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歷史》人類種族的語文不一之戰-[4-5]

  【宗教革命的事變過程】

  ▲此道的真相:這是前文所提『東洋』的美國狗者,他創始『耶穌教』,而且後來也滲透到「中國整個領域內」,並到處都是「年輕人」在瘋狂的信仰。此景:尤其這些年輕人很囂張地到處和『印度佛教』及『西洋的日本道教』在對立的拉教徒!而且各大教派的行為都很不道德,都用互相指責與批評的傳教法,在拉鋸各區域的百姓入教。

  後來這「三種大教派」,就在中國整個領域狂妄的傳教,竟然也讓所有中國百姓在執迷信仰,甚至也造成了多處的百姓,整天不務正業,並有些就把基業休止,而替這些「外國教派」在到處宣揚的傳教。

  (以民國一O二年的現今臺灣,百姓接觸宗教或宮廟、或有供奉神的比例,已是百分之九十的『盲目者』;但對比秦始皇時代宗教的亂象,卻是小巫見大巫!當代中國被三大教派侵入的嚴重程度,是把信仰宗教當風潮,也可說『沒有信教的人』就會被各教『搶食』的局面;百姓把『信教』當成人生的修行,放下士農工商、不工作,把『傳教』當工作。臺灣曾經『瘋大家樂』的情形,勉強可比喻當代中國被三大教派瘋狂傳教的情形,讓讀者體會一下。)

  中國這種狀態,也經過了一段時期—忽然讓「中國政府」發覺『經濟』在空轉的危機。當局的「財政部」就派一些「調查員」去到處察訪,看有誰在逃漏稅。調查的結果,原來是被「外國教派」而對立地剝削去;所以才會產生每年『收取的賦稅』一直減退的情況。

  ◎中國精靈鼠者既然早就預料會有這種『佛興國亡』的險境,為何不事先去做好防範阻擋的措施?還放任這些「外國教派」一直侵入呢?

  其實,中國精靈鼠者很瞭然,這種各自教派的信仰是各自的私事;也可說:再有能力的「執政者」,也是沒有理由去干涉「百姓」的信仰,頂多只能規約治安而已。

  不過,中國精靈鼠者他也知道,「各國都會創始一些教派」到處去滲透外界—用意確實是要作為「圖謀私利」的手段,以及「祕密監督外界的動態」—這也是屬於『間諜』的一種。

  但是這次把「中國政府」干擾到太離譜的局面!也是恰好被中國精靈鼠者逮到這種適當的時機,要出面來推翻這些「外國教派」—他就速決下令,調集「中國政府所有職權者」來會商。會商的重點,是要「所有公署的職權者」去大作宣示『宗教信仰的至理』,開導「所有百姓」,去讓百姓知道,他們所信仰的「外國教派」都是「剝削教、詐欺教」。

  本著者啟示:真正的『宗教』,就是私家所設立祭奉自己祖先的宗祠,或用「神主牌」在各自家裡祭拜—以表示「飲水思源」的方式。此狀:就是什麼種族的人,就信什麼種族的祖先—這種信仰法,才不會列入吃裡扒外的修行者。不然,若是明知故犯而背叛祖先的修行者,那往後死亡回界時,必定是列入祖先不詳的「不好」軌道處—投胎『印度、非洲』。

  ※前述、中國精靈鼠者下令去實施大作宣示『宗教信仰的至理』,就是要百姓了解:『要拜、要心靈寄託,就只有生養自己(或父母)的祖先,才是唯一值得尊奉的寄託對象;這就是飲水思源的信仰法』。

  不過,在歸正的過程中,也惹起「外國教派」很不服的爭執,且這些「外國教派」就煽動「中國一些執迷信仰外國教派的百姓」,去到處遊行而抗議地喧嚷,說中國精靈鼠者是暴君,在創始宗教干涉百姓的信仰!

