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歷史》近代的世界經濟爭霸戰-[6]

近代的世界經濟爭霸戰……

  ◎本章重點提示:

  (一)如今全世界各國不為「人」知的復仇記。

  (二)早期中國孫中山革命成功的內幕真相。

  此為前篇所提的過程演變至此段,是距今「三百多年前」的史事。

  ※〔陰府〕瓷疊塔所留存的影像,是『對人類有重大影響的事蹟』;因此,前述世界末日後過了千餘年,開始重複實施生死交替法(沖煞法)—人類恢復正常的外觀—再來之後約九百年的歷史,只是人類彼此爭霸稱王、再度利用『宗教』在圖謀他國經濟,也是重複過去歷史的循環而已,故本作者不再贅述。

  值得一提的事:這段人類重複耍『宗教』手段的歷史,確實也使得人類再度被第四界(水界)的動物逃靈利用,干擾人類正常的修行;因此,〔陰府〕也陸續派出「風雲道者」投胎當人類,執行『寫出人生真相的書冊任務』,但卻全軍覆沒—沒有一個能成功、沒有一個能活著把書冊寫完—不是被宗教份子滅口,就是被邪靈干擾走偏,此走偏者一出禪就被靈兵天將逮回陰府處分,也不可能存活民間。

  這段陸續派出『書冊任務執行者』的時期,陰府大本營的精靈鼠者,也親自披掛上陣投胎了兩次來執行書冊任務;一次是投胎中國大陸的富裕布商、一次是黑幫頭子—在此時代、地區民風未開的情況下,異類言論一出,就被宗教份子以群眾力量處以私刑滅口了,故均未成功完成任務。

  不過,〔陰府〕勢必得將人生真相傳達給第三界,讓人類明白『為何出生當人類』及『宗教的危害陷阱』,以延續天地五界循環的平衡;所以『執行書冊任務』一直是陰府必須完成的義務,為此也犧牲了許多「風雲道者」。

  【陰府操縱人類戰爭的用意】

  ★此篇開始之前,本著者事先提醒:其實這段是世界各國的區域(各方的領袖),要互相實行爭取以【經濟】稱霸的競爭;但是在這種各方要互相爭取經濟的過程,確實也難免會發生一些異常的惡戰,甚至會殘殺到「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局面。

  這種殘忍的事端—確實從古至今都是一樣存在的寫照。尤其「世界各國會有不斷的戰爭」情事發生,也不完全是各方為了某些企圖就能隨時想戰就戰的事;其實「世界各國的某些爭端」,到最後要不要宣戰—那都是由前文所提的「風雲道者」在做決定的事。

  「人類」是第三界的修行者,而掌管第三界、人類的上司,就是第二界的「風雲道者」。確實「全世界各國所有戰爭」的問題,都是由各方區域的「風雲道者」(及其管轄的下屬「渡畜牲者」),在暗中介入操縱人類修行好壞的改進;而且這種改進區域人性的方法—就是運用「操縱戰爭」,去讓各區域的人類自行去轉進,所以全世界各國才會有戰爭不斷在發生;「好吃懶做的區域」、或「靠自區產生的天然物在生存且不想進展的區域」,必定會被該區的『靈兵天將』(「風雲道者」規劃,「渡畜牲者」執行),去操縱外界區域的人來侵略,或時常被外界作為攻擊的對象。

  陰府對第三界操縱這種『戰爭』的轉進法,確實是在操縱人類『智慧靈根的成長』—為考驗智慧靈根高低好壞的修行法,讓所有人類面臨不斷的爭端,也是「適者生存,不適者被淘汰」的局面。

  戰爭,對人類而言,是很殘忍的事;但其中更可怕的考驗是「人類自願跟陰界倒流」,搞出「宗教信仰」這種被邪靈耍弄之局,「戰爭」就不單是〔陰府〕在操縱而已,還加上「人類被陰界邪靈干擾的恐怖」—所以綜觀人類世界,牽涉到【宗教信仰的戰爭】,都是慘絕人寰、沒有人性地在毀壞他人軀體之戰!對〔陰府〕而言,這是人類自甘墮落給「陰界邪靈」利用(信仰宗教),也是人類的考場。

  【另外提醒人類的重要事】

  在世界各國遇到這一連貫的災異洗盤後,又經過到這種【世界經濟爭霸戰】的階段時(已經是過了兩千多年的重建整修期),陰府終於再度開始重複實施「維護人類工作修行」的執行法(之前在重建整修時期是暫停此執行法的運作)。

  怎樣維護人類的執行法呢?

  就是人類取名的命運好壞操縱執行—世界各地區域的「風雲道者」和「渡畜牲者」,會把各自區域戶籍登記的人類名字,依名冊的法則處理,取名符合正確名冊法則的人,就會列入為祂們維護安全的對象。

  至於人類的名字怎樣取法才算是對呢?

  這是得看在『人類出生的月數—為一年十二個月,有十二種生肖的習性』,必須能符合『生肖的食物庫』,字體正確就可行。

  所以如今我們人類取名的好壞,也是陰府自從三百多年前才開始再度重複實施「人類命運好壞的名冊執行法」—也是至今仍舊定例的執行法。

  此況提示:人類取名符合正確名冊法則的人,確實是被『靈界』列入維護安全的人—身體健康,智慧靈根比較靈活,錢財比較守得住,不容易被騙。

  而人類取名不符合正確名冊法則的人—再富到晚年軀體也不健康,錢財到頭必會流失,而且很容易遭受挫折與掙扎的慘狀。

  △再說,人類取名正確的人,又為什麼會身體不健康或早死呢?

  癥結在以下五點:

  (一)做人處事不節制。如:不懂得量入為出的理財、身體的體力消耗也不節制。

  (二)違反天理。如:跟陰界倒流(信仰宗教或心求無形相助)。

  (三)被人連累。如:相處者的名字不正確、相處者跟陰界倒流。

  (四)不想工作,違反當人類的義務與責任(當人的目的就是要以士農工商整修第三界)。

  (五)常怨天尤人。(對人生的意義不明瞭,不知道自己出生當人的目的,遇到挫折就會埋天怨地、胡思亂想、常煩惱—造成神經打結,這也是萬病的根源。)

  〔前述人類取名冊的好壞差別,就在『有被靈界列入的維護者』和『沒被靈界列入的修行者』這兩者之差。欲了解人取名冊的正確法,請詳閱《人生字典》。〕

  【就此講解世界經濟爭霸戰的過程】

  ※這是一連貫事變的過程,也是持續到如今世界各國的修行狀況。

  事先說破:其實這次【世界經濟爭霸戰】是有內幕在操縱的執行法—這是〔陰府〕所實施的政策,用來考驗天下民間所有人類的種族群,其所修行的技能高低差異;尤其陰府已將十二種地氣的國家,分派成五大地形在操縱執行法,要讓五大地形的所有國家去努力發展科技和經濟的修行,互相對立去爭取【經濟霸主的地位】,這也是陰府給各國人類的考驗法。

  此為和前篇所提的【接續陰陽大變動的處事】有關;當時「陰府大本營的執政者」所做出公決的判例—要讓第三界的世界各國以【經濟】來爭取「統治世界」的霸業。所以這次『陰府大本營所有公署的執行者』是按照當時的定例,把世界各國分派成五大地形在操縱,要使各單方面的國家,能自立自強去發展經濟,進而以經濟取勝,爭取成為「統治世界」的霸主。

  【爭名奪利的起頭—英國的『毒』計】

  ※在陰府分派五大地形要操縱各方經濟爭霸之前(也就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其實這五大地形的所有國家,各自地形早就有推選出一處「經濟最強盛」的國家貨幣,作為代表「全世界各地做財貨」交換買賣的互動交流法(這是自古以來就自然有如此交易互動的定例)。

  ◎就從最先爭取【經濟】當霸業的方位談起:這個方位就是「太陽出口處」(東洋地方)的國家,當初此地形的所有國家人民,確實是最先為了【經濟】在各自內亂的事變;而其中「最有經濟權勢的霸主國」,就是英國羊種族人

  當時的英國羊種族人,是東洋地方裡最會到處「經商」來謀利的種族,所以他們的經濟發展是最好;且到處放款在謀利,才會被東洋地方所有國家推選出來,以『英國的本位貨幣』代表「東洋的國際通貨」—就是這樣的原因才讓英國當上「經濟的霸主」。

  ▲前述只是表面的風光—其實英國羊種族人在當時也不是那樣簡單就輕易成為東洋地方的經濟霸主;在還沒被推選出來當經濟霸主之前,他們是先耍出過一段不為人知的毒計—先毒害世界某些國家使其經濟衰落,之後才讓英國趁勢得到經濟霸主的地位。

  △怎樣耍法呢?過程得從英國羊種族人起初的修行來說起……(此為距今三百多年前的史事。)

  在以前的「英國政府」,是一位智謀能力很優秀的英國羊者在執政。不過這位英國羊者後來本性也變質了,野心很大,在策謀擴大英國的經濟發展,廣增國家的財源,想爭取「統治世界」的霸業—竟把當時全國良好的政策,更改成為不軌的體制在運作!

