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字典》世界各類宗教的由來-[是非篇-5]

【是非篇】

世界各類宗教的由來……

  ◎這是「世界」各國所創始「宗教」的用意,及好壞的真相是什麼?也是人類必須要徹底去瞭解,以免傻傻被「各類宗教」表面勸善的假象給蒙蔽,而誤犯「背叛祖先」的罪名,白白浪費此生當人的機會!

  ※本篇《世界各類宗教的由來》:這是【我親身靈魂出竅】去遊考〔陰府大本營的瓷疊塔〕,而內幕所記載(人類歷史事跡)的情形—我才瞭然天下「五大地形」各方地形的國家,所創始「各類宗教」的陰謀!

  此道真相的過程—就從古代所有創始教派的先後順序來談起:■(一)道教之類的來歷。■(二)佛教之類的來歷。■(三)耶穌教之類的來歷。■(四)宗教之稱的來歷。

全部實在的情形!

  ■(一)道教之類的來歷:其實這類【道教】是從『陰間界的陰靈者』所引起的事,起源自【太陽入口處的日本種族人】;而且此類的陰靈者,是專門「附身在人類的軀體,使人類起駕當乩童」的情況。

  ※道教起初的過程—就從盤古開天的「地球」來談起:在當時「地球的面積上」就有產生「十二種人類種族」在這裡密集的居住—這是從〔陰府大本營〕經軌道而來投胎的『十二種生肖,為人類的各種習性』!就是要在這裡開始「擔當整修民間工作的修行者」。

  前述「十二種生肖,為人性與種族者」—在此表白:這是如今的【中國為種族人、俄國為種族人、非洲為種族人、德國為種族人、中國領域周圍的各處轄區為種族人、韓國為種族人、法國為種族人、英國為種族人、印度所有領域分為的種族人、美國為種族人、日本為種族人】。

  此況:就是當初在這裡的所有種族人,而各個都在「爭取霸權」要當眾族群的領袖—當時大家爭取到最後,就產生了「美國狗者和日本豬者」—這兩人在互相競選而已!

  在此先提示:尤其當時「美國狗者和日本豬者」—這兩人在互相爭奪領袖的地位!此況就是產生【道教】的起源。

  但是這兩人在互相爭奪到最後!竟然美國狗者卻耍出無賴的自行宣布,說他就是從此擔任所有眾族群的領袖;不過美國狗者這樣自行宣布的同時,就突然發生了「大地震」!

  此況說明:這是以前的第一次「世界末日的大地震」;當時也把地球整個領域的地皮面,卻震裂而分割成為『五大區域處』—此況提醒!這是如今天下「五大地形」的由來。

  尤其當時也把整個領域內「所有不一的種族人」,也「震死了大約百分之五十的人類」—因此,後來就產生『活著的人與被震死後的靈魂者』,而時常出現在共居一處的修行法;也從此就開始【陰陽大對抗】的局面!

就此產生【道教】的起步!

  ▲事先表示:在『陰間界』的帶頭領袖是誰呢?就是前文所提那位競選領袖的「日本豬者」!他就是被「第一次世界末日的大地震」給震死之後,也在『陰府內地』(即陰界,管理陰間「渡畜牲者」的領域範圍之稱。在此範圍處任職的工作者,是還不足資格為「風雲道者」之職等)自願任職「靈兵將的統帥」(即陰界的帶頭領袖);這是日本豬者的心機,祂想利用民間陰陽界共處同一空間的職務之便,進行祂的計謀。也因此,祂自稱是【陰靈皇帝】;就是祂看不慣陽間「美國狗者」的暴虐無道,私下決定要推翻這個生前的死對頭,就利用職權,在陽世間擾亂,『目的』是要推翻「美國狗者」的政權。

  △不過在『陽世間』的帶頭領袖是誰呢?就是前文所提那位競選領袖的「美國狗者」!他並沒被震死,反而已經被他以霸道的就此當選了「所有族群的領袖」,而且也自稱是【美國狗守皇帝】;況且他還是照常「統治」所有區處內的百姓!都是歸於他的獨裁下。

  ◎陰陽大對抗的起因:就是「日本豬者和美國狗者」,他們兩人是曾經死對頭的圖謀者。但是,這位「日本豬者」已經被震死亡,又為何還能上陽世間並和美國狗者互相在爭霸領土權呢?就是這位日本豬靈者在『陰界擔任管理渡畜牲者的帶頭領袖』時,還是念念不忘陽世間的美國狗者,所以就利用職務之便,向日本豬種族人顯靈,讓日本地區的人民都知道曾經的領袖『日本豬靈者』,死後在陰間擔任『陰靈皇帝』,要來協助人民推翻暴政!於是,百姓將此訊息廣為宣揚到各區處。

  此景,陰陽大對抗:確實也讓所有地皮區處的百姓,反而對『陰靈皇帝的日本豬靈者』更尊重的敬奉!原因:就是所有百姓,大家對於美國狗守皇帝的霸道行為都很不滿;其實,自從「美國狗者」登基之後,也初步實施一些「士農工商的政策與法制」,而讓全民有保障的共同努力去打拼工作修行法—但是,所有打拼的工作者,若是有收穫的物主,必定要由「執政者」來抽成;這是當代百姓的納稅法!

