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歷史》人類種族的語文不一之戰-[4-1]

  【認清修行的投胎處—五大地形】

  ◎首先,大家跟隨中國精靈鼠者去經過「水銀晶體的另類輻射池」,將各自的「智慧靈魂根體」泡纏黏成「結晶軟皮體」,之後,就去搭乘飛碟,鑽入太陽磁球裡面(太陽磁球就是民間所稱的太陽),隨著太陽運行「天地五界」的路徑,準備去視察未來各自去投胎的修行處。

  太陽日夜不停地在整修天下民間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吸收二氧化碳來提煉磁流物(氧氣和太陽能);有太陽的運作,才能維持「天地五界」不斷產生磁流能量的電源力,並且也是太陽在維護「民間的地皮下層底處」,修補氣壓支柱,不讓民間的地皮沉沒。

  重點:太陽磁球裡面的「太陽星君」,祂們日常所談吐及使用的文字體是一種『標誌字母』;而天下民間的人類及〔陰府大本營〕的執行者,所使用的文字都是『中文象形字』,談吐的語言都是『漢語』(也就是現在民間所稱的『台語』);這是自從盤古宇宙以來就是如此沿用的語言和文字;「太陽星君」在太陽界使用不同的語言和文字,是用「代號」的方式,以利工作進行的迅速與精確。

  (此次中國精靈鼠者帶領大家走這趟太陽之旅的目的,是要讓大家明白:民間「五大地形」的地位與「五大膚色種族人」的領域。在此不再贅述關於太陽的運行細節,想要瞭解的讀者,請自行查閱本著者的《人生大挑戰》。)

  隨著太陽的運行,來到了民間(人類居住的大地,第三界—海底浮島界),透過螢幕,可以看到整個第三界的外貌,中國精靈鼠者對大家說明:「今天大家走這趟太陽環繞地球之旅,也讓大家得知發生大地震的用意—就是要把『當初整個大領域』的地皮,用地震震裂切斷成五大地形,然後就讓海嘯把各自的領域,分離移動去安置在不同方位的『十二種地氣處』,這是陰府要讓『十二種人性的種族者』有各自的區域,自行去擔當『工作修行的職責』……」中國精靈鼠者一一介紹各個地形:

  ■第一地形:「太陽出口處」之地形,膚色—紅種族人,為【美國種族人、英國種族人、法國種族人】。(美國狗靈者也得知,其所有種族人是在『太陽出口處』的領域處修行。)

  ■第二地形:「太陽入口處」之地形,膚色—黃種族人,為【日本種族人、韓國種族人】。(日本豬靈者也得知,其所有種族人是在『太陽入口處』的領域處修行。)

  ■第三地形:「太陽出口和入口之間處」、中國大陸的分布區域之地形,膚色—正統黃種族人,為【中國種族人和種族人】在此領域處修行。

  ■第四地形:「太陽入口的鄰近冰山雪地處」之地形,膚色—白種族人,為【俄國種族人、德國種族人】。(俄國牛靈者也得知,其所有種族人是在『太陽入口的鄰近處—冰山雪地』的領域處修行。)

  ■第五地形:「太陽浮出陸面,排泄磁流廢氣物的邊疆處」之地形,膚色—黑種族人,依深淺之別,分成三種生肖種族。

  (一)膚色—淺色、黑種族人,為【印度種族人、印度種族人】。

  (二)膚色—深色、正統黑種族人,為【非洲種族人】。

  (非洲虎靈者也得知,其所有種族人是在『太陽磁球浮出陸面、排泄磁流廢氣物』的領域處修行。)

  ●前述這就是「五大地形、五種膚色種族人」的分布領域。

  大家隨著太陽日夜環繞天地五界的作業完之後,又回到天地五界最低的沼泥界下層浮平地底處,且等太陽停頓時,再搭乘『飛碟』從太陽磁球裡出來,回到〔陰府大本營〕。

  在泡過「水銀晶體之輻射池」後,「結晶的軟皮體」自然就溶化了,回復本來果凍狀的「智慧靈魂根體」。

  中國精靈鼠者又把大家帶回到「陰陽靈界法院」(陰府的審判處),再次針對美國狗靈者的生前罪行,由眾多的公署職務執行長公然審判,做出判決。

  中國精靈鼠者美國狗靈者說:「雖然你美國狗靈者也是太陽開創天地五界的元老之一,去投胎民間協助實施人類政治的規劃;但是你在民間當領袖的時期,除了建立賦稅制度外,完全沒有再制訂任何有利人類政治的政策,反而是藉著向百姓收取稅收來享樂;更糟的是『非法毀壞人類軀體』,光是這一條罪名,就足足可以判你去磨漿投胎細菌囉!」美國狗靈者聽到這,稍稍表現得有點慚愧;中國精靈鼠者又繼續說下去:「不過,現在民間五大地形已依五種膚色種族劃分好各自的領域,就讓你再度去投胎人類軀體,整修第三界。另外,有一項懲處你必須接受,你和日本豬靈者這兩個族群都同樣受此處分—『永遠喪失參選陰府執政者的資格』。」(由於美國狗族群日本豬族群的私心特質,因此這兩個族群永遠喪失參選陰府執政者的資格。)