  情形:英國羊者突然下令調集國內英國羊族群各處黨派的帶頭者,來機密的會商,宣布他的經濟策略:要把英國國內的某些地方,隱祕的封鎖起來,不讓外界人士介入—目的是要種植大量的〔罌粟和大麻〕,來提煉「興奮劑」的藥品,去向外界銷售,作為不軌的擴展謀利。且此商機不但無止盡,可為英國創造不斷的財富收入,還可衰弱消費國的經濟發展;如此大家團結為英國拼出經濟的擴大發展,必定能讓英國成為統治世界的霸主。

  這是不軌的擴展謀利。當時這位「英國政府的執政者」提出這種不軌的「經濟發展法」,當場也使與會的帶頭者感到驚訝;不過,大部分的帶頭者卻都是存而不論的散會。

  此次會商過後,經過了一段時期,竟然在英國的各處地方,都已經種出大量的〔罌粟和大麻〕,並且有些地方「黨派的帶頭者」已經採收,提煉出「興奮劑」的藥品在吸食;甚至多處「黨派的帶頭者」也開始向外界人士做出交易的行為。

  事後這樣的情況,也造成了「英國所有黨派的帶頭者」都不理會「英國政府的執政者」之前所提議的策略(團結發展經濟,爭取統治世界的霸業);大部分的帶頭者是一意孤行的貪圖私利,發展各自的毒品事業。

  原來前述會商過後,在「英國內部」就產生黨派和政府意見不合的情形,「英國所有黨派的帶頭者」各個都堅持不配合「英國政府」的運作—不配合的理由就是:認為「英國政府的執政者」提出這種運用「興奮劑」的藥品去對外不軌的圖利,是很不光榮的「擴大經濟發展法」,必定會被「外界的國家」輕視,批評他們所有英國羊種族人是惡劣的行為者;所以大家才會不配合「英國政府」的執行。

  儘管所有黨派都不配合政府的策略,但那些種植〔罌粟和大麻〕的黨派,仍然是為了私利在大量生產這種「興奮劑」—之後,居然讓整個英國都淪陷了!出乎意料地很多英國羊種族人都已染上吸食「興奮劑」的習性,甚至有些「黨派的帶頭者」也是跟著染上吸毒的惡習。

  ▲當執政的英國羊者得知英國人民都在吸毒的情形,也很自責之前所提策略的不妥;他親自到處去了解毒品泛濫的狀況,發現事態嚴重了—若再任由百姓吸毒下去,必定會造成自己全國人民自作自受的滅國慘狀。

  於是英國羊者斷然耍出威權的處置法,緊急下令調集全國各單位的軍隊去集會,當場出其不意地把各地方的軍隊做出調動對換的處事,並即刻下令,讓所有軍隊馬上去進行,把國內各處所種植的〔罌粟和大麻〕,全部不帶情的清除掉。

  英國羊者這樣自主強制執行,企圖讓毒品斷了根源,不要讓百姓再繼續吸毒。

  ▲英國政府突然強制清除〔罌粟和大麻〕,當然引發了全國「所有黨派的帶頭者」強烈反彈,都帶著各自的族群在暴動,有如企圖造反的情勢。

  由於「英國政府」沒有事先公布政令,突如其來的強制處事,讓大部分已有向外界銷售毒品的帶頭者,突然失去貨源,一時無法圖謀私利,所以引發極大的衝突,到處暴動抗議政府不軌霸道的政策。

  執政的英國羊者卻故意不出面解決這種暴動的情形,因為他認為發生這種暴動是必然的正常事,反正總比全國人民去吸毒上癮而毒癮發作暴斃來得好。不過,他同時也與「內閣所有職權者」在協商,議決定出一段時期,讓各黨派帶著族群繼續暴動,就是要等暴動到太離譜的時候,才要起兵去做出鎮壓行動來解決。

  (事後,居然接連暴動事件之後,似乎不了了之地漸漸風平浪靜了。)

  【暴風雨前的寧靜】

  ※其實暴動的平息只是暫時性哦!這是有多處的原因:在當時英國的各黨派帶頭者也都知道,執政者是故意不理會他們在抗議的暴動;於是這些「帶著各自族群在抗議的帶頭者」,他們就私下大家互相協調—決定繼續經營〔罌粟和大麻〕的謀利,才會各自漸漸平息地停止暴動。

  但是還有另外的原因:就是英國這處地氣所誕生的英國羊種族人,他們的天性是有奇特的偏執所在,大多數都是各自自私和偏執、唯利是圖的行為。

  說起英國羊種族人的這種習性,當時「各處黨派的帶頭者」確實都是偏執貪圖的惡習,大部分的帶頭者之處事,是完全不顧自己「英國政府的經濟安危」。

  所以他們會忽然停止暴動,是為了要直接去外地採集〔罌粟和大麻〕等材料,趕緊運回英國來提煉「興奮劑」的藥品,才能繼續圖謀私人的利益(就是這種原因,才使他們願意放棄抗議的事)。

  ▲前述關於他們要直接去外地採集〔罌粟和大麻〕等材料,就是要去這類植物起初最茂盛的產地—「印度種族人、印度種族人、非洲種族人」的領域之處採集。

  這個「印度和非洲」的方位,和英國羊種族人東洋地方的方位,是有路徑的連帶關係,所以英國羊種族人要直接去「印度和非洲」當地採集〔罌粟和大麻〕,也是很方便的事。

  確實這兩方位的「所有國家之地質」,都是屬於【太陽磁球出口途徑的方位】,只是這兩方位的地氣是有分別差異:

  英國(太陽出口處),是「太陽磁球停頓在地皮下層底處排放廢熱氣後的出口處」。

  「印度和非洲」方位,則是「太陽磁球浮出陸面在排泄磁流廢氣物的出口處」。

  這兩者就是『太陽磁球』在內、外軌道,且前、後的地氣,有好壞磁流質而不同地質的差等。

  △再接談英國羊種族人停止暴動的後續情形:自從改由「印度和非洲」地帶提供充足的原料後,英國羊種族人也繼續在「吸毒和販賣毒品」的狀況發展。經過沒幾年的時間,整個英國居然變相到全國人民大部分都公然有吸食「興奮劑」的習性,且似乎沒有政府在重視管制的狀態。

  其實「英國政府的執政者」也是很無奈地在觀望,因為當時世界各國的政府,似乎都沒有重視要實施禁止吸食毒品的管制法,只是各自區域人民自行節制而已。

  【美國的介入】

  就在英國羊者無奈地在觀望的時期,「美國政府的執政者」—美國狗者,竟然專程跨國來查明「英國政府的經濟安危」!為何呢?原來當時這兩國早就有商務的機密邦交關係。

  ★提醒:此段美國狗種族人英國羊種族人的關係,本著者事先在此說明,後續的講解讀者才會更加瞭然。

  說起美國英國的邦交—確實這兩國有「陰魂不散的循環之處」—就是自從『天地五界』開始實施【陰陽政治】以來,美國狗種族人英國羊種族人的修行法,從頭到尾都是互相配合、一起在爭奪「統治世界」的霸業,這次也不例外。

  (如今世界經濟的霸權,也是最後被美國狗種族人輕而易舉地拿去;這其中各自都有一面陰謀詭計的手段,到底美國狗種族人是怎樣辦到的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就此把美國英國的關係一起講解,就從美國狗種族人起初在修行的過程來講起—在以前的「美國政府」,是由一位奇才的美國狗者在執政,此奇才之處,在於他也能懂得看出一些不同地氣所誕生人種的天性。

  這位美國狗者從執政開始,就一直不斷的動腦筋,在計謀要以「經濟發展」來爭奪「統治世界」的霸業。〔此事表明:當初美國英國的執政者,這兩人的處事很雷同—都是野心很大的密謀者。〕

  美國狗者是霸者的謀略—他耍出心機進行計謀,對象就是拿英國羊種族人的修行習性來利用,來當「美國政府」要擴大「經濟發展」的助力。

  如何下手呢?美國狗者觀察到英國羊種族人的修行習性—都是各自自私和偏執的惡習,且很喜歡去遠方到處做販賣的經商法;但是英國羊種族人只愛操作販賣物品來賺取暴利,卻很懶得去開發屬於自己國內的生產物。

  所以美國狗者就吃定英國羊種族人的經商法,他就趁勢介入,和「英國政府的執政者」互相協商,做出一些商務的交結。

  是怎樣交結呢?協商的內容:就是由「美國政府」主動提供一些美國所生產的「武器和貨品」,讓英國人民去販售給世界各國;而且這其中有令英國羊者心動的條件—這些「武器和貨品」是低廉批發給「英國政府」,就由他們自行去定價,及用他們「英國的商標」去作為暴利的銷售。

  就這樣,當初「英國政府的執政者」(英國羊者),被這種優渥的利潤吸引,就欣然同意和「美國政府的執政者」(美國狗者),互相簽訂這項商務機密的交結。

  ※有這樣的好處嗎?其實這位奇才的美國狗者會主動提供美國所生產的貨物,來讓英國羊者去作為他們英國人民修行的經商標的,而且還不必用美國的商標—這其中有美國狗者的密謀!原來這些「武器和貨品」,都是美國所篩檢出來的劣等貨,也可說是存在倉庫而被淘汰的舊式貨!

  美國狗者耍這種「吃虧就是佔便宜」的策略,來給英國羊者心動地接受,並且也讓英國羊種族人為貪圖暴利心甘情願地到處去推銷美國所淘汰的貨物。

  此況重點表明:美國狗者會對英國羊種族人耍這種心機,就是要使「美國政府」能多賺一筆經費,來作為進一步創造高科技的產品。這是美國狗者的策略—要以「科技」來擴大「經濟發展」,好爭奪「統治世界」的霸業。

  ▲前文所提的情況:這位美國狗者會專程跨國來查明「英國政府的經濟安危」—其實是因當時的英國,已經變相到全國人民大部分都在吸毒,尤其有些吸毒上癮者,整天不務正業—重點就在這些人大部分是「推銷美國貨物」的經商者,都因吸毒而把基業休止,影響到「美國政府的經濟收入」減退,所以美國狗者怕此事壞了他的計謀,才會專程前來英國關心。

  【制『毒』的對策】

  美國狗者瞭然情況後,並沒有譴責「英國政府」有不宜之處;不過他居然主動向英國羊者提議制止英國人民吸毒的對策。

  怎樣制止呢?美國狗者主動向英國羊者表示,說他美國狗者願意把美國所執行的憲法增加這項「禁止吸食毒品」的管制條例,然後再公然推行讓「東洋地方的有些國家」來聯合定規,一同禁止人民吸食毒品。

  此道的進行:美國狗者事後確實也實行了此項法制,這也是如今世界各國有這項「禁止吸食毒品」的法制由來;首度實行和發起的國家就是「美國」。

  美國狗者會在美國先實行這項「禁止吸食毒品」的法制,也是有他的奇謀之處!首先的動機,是為了讓「英國政府」能順利去跟著搭上實行,才能公然制止英國人民吸毒的行為;再來的重點,當然是要再讓英國羊種族人去繼續到處推銷美國所淘汰的貨物。

  △但事後英國羊者的處事又是如何呢?當「英國政府」要跟著實行這項「禁止吸食毒品」的法治時,又是遇到英國「所有黨派的帶頭者」拒絕配合「英國政府」的定案。

  另一方面的美國狗者得知英國的情形後,就很不客氣的一直催促英國羊者要趕緊實行;英國羊者被催促到最後,也很無奈,就耍出執政的威權,強制定案這項「禁止吸食毒品」的法治;同時毫不考慮眾多吸毒者的後續問題,就下令讓英軍展開「到處沒收毒品」的行動,把全部沒收而來的毒品集中焚燒、毀掉!