  尤其百姓不滿的原因:就是當代所有內外政的「官僚者」,大部分各個都是「貪贓枉法」的亂象—也可說,變成了當代實施的政策,是一種「無權占有」的法制!政府在剝削百姓的財產,給皇帝和政務官享樂。

  後來,就是演變到時常「官逼民反」的局勢,也讓各個區處的百姓,反而大家都抱怨連連,不滿美國狗守皇帝的霸道獨裁法—此局勢:然後也到處都產生一些「反抗份子」,而時時刻刻在發生暴動的亂象!

  因此,在美國狗守皇帝的統治下,卻讓各個區處的所有百姓,都過著很鬱悶的生活—就這樣的悽惶之景,也使那些「反抗份子」就把『陰靈皇帝的日本豬靈者』,而拱上陽世間之處和美國狗者對抗的搗亂!

  但是那些「反抗份子」是誰呢?就是所有「人類族群的帶頭者」,他們很不滿美國狗守皇帝用霸道的獨裁法在處事;所以這些各個區處的人類族群之「帶頭者」,也耍出一些『怪力亂神』的圖謀方式!『目的』就是要「消極抵抗」來奪取美國狗者政權的利益。

創始道教的過程及用意:

  ◎出奇招了!

  由於陰靈皇帝太歲爺的顯靈、以及水界動物靈魂根者的顯靈宣傳,美國狗守皇帝也耳聞日本豬靈者的事蹟—就批評日本豬靈者為:「痴心妄想的豬霸界!」

  後來,『豬霸界』一詞,也給這些各個區處種族的帶頭者(反抗份子)對抗政權的靈感,便開始進行奪取政權的計謀……

  一開始是在日本豬種族人的領域內,反抗份子藉著日本豬靈者的名聲,雕塑了很多取名為『豬八戒』的神像—這是以『豬霸界』的諧音,代表反抗份子推翻美國狗守皇帝的圖謀—然後再蓋起很多處的『太歲爺廟』,外形都是木造、如同百姓居住的屋體。這是要用來讓一些迷糊百姓供奉,拱出『太歲爺廟』、豬八戒的神靈偶像。

  真相:建設這些廟,就是要招攬一些不敢面對現實考場、想寄託無形相助、依靠無形當心靈寄託或精神慰藉的人,讓他們茫然地隨波逐流(大家都在拜,我也跟著拜),來貢獻給廟裡財物;百姓把財物往廟貢獻,就能奪取美國狗者政權的利益。(這確實是一種對抗政權的對立,是要剝削百姓的納稅財物。)

  △剛開始的策略:就開始派出一些人,到處去怪力亂神地造謠惑眾,宣揚說:「日本豬靈者已經顯靈在陽世間,是要來『渡眾生』的神靈者!大家的生活這麼痛苦,日本豬靈者不忍心見到人類受苦,要來解救人類啊!」

  還說:「請大家相信這位神靈,祂是在『陰間界』擔任陰靈皇帝的執行者,祂必定能替所有人類化解不如意的事端……」

  接著,又派出另一批人,去誇張地傳頌拜太歲爺廟的神奇事蹟,稱頌太歲爺廟的靈驗;各種版本的『親身體驗故事』,在各個不同區處去宣傳,編造出『很多人去求拜豬八戒神像後,就神奇獲得幫助的事蹟』,讓這些神蹟漸漸流傳開來,又誇示地說:「這是凡事有求必應的太歲爺哦!」

  而且,在宣揚這些神蹟故事的內容,必定要編創得十分寫實,百姓生活上都會遇到的挫折,都因為求助太歲爺而神奇解決,自然就能吸引一些迷迷糊糊的百姓,碰到類似挫折時,就會想來廟裡求助。

  然後,這些宣揚者,必定也要宣揚:「要向太歲爺求助,就要準備祭品供奉給太歲爺享用,太歲爺自然就會幫忙。」

  另外,還有一項重要規定:「太歲爺是有求必應的,來求助的人,必定要捐錢或貢獻產物,才有建設的經費蓋越多太歲爺廟;蓋越多廟,就表示太歲爺會去該處聆聽百姓的求助,大家就能到處都有太歲爺的庇佑。」

  就是這種空泛的操縱法,也讓所有百姓漸漸沉迷,有心事的人,就給他求個心安的心靈寄託而已。但真正有遇到困難的人,要如何應付呢?

