是【天青青、地靈靈、口袋沒錢就不靈】

只要有污水的地方就有紅蟲,我用舊蚊帳去撈

不管是「拿五彩旗、草把或敲鑼……」一個人工資是五元

且耐得住騎在迷你馬幾個小時、不能下馬尿尿,得在褲子裡包尿布和塑膠袋(尤其在夏天這可是苦差事)……

記得有一次跟上山全程參與下葬儀式,價錢是加倍……只聽見吹嗩吶的『嗶』一大聲!就倒在地上……因為差點讓葬禮多個人陪葬!

在當時這可是不小的價錢,我和老媽都大吃一驚之下,多了這筆意外之財

長輩也都姑息他,都只勸我「給自己哥哥用計較什麼」、「誰叫你不藏好」……

(也就是現在的迪化污水處理廠附近)……我趕緊衝上前驅趕、才拉住牛的繩子,

我趕快高喊著「那是我的牛、我家的、我綁在這裡……」

河邊挖很多的野薑塊、並且撿了幾個五十加侖的大油桶回家

我記得級任導師叫范月娥,長得不怎樣卻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老爸也根本不問理由打我一頓,認為我不肯讀書才被老師罰……就這樣我有苦說不出的委屈……

那時,阿嬤叫我不必這麼拚命去賺錢,賺再多都被老爸賭掉、喝掉

酷夏的日子這份工作特別苦不堪言……下班時我就批一些豬雜(肝連肉、豬腸、腰子、豬肚……

(有一次我挖到一個二十幾斤大的紅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扛回家呢!),所以在市場賣地瓜銷路不好。

「三十幾斤大的鯉魚!」雙手合抱才勉強可以抱住、拉起來足足比我還高的大肥魚!

「誰叫你打這麼大力」、「痛死我了」、「好痛喔」……看著他們一身的瘀青

他們的結論是「小胖命大福大,跟一條大毒蛇睡了這麼久啊!」而我卻是想著—不知道這蛇皮可賣錢嗎?

他看我是小孩,很懷疑我是真的要批鯊魚皮嗎?

像我對於我老爸只秉持著「我盡自己該做且做得到的本份,

「吃了顧筋骨、像我小胖勇勇勇」、「小姐吃了皮膚白嫩嫩」因為我體格很壯

她說「再怎麼多,慢慢做,就會做完」……人家問你「好不好賣、利潤好不好」都要回答

我永遠忘不了晚上把錢幣和紙鈔通通倒在阿嬤的眠床上

還特別教我「裝東西時要裝得滿滿、尖尖的,才會吸引人」此外

一盤賣光,我就趕快再去大桶旁裝袋再來一盤

我把攤子佈置好,輪盤放在地上

很難得有機會看到他這樣,竟然會幫我做攤車?!

「這是什麼呀?看來很好吃」

後來我就去捕野斑鳩、麻雀去夜市口賣了幾次烤鳥肉

然後我用長長的草繩對折成「∪」字形,從下開始把一隻隻的毛蟹纏綁在繩子的「∪形」底部

其他跟來看的客人也嚇得「喔、喔、喔……」地叫著……「好在被小胖抓起來了,不然這麼大吃掉小孩也不知道」

我要殺蛇賣的風聲很快傳出去了。

王伯伯說寫『蛇肉湯』三個字可能會讓不敢吃蛇的人退避三舍

王伯伯說這鍋蛇湯不如放在我家門口先賣看看……有人是買好幾碗倒在鍋裡要拿回家……兩三下一大鍋就見底了!

著放入蛇肉塊,慢火熬煮兩小時……

我只好先做生意……沒想到,一大鍋竟然就賣掉半鍋!我只好趕快再重新煮一鍋蛇湯……

生說這是老人病,也沒有特別方法醫治,只有多多休養

戲班的人跑來吃了好多碗,還有人問我明天會不會來?

我一面眺望長長的淡水河、一面思考沈澱心思……

都會出現一個穿粉紅色睡衣的女人坐在壕溝的橋邊上……,決定當作沒看到……

粉紅睡衣女鬼的祕密-[2]

時常在三點半左右,睡在鴿舍的我就會被他濃濃暖暖的豆漿香給誘醒

「這個是住在XX的XXX……」也因此派出所的警察都很喜歡我

一時還挺難辨識……我仔細端詳了好久,才認出竟然是阿力叔叔的女兒!