  之後沒多久的時間,竟然整個英國變成死氣沉沉的異常之景—原來是所有的吸毒的上癮者,都陷入毒癮發作的折磨。

  ▲有些黨派的帶頭者也是染上吸毒的惡習,他們忍受不了毒癮發作的折磨,就再度帶著各自的族群去抗議、暴動。

  英國羊者也很明白,英國眾多人民在吸毒,要一時讓他們全部戒毒,也是很難解決的事;所以他堅決不讓所有吸毒者有緩衝的時期去慢慢戒毒,也把這些抗議的暴動視為正常之事。就這樣,這些「黨派的帶頭者」時常帶著各自族群在抗議,還演變成到處互相在搶奪毒品的拼命、殘殺之景,英國人民在互相殘殺的動亂了!

  尤其吸毒者毒癮發作到無法自拔,在掙扎的痛苦悲啼,處處可聞,此時的英國已陷入內亂的局面。

  英國羊者很瞭然所有吸毒者受難於毒癮發作在痛苦掙扎的情況,他狠下心—極端地下令,就讓所有英軍到處去將「毒癮發作而無救的人」全部大屠殺,一個一個用箭射死。

  這是一種殘忍的決策,但也是為了讓這些「毒癮發作而無救的人」,不讓他們受毒癮折磨之苦,使他們早日解脫的執行而已;這是英國內部很多毒癮者發作的解決方法。

  當時有一部分英軍遵從上級的命令,執行屠殺毒癮者的任務時,卻惹起各處「黨派的帶頭者」很不服英軍這種殘忍的處事;於是有些憤怒的帶頭者,就帶著各自的族群起義在對抗「英軍部隊」,時常阻擋英軍的去路,甚至直接攻擊,把英軍打得很慘。

  這種情況也激怒了英國羊者,他再度下令,讓「英軍部隊」改變執行任務的對象—直接去圍捕所有「販毒的帶頭者」。

  於是「英軍部隊」展開了更嚴厲又殘酷的執行—抓到「販毒的帶頭者」,就當場把他們綑綁去活活釘在十字架上,然後直接拖去遊街示眾,這是把其慢慢折磨而處死的酷刑。

  ※為何要這樣殘酷的執行呢?其實英軍會把這些「販毒的帶頭者」活活釘綁在十字架上的作法,是有計謀的處事:實情是『英軍遵從上級指示』,要把這些禍源—「販毒的帶頭者」栽贓,去轉移到當作他們是毒癮正在發作,處於痛苦掙扎的狀態,才被英軍綁在十字架上。至於「拖去遊街示眾」的用意,就是作為警告吸毒的人—〔不要吸毒,此為吸毒者慘痛下場的借鏡〕—這是為了嚇阻百姓吸毒的「殺雞儆猴」法。

  (另提,英軍將販毒的帶頭者釘在十字架上的作法,到了後世,「耶穌教」在編撰教義故事時,為了增加耶穌替代人類受苦贖罪的悲壯成份,就將此「釘十字架」的橋段也編入耶穌的故事裡—這就是『耶穌釘十字架』的真正由來。)

  【全國民變的大暴動】

  △當時英軍時常拖出這些「販毒的帶頭者」遊街示眾的行為,居然也引發了全國民變的大暴動!

  起因就是這些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販毒者,大多是「各處黨派的帶頭者」;他們被抓、遊街示眾,也引發其擁護者的不滿。這些黨派的各個族群,為了要劫走他們被羈押的帶頭者,大家也成為「反抗份子」,時常在「煽動與操縱各處的人民」,也使多處的人民時常集會而起鬨,在抗議「英國政府」是不軌的法治。

  過沒多久的時間,英軍又把一些「販毒的帶頭者」拖出來遊街示眾—但在途中,就有「反抗份子」混入人群中鼓譟、煽動圍觀的民眾,把群眾帶動起來和「英軍部隊」發生大衝突,並同時很快就引發到全國民變的大暴動;就在這個時候,「反抗份子」也趁勢劫走他們各自的帶頭者了。

  事後,全國人民還是繼續不斷的在暴動。

  英國羊者眼見全民暴動的亂象,就親自帶領眾多的兵馬,出征到各處鎮壓所有亂黨的暴動情形。

  之後,英國羊者又召見各處「所有黨派的帶頭者」,協調讓大家和平相處之方式;多數「黨派的帶頭者」,就提議要「各自獨立自治」的制度,作為和平相處的解決方法。

  結果,此次協商「英國所有黨派的帶頭者」大家都談不攏,無法達成共識,不歡而散。事後,竟然有些「黨派的帶頭者」就帶著各自族群,從此遷離英國領土,去「美國的某些轄區」定居了。

  ▲至於「美國政府」為何要給「英國這些意見不合的黨派族群」入境遷居到美國領土呢?其實這是美國狗者的計謀。

  此因,就從這次「英國有些黨派的族群」會遷離英國領土的原因來說起:其實英國後來會發生這種全國民變,大部分都是「美國政府的執政者」所搞出來的結果。原來這位美國狗者他早已介入英國,在暗中「煽動與操縱」英國「各處黨派的帶頭者」—才造成「多數黨派的帶頭者」都和「英國政府」意見不合的撕破臉。

  在這些「黨派的帶頭者」正和「英國政府」起鬨要「各自獨立自治」的狀況下,竟然美國狗者就趁勢站出來,假借要幫助調解英國這些要「獨立自治的黨派」,但卻建議他們遷離去外地,作為各自黨派、各自獨立自治,去打拼各自經濟基礎的處事。

  尤其在各個黨派聽著「有意」的同時,美國狗者就即時提議,可提供美國的某些轄區,協助「英國這些意見不合的黨派族群」遷居去「美國的某些轄區」當修行處。

  結果,經由美國狗者這樣煽動與操縱的搞鬼,才造成「英國有些黨派的族群」,就從此遷移到美國的轄區。這是美國狗者的計策,用意是要利用英國羊種族人,來直接控制去當「美國政府」擴大經濟發展的助力;所以他才設局,讓「英國這些黨派的族群」不知不覺地傻傻進入美國領域。

  【美國和英國的陰謀詭計】

  ※本段首先提示:美國為何要把英國拱出來當東洋地方的經濟霸主呢?以前美國的領土又為何是英國的殖民地呢?其實這全都是有內幕的陰謀。

  ▲此真相的過程—就從前述最後的情況來接續:當「英國這些黨派的族群」,入境在「美國的轄區」修行後,經過了一段時期,兩國的政府都已換了執政者。

  不過美國英國這兩方新上任的執政者,還是互相繼續在爭取「世界經濟」的霸權。尤其這兩國後進的執政者,更是積極的來往在祕密商討—要如何才能讓他們「兩國的其中一國」,先取得「世界經濟霸權」的地位。

  美國狗者就向英國羊者表明他的見解:若是要靠單獨一國的努力,能取得「世界經濟的霸權」,那也只是一時而已,絕對不可能長久;因為世界其他各國必定會出現有些國家,也是同樣以「經濟發展」來奪取霸權的事實;所以必須要有「兩大國」能互相密謀地配合,才能有穩固的霸業。

  美國狗者很坦白地說:就是要英國能配合美國,互相一起合作來爭取「世界經濟霸權」的地位。

  不過,英國羊者也明白美國狗者的處事之後,並沒有做出任何回應,似乎是意見不合的樣子。

  △事後,美國狗者為了要使「美國政府」將來能獨占「世界經濟霸權的地位」,便設局要讓「英國政府」來和美國做出不謀而合的處事。

  怎樣設局呢?美國狗者使出更大方的手段,開放多處「美國的某些轄區」,讓「英國所有黨派的族群」,去作為自由修行的出入處。

  這是美國狗者耍出「無條件讓英國羊種族人移居到美國」的計謀,讓他們進入美國領域去開墾與建設。

  之後經過一段時間,居然美國狗者很不客氣地對英國羊者施壓,直接指責「英國政府」是無能管制「英國所有黨派的族群」,而讓「有些黨派的族群」在外處卻懶散的修行。

  英國羊者被指責到很難堪的同時—美國狗者就趁此改變話題,提議要英國羊者配合「美國政府」,互相合作來奪取「世界經濟的霸權」;還說若英國不願配合,那就把進入美國的「所有英國黨派的族群」,全部撤出美國領域。

  英國羊者突然遭到美國狗者的這種提議,確實也使英國羊者一時無從選擇—「美國和英國」才因此互相做出『祕密協約』,共謀奪取「世界經濟的霸權」。

  ▲但是他們兩國有什麼『祕密協約』呢?這個內幕,就從美國狗者來講起:其實美國狗者能讓「英國政府」和「美國政府」密切的合作,而且還能使「英國所有黨派的族群」死心塌地的為「美國政府」賣命,確實是有美國狗者過人的策謀能力。

  此原因:美國狗者英國羊者互相協調在耍出「祕密的計謀」,就是「美國政府」故意在表面上裝傻讓英國來統治,而且美國狗者還故意對外宣稱「美國是英國的殖民地」。

  為何美國狗者要這樣欺騙全世界呢?有兩個用意:

  (一)提高英國的身價,才能把英國推出在東洋地方當上「經濟霸主」,也才能讓英國有資格,把『英國的本位貨幣』推出代表「東洋的國際通貨」。

  (二)美國狗者要利用「英國有些黨派的族群」,去替「美國政府」做一些「違反人道」的處事—就是要他們去非洲虎種族人的地帶,綁一些「黑人」回來販賣給美國狗者當奴隸。美國狗者要運用「黑人奴隸」在東洋地方到處開墾油礦,來提煉鋼鐵及製造武器,發展機械工業,作為「流暢貿易的外交戰」。