  例如:若是一百個有困難的人去求助太歲爺幫忙(其實太歲爺是不存在的、更不可能幫忙),但只要偶爾巧合幾個事情獲得解決,那他必定認定是太歲爺幫的忙,就會無限的推廣與招攬其他人去拜;不過,若有去求拜卻沒有感應到幫忙的人,就可說他是福分未到的人—這就是「創辦宮壇神廟者,應對信眾的伎倆法」。

  當時,這樣的宣傳,果然吸引了很多人類,把生活的困苦,湧向太歲爺廟傾訴,貢獻的財物很快就讓太歲爺廟一間又一間地建設起來。

更驚險的事!

  日本豬靈者也知道,民間日本豬種族人以祂的名義蓋了很多太歲爺廟在供奉求拜;而且,那些水界上岸的靈魂根者(原本配合日本豬靈者的指示,到處顯靈或附身替陰靈皇帝宣傳),現在因為民間太歲爺廟越來越多,反而偕同更多水界上岸的靈魂根者都不去投胎,也有樣學樣,到各處太歲爺廟去耍弄人類,「附身起乩」的現象到處可見,開口都自稱是「太歲爺駕臨視察民間」,把民間人類耍得五體投地,更多人對「陰靈皇帝的豬八戒神像」尊重的敬奉,再窮再苦也要貢獻祭品或財物給「太歲爺」,希望這樣才有太歲爺的無形相助,來解救、脫離窮困的境遇。

  (就是如此的循環,人民其實是苦上加苦,但卻自我心理安慰會有時來運轉之日,繼續無止盡地貢獻所有。)

  日本豬靈者有點傷腦筋,這個現象可不是祂原來的規劃呀!不過事到如今,祂陰靈皇帝太歲爺的名號,可真的在民間拱成勢力,就只能將錯就錯地進行計劃,以後再來考慮怎麼解決這些水界上岸的靈魂根者

此景的播弄!

  後來,美國狗守皇帝也得知,日本豬種族人在建設許多『太歲爺廟』,把那個曾經的死對頭日本豬者,拱成「豬八戒神像」讓很多百姓當作信仰,且已成風潮,百姓都把財物貢獻到「太歲爺廟」。(雖然『道教』一詞是後來有佛教之後而賦予的稱呼,為讓讀者區別,在此文中就以『道教』稱之。確實原始道教的起源是日本豬種族人創立的『太歲爺廟』。)

  當時這種讓百姓無限自願貢獻財物的剝削法,確實是比美國狗守皇帝執政所收取的賦稅還要豐登。

  為此美國狗守皇帝也很氣怒,苦思對策要阻止這種剝削政府利益的「反抗集團」……

  不過,這類道教的「自願貢獻財物法」,讓執政者要把它列入納稅法也難,再怎樣策略也無法定規;因為這類道教的「怪力亂神」,是一種空泛的作業;百姓是自願「捐」財物到這類太歲爺廟,捐多捐少也沒有一個定規、無從查證,想要以執政者的立場逼「太歲爺廟」繳納稅款,廟方就宣稱沒有收到百姓貢獻的財物,甚至還有說詞是:「那是貢獻給太歲爺豬八戒的,你自己去找太歲爺收稅吧!」

  這樣的情況,也激怒了美國狗守皇帝,氣怒之下,他就下令:「把各個區處所有創辦宮壇神廟的(道教)主腦者,通通羈押去審理。」結果就把這些「道教的主腦者」列入擾亂治安的叛亂罪名,並把他們屠殺示眾。

  此舉引起各個區處百姓的大反彈!尤其有些被道教洗腦的沉迷信徒,反而時常集體到處去縱火的暴動……

  沉迷道教的迷亂者太多了,到處暴動的衝突,也讓美國狗守皇帝的政權無法壓制,甚至有快倒閣的危機。

  ※當時美國狗守皇帝也很瞭解這些道教信徒的處境,若是一旦被『道教』牽去洗腦的人,反正是茫然地死心塌地寄託在無形,屬於一種『沒有自我』、『依賴神靈會幫忙』的心態,就會甘願犧牲自己的軀體,而產生這種抵抗政權的亂象。這就是「沉迷信徒」的特點。

  △當時,美國狗守皇帝就是這樣面臨險象,便緊急調集各個區處的區長來會商,該如何才能擺平這種困境?