  這次的判決確實異常,〔陰府〕決議讓十位族群的帶頭者全都再去投胎人類,等到成長到成年時,能再度去整修各自區域的『政治』修行法。(非洲虎靈者抗議:『那第五地形深黑膚色種族人,是執行犯錯者的懲處投胎地,你叫我去投胎非洲種族人?是要叫我去吃沙哦?既然是刑罰地,也用不著什麼政治,本來就是自生自滅,我拒絕再去非洲投胎。』陰府的執政者也認為其言之有理,就讓祂去管理第五地形地皮下層的維護,繼續當『太陽星君』的職務。)

  ■註四:非洲虎靈者在〔陰府〕大家都稱深黑膚色種族的祂為:『黑嚕嚕』(台語),所以祂的名字又叫歐魯。祂從這次當『太陽星君』的職位,『至今』仍在任職中,再也沒有投胎下界。

  【全部再度投胎要重修的執行】

  ※事先提醒:這是已經轉回『陽世間』的情況,也是「經過好幾個朝代」而循環的演變—「就本人觀看瓷疊塔的影像畫面」,都是平凡無奇的畫面而過,對人類歷史沒有特別的影響,所以不多敘述。

  接下來,就是要開始【語文不一之戰】的事變。

  ◎問題就是出在美國狗族群的領域。當初「美國狗族、俄國牛族、英國羊族」,這三族是聯盟一致在共事,而且是「聯盟統治」外界的所有族群。(這是美國狗守皇帝時代。)

  後來,經過了好幾次的改朝換代。美國狗族群的統治權,已被俄國牛族的帶頭者推翻掉,事後就變成俄國牛族的帶頭者在執政,但只能統治美國狗族俄國牛族英國羊族這三族聯盟的權力而已—其餘各族群的領域已被大地震分割切斷,各自族群有各自領域的主權,所以只是他們三族依然不脫離的聯盟在一起統治。

  不過,俄國牛者執政的能力,也被英國羊族所有的帶頭者很不滿!因為自從改選俄國牛者統治之後,他只會在自己三族當中,當「無鬚老大的和事佬」而已。尤其他所實施的政策,是屬於一種「做得很辛苦卻得不到相當代價」的勞工修行法,並且還是「對外封鎖」的制限—這是英國羊族所有的帶頭者最不滿之處—導致英國羊族無法對外去經商。因此,英國羊族時常和俄國牛者的統治權在互相對立的衝突。

  ※另外,還有這邊的美國狗族,他們自從失去統治權之後,在這段時間,反而也不干涉誰執政好壞,而是默默地在進行計謀,希望能再度統治世界。

  尤其美國狗族的領域,是前文所提的「太陽星君」駕駛飛碟時常出入、停留的區域,於是「太陽星君」便傳授「標誌字母」的使用法—由民間陰界的工作者:「渡畜牲者」,以傳訊的方式,給民間一些「智慧學者」去領會「標誌字母」的使用,而發展出另一套語言和文字。「太陽星君」傳授給人類此語文的用意,是要給予民間人類智慧考驗的環境,也是各自族群獨立統治的運用策略法。

  後來,美國狗族的帶頭者,也得知這種語文的使用是一種簡單扼要的表達法,就有了計謀……

  【當時所有種族都是使用『中文象形字』為文字,語言則另有『漢語』(即現今的『台語』)並行,和〔陰府大本營〕的語文是相同的。】

  而美國狗族的帶頭者了解此「標誌字母」的表達法後,就去勾結英國羊族所有的帶頭者,把此「標誌字母」的語文,當作兩族並肩作戰的策略;就互相強制去執行他們所有的族群者,讓百姓去學會「太陽星君」的【標誌字母】。

  經過一段時間之後,美國狗族英國羊族的所有人民,大家都學會了「標誌字母」,而且互相能順暢的對談;於是美國狗族英國羊族就把曾經原始所有統一使用的『中文象形字體』之語文,慢慢地把它廢除掉。

  也是在要廢除「中文象形字體」的這段時間,美國狗族的帶頭者,忽然起意和俄國牛者的統治權對立,原因是要幫英國羊族所有的帶頭者,爭取讓他們可以到處去和外界的各個區域經商、邦交—其實,美國狗族的帶頭者,是要對外再度進行「統治世界」的謀略,才會替英國羊族出面和俄國牛者對立,用意是要英國羊族搭線去教導外界的族群,也來使用他們兩族所更改的「標誌字母」之語文。