  △所以美國狗者最大的陰謀,確實是要利用「英國所有黨派的族群」,讓他們不斷傻傻地去到處替「美國政府」打經濟基礎。

  但是為何要讓「美國政府」假裝給英國統治呢?這是另有用意—美國狗者自知其所為有些是非法的行為,怕引起公憤、成為世界公敵,所以他才計謀表面讓英國統治,目的是要利用英國當擋箭牌,把所有罪名推給英國去承擔。

  ▲尤其「美國和英國」最主要的問題:就是這兩國的祕密協約,既然兩國能合作,確實是互相有做出隱密的條件。

  首先就是—美國狗者會設局把「英國政府」拱出在東洋地方當上「經濟霸主」,所以英國才願意祕密配合幫「美國政府」去打前鋒的經濟戰。

  再來就是—「英國所有黨派的族群」,若是分布在外地『經商』,有發生嚴重衝突的事端,那「美國政府」必須要在幕後做出無條件的撐腰到底。

  在此局外點醒:其實在當時「英國所有黨派的族群」,會敢到處去〔侵占奪取別國的利益〕,確實是靠著美國狗者在幕後撐腰的霸道—而且至今英國仍舊是如此和美國有這層密謀關係。

  ●就此定論:前文所提的英國羊種族人,就是這樣和美國互相做隱密的共謀合作,因此讓英國成為東洋地方的「經濟霸主」、『英國的本位貨幣』成為「東洋的國際通貨」。

  以上就是英國在東洋地方當上經濟霸主的過程。

  【世界貪圖大戰的實情】

  ★此段是距今「二百多年前」,而要演變到至今世界各國的情況,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不為人知的復仇記。

  ◎前段已將「英國」的條件表白,接著「美國」是什麼條件呢?其實美國狗者是不必條件就可取勝—因為他是在幕後操縱「英國所有黨派的族群」,讓他們傻傻在幫「美國政府」去打前鋒的經濟戰。

  ▲後來,美國運用「黑人奴隸」在幫他們開墾油礦,已經開墾到某個階段,生產力也足夠了;也可說「美國」已經達到打穩經濟基礎的狀況。

  竟然在這個時候的美國狗者,忽然叫「英國」假裝做出條約,而公開承認還給「美國」獨立。不過,英國羊者竟也敢不遵辦,反而還很不爽地和美國狗者起衝突—因此也惹起美國狗者就對「英國」宣戰。

  為何共謀的兩國還會這樣起衝突呢?其實英國並不是為了美國要獨立才起衝突;而是美國狗者確實是自私又奸險的處事,引起英國羊者很不服,才與美國狗者起衝突。

  事實的起因:就是在當時「英國」祕密配合幫「美國」打穩經濟基礎,但「美國」竟然經濟打穩後就馬上直接表態要脫離英國統治;並且還表態—要把入境在美國領域內修行的「英國有些黨派的族群」,全部撤出美國的領域。

  美國狗者對「英國」做出這樣的表態,使英國羊者很不服「美國」這種不義的作為,所以這兩國的衝突是這樣而起。

  △重點:其實「美國和英國」這兩國的衝突,並沒有真正的對戰,只是雙方在做出「興風作浪」的口頭宣戰而已。

  不過這兩國搞緊張的局面—確實也驚動東洋方面的所有國家;而且當時東洋有些國家,也不知「美國和英國」這兩國到底是為了什麼在衝突?尤其這些「不知情的國家」,竟然只看表面的局勢,就各個都認為英國是用霸權在統治美國,而美國是為了要獨立才對英國宣戰。

  於是這些「不知情的國家」,都挺身而出要支援美國獨立之戰,也讓英國處於孤立的狀態。

  ●當時英國羊者看這種「假戲真做」的局面也感覺好笑—英國羊者就這樣禮讓美國狗者,同時互相再度『祕密的協調』,並做出表面上和解的條約,就讓美國狗者自行去耍弄他們「美國」要獨立的宣言—〔也騙取一些不知情的國家,進而支持他們美國獨立〕。

  【事後近世的演變】

  ※首先提示:「美國和英國」又繼續共謀,互相搭配地耍出『文武並進』的計策,進行取得「世界經濟霸權」的計劃。

  是誰在當主導者呢?其實後來兩國的合作,是以「一主內、一主外」的方略在進行—就是美國狗者他在幕後操縱,而英國羊者他是往外在推展。

  ▲就從當時「美國」的計策來談起:其實這是前文所提的美國狗者,為了要使他們「美國政府」將來能獨占「世界經濟霸權的地位」,而處心積慮地在策謀,向「世界各國」耍出『陰謀巧毒的計策』……

  美國狗者事先在他們國內,運用「黑人奴隸」在大量生產某些高科技的戰備武器;然後美國狗者就靠著美國製造的戰備武器,而在幕後操縱「世界某些國家」,使有些國家因此開戰。

  此用意:美國狗者的策略是「不直接去和外界對敵」,而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若有某方國家要起戰爭,那他就會趁勢介入去販賣戰備武器,或耍出供應戰方的某些戰備武器,來換取戰方某些利益的條件。

  (此況確實至今還是美國賺取暴利的方略,美國依舊是專門在搞軍火、煽動他國情勢不安,趁勢強力推銷軍售。)

  △但是美國狗者是怎樣搞「經濟擴大發展」來使他們「美國」取得如今「世界經濟霸權」的地位呢?

  此過程就從前文所提「美國和英國」再度做出『祕密的協調』來說起:其實這內幕雖然是互相要繼續共謀爭取兩國的利益;不過美國狗者根本不可能會為英國的將來著想—因為他老早就在策謀要獨占「世界經濟霸權」的處事。

  尤其美國狗者英國羊者所提出進行的方略—都是美國狗者他自私的鬼主意,他在幕後當「主導者」,也實際操縱「英國所有黨派的族群」,分頭去各處國家(進入各國的市場)在做買賣。

  ▲前述是當時英國羊種族人進行和各國做買賣的形式,表面看起來是很單純的生意來往,但實際上他們是在觀察各國人民修行的狀況—就是在打算他們將來要擴大經濟發展的路線。

  此景也經過了一段的時間:美國狗者也瞭然「世界各國」修行的狀況,而且他也看好要計謀去侵略的對象—就是「地球中央大領土的國家」—此地是中國鼠種族人中國龍種族人的修行處。

  為何美國狗者要計謀去侵略「中國」呢?原因出在:當時「美國」他們東洋地方的「英國、法國」等多處國家,都時常向「中國」採購大量的物產;但是「中國」卻很少向東洋地方的國家購買東西。

  因此,「英國、法國」等多處國家的錢財都被「中國」賺去—但東洋地方的國家,卻無法賺到「中國」的錢財。

  這就是美國狗者計謀去侵略中國的原因。

  【不軌的侵略法】

  ※在此先提示當時「中國整個領域內」的情況:這是在美國宣言獨立之前,也是中國已改朝為『中國清朝的時代』,而且是由中國龍種族人在執政。中國之前一直都是中國鼠種族人在執政,到此年代,為何中國鼠者的政權,會被中國龍者推翻呢?

  就是當時中國鼠者的內閣,有些「智囊團」時常提議要制裁「中國多處龍族的帶頭者」—有不軌在亂交結外國人進入中國轄區,和他們做出為伍的處事。

  而這些「智囊團」後來卻公然聯結組成「客家鼠族群」,且他們和中國龍種族人的理念很不合,時常把中國龍種族人當作不是人地任意屠殺。

  前述「客家鼠族群」,就是中國鼠種族人組成的「智囊團」,因為不想讓中國龍種族人了解他們在溝通什麼,就私下把『語音大改革』創造出「客家語音」的溝通法;此舉也惹起「自己中國內閣的職權者」的不滿,有些不爽者就時常在內訌的對立!就是在這樣內閣分裂的內訌局勢下,被中國龍者藉機很不滿地大暴動,而去推翻中國鼠者的政權。

  △前述的推翻法:這是「所有中國龍族的帶頭者」各個有不軌的聯合,去勾結日本豬者德國兔者—尤其「日本和德國」這兩國是老早就有來往聯盟了,也是互相配合,要以「科技的產業」來作為擴大「經濟發展」,好爭奪「統治世界」的霸業。

  在當時的日本豬者德國兔者,早已和中國鼠者有通商條約的往來;但這兩國會願意協助「所有中國龍族的帶頭者」推翻中國鼠者的政權,也是有條件交換的一面—原來日本豬者德國兔者中國龍者提出的條件,就是要在「中國某些轄區內」能夠自由經商的出入。

  ▲中國龍者推翻成功之後,就改朝稱為「滿清政府」的時代。此時中國的「客家鼠族群」怕被中國龍種族人做出清算的報復,就四處流竄地逃亡,有些就逃到臺灣—此為臺灣有客家語的起源。

  再敘「滿清政府」在統治的情形:當時中國龍種族人都要留辮子的原因,就是要和中國鼠種族人在切割的對立。那些清朝的官員,最喜歡搞『龍』的圖騰象徵,就是有「龍袍、龍殿、龍椅、龍旗」等當吉祥物,此「龍」是自古就編撰幻想出來的獸物,並流傳至今的概念—實際上在宇宙有史以來,絕對沒有「龍」這種生物的存在;十二生肖中的「龍」是指「龍蝦」,特此澄清人類對「龍」的迷思,以端正視聽。(同理可證,民間宮廟及道法、堪輿之士,所言之鑿鑿關於「龍」之處事,智者自能識破其騙局之所在。)

  【美國狗者侵略中國的詭計】

  △接續前述,美國狗者是怎樣計謀去侵略中國呢?