  後來,協議的結果:那些『道教修行者』所要求的事項,就是要有他們「道教信仰的自主權」。

  美國狗守皇帝也被逼迫到很無奈,就和這些「道教修行者」達成妥善的協約。此協約的事項如下:

  第一:道教徒不准干涉政治的執行法。

  第二:若是不想納稅者,就從此遷居去荒郊野外而自生自滅的生活。

  第三:如果在荒郊野外有自行農耕的物產,也不准帶進城市裡做買賣。

  訂出協約後,並規定:「若是違反者,必須要接受沒收財物的制裁法。」

  當時這些「道教修行者」也同意政權者的做法。有了前述的協約,這些道教信仰有了自主權時,就再也沒有道教信徒到處去暴亂之景。此狀,也使得美國狗守皇帝,再也不干涉這些道教的舉止行動,而且也使得所有執政的官員,都過著很長一段時期吃喝享樂的悠哉生活—根本沒有理會百姓的生活疾苦,完全沒有經濟策略、也沒有建設;也可說,政府官員是搜括百姓財物來自肥享樂,根本沒有盡到「政府官員」的職責。

後續的事變:

  ◎自從所有執政的職權者,遵照美國狗守皇帝的旨意,和道教修行者做好協約後,反而再也沒有特地去巡查這些『道教』後續行為的處境。

  當然,百姓生活依然困苦,對政權者的自肥專制仍然是不滿,更多人把心寄託在陰靈皇帝太歲爺,冀望有無形相助,讓日子變好過……

  一直到財政部之官員,質疑地發現:自從實施和道教的協約後,政府向百姓收取到的賦稅,就一年比一年減少,甚至減退到不夠「文武百官及民間建設」所需的開支費用(其實也根本沒在做民間建設)!

  財政部就向美國狗守皇帝反映,美國狗守皇帝又是大動怒了!於是,派出一些調查員,到處去機密的默默察訪,看有誰在逃漏稅。

  調查的結果,發現癥結,為時已晚—問題就是出在那些『道教』之處!這些道教已伸張到整個民間的城市裡,到處都是創建了「道士或道姑」怪力亂神之宮壇廟宇—已經由「太歲爺廟」衍生出各式各樣的宮壇廟宇,拜的神像也有各式各樣的名號!(原來有很多水界上岸沒去投胎的靈魂根者,都各自顯靈編創出神號,不再只是陰靈皇帝太歲爺……)

  如此處處創建的宮壇廟宇,誘拐一些迷悟不醒的百姓,讓他們整天不務正業地當樁腳—這些人會以服務神靈的理由,放下士農工商,在替廟宇宮壇工作;而這些廟宇宮壇本身是根本沒有經濟產物,卻是得靠百姓的捐獻財物當收支,所以是需要更多樁腳去替廟方宣傳,拉更多人來信仰,才有更多的捐獻可以供養『廟裡的人』—神靈是無形的,哪有可能要花錢?

  既然要吸引人自願把錢捐來供養廟裡的人,當然得編創出一套花俏的理由:就是說這些在當師父、道士、道姑、廟公……等服侍神靈的人,是放下世俗的工作,替民間的人犧牲奉獻,當神靈者在民間的代言人;還編創了一些神靈者的典故故事,當作歌曲般的朗誦,只要把誦念的音調都改成「一聲」,自然就會順暢快速地朗誦過去,信徒也聽不出朗誦的內文是什麼;再宣稱朗誦這些文章會有消災解厄的功效,還會讓神靈者降臨來替民間人類解決痛苦。(這就是起初『經文』的由來。)

  然後,這些師父、道士、道姑、廟公等『靠人供養的人』,就用整天在朗誦這些經文,表示在替百姓消災解厄,百姓自然就會甘願送財物來供養。

  有了一大堆不務正業的人當樁腳,誘拐百姓來信仰,其實也是當初消極對抗政府的作為。他們到處煽動一些「不服政府處事的打拼創業者」,而來時常暗中把物產運去敬奉那些創辦宮壇廟宇的主腦者,當作供養師父的處事!此舉才產生政府收取的賦稅減退。

  ◎美國狗守皇帝得知此情況後,又再度調集各個區處所有的區長來會商。但,此次會商的結果,也讓美國狗守皇帝遭受到很大的打擊!