  【五大地形各區域的語文發展】

  其實不僅是美國狗族群獨立發展一套語文—〔陰府〕當初決議讓民間人類以各自的領域去實施政治,並且要將十位開創天地五界的元老分派去投胎當人類,野心勃勃的美國狗靈者,早就先為自己的後路做準備!祂先將「太陽星君」使用的「標誌字母」,去安排「渡畜牲者」傳授給美國狗族群的智慧者,就是早已盤算好自己去投胎後,要再度爭霸統治全世界的族群。

  而日本豬靈者也不遑多讓,祂見「標誌字母」已被美國狗靈者搶先拿去傳授了,乾脆也自己編一套!在祂還未去投胎人類之前,祂在〔陰府內地〕是所有靈兵將的統帥(管理陰界的『渡畜牲者』),祂便以中文象形字創造了一套在『陰間靈界處』所使用的【混合體字】,也下令「渡畜牲者」去傳授給日本豬族群的智慧者,預先替自己投胎當人爭取統治世界的野心,做好事前準備。

  有樣學樣,俄國牛靈者也將執行「冰山雪地處」下層底處維護觀測的工作者,所使用的【圖解字母】,教給當地的「渡畜牲者」,叫渡畜牲者傳授給俄國牛族群的智慧者。

  另外印度猴靈者印度雞靈者也不甘示弱,乾脆把〔陰府大本營的監牢處〕—即陰府對曾經在民間當「領袖」卻行為偏失嚴重者的管制法—這些「受刑的領袖者」,除了職責的工作本份之外,其餘時間就要不斷地重複誦念自己生前所犯的罪行,稱之為「懺悔自己曾經的過失文」,持續如此誦念到刑期滿後,才能轉換修行處;而印度猴靈者印度雞靈者也是誦念好長一段時間了,祂們就是把這種【懺悔的經文】,也傳到印度領域。(也因此造成民間佛教耍法的興起—此段留待後文〔創始佛教的過程〕再詳述。)

  在此就將各地形語文的發展,依不同地形表述:

  ■第一地形、太陽出口處之地形:此為紅種族人的區域,比較中心的區域為美國狗種族人英國羊種族人法國馬種族人的棲身地。這三種國號的人類,都是【太陽出口處】的基本種族。此地帶的範圍,有其餘國號,都是有些同種族所分野出去的獨立國而已。

  ▲語文的來源:這也是前文所提的美國狗族的帶頭者,和英國羊族所有的帶頭者,他們把原始以來使用的「中文象形字體」,更改成「標誌字母」;然後再把這種語文的使用法,讓英國羊族群去到處經商時,教導給外界的族群者,也因此傳遍各個區域角落。(就是現在『美國和英國的美語、英語』,這也是普遍於世界的語言。)

  但在此地形另外有類似的語文,都是從「英語、美語」所引伸出來,再由各族群自己去編制的「土語」而已。

  ■第二地形、太陽入口處之地形:此為黃種族人的區域,比較中心的區域為日本豬種族人韓國蛇種族人的棲身地。這兩種國號的人類,都是【太陽入口處】的基本種族。此地帶的範圍,有其餘國號,都是同種族所分野出去的獨立國。

  ▲語文的來源:這也是前文所提的日本豬靈者,祂在〔陰府內地〕,是所有靈兵將的統帥,管理陰界的「渡畜牲者」,祂自己編創出一套【混和體字】,是祂在陰間靈界處,專門用來和「水界的渡畜牲者」溝通而使用的語言。經由渡畜牲者傳達給這個區域的智慧學者,讓人類自行去編制與使用。(此為現在日本的日語,這也是曾經有過普遍於世界的語言。)

  但在此地形另外有類似的語文,都是從日語所引伸出來,再由各族群自己去編制的土語而已。

  ■第三地形、太陽出口區和入口區的之間處—中國大陸的分布區域之地形:此為正統黃種族人的區域,比較中心的區域為中國鼠種族人,在這中國周圍地氣的區域,是中國龍種族人(為廣泛區域的人種)。此地帶出生的人類種族,不論是有無國號,包括中國中央的地氣處,都是屬於中國鼠族群中國龍族群

  ▲不過這裡「語文」的問題:這處是從頭到尾不改變的「中文象形字體」之語文。尤其這種原始的語文,它的根源確實是來自〔陰府大本營〕,在陰府所有公署職務的靈根者,就是使用「中文象形字體」;祂們在執行天下民間所有人類的好壞事務,也是使用「中文象形字體」在分辨人類生死的輕重辦事法。

  關於原始人類使用「中文象形字體」的起源:是風雲靈界的「風雲道者」,從古就傳達給予全世界的智慧學者,而讓他們自行去編制與使用。(此為現在中國象形字體的國語,這也是曾經全世界都統一使用過的語言。此外,在近代毛澤東統治的中國大陸毛澤東將中文象形字改成簡化字體,確實是嚴重破壞陰府的政策!)