  美國狗者是耍出煽動的計策。他主使英國一些和中國在做買賣的商人,去暗中搞販賣「鴉片煙土」的交易,在賺取中國人民的錢財。

  但是美國狗者他自己要搞什麼利益呢?其實雖然他是在幕後給英國撐腰,但美國是在等英國商人進入中國市場後,把中國的民生經濟搞亂,讓中國的「滿清政府」中計,去做出和英國起衝突的行為時—這就是美國狗者等待的時機,才可趁勢站出來搞「漁人得利」之處事。

  ▲前述的過後,這些英國商人很快就在中國內部暗中搞起販賣「鴉片煙土」的市場,經過不久的時間,就讓中國多處地方的人民,大部分都是公然在吸食「鴉片煙土」,且似乎沒有政府重視管制的狀態。

  其實當時「中國的滿清政府」,是有實施這項「禁止吸食毒品」的管制條例;但問題就出在「中國清朝的地方官員」,大部分的官員,都有收取英國商人的賄賂,所以才會放任這些英國商人,任意走私「鴉片煙土」等毒品進入中國,販賣給中國人民在吸食。

  △此景更不軌的出現:當時在中國市場經商的有些法國商人,他們居然也跟著英國搞起販毒的處事。尤其這些英國和法國的商人,竟然到後來也很囂張地搞起大量走私「鴉片煙土」的勾當,公然進入中國和「中國清朝被賄賂的官員」在直接交易;並使「清朝官員」也跟進在販賣毒品—似乎在幫外國人大力推行「中國人民吸食鴉片煙土」,官商勾結的腐敗,處處可見。

  中國的不幸:最後整個中國,被這些外國商人搞到『上至官員下至百姓』,都沉迷在「吸食鴉片煙土」的狀態;甚至中國大部分的人民都不務正業,各個都不擇手段地在弄錢買「鴉片煙土」吸毒的亂象!因此整個社會風氣敗壞、治安很亂。

  ▲中國在這種情況下—當時「中國滿清政府的執政者」(中國龍者),他在得知之後,也很震怒地馬上就下令調集全國「各單位的軍隊」,去埋伏在「所有外國商人」時常走私「鴉片煙土」等毒品的港口。

  果然在當時,「所有外國商人」走私「鴉片煙土」等毒品的船隻,也正好進入中國的港口—就這樣被埋伏在港邊的中國軍隊逮到,並且把所有船隻上的大量「鴉片煙土」全部沒收,當場就被「中國清朝的軍隊」把它燒燬。

  然後中國龍者也立刻做出公告,嚴禁所有外國商人在中國販賣毒品!否則全部驅逐出境!

  【不軌的鴉片戰爭】

  ※這段戰爭的起因:就是在當時中國龍者下令讓軍隊去將「所有外國商人」走私的「鴉片煙土」全部沒收,且當場把毒品全部燒燬的處事—引起東洋方面的英國羊者法國馬者美國狗者的抗議,竟然都很不爽「中國滿清政府」的做法。

  尤其本來「英國、法國、美國」就有計劃要侵略中國,遇到中國這種做法,也使他們能藉機來聯合起兵,向「中國滿清政府」宣戰—其實他們這種走私毒品的不軌行為,確實在起初他們也只是互相爭論不斷而已。也可說,當時他們根本沒有正當的理由宣戰,也不敢宣戰,因為也怕被國際批評與譏諷、指責他們三國是很霸道的種族。

  當時被燒燬的「鴉片煙土」,損失最慘重的就是「英國」。起初英國羊者得知英國商人的毒品被中國沒收燒燬之事,他就派出「英國官員」,去向中國龍者提出要求賠償的處事。

  而當初在這種情況下,也是雙方都有意要互相私下和解;只是中國龍者在拖延時間,要等東洋地方的國家來向中國採購大量的物產時,用這筆賺取的錢財,再做於賠款「英國商人」的解決方案。

  △但是後來為何會真的開戰呢?這是「整個中國內外區域」的所有同類種族人,各個派別不合、無法團結抵抗外敵—而導致的下場。

  就從「中國滿清政府的執政者」—中國龍者來說起:自從中國龍種族人在執政,內閣就產生了很多派系,互相不合地在爭權奪利,也讓「中國內外各處轄區」的所有同類種族人都很不服「滿清政府」的政策。也可說「清朝政府」的執政法,讓中國鼠種族人龍種族人都很不滿。

  此因就是「滿清政府」的政策,是一種強制主義的執行法,限制與干涉百姓的私生活太多。在這種管制的情形下,也造成中國有些派別的族群都不想讓「滿清政府」統治,時常和政權者在對立的處事。

  這些「派別的族群」,為了不讓「滿清政府」干涉他們太多,大家都各自有勾結「外國人」在中國轄區和他們互相為伍的修行。這是在「消極抵抗滿清政府」的作為,而且有多處轄區「派別的族群」,是在靠「外國人」暗中撐腰,類似在設想要造反去推翻「滿清政府」的情形。

  ▲接敘「會真的開戰」之重點:當時中國各處轄區「派別的族群」和「滿清政府」無法合作,「滿清政府」確實是處於內憂加外患之景。當時執政的中國龍者,嚴禁「外國商人」販賣毒品的公告—恰好被美國狗者逮到機會!美國狗者就在幕後指使英國羊者,不要那麼快和中國龍者和解「鴉片煙土」之事;而要英國羊者先煽動他們「英國商人」,在中國市場去捏造一些商務的事端,來針對「法國商人」做出雙方起爭執的衝突。

  事發之後,美國狗者就借端出面,假意來協助「英國和法國」之爭,而讓他們這兩國直接起兵在中國周圍的轄區,來假對戰真開炮的演法—他們這樣的舉動,也引起中國龍者很不爽,直接出面指責英國羊者法國馬者有不軌之處,就這樣大家都起衝突,而激怒中國龍者英國羊者宣戰。

  ※確實「中國滿清政府」是中了美國狗者所計謀之戰。結果這場戰爭對戰沒多久時間,「中國清朝的軍隊」就被打敗了。會那麼快敗戰之主因,就是在一開戰時,中國多處轄區各「派別的族群」,大家都不願意幫「滿清政府」出戰,所以才被「外國人」這樣輕易就打敗。

  △但是,為何英國羊者會這麼快就能戰勝呢?其實這場戰爭是美國狗者老早就布置好的戰略。

  起初,美國狗者主使英國羊者而讓英國商人去向「印度猴者和印度雞者」購買「鴉片煙土」等毒品,來暗中販賣給「中國人民」吸食。

  同時,美國狗者就在幕後給英國羊者撐腰,並共謀購買在印度製造的「鴉片煙土」等毒品—就這樣沿路向印度購買毒品,也沿路一直侵略「印度猴者和印度雞者及非洲虎者」的某些轄區,來當英國的殖民地。

  此景:確實在當時的英國羊者,他是沿路向印度做買賣,一路上順路徑而佔領多處的某些轄區—就是沿路一直布置當他們英國的殖民地;而且是沿線布置到「中國周圍」的某些轄區之處。

  為何英國要這樣佔領他國領域呢?原來這是「英國和美國」起初在計謀要侵略某些國家,而事先所布置的戰備基地。當時他們在到處佔領的轄區,這些轄區內就有很多非洲虎種族人在活動—這是美國狗者早已暗中有先解放很多「黑人奴隸」,而把這些黑人以「傭兵制」在訓練,運用在戰場上。

  重點:當時「中國清朝的軍隊」和「英國的軍隊」雙方交戰時,居然後來英國的隊伍,出現了很多黑人加入作戰,且還很兇猛的進攻,所以「中國清朝的軍隊」,就是這樣抵擋不了才被逼退而戰敗。

  ※事後不軌的條約:這是雙方停戰的同時,英國羊者就向中國龍者提出和解的條約—要求「中國滿清政府」開放多處的港口、放棄「關稅自主權」、且要承認「治外法權」;此外還要同意補償當初所沒收「鴉片煙土」等毒品的金額。

  竟然中國龍者也接受這種不平等的條約。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真相】

  ▲後來會引起了「世界大戰」的情形—這就從前段停戰的英國羊者法國馬者美國狗者事後更不軌的一面來說起:在他們起兵要攻入中國的領域前,他們事先就把中國周邊的一處離島:『香港龍族轄區』佔領去當作戰的前線;然後就這樣當跳板,才能順暢攻入中國的領域內!

  此景:於是這處中國周邊的『香港龍族轄區』,在當時停戰雙方和解之後的英國羊者,他並不撤兵,還很霸道地把這處『香港龍族轄區』霸佔去當他們英國的殖民地,也就地當英國的「戰備基地」;以及當作他們東洋方面的商港,在經營他們「關稅」的私益。

  △前述的情況,後來會發生了「世界大戰」的事端—就是從這處『香港龍族轄區』而引發起來的。起意:就是在當時的英國羊者,他這樣霸佔中國領土權的做法,卻引起(前文所提在「中國某些轄區內」能夠自由出入經商者)日本豬者德國兔者的不滿,他們看不爽「中國滿清政府」這樣軟弱,就也向中國龍者提出要他割讓中國某些轄區給「日本和德國」當殖民地;否則他們兩國也不再給中國龍者撐腰。

  在當時的日本豬者德國兔者提出這種要求,確實也使中國龍者進退兩難;但最後就造端互相矛盾的結交。

  【事後牽動全世界戰亂之景】

  ※這是前提的過後沒多久時間—於是日本豬者德國兔者為了在中國領域內經商的利益,卻爭霸向英國羊者法國馬者宣戰;但是這雙方起兵交戰的戰場,竟然是在「中國與韓國」周邊的海域內,且遇戰一段時期!

