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歷史》人類種族的語文不一之戰-[4-6]

  【陰府的緊急會議】

  ◎首先提示:民間活人身處第三界,而掌管第三界的上司—就是第二界的工作者(風雲道者);祂們不但掌管第三界的氣候、季節、天災的規劃,也是管制人類命運的主宰者!甚至民間人類的戰爭,也是在祂們的規劃管控中才能成形;因此,陰府不會輕易讓人類動武開戰;尤其已公決定局的政策,是要讓陽間人類以『經濟』作為爭霸的手段,古代人類互相殘殺爭霸的戰爭場面,確實不會再輕易發生!

  然而,陽間人類卻自己破壞陰府的管制規劃—人類自願跟陰界倒流(信仰宗教),去給『逃靈』利用(由前述單元各類宗教的創始真相,可知所有宗教都是『水界的動物逃靈』配合人類的貪念而生之產物,確實「宇宙」是沒有神、佛,各類宗教都是騙),人類愚蠢地把軀體供給逃靈當庇護所,更糟的是:【意識被逃靈(邪靈)干擾,因而產生陰府管制外的戰爭】。

  這是陽間人類「信仰宗教」,導致「智慧靈根」被邪靈操控所造成的危害之一。

  ※在經過一段平凡時期之後,突然在〔陰府大本營〕,緊急召開了一場會議。這是陰府大本營的執政者(精靈鼠者),接到傳來陽世間的情勢通報,說天下所有領域的修行者又出現在戰爭的亂象;且這次戰爭最惡化的領域,就是「中國所有正統黃種族的修行者」在內訌的惡鬥。

  所以陰府才會緊急召開會議,議決陰陽大變動的處事:【規劃世界各國領土周圍的轄區,要把各處轄區的地皮,徹底震裂的分割、遠離。目的是要讓各國有些同種族的人類,意見不合的黨派有各自獨立主權的修行法】。

  如何震裂法呢?祂們要使用『太陽磁球』的動氣,來連貫震裂「世界各國」之各處轄區的地皮,也讓五大地形、十二種地氣國家分離得更遙遠—此況就是又要再度讓天下民間發生「世界末日」的靈界道德制裁法。

  【陽世間的亂象】

  ※這是前文所提「中國所有正統黃種族的修行者」在內訌的惡鬥。起因:就是當時中國精靈鼠者臨死之前,並「沒有遺詔」指定派誰接掌政權,所以自從中國精靈鼠者死後,卻讓「中國的鼠族群和龍族群」,都為了「統治中國的政權」在內訌,彼此惡鬥。

  為何【精靈鼠者】生前不做好遺詔呢?其實祂生前在執掌政權時,就有對「中國內閣所有職權者」,提起往後接替執政的做法—就是要讓「中國內閣中有能力的智謀者」,自行去實施競選執政者的接替法。其用意:就是在鼓勵往後接替的「執政者」,要做好維護「中國領土權」永久存在的職責。(確實中國精靈鼠者是以大公無私的做法在執政。)

  自從中國精靈鼠者死後,中國內閣所有職權者就開始舉行競選「接替執政」的活動;而這次的參選者,是中國鼠族群龍族群這兩派族群各自推薦出一位有能力的智謀者,出來當對手的競選。

  結果,「統治權」最後是被後進的中國鼠者接替,中國龍族群敗選。

  本來「中國所有龍族的帶頭者」,很高興有權利能和中國鼠族群參選,競爭接替執政的機會;但是自從敗選之後,他們就經常提案要脫離「中國政府的統治」。理由是龍族群鼠族群在修行處事上是理念不合,因此他們「各自龍族的轄區」要自立門戶,成為有自主權的獨立國。

  就這樣沒善狀的提案,當時接替執政的中國鼠者,接到中國龍者提案的公文時,並不批也不公布,就自主把它滅掉。其實這位後進的中國鼠者,他也是很瞭然這些「所有中國龍族群」的修行習性,而且曾經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是一直找機會要脫離「中國政府的管制」。