是一種障眼法,為的是不讓人看見「祂們」這些黑灰灰的東西我在見過乩童千篇一律的被附身過程後,我就沒啥興趣看了。

早晨不到四點,從神壇那跑進跑出—就雜貨店門口玩火的小孩一樣

(尤其這些小女生,是不能讓她們爭風吃醋才能維持住人氣)。漸漸地,我的麵線生意愈來愈好,

※我的老爸是標準的……絕對能熬過困境、時來運轉!

對方被他打得落荒而逃不料明打不過竟來陰的

殘破的屋子只能勉強為了做生意拿來當廚房

(以我們家的例子來看,確實是「上不正、下歪」的典型。……而是要能以此「上不正、下歪」的警醒

就自己留在大龍峒—幸好新屋主願意讓我住到賽鴿比賽結束

我們家「上不正、下歪」的典型又增加一例!

對於這種的生活,真的只能用「膽戰驚心」來形容……除了想脫離黑社會、也躲避警方三不五時的查緝和偵訊

我只是回答「不知道,我只是在這刷油漆。」

辭職之後,隨著一個木工朋友阿川—他專門做影劇的內外景置,經由他的介紹,我也做過很多(如:中影或電視劇)內外景置的油漆工程。

連長也回答不出我的問題,只是警告我:「你給我安點,我會特別注意你!」

那天站哨雞腿就放在墓地,天亮去看已經不見了;

以平均請個油漆師傅的日薪二百八十元的行情,我一個月光賣這種漆料,就可淨賺十幾萬—很快地,旗下請的油漆師傅多達三十幾個;

起初幾個月,確實賭場賺了不少錢,不過與黑道打交道絕對不是好現象

不過是短短二十天的點召,我的公司竟被我三弟給搞垮掉!

還設計了一種能噴出雙色的特殊噴槍……本來我很興奮,

每次祂來找我後,我的頭就痛到不能工作,真造成我很大的困擾。

然而以那份微薄的薪水,要養家活口仍然很辛苦;

突然看見瀑布下方、溪流邊的石岸,都滿閃閃的亮光……

時常在三點半左右,睡在鴿舍的我就會被他濃濃暖暖的豆漿香給誘醒

「這個是住在XX的XXX」也因此派出所的警察都很喜歡我

一時還挺難辨識……竟然是阿力叔叔的女兒!

是一種障眼法,為了不讓人看見「祂們」黑灰灰的東西,而見過乩童千篇一律的被附身過程後,我就沒啥興趣看了。

早晨不到四點,從神壇那跑進跑出—就像在雜貨店門口玩火的小孩!

(尤其這些小女生,是不能讓她們爭風吃醋才能維持住人氣),生意愈來愈好,

我的老爸是標準的……絕對能熬過困境、時來運轉!

對方被他打得落荒而逃……不料明打不過竟來陰的

殘破的屋子只能勉強為了做生意煮東西,

(以我們家的例子來看,確實是「上樑不正、下樑歪」的典型。……而是要能以此「上樑不正、下樑歪」的警醒

就自己留在大龍峒—好在新屋主願意讓我住到賽鴿比賽結束

我們家「上樑不正、下樑歪」的典型又增加一例!

對於這種的生活,真的只能用「膽戰驚心」來形容;……除了想脫離黑社會、也躲避警方三不五時的查緝。

我只是回答「不知道,我只是在這刷油漆。」

辭職之後,隨著一個木工朋友阿川—他專門做影劇的內外景佈置,經由他的介紹,我也做過很多(如:中影或電視劇)內外景佈置的油漆工程。

連長也回答不出我的問題,只是警告我:「你給我安份點,我會特別注意你!」

那天站哨雞腿就放在墓地,天亮去看已經不見了;

以平均請個油漆師傅的日薪二百八十元的行情,我一個月光賣這種漆料,就可淨賺十幾萬—很快地,旗下請的油漆師傅多達三十幾個;

起初幾個月的確由賭場賺了不少錢,不過與黑道打交道絕對不是好現象

不過是短短二十天的點召,我的公司竟被我三弟給搞垮掉

還設計了一種特殊能噴出雙色的噴槍……本來我很興奮,

每次祂來找我後,我的頭就痛到不能工作,真得造成我很大的困擾。

然而以那份薪水的微薄,要養家活口仍然很辛苦;