  但在此地形另外有些其餘的類似語文,都是從中國象形字體的國語所引伸出來,再作為各自編制的土語。

  ■第四地形、太陽入口的鄰近冰山雪地處之地形:這是太陽磁球於水界降溫後,所散發出的「靜磁流質」和水纏黏而形成的【冰山雪地處】。此為白種族人的區域。在這裡佔據最大的區域,就是俄國牛種族人的區域;在這個俄國周圍地氣的區域,不論有無國號,也是俄國牛族所分野出去的獨立國;此外,還有德國兔種族人,也是此地形的基本種族者;在德國兔族地帶的範圍,有其餘國號,也是同種族所分野出去的獨立國。

  ▲此地形「語文」的來源:這是俄國牛族的帶頭者,他後來得知各個區域都在更改自區的語文時,他也不例外;也跟著把原始統一使用的「中文象形字體」廢除掉,更改為「圖解字母」的語文。此類語文的來源,就是〔陰府大本營〕的「雪間靈界職責公署之執行者」—也就是負責維護第四地形「冰山雪地」的地皮下層底處的工作者,祂們的職稱為「雪地道者」,日常的工作,是維持冰山雪地下層底處的氣壓支柱之穩定;祂們在觀察測量及規劃氣壓支柱時,就是使用「圖解字母」在記載。(此類工作者是屬於第二界的工作者,只是工作環境不同、職稱也不同;通常當地人類偶有發現祂們,外觀都是巨大的白色雪人。)

  所以這個區域有這種【圖解字母】的語言,也是「雪地道者」把此「圖解字母」交由「渡畜牲者」去傳達,給此區域的智慧學者自行編制使用。(此為現在俄國的俄語。)

  在第四地形另外有類似的語文,都是從「俄國的俄語」所引伸出來,再作為各自編制的土語而已。

  ■第五地形、太陽浮出陸面排泄磁流廢氣物的邊疆處之地形:這處領域的範圍是分成「深淺」邊疆的區域;「淺邊疆」出生的人類種族,都是屬於淺色黑種族人;而佔據最大的區域,就是印度猴種族人印度雞種族人,此地帶的範圍,不論有無國號,都是同種族所分野出去的獨立國。

  ▲關於語文的問題:其實這裡本來還是使用「中文象形字體」,但是後來這個區域,有智慧學者接觸到「渡畜牲者」特意傳授的【懺悔文字體】(在陰府大本營懲處生前處事不正的領袖,就是讓這些受刑者,在工作之餘反覆誦唸自己所犯的罪行,稱之為「懺悔的經文」;其實也是「中文象形字體」,只重複誦念下自然音調會走音),就學會了此特殊音調的語言;而印度猴族雞族的帶頭者,在看到其他區域都更改各自語文的情形下,也就利用新語言、也把象形字體拿來修改變形、編制,成為讓他們自區種族者使用的語文。(此為現在印度的梵文。)

  但在此地形,另外有類似的語文,都是從「印度的梵文」所引伸出來,再作為各自編制的土語而已。

  △前述再敘:第五地形之深邊疆的區域—此處出生的人類種族,都是屬於深色正統黑種族人,為非洲虎種族人的區域。不過這裡是「沒有文明的語文」,全部是一些人為自創的複雜土語。(原本也是使用『中文象形字體』的非洲虎種族人,在世界末日之後,『中文象形字體』就逐漸失傳了。)

  這個非洲虎種族人的區域,氣候是乾燥又酷熱。出生在此地帶的人種,這是「陰府所安排的刑罰處」—陰府在執行天下民間各處所有的人,修行不良的「罪惡不赦者」,等死亡時,經過陰府的判刑處審判確認,就會轉換投胎在此境域。在這個境域生長的人類,體質也如同廢磁場的廢料區,皮膚黑又乾燥;智慧靈根體如同廢磁土,完全沒有磁流質的特性,連帶造成智慧根生命之智商也難轉通。

  此類「正統黑種族人」—這是沒有靈界祖先在維護管制,就是讓他們自生自滅的修行法。

  ●提醒!前文所提天下民間的五大地形、十二種地氣的方位處—在此表明:其實這種地氣的來由,就是陰府的判刑處所規劃之『十二種判刑的投胎軌道法』;這也是人類生死循環投胎人類的通道處,該當出生哪一個人種、哪一個地氣,都是有安排的修考地—取決於上一世修考的成績。所以今世活著當人類,不論是什麼人種、什麼國家,就務必正確做好當人的職責—『用士農工商整修社會』—這才是真正的修行成績!等到死亡回界時,靈魂根者必定要經過「陰府的判刑處」,去審判生前的修行成績;若是過不了這關審判的靈魂根者,就會被羈押帶進陰府的「輻射染色池」去泡染顏色,然後再羈押去該當要投胎的轉換處(就是從陰府內地十二種地氣的軌道,直接上往去該祂要投胎的區處);這就是人類種族有不同人體膚色的由來。