  不過這次後進的中國鼠者,他會把中國龍者所提案的公文滅掉,確實是在維護「中國周圍轄區的領土權」。主因就是怕萬一這些中國龍族群,又像曾經那樣被外國人煽動去的亂象,還差點就被外國人把中國的領土分割去。

  於是這位後進的中國鼠者,他瞭然這種情況時,也讓他追想到,以前那位『中國精靈鼠者』應付「所有中國龍族群」的方法,就是不動聲色,而使出軟硬通吃的應變;所以他才會把中國龍者提案的公文,就自主把它滅掉。同時這位後進的中國鼠者,他也是暗中做些部署加強兵力,在預防所有中國龍族群再度站旗造反的暴動。

  【劫數難逃的局勢】

  後來的惡戰是誰惹起的呢?就是這位後進的中國鼠者,因處事不妥而惹起「所有中國龍族群」做出對「中國政府」大暴動的衝突。

  起因:就是這位後進的中國鼠者,他自從把中國龍者提案的公文給滅掉之後,並靠著他目前的勢力,就時常調動一些心腹的極權者,在限制「所有中國龍族群」的行事;但是在各處龍族轄區的「龍族帶頭者」,並不知道所提案的公文已經被滅掉了,還在默默等待能早日批准,讓他們各自成為有自主權的獨立國。

  後來,中國龍族因為等待的時間已久,又時常被限制行事,如同被軟禁一般—因此所有中國龍族的帶頭者,等到不耐煩了,就耍出計策,要逼使「中國政府的所有執行者」陷入違憲的處事。

  他們實行的計策,就是故意去到處交結一些「外國人」,甚至也引誘進入「中國各處龍族轄區」,做出和他們為伍的生活舉動。用意是要挑釁「中國政府」,逼迫所有政府官員做出違反道德的政策(以霸道的行為來壓制),公然壓榨他們中國龍族群的權利—這樣一來,就能顯明讓「世界各國」知道中國龍族的境遇,他們中國龍族群才有理由做出公然造反的革命,而設法推翻「中國政府的統治權」。

  △這就是「所有中國龍族的帶頭者」,後來實行的計策。

  而中國政府的執政者(中國鼠者),也隨後就接到「各處龍族轄區」傳來的密告,說所有「中國龍族的帶頭者」,又像曾經一樣公然引進多處的「外國人」在為伍,有勾串要造反的嫌疑。

  就這樣只是嫌疑的密告而已,竟然也使這位後進的中國鼠者一時怒火中燒,也不查究真偽,就馬上緊急在「中國內閣召開機密會議」,且做出過於迫人的決策—計謀要把曾經「授權給所有中國龍族的帶頭者之管轄權」收回,並將這些中國龍族的帶頭者撤換掉,由「中國政府」直接全權負責治理中國龍族群

  ▲此種決策,確實是有問題!這位後進的中國鼠者智謀不夠,竟然這樣輕易就中計!這次決策的處事,確實是靠著他目前的勢力,而莽撞做出霸道的規範。

  尤其在事後,突然在「中國內閣」有傳言出來—說這次要撤換「各處龍族轄區的管轄權」,用意就是要徹底斬斷「所有中國龍族的帶頭者」,不給他們有機會再度去勾結「外國人」來侵略「中國周圍轄區的領土權」;重點說是要讓世界各國沒有權力干涉中國內訌的事!

  於是在中國政府還未動作之前,「所有中國龍族」轄區就已得知這種不軌的消息了!

  中國龍族反而很冷靜,沒做出任何回應,如忍氣吞聲在觀望的狀態。

  此景:這些「所有中國龍族的帶頭者」會這樣忍氣吞聲在觀望,其實那是有動機的—因為他們被逼到已經提前暗中勾結多處「外國的兵馬」,並且也安排好要如何對抗「中國政府」的攻擊!只是按兵不動而已。所以他們會不做出任何回應,就是在等待「中國政府」的動作,若是敢發布要廢除他們各龍族轄區的管轄權時,就要同時發動聯軍來攻入「中國的領土內」,推翻「中國政府的統治權」。