突然看見瀑布下方、溪流邊的石岸,都佈滿閃閃的亮光……

渡畜牲者‧瞎掰鬼與邪靈-[3]
  提示:主要的“本份”換“本分”,“沈迷”換“沉迷”從此篇到之後的第九篇尾都省略。

說完鍾馗領我到百齡橋下的暗處,要給我看個東西。

靈魂要能飄浮行,就是要『靈根』加『心靈磁流魂體』才有行動力

這就是農曆七月抓捕『瞎掰鬼』,到了九月螃蟹就會盛產給人類當食物的由來。

所以才這麼奢靡隨性我為這些人處理化解卡陰,是完全免費,還得背這種黑鍋!真是嘔「瞎掰鬼」總是

我喝令:「人家是良家婦女,你這樣搞太過了!」

◎回想到這裡,我的腳步也重起來。

說完鍾馗領我到百齡橋下的暗處,要給我看個東西。

靈魂要能飄浮行為,就是要『靈根』加『心靈磁流魂體』才有行動力

這就是農曆七月抓捕『瞎掰鬼』,到了九月份螃蟹就會盛產給人類當食物的由來。

所以才這麼奢靡隨性(我為這些人處理化解卡陰,是完全免費,還得背這種黑鍋!真是嘔)—「瞎掰鬼」總是

我喝令:「人家是良家婦女,你這樣搞太過份了!」

◎回想到這裡,我的腳步也沈重起來。

鬼屋‧符令‧大揭祕-[4]

除此之外,周遭的鄰居都有很多實例可證,想起來不禁替人類可悲

不愁沒對象—來拜拜的信徒都是瞎掰鬼的死亡候選人。

就這樣動也不動地身體直直往下……我已經嗆到水、沒氣可換

我吹著口哨、拿著尼龍袋(就是現在的『台客袋』)

但是就我實際夜裡徒步北宜公路,根本也沒啥可怕。

「原來如此,難怪瞎掰鬼要急抓人類當交替。

玩弄人類的磁流製造如同夢境的幻覺,人類就這樣被邪靈耍弄了;

除此之外,周遭的鄰居都有很多實證,想起來不禁替人類可悲

不愁沒對象—來拜拜的信徒都是瞎掰鬼的死亡候選人。

就這樣動也不動地身體直直往下沈……我已經嗆到水、沒氣可換

我吹著口哨、拿著「ㄍㄚㄐㄧ」尼龍袋(就是現在的『台客袋』)

但是就我實際夜裡徒步北宜公路,一點也沒啥可怕。

「原來如此,難怪瞎掰鬼要急抓人類當交替。

玩弄人類的磁流製造如同夢境的幻覺,人類就這樣被邪靈耍弄了;

活鬼纏身的恐怖亂象-[5]

還到處問神想知道兒子的亡魂有沒有好過點;

(當時是十二月的天氣,我用意是要讓邪靈自動脫離

我必須先進行樁;譬如、當時我也結交一位好友翁仔

說我:「只顧兄弟,不顧老婆和孩子的死活」、「這種出賣、害的弟弟還幫他、對他這麼好」我就是這樣

還到處問神想知道兒子的亡魂有沒有好過點;

(當時是十二月份的天氣,我用意是要讓邪靈自動脫離

我必須先進行佈樁;譬如、當時我也結交一位好友翁仔

說我:「只顧兄弟,不顧她和孩子的死活」、「這種出賣、害我的弟弟我還幫他、對他這麼好」我就是這樣

我自殺後的奇遇—「陰間地府處」與「陰府大本營」-[6]

『石油沼泥物』去澱分離出來的。這也是海水會有鹽

基隆河岸離水約五公尺遠、都只是爛泥(沒有水)

阿順又可用支持我寫書冊的身登堂入室

不是接電話的人說:「不在」、就是朋友為難地推說

『石油沼泥物』去沈澱分離出來的。這也是海水會有鹽份、

基隆河岸離水約五公尺遠、都只是爛污泥(沒有水)

阿順又可用支持我寫書冊的身份登堂入室

不是接電話的人說:「不在」、就是朋友為難地推說

我參與「天地五界」運作的實況-[7]
  提示:此篇的“佈滿”換“布滿”,“沈落”換“沉落”……凡“沈”換“”不再列出

但是靠電磁力(磁流)行動,也要補充磁流(在前述單元已說明)

好人—認工作賺取生活必需品。

三百六十五天有一百八十天在辦那種『法會、境、祈福』的儀式

就會被降職到第二界風雲道者,或改任陰府內地的內勤職務

恰巧所見到的是飄浮在『黑雲板塊』下層的垃圾團(石灰團),

天地五界中,第三界的地皮可說是個大輪迴盤

更不可能有男女感情的感受,也不會有子孫輩的差異

膚色—紅種族人,為【美國狗種族人、英國羊種族人、法國馬種族人】等三個正統國家的地帶;