  既然被染色的靈魂根者,若是被脫逃去別處投胎出生,那必定會有不同的顏色顯示,確實是想逃也逃不了。

  【接續美國狗族的陰謀論】

  ※前述的定論—就是後來各種族都有了各自選擇的「語文和國號」,也因此才產生了一些各派的領袖者,而各自有野心想當世界各國的盟主。(當時的「五大區域處」,雖然有距離的間隔,但仍然可用駕船、搭橋的方式互相來往,並沒有如現代的地表分隔如此遙遠。)

  ◎再接前文所講的美國狗者—他會去勾結英國羊者的原因:目的是他自己想要對外使出「再度統治世界的謀略」;這次的陰謀,是要利用英國羊者去對外經商謀利,搞點經費來讓他籌備推翻俄國牛者的統治權(這是他們「三國聯盟」自己在內訌的事)。

  但是,英國羊者聽到說要讓他們獨自去對外界到處經商的策略,就膽寒的說:「如果我們獨自對外界去進行,萬一有和外界發生衝突,俄國牛者是不可能會出面來協助的!」因為俄國牛者的政策是對外封鎖的「鎖國制度」。

  美國狗者就拍胸脯保證:「假如你英國羊族群出去外界經商,真的有跟人發生衝突時,全都由我美國狗者替你撐腰!有問題、我來出面幫你!」在這種保障下,這兩國就互相同意聯合,並且兩方也訂下協約,就各自分頭去進行了。

  ◎此過程,先從美國狗者談起:這次和英國羊者的決策,確實是違背和俄國牛者有三國同盟的誓約,因此也惹上俄國牛者很震怒,時常派一些強悍的兵隊,向他們兩國示威,目的是警告他們要遵守「三國協約的原則」。

  尤其這次對美國狗者的企圖來講,他是求之不得的等待這天來到,他才有機會去藉端和俄國牛者對立的衝突!況且,若是能藉以推翻俄國牛者的統治權,那就能擺脫俄國牛者的統治,並可宣布為各自自主的獨立國。

  但是在這種時機到來時,美國狗者英國羊者卻沒有聯合起兵宣戰;甚至還時常被俄國牛者的炮兵團,把他們兩國周圍的轄區當成戰場般,三不五時地炮轟—一方面恐嚇、一方面在試驗所製造的爆裂彈;當時美國俄國都已研發出炸藥—俄國牛者的舉動,也讓美國英國的所有百姓,都過著膽戰心驚的生活。

  ※其實俄國牛者會有這樣強悍的動作,也是和他所居處的區域有關係;因為俄國牛者的棲身地,是一處「冰山雪地的區域」,而且這處區域是每年四季都冰硬的地皮面,就是這樣也讓百姓都過著「無產階級」的生活,確實是「無法發展」的工作修行處。

  所以俄國牛者在他得到三國聯盟的統治權時,才會強制實施「刻苦耐勞的政策」,以及「對外封鎖的制限」。原因就在—他要運用自區的寒冷地形,來隱祕的製造一些「毒菌彈及極端的武器」;企圖用他的武裝力量,達到霸佔全世界各國經濟的目的。

  ▲不過俄國牛者這處地氣的人類,也是早就被陰府大本營的地形規劃者(雪地道者),在暗中控制此地區人類開墾的處事;不然,這處「冰山雪地」也是產生「世界末日」的關鍵點。

  說起俄國牛者最遺憾的事:就是他的國土領域不適合炮戰,因為這處「冰山雪地」是相連的整個領域—若是被炮火猛烈攻擊,必定會去震動「冰地下層底處的氣壓支柱」,而且一旦氣壓支柱被震破裂時,絕對會造成雪崩或海嘯的大災難。

  提示:這處「冰山雪地的領域」,也是「世界各國的氣溫」唯一之主要調節冷氣處。若是這裡的冰山,被異常的因素導致崩塌,那會影響到「世界各國」,都會有海水倒灌之災;況且,若這處冰山領域,被猛烈的外力所致崩塌,使得『太陽磁球』必須環繞、忙碌地修補冰地下層底處的氣壓支柱,而太陽行動產生的動氣過量,就會造成世界各國『連貫輪流』發生『地震、颱風、海嘯、龍捲風、瘟疫』等自然現象,造成人類的災情。

  (這是曾經發生過的事,俄國牛族群的領域因試爆炸藥震垮冰山後,全世界各國都連貫發生災情;當時「五大區域處」並未分離得很遠,因此影響非常嚴重。)

  前述的情況:所以俄國牛者也知自區地形的險要,才一直要拉攏美國狗者英國羊者,就是要利用他們較好的地形,來讓自己的百姓去謀求生計。

  但是,竟然被這兩國所叛變!因此,俄國牛者就時常起兵去衝突,甚至到後來,俄國牛者也乾脆準備侵略這兩國,只要能佔領其中一國周圍的區處,就可用來當他的殖民地,而有使用的自主權。