  所有區長都說,他們早就察訪過了,那些創辦宮壇廟宇的主腦者,各個都說『這是他們私家所設立在祭奉自己祖先的祠廟』,是緬懷列祖列宗的場所;所以我們執政者也是沒有理由去干涉百姓信仰『道教』的私事。

  ▲此次會商的重點,仍是當時最風潮的神廟:「日本豬靈者的太歲爺廟」!尤其此類廟宇是那些反抗份子的主腦者,在利用怪力亂神的力量,而去招攬眾迷信的百姓,確實是「興風作浪和挑撥離間」的造反法;反正就是要煽動百姓,讓百姓不服政府、不再納稅,改去依靠太歲爺廟。(這是當時民間的亂象。)

  ●最後『道教』的實況—就是美國狗守皇帝瞭然之後,因此憤怒而下令要把所有城市裡的【太歲爺廟】給通通拆除掉!此景:美國狗者親自帶領眾多的兵馬,就到處去拆除……但是,沿路拆除到『太陽入口處、日本豬種族人的區域』時,突然從各處的【太歲爺廟】裡面,就衝出來一大群的「乩童」—真相:就是很多「道教的信徒」而各個都被「日本豬靈者的靈兵將」附身起駕,用意是要衝出來和「美國狗者的兵馬」抵抗!

  結果:就是在這個時候!突然也「颳風暴雨」起來,好像在做颱風一樣,隨後就漸漸的「暗無天日」,並且同時大地震了……(以上詳情請閱《宇宙歷史》,就能更瞭然創始道教的陰謀。)

  ☆本人所述這篇【道教之類的來歷】—這就是當代創始道教的過程及用意!所以如今的臺灣民間社會有「收驚、安太歲、符咒巫術、起乩、通靈、觀落陰」等等……這些都是模仿道教當初與『陰間界』附身的情形,所衍生出來害人的把戲。

順帶揭穿「各類道教」害人之景!

  【道教】在臺灣特別猖獗的主因:臺灣是海島地形,四面環海,而沿海地帶的「宮壇寺廟」特別多、也特別興旺—因為此地帶有許多〔水界、魚蝦水族類的靈根者〕,修成靈根成長,可上岸投胎動物類,卻恰逢臺灣有這類「道教、迷悟信者」自願與陰界倒流,便可時常附身人類起乩、顯靈;並且造謠惑眾,造就了「宮壇寺廟」的聲威,祂們就將此當作分布基地的躲藏處!

  提醒:經常出入「宮壇寺廟及道場」的人!其實,民間人類若突然生病、精神恍惚、身體虛弱、癲癇症、癌症、失去記憶、不明病痛、無因無故意外死亡……等等不幸,這其中大部分的凶手,都是〔前述不願投胎動物類的水界逃靈〕在暗中搞鬼。

  原因:就是臺灣有這類道教把眾多信徒供給陰界邪靈當加油站,讓祂們可公然接觸人類、吸取〔人類軀體內的磁流質〕,以作為在民間隨行騰空漂浮、遊蕩的電磁力來源!

  因此,不論是乩童、通靈者還是信徒,若時常與陰界倒流,那軀體不健康也必然。尤其、迷悟當乩童的人,其壽命都很短,且會招來不明的「陰界邪靈」,拖累身邊大大小小的人;嚴重者,必禍延三代子孫!(以上內幕真相,請詳閱—此冊內:《寺廟及宮壇的真面目》,就可徹底明白。)

創始佛教的過程與用意:

  ■(二)佛教之類的來歷:其實這類【佛教】是從「印度種族人、印度種族人」的區域所引起的!

  ※佛教起初的過程—就從上篇道教的情形來接起:尤其當時道教擾亂到最後,就突然發生了「大地震」!

  此況提醒:這是以前全世界發生第二次「世界末日的大地震」,而且這次還是被「震死了大約百分之三十的人類」!其實,這次會大地震的原因,也是『人性不軌』而產生「道教興盛」的亂象,才惹起來的災情。

  ▲此景過後才有【佛教】的出現!提示—這類佛教的創始者,確實是『釋迦牟尼』;釋迦牟尼是印度種族人,他是王室排行第二的太子,為了爭奪繼承財富的地位,和哥哥(長子)鬧得不可開交。在一次兄弟大打出手之際,兩人的親信侍衛也加入護主,成為打群架的場面;釋迦牟尼的父王,介入想阻止兩個兒子的械鬥,竟然被二兒子釋迦牟尼的侍衛,在混亂中失手砍下頭顱而亡!當場成為人倫悲劇。