膚色—白種族人,為【俄國牛種族人、德國兔種族人】的地帶,在此周圍的國家,不論國號都屬於「牛種族的佔據地」。(註:陰府已將【德國兔種族人】歸類為『第四地形、太陽入口的鄰近冰山雪地處』,故今後再版之書籍內容,均全面修訂,在此特別向讀者說明。

這種鼓吹「放生、吃素」的人,死後輕則投胎畜牲、魚蝦水族

但是靠電磁力(磁流)行動,也要補充磁流(在第六集已說明)

好人—認份工作賺取生活必需品。

三百六十五天有一百八十天在辦那種『法會、遶境、祈福』的儀式

就會被降職到第二界風雲道者,或改任陰府內地的內勤職務

恰巧所見到的是飄浮在『黑雲板塊』的垃圾團(石灰團),

天地五界中,第三界的地皮是個大輪迴盤

更不可能有男女感情的感受,也不會有子孫輩份的差異

膚色—紅種族人,為【美國種族人、英國種族人、法國種族人、德國兔種族人】等個正統國家的地帶

膚色—白種族人,為【俄國種族人】的地帶,在此周圍的國家,不論國號都屬於「牛種族的佔據地」。(註:如今在執行《人鬼之戰》系列書籍—臺灣時間一○一年十二月—陰府已將【德國種族人】歸類為『第四地形、太陽入口的鄰近冰山雪地處』。)

這種鼓吹「放生、吃素」的人,死後輕則投胎畜牲、魚蝦水族,

我親身參與陰府執行人類的運作法-[8]
  提示:此篇的“月份”換“月分”不再列出

●第三年,領的是「白色」,負責管理「第三地形、太陽出口和入口之間處」、中國大陸的分布區域之地形

鍾馗:「沒錯!有些人自認自己一生很勤奮工作、安守己

第一地形:「太陽出口處」—膚色為『紅種族人』,個正統國家為【美國狗種族人、英國羊種族人、法國馬種族人】。

膚色為『白種族人』,此地形為【俄國牛種族人、德國兔種族人

(如:臺灣);再由「第三地形」修考循環到其他修行處

第二地形(日本、韓國)→第一地形(美國、英國、法國)及周邊國家

依循正確的人生觀修行(真正的修行就是士農工商和本分盡職責)

沖煞年就是民國九十一年、一一年、一一一年

在民國『一二年』的農曆一月一日起

整修天下民間,所以人類是萬物生類中萬物之主

還說民間陸地通通震也和牠們無關,到時全都是牠們水界的天下

還繼續溺在『傳統習俗、宗教當文化的騙局』中

●第三年,領的是「白色」,負責管理「第三地形、太陽出口和入口之間處」。

鍾馗:「沒錯!有些人自認自己一生很勤奮工作、安份守己

第一地形:「太陽出口處」—膚色為『紅種族人』,四個正統國家為【美國狗種族人、英國羊種族人、法國馬種族人、德國兔種族人】。

膚色為『白種族人』,此地形為【俄國牛種族人】

(如:臺灣);再由「第三地形」修考循環到「第二地形」及「第一地形」

第二地形(日本、韓國)→第一地形(美國、英國、法國、德國)及周邊國家

依循正確的人生觀修行(真正的修行就是士農工商和盡本份職責)

沖煞年就是民國九十一年、一○一年、一一一年

在民國『一○二年』的農曆一月一日起

整修天下民間,所以人類是萬物生類中萬物之主

還說民間陸地通通震沈也和牠們無關,到時全都是牠們水界的天下

還繼續沈溺在『傳統習俗、宗教當文化的騙局』中

黃鼠狼的詭計-[9]
  提示:此篇的“○ ”換“”,“認份 ”換“認分,“佈局 ”換“布局,“過份”換“過分”,不再列出

只是沒料到又有鍾馗順應情勢牽引而來的李清淇開始進入幫忙整修書冊

他們就到處放話說媳婦都不顧小孩整天往我這跑

每每有新朋友看完書,基於好意想推展書冊被朋友拒絕後

對於推廣陰府書冊的成效,可能只會是暢銷書,大眾只是看看而已

寄贈書籍—光是書籍郵寄的費用,就花了好幾百萬!