  美國狗者英國羊者被逼迫到出面和俄國牛者談判,要求俄國牛者把他們三國聯盟的統治權解除,然後就以「盟國邦交」,也讓各自都有自主的執政權,並且大家可以貿易往來。重點:就是美國狗者特別提出他單方要幫俄國牛者經銷「軍事武器」的條件。

  結果雙方談判不攏—而且俄國牛者他只要讓美國狗者經銷普通的武器,而其餘「毒菌彈及極端的武器」,俄國牛者打算自行銷售或留著使用,用意要「霸佔世界各國的經濟」。

  美國狗者瞭解俄國牛者的企圖後,也很驚駭;就當場指責俄國牛者:「你不要以為你會做武器就很了不起,好像全世界都要怕你!我美國狗者不是不敢接受打仗,我是看在你俄國牛者的地形是在冰山領域的份上,不想讓世界各國受到無辜的災害。」美國狗者講到火氣也升上來了,又對俄國牛者嗆聲:「不要以為我們怕造成災情,就這樣囂張示威、吃定我們兩國!」

  俄國牛者美國狗者指責之後,也突然提議說:「讓我回去考慮,要怎樣才能公平的協約。」

  ◎沒想到,事後俄國牛者考慮的結果,竟是決定要靠武力解決!他針對著美國狗者的國家發表聲明,而且攻打的理由更是無理—俄國牛者聲稱他的地形是『無產階級』的修行處,若是要他把『三國聯盟的統治權解除』那也可以,只要美國狗者把『周圍的區處割讓給俄國當殖民地』,那就可以不必打仗,大家和平相處。

  美國狗者當然是不妥協,而且使出「拖延的抵抗」,在和俄國牛者對立;為什麼美國狗者要使出拖延的方法在抵抗?難道他是無能打仗嗎?

  其實,美國狗者不是無能打仗,而問題是出在他們『三國聯盟之間的相處』—就是他們三國的所有百姓,大家都是很和平相處的來往;雖然各自的語文都有更改,不過大家還是混合對談得很順適。尤其這種語文相通、又無限制來往的情形下,確實要分化各自的百姓、或煽動兵士有士氣去打仗也難;況且這種屬於自殘的戰爭,必定會引起很多不滿者走上街頭抗議,造成社會的不安定。

  ※美國狗者會使出拖延戰術,就是他在策劃要如何開戰才能減少自己兵士的傷亡,所以一直在拖延開戰的時間。

  其實,若是真的要開戰起來,對美國狗者而言,只是為了解除俄國牛者的統治權而已;但對俄國牛者來說,以他這種是『無產階級』的革命戰,確實他『目的』是只要給他自主權的殖民地,就可和平解決的事;不過,美國狗者也明知,若不妥協割讓周圍的轄區給俄國牛者的話,那可能「俄國軍隊」會為了他們國家的利益,而不擇手段的佔領,甚至演變成大屠殺的慘狀。

  【果然起事之戰】

  ◎這段是「美國狗者的屠殺戰術」:美國狗者俄國牛者使出拖延戰術,其實是在等待英國羊者能依照時間把他們兩國所協約的款項,儘快撥款下來,讓他來作為推翻「俄國牛者統治權」的戰備經費。

  當美國狗者收到英國羊者撥款下來的經費,他就突然下令,把周圍轄區的「百姓和軍事行動」,全都撤退到區域的附近;並且成立戰備要塞,設置防線—卻命令不准出兵應戰,只能就地攻守,在範圍內行事就好。

  美國狗者突然這樣的動作,確實也算是一種空城計;但是,竟然也使俄國牛者一時息怒而停止攻擊,並且佔領那些轄區,在等待美國狗者能早日妥協,把其佔領的轄區割讓給他們當殖民地—當然,這只是俄國牛者單方面的想法而已。

  ▲在俄國牛者這段矛盾的等待期間內,美國狗者已祕密帶領一大隊兵馬,往邊疆地帶行進,目的是要去找非洲虎者來協助—就是要叫非洲虎者調集一批他們的「勇猛好戰的匈奴族」(註五),來作為助戰的交易。

  (■註五:在此時代,在第五地形有些人種特別擅長戰鬥,不需槍械炮彈就可以兇猛出戰,被稱為「兇奴族」。因本著者回民間查字典,恰有「匈奴族」一詞,且也是印度非洲地形的人種,符合此名稱,故使用「匈奴族」稱之。)

  原來美國狗者非洲虎者互相協商訂立了條約,以募兵的方式,用英國羊者提供的款項,來僱請非洲虎族群替代上戰場。協約內容中,尤其非洲虎者提出一項特別條件—就是要求美國狗者能夠在戰完之後,把他們這些「匈奴族」機密地順便發遣去侵略中國鼠者的盛產區域,讓他們在那裡當「殖民地」的修行而繁殖之處。

  前述:因為非洲虎者也很清楚自區的領域,這是貧瘠難以生產的「廢磁場」,也是時常在鬧飢荒的慘狀,所以他才會提出這種屬於「隔離子孫」的條件。不過,當時美國狗者瞭解這種情況之後,也答應非洲虎者的條件。