  這種反常的爭吵,也激怒到中國精靈鼠者,他很無奈的「對外界所有教派」,使出一招「緩和取巧」的公然宣言—就是要邀請各大教派來舉行一場辯論,要各教派大家能以和氣的方式來公平辯論,而且「能合理取勝的教派」,那就讓此教在「中國領域內」光明正大的傳教。

  於是「邀請」約定的時期已到:果然『各大教派的教主』,也都準時「帶領了各自眾多的教徒」來集會—此局面,其實這場辯論大會,也是中國精靈鼠者刻意安排的「天意難逃」之慘局……

  ▲原來這場辯論大會的場所,是安排在之前製造假兵馬的廢棄地窖,而且這些廢地窖的屋頂,只是鋪上一層木板(上方的地面),再覆蓋上泥土,只要有人群站在地窖上方,必定能壓垮整個地窖。這一切的安排,只有中國精靈鼠者和其交代的親信幕僚知道;中國精靈鼠者的幕僚,在安排好會場後,向中國精靈鼠者稟告:「此地窖上方不夠堅固,在此處辯論恐怕有危險。」

  中國精靈鼠者說:「既然這些教主都有各自的神仙會保護相助,根本就不必顧慮安全問題,他們的神仙會保佑的,看哪個『神』的功力最強,就可以留在中國領域傳教。」

  (有些知情的幕僚若持反對意見,就被抓起來暫時軟禁。)

  事實上,中國精靈鼠者的見解也很正確,這三大教派,『道教』宣揚—自己的「太歲爺」有多神、多靈;『耶穌教』—見證「耶穌」有慈愛無邊的神蹟;『佛教』—強調佛法的萬能、佛祖的救苦救難……既然各自都有如此了不起的上司,那絕對有能力保護祂的教主(那可是『神』的代言人呀)!確實再危險的場地,也不必憂心,也正好看看哪個『神』的能力最強,就可以留在中國傳教!

  而且,中國精靈鼠者又下令,中國的百姓不准參與這場大會。(因為他瞭然這是一場人性不軌的爭論戰。)

  所以,當各大教派帶著各國的基本傳教士陸續進入會場,負責主持辯論大會的人,也宣布辯論大會開始—有些教主就開始爭先上臺發表了,你一言、我一語,臺上講的人和臺下聽的人也開始不依原則地反駁大罵,居然各教派還是暴動起來,彼此辯論不休,不肯相讓的爭執;此時,地窖上方「各教派的信徒」,聽到會場的暴動聲響,也同樣在互相爭執各教派的優劣,還互相推擠、打了起來!因此,地窖屋頂果然如預料中地受不了多人的大力踐踏,整個坍塌崩垮,發生了活埋的慘局!

  【事後產生語音不一的鬥爭】

  就在這場沒有『神蹟』出現、沒有『神佛』相助的意外事故中,所有「教主和傳教士」就這樣被活埋而死。

  其實,這也算是一場意外的災禍。(竟然沒有『神』和『佛』來相助!確實很意外。)

  但是,那些原本被軟禁而放出來的人,也到處喧嚷說是預謀的陷阱,尤其一些執迷信仰外國教派的中國百姓,就跟著起鬨,認為這是中國精靈鼠者的刻意謀殺。

  這樣的誤解,後來也造成「中國的治安」變很亂,出現一些中國人刻意把『談吐的語音』改成不同,並且把這種『語音』當作『暗語』,在「結黨營私」而來抵抗「中國政府」的制度;甚至把「中國所有族群」搞到「語言」快無法統一,要分裂的局勢。

  不過那時「中國政府」也展開調查,發現癥結出在『各大教派的經書』之上!這些經書內容的耍法,是那些「創始教派的教主」把它編制出來,目的是要給「各自的信徒」,去用『變調的語音』來朗朗上口的哼唱;那些不滿政府的信教百姓,故意利用經書的語調,去編制不同口音的語言,所以造成「同種族的語言」產生不同語音,搞派系之別在鬥爭。(語言不同,就會分化種族;種族被分化,就易產生內亂,國家百姓無法團結,就沒有強盛之國。)