在書冊整修過程,仍然給我極度的擾亂。

其實,早在更多年前,我也曾花錢請專人架設網站,而後李清淇也架設部落格,在網路宣揚這些書

以我年紀越老,出禪也造成我軀體無法負荷的疲累,

曾經鍾馗告訴我,陰府安排的淑靜是會幫我完成書冊及整修全套書籍的人

阿順的大兒子也上梁不正地搞出外遇事件

歷經十餘年的等待,〔陰府〕安排投胎協助書冊任務的另一位執行者(劉小草)

清淇是曾經的風雲道者,犯了錯投胎民間,鍾馗安排她來協助書冊任務,也是依個人現實生活遭遇的處境,牽引而來;

※真相:其實所有宗教理念再正派、救世助人再熱心,卻仍然對人類設下三項陷阱

就是當時定案的「白底、咖啡色臺灣」封面的六本書籍。

在台北地區,一位勇將支持者,一直都在台北市到處擺攤賣書

我書裡有寫到任何一句『只有我張國松寫的才是真的,其他通通是假的』—這種話嗎?為什麼你今天要特意來質問我呢?你乾脆就選擇『不相信』不要理這些書就好啦!」

根本是辱祂,所以祂要求我雕祂,並替祂澄清被神佛化的名。

受不了而脫離不信了,就是福、智慧不夠,就不能得道。

已經很少老人有智慧邏輯人生真相,只有堅持成見、為反對而反對的萎縮智慧

人類從原始人開始重新修行(詳閱《宇宙歷史》)……《人類根源》這本書。(最後整修定案版本為精裝版的《宇宙歷史》。)

(夢境的產生詳閱《人生字典》一書。)

其實就是因此作法而產生的夢沒什麼了不起。

當然有。只要意念上認為有神或心存依靠無形……人類就會以為有『神』、『靈』在身邊幫助自己

此項組織社團的行動,是陰府在民間下留傳人生真相的具體行動

眼見社會一面倒向邪靈文化的勢,要讓被邪靈吸到智慧受損的大眾

民間明明是人山人海的廟會景象(神明境、法會、祈福建醮……)

能夠在樹木裡修考千百年,再出來循環到當人,這種智慧靈根可是經過千錘百鍊的考驗,

只是沒料到又有〔陰府〕安排的人才李清淇開始進入幫忙整修書冊

他們就到處放話說媳婦都不顧小孩整天往我這跑

每每有新朋友看完書,基於好意想推展書冊被朋友拒絕後

對於推廣陰府的書冊可能只會是暢銷書,大眾只是看看而已

寄贈書籍—光是每一本書郵寄的費用,就花了好幾百萬!

在書冊整修的過程,仍然給我極度的擾亂。

其實,早在更多年前李清淇便自修架設過網站和部落格在宣揚這些書;

以我年紀越老,出禪也造成我軀體無法附和的疲累,

曾經鍾馗告訴我,陰府安排的淑靜是會和李清淇配合,幫我完成書冊及整修全套書籍的人

阿順的大兒子也上樑不正地搞出外遇事件

歷經十餘年的等待,〔陰府〕安排投胎協助書冊任務的另一位執行者,

清淇是曾經的風雲道者,犯了錯才投胎民間,陰府安排她來協助書冊任務,也是在她的智慧靈根內輸入訊息,牽引而來;

因為,所有宗教理念再正派、救世助人再熱心,卻仍然對人類設下三項陷阱

就是如今定案的「白底、咖啡色臺灣」封面的六本書籍。

在台北地區,一位勇將支持者徐芠芊,一直都在台北市到處擺攤賣書

我書裡有寫到任何一句:『只有我張國松寫的才是真的,其他通通是假的』—這種話嗎?為什麼你今天要特意來質問我呢?你乾脆就選擇『不相信』不要理這些書就好啦!」

根本是污辱祂,所以祂要求我雕祂,並替祂澄清被神佛化的污名。

受不了而脫離不信了,就是福份、智慧不夠,就不能得道。

已經很少有智慧邏輯人生真相,只有堅持成見、為反對而反對的萎縮智慧!

人類從原始人開始重新修行(詳閱《人類根源》)……《人類根源》這本書。

(夢境的產生詳閱《解夢》一書。)

其實就是因此作法而產生的夢。沒什麼了不起。

當然有。只要意念上認為有神……人類就會以為有『神』在身邊,

此項組織社團的行動,是陰府在民間紮下留傳人生真相的具體行動

眼見社會一面倒向邪靈文化的驅勢,要讓被邪靈吸到智慧受損的大眾

民間明明是人山人海的廟會景象(神明遶境、法會、祈福建醮……)

能夠在樹木裡修考上千年,再出來循環到當人,這種智慧靈根可是經過千錘百鍊的考驗,

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