  這雙方遇戰的場所,確實是很不尊重「中國與韓國」的海域權。

  ※此景的戰況!導致「中國與韓國」的經濟崩壞;這兩國的經濟,受難最嚴重的就是韓國蛇種族人—尤其當時「韓國政府」而在執政的韓國蛇者,看到韓國受到這種經濟崩壞的情況,為了要救護他們韓國的經濟能安定,就暗中去交結鄰近的俄國牛種族人;因此和當時執政的俄國牛者,雙方暗中做出「商務」的交結。

  ※至於韓國蛇者為何要「暗中」去交結俄國牛者呢?這是有原因的—在之前,韓國蛇者就和日本豬者有「通商條約」的來往;但在那時兩國就有過「商務」的衝突,而且韓國蛇者已被日本豬者欺壓在經濟制裁的期間中!所以當時的韓國蛇者才會用「暗中」的方式,去和俄國牛者交結。

  ※前述的問題:當時這兩國在暗中做出「商務」的交結,被「日本商人」發現而很不爽!於是日本豬者為了自己「經濟發展」的利益,不願讓俄國牛者介入阻礙;因此日本豬者就霸道地調兵侵入韓國蛇者的領域—這是在抵觸「俄國商人」和韓國蛇種族人的交易。

  ※此道的抵觸,惹起了俄國牛者的不滿,就向日本豬者宣戰。在這雙方還沒正式宣戰之前,其實俄國牛者老早就暗中進兵而跨越山脈,潛伏在中國周圍有一處『蒙古龍族轄區』的裡頭;這位俄國牛者也是圖謀不軌,他是在等待中國若是被各國侵入之亂的時候!他就是在準備要趁勢去侵略中國大市場的時機。

  ※尤其這雙方正式宣戰的同時,竟然「俄國的軍隊」,就從中國和韓國的分界河—『鴨綠江』而涉水,直接去霸佔中國周邊有一處『遼東半島的龍族轄區』,當作他們作戰的前線;然後就這樣當跳板,而登陸韓國周圍的某些轄區,並沿路和「日本的軍隊」在遇戰。

  ※於是這雙方在韓國領域的遇戰,反而把韓國整個領域當作戰場在破壞,確實是很不尊重韓國蛇種族人的領域權。

  此景的受害國就是韓國,其經濟又再度被導致到蕭條的境遇—因此韓國所有「貧困的農民」,大家都很不爽「韓國政府」無法提出有效的對策而造成社會發生混亂!竟是這樣、所有「貧困的農民」被不軌黨派份子介入煽動,而以口號發動起義造反,要推翻「韓國政府」某些軟弱的處事;當時執政的韓國蛇者,他遇到所有農民暴動的狀況且無力鎮壓—因此就向鄰國的「中國滿清政府」求援。

  ※當時中國的執政者中國龍者,為了保護韓國,出兵去協助韓國蛇者;但卻惹起了日本豬者的不爽,就向中國龍者宣戰!

  為何日本豬者會有這樣的舉動呢?原來當初日本豬者中國龍者所結交的約定—就是中國龍者不准干涉日本豬者韓國蛇種族人的處事;更何況當時韓國蛇者的經濟,還是被日本豬者在制限的期間中!

  所以日本豬者很不爽中國龍者要出兵協助韓國蛇者之前,沒有事先知會日本豬者就出兵;其實中國龍者無心違反和日本豬者之間所結交的約定—但日本豬者卻是老早就在計謀要侵略中國大市場的時機,尤其這次是被日本豬者逮到機會而作為藉口,才敢向中國龍者宣戰。

  【此況之景】

  日本豬者中國龍者的這場宣戰—其實雙方並沒有真正的大戰,只是雙方的軍隊在韓國領域內互相做出抵觸之戰而已。

  不過這雙方的軍隊,竟然也在對壘了不久的期間中,就突然互相宣告不戰而各自退出韓國領域。當時雙方會中途宣告不戰,其實這各自都有一面不測的問題,才會互相在中途宣告不戰—此真相內幕:

  ■(一)此景的中國龍者,他為何不戰而撤兵呢?其實當時「中國滿清政府」的戰備,確實是很缺乏;而且中國龍者在中途會突然宣告不戰—就是他和日本豬者在對壘的期間中,卻被雙方發覺各自有不測之處;於是雙方在當時互相協調暫時不戰,才各自退出韓國領域。

  至於真正的原因:就是當時日本豬者中國龍者在宣戰之前—中國周圍有一處『越南龍族轄區』就已被法國馬者在侵略,並且也是老早就已經和中國龍者在交戰的狀況!

  尤其當時的中國龍者,他兵分兩處在交戰的期間中,卻被他發覺另外有一國—也就是早已潛伏在中國周圍有一處『蒙古龍族轄區』裡頭的俄國牛種族人—當時的俄國民兵,突然組成軍隊,竟然出現準備要侵略『中國北京』的舉動!所以當時中國龍者在中途會突然宣告不戰,就是撤兵要趕緊回去保護自己『中國北京』的險要。

  ■(二)尤其先向中國龍者宣戰的日本豬者,他又為何也同意不戰而撤兵呢?在日本豬者中國龍者宣戰之前,日本豬者德國兔者就已經聯軍,在跟英國羊者法國馬者交戰的期間中—此況的同時,日本豬者才和中國龍者宣戰不久,日本豬者就發覺「英國羊者的兵船」已登陸在中國周邊有一處離島的『臺灣龍族轄區』,且佔領去當他們英國的戰備基地。所以當時日本豬者會和中國龍者互相協調而宣告暫時不戰,就是日本豬者為了要趕緊爭奪『臺灣』這處屬於優勢的戰備基地。

  至於真正的問題:其實這是日本豬者在戰略上的預謀—當時日本豬者德國兔者的聯盟,確實是明顯在計謀爭取「世界經濟霸權」的地位,卻又怕面對多處國家的挑戰。

  再說:日本豬者中國龍者在韓國這場抵觸之戰,同時也是「日本軍隊」已入韓國和「俄國軍隊」在遇戰的狀況。為何日本豬者會同意和中國龍者協調暫時不戰而撤兵呢?原來是日本豬者事先就和德國兔者已協調,交換作戰的對象—這是日本豬者德國兔者所協調的戰略,讓「德國的軍隊」在自己方面的地帶,去攔截「俄國軍隊」所要進入日本的戰線!因此,也造成了德國兔者俄國牛者雙方的軍隊,互相在抵觸一場維護之戰的狀況。

  此事:所以當時日本豬者暫時不戰而撤兵的動機,就是要集中兵力去『臺灣龍族轄區』應戰「英國的軍隊」;結果也強烈把「英國的軍隊」逼離臺灣;然後臺灣就這樣被日本豬者霸佔去當「戰備基地」的跳板。

  ※事後之景:當時的日本豬者,就公然霸佔了這處中國的『臺灣龍族轄區』,且隨後又連續把臺灣周邊所有大小的海島,都侵略去當日本作戰的掩護處。

  更加不軌之景—日本豬者這樣兵分多處在交戰,之後不久也產生了「軍役」不足的情況。於是日本豬者就下令部屬去某些區域,以霸道之舉到處亂抓「百姓」當軍伕;而抓最多的區域,就是韓國蛇種族人中國龍種族人的區域。

  前述雖然這些「百姓」是被日本豬者以霸道抓去當軍伕,不過還是有給他們類似「傭兵制」的待遇;但不軌之處在—被抓去當軍伕的「百姓」,是來自多處的不同種族人,竟然日本豬者強迫這些被抓的「百姓」,要主動歸化日本人,且還要信奉日本教,不然說是不夠盡忠。(日本豬者此舉,是一種穩定軍心的做法。)

  不過被抓的「百姓」,當然有很多人不服從日本豬者的霸道統治—尤其這種「不服從的人」又為何還會願意當日本的軍伕呢?其實日本豬者是使了手段,遇到這種「不服從的人」,他當場也不動聲色,反而另外把這些人暗中集合去協約—內容是要給他們去有些比較不險要的地帶,做些防備的工作,而且等到戰爭結束之後,就有他們該得到的好處。因此,這種「不服從的人」,就是被利誘才願意當日本的軍伕。

  此景的結果:日本豬者耍出拐騙的手段,讓這種「不服從的人」而順從—然而這些人卻被日本豬者使出「半拐、半騙、半羈押」的方法,就這樣也全部暗中把他們帶去前線當頭陣的犧牲者。

  尤其這些「不服從的人」忽然全部失蹤,也使所有被抓的「百姓」都人心惶惶,不敢不服從日本的強制處事,就陸陸續續地隨從日本豬者去印度的地帶,和「太陽出口處」的所有種族人交戰。

  【就此先定局與說破戰爭的內幕—然後再講解後續的情形】

  ※事實上這次「世界大戰」,確實是一場「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的爭奪戰。尤其世界各國在當時的交戰之景,也是一場不軌牽動的戰亂。但是當時這多處國家在混戰的中途—確實是突然不謀而合的一致宣告暫時停戰!

  為何呢?其實這問題是出在日本豬者德國兔者:當時日本豬者接受「太陽出口處」的多處國家在交戰,但卻在交戰的當中,突然和作戰夥伴—德國兔者的雙方通訊中斷,使日本豬者無法掌握雙方的戰況;之後的日本豬者,得知德國兔者已被俄國牛者美國狗者英國羊者法國馬者這四國,聯合而強烈把德國兔者壓制!所以交戰到中途的日本豬者發覺不測,就即時撤兵,也就如此自然而然的停戰。

  至於另一面會停戰的情形:就是當時各國在交戰的時期很長,導致大家都產生了「經濟沒落」之景,甚至有些國家已經發生「經濟不靈」的狀態—因此大家得知日本豬者突然停戰而撤兵,竟然同時多處國家也隨後停戰;這也是在當時世界各國的經濟都出了問題,才會心照不宣的跟著停戰。

  順帶一提沒有加入這場經濟爭霸戰的印度雞者印度猴者:當時的印度雞者非常不滿印度猴者運用佛教,在印度雞種族人中造成許多事端,便以自創的另一個教派(回教),在和印度猴者強烈的抵觸,殘殺了很多領域內的佛教徒,以鞏固自己印度雞種族人去信仰回教的處事。這場殺戮其實比其他各國交戰中的傷亡更嚴重!但是此類牽涉「宗教」的戰爭,本來就是人類被陰界逃靈利用的操縱下場,屬於人類咎由自取的磨難。如此動亂的情勢中,英國羊者才能在採購毒品的同時,順路徑征服印度各處轄區來當英國的殖民地;畢竟英國是帶著錢和武器介入,當時動亂又貧困的印度各處轄區,很容易就降服於英國的利誘。