  然後非洲虎者就向他們種族宣布:「若是有誰願意為非洲將來的發展,那就請大家協助美國狗者去打仗。重點!有個互相的條件,是幫美國打仗完之後,美國狗者也願意趁勢幫助非洲,帶領大家去侵略外界的盛產區域,能夠給大家當殖民地的利益……」

  就是這樣的宣布下去後,確實也使多處的匈奴族心動,反正戰鬥就是他們的專長,平時練就使用刀劍棍棒(土製武器)的好本領,正好可以發揮又有飯吃,大家都願意接受這種爭取利益的參戰法。

  ※不過,美國狗者這種招兵買馬的方法,確實是手段殘忍的計謀!因為他明知道這些「匈奴族的語文」是和外界不相通,而且又不會操作槍炮;就是只會玩弄刀槍而已。

  但是既然成交之後,美國狗者就隨時下令,讓他事先所帶來的那一大隊兵馬,以分布多處的異常隊形,把一批批的「匈奴族」,立刻各自靜靜地帶領往俄國牛者的領域進行了。

  在行進中的隊形,說好聽的是在帶領行進,其實美國狗者也暗中從後面架起槍炮,在羈押前進的應變。此用意就是要控制這些「沒文明的匈奴族」,若是敢半途而叛亂或脫逃,那就會運用「槍炮來鎮壓或格殺勿論」的方式,進逼他們進攻。

  前述:這也是從古至今的戰略,都是一樣的寫照;不然打仗是不會有勝算的鬥志。

  ▲到達目的地的時候,美國狗者就下令,讓這些「匈奴族」運用他們看家本領的戰法,計謀在夜半突擊俄國的炮兵團。

  戰火開始點燃了!

  這些「匈奴族」勇猛地進攻,和「俄國的炮兵團」在短兵相接的對敵!卻也讓「俄國的炮兵」一時無用武之地的被逼退……同時,美國狗者的兵隊就押後,並以猛烈炮轟的方式來脅迫這些「匈奴族」,追擊攻入「俄國領域的防守線內」!讓這些「匈奴族」和俄國的所有兵士,突然一時對陣而『語言道斷』,也造成了雙方驚慌地大對殺。(確實語言相通的國家要對戰也難,唯有語言不通的種族才有下得了手的狠勁。)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俄國鄰近的德國兔者法國馬者得知此事後,這兩國就聯合出兵趕來幫俄國牛者助戰。

  因此,也惹上美國狗者德國兔者法國馬者很不爽,就對這兩者提出抗議,要兩國退出他們「三國聯盟的內訌事」。

  不過德國兔者法國馬者也不肯撤兵,竟然硬要加入俄國牛者,來攻打美國狗者英國羊者!原來當時德國兔者法國馬者也是有圖謀而助戰—動機是趁勢要來侵略美國的轄區。

  美國狗者仍是很冷靜,不動聲色的急智,就再度親自帶領一大隊兵馬,立刻前往邊疆(第五地形)的印度區域,去找印度猴者印度雞者;也同樣使用和非洲虎者的方法,讓印度猴者印度雞者去調集多處大批的兵馬,來作為助戰的交易。

  ●事後……其實這場戰爭到最後還是沒有勝負的收場。這是美國狗者的計謀,他不正式出兵對戰,只是站在後方指揮那些「匈奴族」,去當人海戰術的進攻,也讓那一批批的「匈奴族」,被對方用炮火轟擊到遍地死傷的慘狀;而對方的俄國牛者德國兔者法國馬者,這三國看到這種情況,也同時都不忍再射擊下去,就向美國狗者宣布要和平解決。

  和平協商的條件,就是大家協議要美國狗者開放他周圍的轄區,讓一些「鄰近國家」而有需要者,去作為「租界」的使用—因此,俄國牛者才願意把他們「三國聯盟的統治權」解除掉。另外,大家也協調要把這次「各自打仗所耗費的損失」,要轉移去侵略中國鼠者的盛產區域(當作補償),來作為大家將來有利益的發展處。

  (這真是莫名其妙的補償法—『被黑面的幹去,找白面的算帳』—中國鼠者的盛產區域是招誰惹誰呀?當然這其中是有不為人知的內幕,請繼續看下去……)

  此狀的協議,竟然大家同意共謀的合作!當下美國狗者就宣布各自為「獨立的同盟國」。此道也是美國狗者英國羊者這兩國同時脫離俄國牛者的統治權。

  美國狗者就利用這些同盟國,讓大家遵照協商的決策,就共謀合作把戰爭結束。之後,那些召募而來的「匈奴族」、及印度猴種族的士兵,全都機密的發遣去拋棄在「中國鼠者的領域處」,讓他們自行去侵略及繁殖的擴張勢力範圍。