  他們就是如此備戰在等待,而且事後過沒多久的時間,果然「中國政府」真的發出公文,要召見所有中國龍族的帶頭者去會商;但是此公文的內容很異常,竟然不是要廢除他們「各龍族轄區的管轄權」,而是要和他們協商:如何共同調整「中國周圍的各處龍族轄區」,來規劃總合一統的管制法。

  原來就是要把他們各處龍族轄區的帶頭者,全部改革總合成為只有一個授主權;要讓他們自行去實施競選,推出一位來當執掌全部龍族轄區的總理者。

  公文內容的最後啟事,就是命令他們去會商時,必須攜帶「各自管轄權的官印」,約定協商日期當日必定要到—若不到者,就要以叛國的條例來懲治他們。

  【發生世界末日的原委】

  前述中國政府的公文,確實也讓「所有中國龍族的帶頭者」懷疑,認為有欺騙的意味。所以會商的時日已到,竟然「所有中國龍族的帶頭者」都堅決不去赴會,並且全都在各自龍族轄區做好應戰的布局。

  △不過當日在「中國政府」那邊,所有內閣的職權者,大家都在等「各處龍族轄區的帶頭者」去赴會。

  等到太陽將落,天快黑的時候,卻連一位「中國龍族的帶頭者」也不見蹤影。

  「中國政府」方面早就有預料可能會有這種局面,只是沒想到竟然會連一處轄區的帶頭者也沒有赴會。

  ▲於是當天的晚上,這位後進的中國鼠者,對於「中國龍族的帶頭者」全部聯合反叛的行為大動怒,怒氣中一時糊塗起來,等不了隔天,就即時召開「中國內閣的緊急會議」,同時也馬上做出決策—決定出征去逮捕所有叛國者。

  但是會議完之後,竟然這位後進的中國鼠者,他突然起意(怕夜長夢多)—隨後下令調集領域內的所有兵馬,而他親自率軍趁夜出發,往「各處龍族轄區」進兵。他的動機是要極端使出深夜突擊的方法,去逮捕所有叛國者。

  當他帶領所有兵馬已起程在途中時,突然整個明朗的夜空,竟然一剎那之間變成了烏雲密布的景色,而且也漸漸開始出現颳風下雨的現象。

  當時這種異常之景,確實也使這位帶領所有兵馬的中國鼠者感覺有不祥之兆,故臨時下令讓所有兵馬就地停頓;且他也在觀望,考慮是要繼續進兵、還是要撤退、或是改天再做打算。

  結果:他觀望了一個時辰,風雨也沒有更加劇的情況;就這樣也使他茫然的認定,這只是臨時的氣候變化而已。因此,他就堅決選擇連夜進兵去突擊。

  當時他確實是抱著「趕盡殺絕」的心態在行動,就再度下令兵馬起程前進。

  就在大家連夜行軍的趕路,也將快接近第一處「龍族轄區」的界限時,忽然整片天空一直不斷的在閃電,同時也狂風怒捲起來,把所有兵馬捲到東倒西歪、人心惶惶的一片慌亂……最後整個大地的四周圍,也漸漸雲消霧散,變成了一片黑漆漆的情景;且整個空間的氣溫,變得很悶熱,空氣突然像被壓縮、瞬間停滯的寧靜……

  就在這種令人恐慌的怪異情景下,中國鼠者看到這種無法預料危險程度的情景,就下令讓所有兵馬暫時在原地紮營休息,等天亮再起程。

  【全軍覆沒的過程】

  就在「中國領土周圍的各處龍族轄區」,所有中國龍族的帶頭者,他們早已接應「多處外國來的兵馬」,分配安置在他們「各處龍族的轄區內」,而且全部也都安排好要對抗「中國政府」起兵來臨的應戰。

  不過他們當時也是遇到很大的困境,就是和中國鼠者的兵馬途中遇到變天之情景一樣—只是沒有中國鼠者和他的兵馬在荒郊野外所遭遇的那麼嚴重而已。

  再說起那些「多處外國來的兵馬」,會這樣願意從遠方飄洋過海來支援「所有中國龍族的帶頭者」,一起對抗中國政府—其實那是有動機的!因為那些「多處外國來的兵馬」,是多處的「元首」所命令而派來的,目的就是要趁人之危,來侵略「中國的領土權」;此況確實是要產生一場貪圖的惡戰。