  後來,釋迦牟尼就被繼承王位的哥哥驅逐出皇室,他帶著自己親信的隨從,跑到山裡躲藏在山洞。(當時死掉的國王本來就是受百姓唾棄的貪君,所以其被誤殺身亡,也有人覺得理所當然而支持釋迦牟尼。)

  然而原本在皇室養尊處優的釋迦牟尼,流亡後,全靠隨從的兵士去外界偷竊或乞討,回來供養他。而他只是整天在幻想能有像古代日本「陰靈皇帝」的靈兵將(水界的動物靈根)幫忙,這樣就能搶得哥哥的王位。

  就是這種冀求無形相助的幻想,果真引來逃靈的接觸,居然在他睡夢中賜夢,讓他接觸了陰府在處罰不正的受刑領袖所念之文字體—『懺悔文字體』。

  而這賜夢的逃靈,又怎能得知這種陰府處罰不正的受刑領袖所念之文字體呢?原來陰府處分生前行為不正的領袖,除了發監到第五地形當「渡畜牲者」的工作外,工作之餘就是要不斷地反覆誦念自己生前所犯的罪行(稱為「懺悔的經文」),直到服刑期滿。因此,在印度區域的陰界,有許多此類受刑的靈魂根者,而逃靈當然也會偷聽得知此執行法。

  不過,這個刻意接觸釋迦牟尼的逃靈,也是有藉此設計人類的詭計;因為陰府已嚴格執行「陰陽兩界不得接觸」的靈界法規,所以這種逃避投胎的邪靈,需要有人類自願接受逃靈的附身,讓逃靈有躲避陰府抓擊的藏匿處(藉著人體當擋箭牌),且可利用人類的軀體吸取磁流而維持行動力。恰好釋迦牟尼整天求望有鬼相助,逃靈就順勢給他懺悔文的啟示。

  於是,釋迦牟尼在得知這種「懺悔文字體」的執行法後,他發現會整天腦海裡不由自主地盤旋、複誦同一句話—頓時被他悟出此文的奧義!這種懺悔文字體的誦念語調和反覆誦念的方式,會讓聽者和誦念者自然沉迷複誦,產生心靈脆弱、沒有邏輯思考的思緒;因此,釋迦牟尼就編制了許多經文當歌詞,並且公開誦念,宣稱自己悟道(得到神靈的啟示),神靈賜給他這種經文,可以幫助民間人類脫離苦難。

  當時印度有許多被逃靈附身的怪力亂神者,釋迦牟尼就以流亡王子的身分,召集了這類人士,集合一起加入誦經的修練法;釋迦牟尼宣稱朗誦這些經文是修練靈氣,若修到某個程度,得了道,就能替他人祈福。

  自從釋迦牟尼明白這種懺悔文字體的編制法之後,也讓他追想到以前那位『日本豬靈者的太歲爺廟』—是被反抗份子把它創造出來,讓百姓當作信仰的供神靈法,況且還能輕易就把美國狗守皇帝的政權幾乎推翻。突然也讓他產生一股不軌的念頭—就是「反抗政權」的動機。

  然後,釋迦牟尼就把『日本豬靈者那套道教法』,拿來更改,他自編自創一些神仙故事及教材,還指示那些曾被逃靈附身的怪力亂神者,把他們印象中的奇異形體(被動物靈附身者,在退駕後,總會有一些動物形體的怪異印象,殘留在記憶檔案),雕刻在石頭上,所以這些人就雕出各種奇異造形的雕像,大多是動物形體結合人類形體的詭怪模樣。

  為了吸引百姓來加入念經學道的修行法,他經常帶領這班一起誦經的人,到街道上如同遊行地一邊唱誦經文,一邊宣稱為大家祈福,也歡迎大家加入一起修練。尤其有慶典或人多的活動,釋迦牟尼一定會帶著信徒到場,朗誦經文為民祈福,實際上是托著缽向百姓要錢—由於他們這種到處念經的行為,也引起當區百姓的注意,都稱他們是「活活到處亂叫」;結果,形成了「活叫」的簡稱。

  這種稱謂(活叫),也給了釋迦牟尼靈感,自稱為『佛教』。他也計劃要讓印度所有百姓,去沉迷信從『佛教』,就能一步一步達到他推翻政權的目標。

  除了各式詭怪的雕像,他也替這些雕像編創了各種由來故事,強調動物接觸了佛教後而得道,成為可以保護人類、實現人類願望的神靈;所以鼓勵百姓一起修佛。此外,一些信徒在誦經一段時期後,都能接觸到陰界的靈魂根者(大都是陸地動物的逃靈),有人被附身、有人是感應得到靈異,更讓釋迦牟尼有信心能對抗執政者。