  ★在此說破這次會發生「世界大戰」的原因:其實這是有內幕者在操縱的!就是前文所提的陰府公決的定例—就是要讓人類在陽世間的修行,以【經濟】來作為各憑本事去爭取「統治世界」的霸業;這也是讓世界各國有個爭取的目標,才會努力發展經濟和科技。所以,當時的「世界各國」是為了利權,才會到處在爭霸戰。

  此景確實是『陰府大本營所有公署的執行者』,祂們分派『靈兵天將』去暗中介入「世界各國的區域」,在操縱所有不同種族人,去各自轉進「經濟發展」的修行法。

  尤其各自區域的『靈兵天將』,祂們所操縱的方法,就是把「中國整個大領域」當作大餅,讓外圍所有國家去爭奪大市場的利益!陰府確實是將「世界各國的區域」當作棋盤,讓所有不同種族人去競賽。

  ※至於在當時的「中國」,為何會這樣軟弱地讓外圍多處國家隨便挑釁而侵略呢?其實不是中國軟弱—這是有靈界暗中介入在維護全局的處事!確實這處「中國整個大領域」,也是『陰府大本營所有執行處』所安排的棋局競賽地;況且也是陰府從〔天長地久年〕就公決的定例。

  在這處「第三地形」中國的大領域,出生的人類種族都是「正統黃種族人」—因此在這處「中國整個大領域」所居處的生存者,必定要接受應變「外圍多處國家」突如其來的挑釁之戰—並且是只能守、不能出境作戰的修行法;這也是各個當區『靈兵天將』所暗中介入的定例處事!所以當中國這處的「領導者」必定要有智謀能力很好才可行哦!

  ☆再說:尤其「中國」這處大領域,也是永遠不會被外圍的國家霸佔掉—最頂多只能暫時被侵入且霸佔地屈辱而已;因為這處中國每次被外圍國家侵入且霸佔到糟蹋很慘的時候—就會演變如同前文所述的【古代中國秦始皇—為當代中國的精靈鼠者】,而出現來改革治平的情形。

  這次「中國」的情形,也是不例外—〔陰府〕老早就已派下曾經那位【當代中國的精靈鼠者】,也再度投胎誕生在中國某地區,並到處「提倡人民運動」且「招兵買馬」在起義,進行和平奮鬥拯救中國的處事;甚至這當中也把「中國滿清政府」的政權推翻掉!改為「中國國民黨」在統治。

  前述的出現者—他就是【早期中國孫中山—為當時的中國精靈鼠者】!尤其當時中國精靈鼠者培養了兩位得意門生—就是【中國毛鼠和中國蔣鼠】,而這兩位在當時也隨著中國精靈鼠者到處起兵去驅逐霸佔中國領土的那些外國人。

  可是中國精靈鼠者奮鬥到革命階段完成—這事後過不久的時間,他也操勞過度就病倒而回陰府去了!其實【早期中國孫中山】會這樣早回陰府,那是有他往後還要再度進行「整修天下民間更重要的任務」;所以他是「原本預約投胎人類執行治平任務的任期」已到(當初精靈鼠者在投胎前就已約定此任務的期限為一甲子),要趁早回『陰府大本營』籌備—包括安排中國蔣鼠來臺灣保留【繁體中文字】、保護臺灣而鞏固中國大陸的根—因為臺灣是陰府規劃給中國這塊大餅之地的守衛兵,也是戰備優勢之地,各國都想佔領臺灣以圖謀進而侵略中國。

  重點:為何如此安排呢?原來孫中山就是『陰府的執政者』—中國精靈鼠者(祂在陰府已當選、連任執政者無數次,每回投胎執行治平任務,回到陰府就會直接接任執政者的職位)。

  下部,中國精靈鼠者再度投胎誕生在臺灣,執行將「人類修行的真相」公諸於世之任務;請讀者自行查閱《人生大挑戰》便知詳情。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真相】

  ◎後來世界各國再度混戰—引發「世界大戰」的原因:其實這也是前文所提的『靈兵天將』,祂們再度暗中介入「世界各國的區域」,在操縱一場最後結局的「和平獨立」與「公決世界經濟霸業得主」的爭奪戰。

  ※怎樣操縱法呢?就從「前段暫時停戰」的時間內來說起:在當時雖然大家心照不宣而停戰,但在這其中的「中國與日本」,這雙方還是默然繼續在長期的抵觸之戰。

  為何這雙方會這樣呢?其實這是之前中國在執政的中國龍者所留下來的事端—當時的中國龍者確實應變能力有問題,給日本豬者霸佔中國多處的轄區,並也讓日本任意在糟蹋中國的領土權。

  於是中國龍者的政權被推翻後,中國就改為「中國國民黨」在統治。當時在領導中國的【中國毛鼠和中國蔣鼠】,要日本豬者歸還被他霸佔去的轄區,但日本豬者認為這是之前他們向中國龍者所霸佔的,因此當時的日本不理會「中國國民黨」所提出要日本歸還領土的事,並也一直霸佔中國的某些轄區,就當作屬於日本的殖民地,在「無權佔有」的統治;所以當時的「中國與日本」,這雙方才會產生了一場默然在長期抵觸之戰。

  ※不過後來會再度引發「世界大戰」的起因:當時「中國與日本」在默然抵觸、且連續交戰好幾十年後的某天—突然日本豬者很憤怒地向俄國牛者宣戰!因此再度牽動「世界各國」,捲入一場最後「公決世界經濟霸業得主」的爭奪戰。

  【一決雌雄的世界大戰】

  ※前提,為何日本豬者會很憤怒而向俄國牛者宣戰呢?此事是當時「日本」長期與中國在默然抵觸之戰,卻忽略他們有些「經濟進展」的路線是從「太陽出口處」的國家而來,當時「日本的經濟」突然被「太陽出口處」的國家聯合壟斷了!

  (日本豬者是和德國兔者聯盟在一起,也是互相配合以「科技的產業」來擴大「經濟發展」,好爭奪「統治世界」的霸業!)

  但是在當時是誰壟斷「日本的經濟」路線呢?日本經濟突然產生了危機,確實是被俄國牛者暗中做手腳的。之前俄國在韓國領域和日本交戰,且交戰了很長的時期,導致他們的經濟出問題,就跟著心照不宣地停戰了。

  但俄國牛者停戰之後,越想越不爽被日本豬者擾亂他們在韓國商務市場的利益;因此俄國牛者就去勾結「太陽出口處」的國家,和美國狗者英國羊者法國馬者聯手,這四個國家聯合一致,壟斷「日本與德國」在這方面的所有商務市場。

  所以日本豬者才會很憤怒地向俄國牛者宣戰。

  ●就此以勝負的情形來定局—並簡述全局重點的提示!

  ※依照『本著者』在『陰府大本營的瓷疊塔』所見的留存影像。當時「世界各國」接受最後這場「公決世界經濟霸業得主」的爭奪戰,確實陰府把這場競爭安排得很公平,讓大家都以「智謀能力」在競爭的奮鬥;而且到最後的【贏家】與【輸家】,這實情的定奪—請看下述:

  ■(一)先從【輸家的日本豬者】來說起:其實在當時的日本豬者,若是從頭到尾能和韓國蛇者配合(這兩國都是屬於「太陽入口處」的黃種族人),那日本豬者要奪取這場「世界經濟霸業」的地位,是輕而易舉的事。但是日本豬者偏偏在這場「世界各國」正要開始經濟爭奪戰之初,就和韓國蛇種族人為了某些「商務」的衝突,而把韓國當作自己的殖民地在霸道欺壓,兩國的關係也因此惡劣了。事後日本豬者,暗中有計謀要爭奪「世界經濟爭霸戰」的地位,反而無法和同個地形、同個膚色種族的韓國蛇種族人有好的配合處事。

  前述就這樣,日本豬者沒有並肩作戰的夥伴,才會去和德國兔者聯盟在一起;「這是不同種族人的合作法」,而是互相配合要以「科技的產業」來擴大「經濟發展」,好爭奪「統治世界」的霸業。

  ※之後的情勢:日本豬者德國兔者的經濟,突然被「太陽出口處」這方面壟斷,才會先發布向「俄國牛者、美國狗者、英國羊者、法國馬者」這四個國家宣戰—但是日本豬者德國兔者會戰敗的原因,就是這兩國的配合出問題,確實是雙方連結作戰的路線差距很大,才會到最後全盤輸掉。

  ※再敘當時如何對戰?此景—在日本豬者發布宣戰之後,「日本兵船」也馬上起程,就往印度方向的三角海峽而航行,並沿路一直應戰到俄國牛者的海域入口—「日本兵船」與「俄國兵船」雙方也遇戰了!

  不過雙方也沒遇戰多久的時間,竟然「俄國兵船」在中途,就突然撤退而進入他們的海域內,並同時也炸沉他們自己的兵船,在阻擋「日本兵船」要攻入他們的海道之景—之後俄國牛者的兵船就沒有再出現。

  ※至於後來之景—在「太陽出口處」這方面的法國馬者,他們也打開多處海域的戰線,並同時「法國兵船」就出動而向「日本兵船」在交戰。此景的問題:其實在當時的法國馬者是沒有正式和日本豬者宣戰—此景是「法國兵船」出動在維護他們方面的海岸,才造成雙方的兵船互相抵觸之戰;也可說是在「攔截日本兵船的去向」。

  此景,「日本兵船」與「法國兵船」雙方在抵觸之戰—這段交戰沒有多久的時間,竟然「日本兵船」就突然自己停頓,不再猛烈進攻,而且也做出撤退的轉戰。

  ※為何「日本兵船」要這樣突然撤退的轉戰呢?其實這當中有兩項使日本豬者很震怒的事:

  (一)情景也是如同之前所遇的情形—就是日本豬者又再度發生和作戰夥伴德國兔者雙方連結的通訊中斷,且德國兔者也被「俄國牛者、美國狗者、英國羊者、法國馬者」這四國聯合壓制。

  (二)情景是「日本兵船」在和「太陽出口處」這方面的國家交戰—但「日本兵船」在最後要準備猛烈進攻而侵入的時候,竟然日本豬者後援的「戰略物資」運送到「印度三角海峽地帶」,卻被某些埋伏的族群攔截與搶奪一空。(此為日本的「傭兵」—即之前的「軍伕」產生的下代混血種族人,被日本以軍事用途收容;在這次戰爭中,有些「傭兵」趁機叛變劫糧而逃。途中又遭到埋伏的印度種族人,在當海盜的搶奪事件。)

  ※前述「日本兵船」在中途突然撤退的問題:其實日本豬者是遭遇這種屬於被迫而撤退的狀況。不過,此景的「日本兵船」,在當時確實是要轉回他們之前已霸佔的『臺灣龍族轄區』;但他們回航到「香港與臺灣之間的海峽」—竟然遇到「美國兵船」也飄洋過海來到臺灣周圍的海域徘徊!