  所以當時那些「多處外國來的兵馬」和「各處龍族的兵馬」,都是在等天亮,就要起程去互相配合,聯合兵力直接攻入中國的領土內,推翻中國政府的統治權。

  而中國鼠者領軍的兵馬,也在等天亮要起程。各方的兵馬,竟然大家一等就等了好幾天也不見太陽出現,而且整個大地的四周圍,依然遍地還是黑漆漆的情景。

  尤其各方的兵馬都已經把糧草耗盡、飢餓不堪;就在這種慌亂的情形下,大家正準備要各自撤退的時候—突然發現!接近龍族轄區的界限處(中國整個領土周圍處),一直噴射出白色的巨大濃霧,並且在噴射處(如同地皮裂開的縫),透出水銀般閃耀的強光,四散光線、照射四周圍的景物,如同快要天亮一樣!

  當時各方的兵馬,大家看到有光芒出來,就茫然地把它當作太陽要出現的狀態。於是,大家也振作起來,急忙到處去找食物充飢;並且也不打算撤退了,而要繼續準備作戰。

  就在各方兵馬陸陸續續在起程的時候,突然從四周圍的濃霧中,傳出很大的巨響聲,且連續好幾次,如同爆炸聲!一時也使得各方兵馬都以為進入戰場,敵軍開戰了!大家就地散開要應戰時—忽然整個地皮就一直傳出鋸物的割裂聲,而且也感覺到持續的震動—不過,各方兵馬都認為是對方在發射炮彈的轟隆聲及震動。反而各自警戒著備戰的狀態……

  在這種嚴密提防的當下,突然整個空間如同空氣被壓縮般地停滯不流通、氣溫很悶熱,瞬息之間—整個領土的地皮面就不斷地劇烈搖晃……過了一會兒,居然傳出如雷地爆裂聲,此起彼落,地皮裂開了!

  這是「各處龍族轄區」所有界限處的地皮,全部被震裂、割斷,隨著海嘯脫離「中國領土」—為脫離母土,各個龍族轄區如此各自分散,往邊遠處而去。

  ※前述的過程:這就是當代「世界各國都全軍覆沒」的實況。

  不過當時他們全部是有不同的死法—此況有「三方面」的真相!

  ■第一方面的死法:就是「中國政府的所有兵馬」,他們當時是在自己領土內的界限處;但是還沒有大地震之前,他們全部的兵馬,都事先遭受到氣溫急速圍困的壓縮,而活活的悶暈倒—且一息奄奄時,才接著發生大地震;所以他們全部的死法,確實連最後的掙扎也沒有,就這樣見不到太陽而全軍覆沒。

  ■第二方面的死法:就是「中國領土周圍的各處龍族轄區」,為「所有中國龍族群的兵馬」,他們當時突然發現領土內的界限處,開始一直噴射出白色的巨大濃霧,那些「多處外國來的兵馬」看到情況不對勁,就馬上拋棄「所有中國龍族群」,且全部急促撤退而逃。剩下「所有中國龍族群的兵馬」,就各自待在各自的龍族領域備戰。結果,如雷的爆炸聲,伴隨著天搖地動的大地震,把「各龍族轄區」所有界限處的地皮面震裂、全部割斷,隨著海嘯脫離「中國領土」;所以中國龍族群全部兵馬的死法,確實連開戰也沒有,就這樣被大地震把他們全軍覆沒。

  ■第三方面的死法:就是那些「多處外國來的兵馬」,他們當時突然發現中國整個領域上的情況不對勁,就急促撤退,各方兵馬就各自「搭船」逃離中國的領域;他們各自的船隻在海洋上航行不遠,就被大地震伴隨而來的海嘯巨浪,把他們全都捲入海底。

  所以外國的兵馬,確實還沒貪圖到,就這樣被海嘯把他們全軍覆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