  當時只要執政者(他哥哥)有公開任何政策,釋迦牟尼就煽動信徒一起去抗議(靜坐、誦經);因為執政者也是自肥專制的執政法,所以百姓本來就因困苦而怨政,看到流亡太子敢對抗執政者,也吸引了很多人投靠到釋迦牟尼的佛教組織。

  執政者也注意到釋迦牟尼的反抗行動,就派出政府軍去鎮壓,沒想到這些信徒中,有的被動物靈附身,不怕死地去抵抗政府軍,還有引火自焚的舉動,把政府軍嚇到、逼退,於是執政者就公開宣稱:「佛教信徒不准進入城裡,城外行動就不干涉。」

  對釋迦牟尼而言,這也算被他爭取到有「佛教信仰」的自主權了。他就耍出『裝神弄鬼』的魔力,去鼓吹一些沉迷不醒的信徒,叫他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民世間的俗事,跟隨佛教去念經學道)—就是要迷亂大家不能執行工作,而執迷的隨從他去到處乞討,如同乞丐的生活。

  這是他設計讓區域的百姓放下士農工商,隨他在郊野自成一國似地生活,就是在操縱百姓,使大家不順從政府的處事,希望能藉此霸政。

  沒想到,後來釋迦牟尼他霸政不成—才四十四歲,就因自願跟陰界倒流,被動物的逃靈附身,成為憂鬱症患者—瘋子!直接在他經常靜坐的河岸處,跳河而死了。

  自從釋迦牟尼死後,他所創立的『佛教』,反而造成百姓人人異想天開,搞到頭昏腦脹,整天不務正業,只念經學佛,執迷的夢想能得到神靈的接引、啟示,以為能修佛成仙,也造成印度區域的『經濟』從此薄弱衰退。

  尤其還有後來的信徒,雕刻釋迦牟尼的雕像,封之為佛祖、釋迦牟尼佛,而且明明又黑又瘦又矮小的釋迦牟尼(長得像隻猴子,所以外號叫『猴弟』),雕到後來卻愈來愈肥碩,還編撰出一大堆佛教的經文,也傳教到整個「印度種族和種族」都沉迷在怪力亂神。

  ※這位發瘋跳河自殺的『釋迦牟尼』,就我在〔陰府大本營的瓷疊塔〕,所得知這位叛逆太子,死後被判重刑、也早已磨漿至沼泥界當細菌!

  △再接續:但是『印度佛教』為何會擴張到世界各國呢?其實這是和「美國種族人」及「英國種族人」有連帶關係!

  此因的過程:就是出在第二次「世界末日的大地震」,而這次也同時把美國狗守皇帝活活震死;之後全世界各個種族人,也都分為各自的獨立國。因此「美國種族人」,他們也失去統治權—反而他們更默默的在計謀,要如何才能再度「統治世界」,並進行著陰謀!

  當時「美國政府的執政者」—美國狗者,他在計謀之中,突然讓他領悟到『曾經他們美國狗守皇帝』被『日本道教』的組織侵略而快倒閣的那種局面……這個領悟,卻使他興奮地計劃要圖謀「世界各國的經濟」;他就是要利用『印度佛教的力量』來計謀而循環的詐財法!

  此類的事:就是這位不軌的美國狗者,他首先就去勾結「印度猴者和雞者」來協約—是要利用他們『曾經創始佛教的釋迦牟尼』,而讓這種的『佛經』去滲透世界各國的百姓,〔來使這些百姓自行去抵抗各自區域政權者的徵稅〕;用意就是要「奪取各國政府的經濟」!

  當時美國狗者,他確實很瞭然這位『釋迦牟尼』的過去真相,確實是有一套『裝神弄鬼』能煽動與拐騙的影響力;所以美國狗者才會去勾結「印度猴者和雞者」,三者就祕密協約共同合作。於是,美國狗者就安排讓「印度佛教的眾多傳教士」,隨從「英國所有種族人的帶頭者去經商」,也很順暢讓他們侵入各國的區處去傳教—結果:到一個階段時,卻互相不軌的大翻騰!

  原因:就是美國狗者,他協助「印度佛教的眾多傳教士」去到處推廣,況且也滲透到【中國種族人和種族人的整個領域內】,並到處都有百姓在信仰『印度佛教』,而又有收取自願貢獻的財物—就這樣、當時美國狗者看到時機已成熟,也開始要操持印度所有教派的組織!

  但是同時「印度猴者和雞者」,突然背約而不屑讓美國狗者干涉他們『印度佛教』的處事—因為「印度猴者和雞者」也是當初存心耍陰謀,而虛偽去和美國狗者合作;『目的』就是要利用「美國種族人和英國種族人」的廣大邦交之力,來協助他們『印度佛教』去到處推廣!