  【平凡無奇的時代】

  ※事先提醒:這是我出禪後在陰府大本營的瓷疊塔,觀看留存的歷史影像,自從前述各國停戰之後,人類也沒有再大動作的侵略戰爭;而後的瓷疊塔留存影像,都沒有什麼特別的重要事蹟(我還很疑惑為何要留存這段影像,害我出出入入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看這段沒啥好寫的歷史影像—原來,陰府會留存這段影像,是為了銜接下段歷史)。不過到這段畫面的時代,人類已有粗糙的紡織技術、「住」是以挖地洞再上面加蓋木頭或土塊的建築、「行」則已會利用動物拖拉木輪車(馬車、牛車)、也有教育的學校制度……

  【後續不軌的過程】

  ※這是又「經過好幾個朝代」而循環的演變:『各國產生了為貪圖而戰的陰謀論』。起初是曾經那些「匈奴族」的後代,經過長期的侵略,已侵犯到中國鼠者的領域範圍內,且也到處佔地為伍,而後稱王稱霸的亂象。

  ◎不過當時的中國鼠者,他得知這些「外國人」侵入的情況時,反而不反對;因為中國鼠者認為他的整個領域很廣闊,只要這些「外國人」能歸順他的統治,那就可和平解決的事。

  因此,中國鼠者下令,讓手下的維安隊,去到處通告那些侵入的「外國人」,來協議在中國領域修行的規則。就這樣通告後而過了不久,那些侵入的「外國人」就派代表來協議。那時中國鼠者就在議題中也提出他所規定的原則,讓這些侵入的「外國人」來選擇—條件概述如下:

  (一)、要遵從中國鼠者所指定的「轄區」讓這些「外國人」開墾,並且要歸順中國的統治制度,那就可和平相處。

  (二)、警告—若不歸順者,就要主動撤離,不然就列入侵犯者而強制驅逐;反抗者,決策格殺勿論。

  上述條件開出後,同時也訂定期限,讓這些「外國人」要速作選擇。

  ※由於中國鼠者很瞭然自區是盛產的領域,多處的「外國人」都想要這塊大餅來作為「通航」之處、或『經商』的謀利處,若是以武力來驅逐,必定會惹上很多外來爭端的衝突;所以中國鼠者才會採取這種和平的措施來解決困境。

  ▲事後,中國鼠者在這段等待的期間,發現到很嚴重的問題—就是他這種處理「外國人」入侵的方法,必然傳遍『各國元首』都知情,反而引誘多處的「外國人」,卻一批批地公然入境在佔領中國的亂象!這是中國鼠者所定下期限未到之內的無奈事。

  但是後來期限已到,竟然這些「外國人」都不把中國鼠者所規定的原則當一回事,反而更加明目張膽的公然向中國鼠者挑釁!聲稱:「天地隨人處,有地就可居。」所以這些「外國人」是表明不歸順中國統治!

  這種情勢,也使中國鼠者一點也不敢疏忽,擔心會發生衝突,就親自帶領眾多的兵馬,去巡視這些「外國人」佔領的區域,並且要探探這些「外國人」的動機……

  竟然在巡視的過程中,才震驚地發現事端不單純!原來在這中國領土的周圍區處,都是屬於中國龍族群的佔據地,而各個區處的中國龍族群都和這些「外國人」一同相處,並且容許這些「外國人」以自立而稱『遊牧民族』的方式在『修行』(註六)。

  (■註六:對陰府而言,真正的修行就是『工作』;也是出生人類軀體的真正目的—『以士農工商整修第三界』;所以『修行』是代表『人類生存所做的士農工商』。如今『修行』二字已被宗教誤導扭曲,特此更正聲明真正的『修行』涵義。)

  中國鼠者終於明白,這些「外國人」不把他所規定之原則當一回事的癥結。原來這些是有備而來,存心要侵略的情況。中國鼠者明白之後,他也不打草驚蛇,反而當作無關緊要,就把兵馬撤回自區的基地,去做好防線和戰備。用意是要等到這些「外國人和中國龍族群」,若有實際要共謀造反的情況,就決策起兵去強制驅逐這些侵犯者。

  ●為什麼中國鼠者不按照他前言所規定的原則而當場強制驅逐呢?其實這是有多處的險要所在:就是當時中國龍族群的佔據地,此區的人種(中國龍種族)本來就和中國鼠者是同類的「正統黃種族人」,但是卻都與「外國人」有勾結的亂象;若是真正起兵而強制驅逐的話,必定會惹起一場自殘的大革命之爭!因為這些「外國人」必定會給各處中國龍族群當後盾的撐腰國,所以中國鼠者就是考慮到這點不妥,才收兵撤退。

  看起來中國鼠者的考慮也是有道理,然而他如此的處事,卻缺乏深謀遠慮的智謀。若要到實際造反的情況發生,國家才開始有所作為,十面埋伏的戰事,中國還來得及抵抗嗎?

  就是中國鼠者如此的姑息心態,各國都紛紛佔領中國轄區的領土。甚至已經祕密在進行侵略的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