  前述提醒:這也是現在「各國有些同種族的人」,所使用的「文字相同」,但是『談吐的語音』不同—這都是曾經被『各大教派的經書』所耳濡目染出來的結果。

  當時,中國精靈鼠者瞭然是被『各大教派的經書』污染之後,他就馬上下令,讓「所有公署的職權者」,去向「百姓」強制收取所有『教派的經書』,並且全部把它燒燬。

  中國精靈鼠者他這次會那麼極端,「把所有教派的經書燒燬」,其實是他不想讓自己的百姓被外人煽動,而整天不務正業在『怪力亂神』的擾亂治安。

  ●提示:這場「宗教革命的事變」,到底是要如何才能有完善的結局呢?其實這種「各國的教派」,都是人性不軌的作為;而且要有完善的一面,確實也難。

  所以中國精靈鼠者他才會最後選擇出面來解決。但是他又為何能預料這是一場「天意難逃」的慘局呢?此因:這是通常若有「違反天理」的多人集體處,那多少必定會發生一些災禍臨頭的事。何況這次是「不軌的辯論大會」,又有誰肯認輸而被批判他是不軌的教派嗎?就是這樣,中國精靈鼠者才下令叫他的百姓不准參與這場大會。

  不過中國精靈鼠者到了最後,還是使出「快刀斬亂麻」的方法來解決—他下令把執迷信仰外國教派的中國百姓,強制沒收他們日常在誦讀的經書;派出的兵士,挨家挨戶搜括「各教派的書籍」,再把它集中燒燬。此外,還下令管制的公告:「不准百姓有教派的活動。若是違反者,就要被列入擾亂治安的罪名,嚴厲懲辦!」

  當此管制的公告一出,也使那些外國來的傳教徒,就驚惶失措的主動撤退而去。(不過,也有一些佛教的印度種族,躲到中國各處的山區裡,和一些『同類種族』在生存。)

  此況!這就是秦始皇(當代的中國精靈鼠者),下令「燒燬所有教派的經書」之真實面。

  (後人的歷史記載「焚書坑儒」,根本是「宗教人士」故意竄改中國當代的真實事蹟,在掩飾『宗教』醜陋的騙局。)

  ■順帶一提:曾經「美國、英國、俄國」的解除同盟之戰,那些美國狗者所召募的傭兵—非洲虎種族人(匈奴族)、印度猴種族人印度雞種族人,戰後發遣到中國領域,都躲在中國一些偏遠的邊疆地帶繁殖生存,也產生了『混血』的後代(造成中國種族人如今有面貌特殊的民族);而且,當時的印度種族人,就把『佛法』帶到中國領域了。這些侵入者,就以遊牧的方式生活,抓魚、牧養牲畜,拿來跟中國龍族換白米;『佛教』也成為他們的信仰,代代相傳;尤其困苦的生活環境,更加深他們盼望『佛祖』降臨此區來幫助他們脫離苦難,所以對『佛教』更執著狂熱,寧可冒著生命危險,「懸繩攀岩,雕刻巨大的神佛雕像、鑿岩建寺」,把當地的岩石峭壁都雕刻了許多跟『佛教』有關的東西。

  經過改朝換代幾百年後的秦始皇時代,為何『佛教』能如此迅速侵入整個中國領域?就是有此處扎根已久的『佛教』教徒,裡應外合地配合所致。

  當中國精靈鼠者驅逐外國教徒離開中國時,有些印度的傳教士就躲藏到此處—據稱「古代就存在佛法的聖地」,和這些『混血』的同類種族一起生活;也把私藏的『經書』都存放在岩洞裡;因為怕被「中國政府」發現,他們都是躲藏在很險峻的山裡,挖鑿岩石穴居;連死掉時,族人也在石壁鑿洞,打造石棺,就把死人連棺帶屍藏在石壁的岩洞裡(這種都是教主級的埋葬法)。

  這些異種族藏身的區域,在之後『第三次世界末日』的大地震中,就把這些「印度種族人、非洲種族人」全部震死滅掉了。(都去投胎畜牲、魚蝦或細菌類。)

  【接續陰陽大變動的處事】

  ※後來,中國精靈鼠者也說服了「世界正統十二種地氣的國家」,而來同盟,並統一立憲,作為和平往來的原則。

  不過事後經過不久的時間,操勞過度的中國精靈鼠者也突然病倒,回陰府去了。

  此況的【精靈鼠者】為何會那麼早就突然死亡呢?

  其實,祂是急忙要趕緊重回〔陰府大本營〕,去競選「十年一度的執政者」,祂真的也當選了『陰府大本營的執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