  此景、當時「美國兵船」突然出現在臺灣附近徘徊—美國狗者到此階段都還沒有正式和日本豬者宣戰—但為何「美國兵船」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呢?其實「美國兵船」的出現,是為了要守護他們東洋方面的國家在『香港龍族轄區』所經營的商務利益。

  但是這雙方的兵船,既然已碰頭,又為何在當場不對戰呢?其實這雙方在沒有正式宣戰之前,大家都不想徒勞一戰。不過當時的情景,確實「美國兵船」是有意在耍出一場攔截的不宣之戰—這也是美國狗者一貫挑釁、唬人的作風。

  ※再說「日本兵船」回航遇到這種情況,他們也在徘徊觀望,並沒有冒然動武。不久之後,竟然日本豬者得到中國密使的指點(這是孫中山早有先見之明,在生前就祕密指示門生—未來若中國要結束混戰的局面,必須逼出一直躲在幕後操縱的美國狗者出面來向日本宣戰;而被東洋國家霸佔利益的『香港龍族轄區』,已被英國在佔領,若能慫恿日本豬者去佔領此區,必定能逼迫到美國狗者出面宣戰,就能儘快結束這場亂戰);中國密使教日本「以牙還牙」去佔領『香港龍族轄區』,來壟斷東洋方面所有國家的經濟路線。

  日本豬者得到此密使的指點後,為了把軍力備足,就到『臺灣龍族轄區』去搜捕叛逃的「混血傭兵」—前述劫糧叛逃的「日本傭兵」,有的逃到『臺灣龍族轄區』的高山地區躲避日本的抓捕,為了怕被認出來,就故意在臉上「紋面、刺青」,並把語音變革不同的口音。當時「日本軍隊」在搜捕這些叛逃的「傭兵」時,也造成了許多流血衝突事件。

  事後,果然所有「日本兵船」就突然很勇猛地轉戰進攻香港,並登陸和「英國軍隊」對壘,也強烈把「英國軍隊」逼離香港;然後日本豬者就霸佔香港,而阻礙東洋方面所有國家商務市場的利益。

  ※然後之景:這是東洋方面所有國家不滿日本豬者霸佔『香港龍族轄區』,在壟斷他們各國的經濟路線—當時,竟這樣逼得美國狗者出面正式向日本豬者宣戰!尤其日本豬者一接到正式宣戰的同時,就很震怒地馬上下令,派出很多「戰鬥機」,而如雨一般的猛烈,去轟炸美國狗者在太平洋中的重要軍事基地。

  ※隨後不久之景:日本豬種族人的領域內,突然被美國狗者不宣而投下某類「毒菌物」,造成死傷無數的慘狀!就這樣使日本豬者受不了美國狗者的「心毒手辣」—因此日本放棄不戰。

  ■(二)再從【贏家的美國狗者】來說起:其實這場「世界經濟霸業的地位」而到最後會被美國狗者英國羊者拿去—確實是美國狗者耍出一場殘忍的戰術,才讓他們奪取的!

  怎樣殘忍的戰術呢?在當時的美國狗者確實從頭到尾都只是在各國間「興風作浪」、慫恿別國出戰,一直到和「日本」正式宣戰,並同時也被日本豬者去轟炸他們「美國」的重要軍事基地之後,竟然美國狗者派出「戰鬥機」,載了某類「毒菌物」,直接投下「日本」的領土,造成「日本」國土內慘不忍睹的傷亡—就是這樣,美國狗者使出這種「不為人知」的殘忍戰法,也讓日本豬者不得不宣告不戰!

  尤其不軌之景:在日本豬者已告知不戰之後的短短幾小時,竟然美國狗者為了掩飾自己以不軌的方式取勝之恥,而演出一場「無人對敵」卻加害無辜百姓的轟炸戰—到「日本」所霸佔的各國領土進行轟炸……然後再配合日本豬者的宣告不戰,順勢自稱日本因此投降;就是這樣而矇騙「世界各國」的障眼法,確實使大家以為美國狗者在這場戰爭中光榮取勝。

  不過在這場戰爭結束之後的美國狗者,他也忍痛無條件地援助各國—其實是為了補償當時「不為人知」、喪盡天良的殘害無辜百姓之行為,這也是美國狗者付出的遮羞費!

  重點:就是美國狗者擔心遭到世界各國的譴責,所以要「安撫各國百姓,以免各國元首不服」而動搖了「世界經濟霸業得主」的地位。

  ▲再說:雖然這場世界經濟爭霸戰是「美國狗者和英國羊者」獲勝,贏家也有該負的責任義務—必須對世界各國、包括無國號的區域,某些經濟困難的國家予以無條件援助;而經濟霸主的貨幣將為「世界各國」所通用,在全世界流通兌換時,賺取匯兌差額的利潤!這也是經濟霸主國的優勢。

  △至於當時戰敗的日本豬者,為何沒有賠償被他們所霸佔的國家呢?其實自古以來,這種「公決世界經濟爭奪戰」是屬於〔陰府〕所安排的;且戰敗的國家,哪來的經濟能力可賠償呢?只是受害的當事國自行解決,這是天意。(因此日本投降歸還臺灣領土,中國蔣鼠並未要求日本賠償,也是此因。)

  ※另外提示:在戰爭中所發生的「自殺行為」,這都不列入違反「陰陽靈界法規所訂定律」—『破壞整修民間的工具、自毀軀體』之罪行;此為『陰府大本營』所公決的定例。

  【就此內幕的重點再提醒:】

  此篇《近代的世界經濟爭霸戰》—從頭到尾的真實寫照,是世界各國為了「利權」的爭霸之戰。這確實是〔陰府〕分派『靈兵天將』去暗中介入世界各國區域,在操縱所有不同種族人,去各自轉進經濟發展的修行法。

  重點:〔陰府〕安排這場「世界經濟爭霸戰」,用意是由經濟霸業得主,作為世界各國的經濟領導支柱,以穩定世界各國的經濟。

  ★注意:本篇並非在批判任何種族,而是在警惕人類!「天地五界」是有【陰陽靈界法院】的存在,今世為人要了解「做人修行的觀念」—就是要付出民間社會「士、農、工、商」的基業修行責任,這也是人類必須承擔整修民間當工具的職責。所以今世投胎當人類,務必要明白—『自己為什麼出生當人類?』、『生從哪裡來,死往哪裡去』、『中間活著的時期要做什麼事?』才能正確修考當人的成績。往後死亡回界,都有公平的審判定論,然後判定投胎處—因此,每個人都有可能在世界各國循環轉換修行地;出生什麼種族人,取決於你今世當人的修考成績。

  重點提示:【人類歷史的過程】,是不斷循環的演變。曾經【地球】經歷的歷史,在此書已濃縮重點,將八千九百多年的宇宙歷史表達於此—雖然沒有詳細的人名、時間、地點、年代,但以陰府管理「第三界」的角度,本書揭露在民間給人類知情的真相內幕,是有以下意義:

  (一)公開陰府「管教人類」的執行法。

  (二)從古至今不斷循環的相同劇情,就是要讓所有人類能體悟—陰府安排人類「五大地形、十二種地氣國家」的修考法是永遠不變的;所以出生什麼種族人就得接受的事實—【同一地形、同一膚色種族的人,就是要互相配合、合作發展經濟,人民才會有好的經濟生活,國家也才能爭取世界經濟霸主的地位】。

  (三)由歷史中各國爭霸、對敵的處事,不難發現陰府操縱的脈絡;各國元首及人民的正確處置或錯誤處事的下場,都已在歷代重複的戲碼中,讓人類可預見未來會發生的後果;本書也是要給現在處於劇情中的世界各國,警惕應所為的正確處事。

  (四)陷害人類死後淪落「第四界」的陷阱—「宗教信仰」。本書也把三大教派創始的過程公諸於此;若人類還堅持『非信仰宗教不可』、『得心靈寄託於無形才心安』—此類人種本著者保證:今世是最後一次當人類,死後必定轉換動物或細菌類。

  (五)「世界經濟爭霸戰」的循環:陰府定例每次公決經濟霸業得主之戰後,必須經過『一百年』,才會再度循環各國爭取經濟霸權之戰,因此「第三次世界大戰」指日可待。(此間隔『一百年』的用意,是要讓人類汰換下代子孫接受戰爭的考驗。)

  (六)宇宙萬物的主宰單位就是〔陰府〕;天地五界中身處「第三界」的人類,就是由「第二界」在『管教』(如同人類管教「第四界」的動物與植物);因此陰府確實會介入操縱人類的修行環境,例如:各國元首的人選都是陰府暗中安排多位人選,再以各憑本事的實力去爭取當選—不過即使是陰府安排的人選,決策錯誤也要承擔後果;如竄改簡化中文象形字的中國毛鼠、屠殺混血種族人的德國兔者,這類元首都在死後被處分投胎細菌。此外,也有例外非定例安排中的人選,在陰府順應當時情勢而特意安排成為元首—如中國龍族的陳姓元首,當時是為了「書冊任務」的前置作業,讓臺灣有開放的言論自由,陰府才特意「插隊」而上,然而如今卻因分裂種族,淪落死後投胎細菌的下場。(以上是警惕身為元首者,更要正確決策,不可違反天理,正確處事者是往「第二界」循環;錯誤處事通常是沼泥界的細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