  尤其,推廣事機已到可收效果的程度……就是「印度猴者和雞者」,他們早已經暗中在耍出要獨霸的舉動—只是美國狗者慢發覺而已。況且他們舉動的真相:就是要利用印度這套「自編自創的佛教道法」,去拐騙「世界各國的百姓」,來當『釋迦牟尼』的信徒—其實,『目的』就是要「奪取各國政府的經濟」;甚至也是想利用他們『印度佛教』的運動力,而要去爭取成為統一世界的霸業!

  ●最後『佛教』的定局:就是前述這樣的情況—所以「印度猴者和雞者」才會對美國狗者做出大翻騰的不義。但是他們這種背約的行為,又為何不怕美國狗者抓狂而起兵去制裁他們呢?其實,當時美國狗者印度猴者雞者擺這一道,也是敢怒不敢言的局面!原因:就是美國狗者當初,是煽動『印度佛教』的幕後主使者;反正他會沒抓狂,也是怕被『世界各國的元首』,而知道他是一位處事不軌的陰謀者。(以上詳情請閱《宇宙歷史》,就能更瞭然創始佛教的陰謀。)

  ☆本人所述這篇【佛教之類的來歷】—這就是當代創始佛教的過程及用意!所以如今的臺灣民間社會有如此多各種「神像尊體」在作為『裝神弄鬼』的信仰,這種形態都是屬於佛教之類的把戲。

順帶揭穿「各類佛教」拐騙之景!

  說起在臺灣這些各類佛教的把戲、道具,既古怪又講究—例如:(一)神像尊體搞特色。(二)道場搞裝飾紳耆及神祕。(三)開示信者時—專門假借外界、神靈尊者的旨意,在胡言亂語的誇大其實!就是使人類產生心靈訝異,而迷信、在「隨波逐流」的修行情況。

  其實,這類佛教最主要就是利用人性「對死後世界的無知」,幻想死後能成佛成仙,而編制出許多神怪故事、毫無根蒂的說詞—反正一切佛法內容的出處,推給死人「釋迦牟尼」,終究是死無對證!

  因此,不但冠冕堂皇地胡謅各種教派:大乘、小乘、藏傳、密宗……等等各種衍生而出的法門,把佛法比喻得無始無邊、高深莫測;近年來更以「修心養性」之名,廣傳臺灣各個知識份子!

  例如:「聖嚴的語錄」、「證嚴的靜思語」……這些都是以勸世、為善之文,行傳教之實!所以大眾會覺得其所說的很有哲理而尊崇,進而接受佛法的思想。最恐怖的陷阱是—若因此而加入佛門,幫忙傳教或宣揚,確實會被陰府列入『誤導人類子孫』的嚴重罪名,淪落死後轉世畜牲類的修考處!

  尤其,有些拋棄世俗,誠心歸向佛門的信徒,放棄民間的工作基業或本分,自認潛心修佛會得道—實際上,卻是違反投胎當人的真正修行—【當人的目的是要用「士、農、工、商」的工作及盡本分來整修社會,這是人類一生的修考成績】—因此,佛門這類「逃避現實的人」,死後必投胎「魚蝦水族」,去當食物類,這也是傳教的宗教人士,未來必承擔的修考法。

  再談「佛教之類」殘害臺灣人民的現世惡行:「佛教」是擅長編創各類「神佛名號的經文、神像」,讓信者信以為真的崇拜、誦念。事實上,這些神佛故事和佛經,本來就是已被磨漿的『釋迦牟尼』及後人自己編造出來的,掰得再有理,仍然是暗藏害人去跟陰界邪靈倒流的陷阱!

  尤其近年佛教發展到以『修身養性』為訴求,標榜修佛是在修個人的內在,還到處救災濟貧,更是讓大眾以為宗教是安定社會的功臣—其實不論宗教是多麼慈悲、為善,終究還是誤導人類去依靠無形、相信有「神」,就會害人類被陰界邪靈介入,無意間成了『自願跟陰界倒流』的人。結果,慈善的宗教團體,反而害了一大群善良熱心、修養高尚的好人,死後全是投胎魚蝦、畜牲。

  驚險:不管誦經是為了靜心,還是為了功德迴向眾生,那都是人類一廂情願的想像;倒是會因此有隨著誦念的經文,吸引而來的『陰界邪靈』!這些陰界邪靈須靠著在民間吸取人類或其他動物的磁流,才能保持行動力;而「佛堂、寺廟、甚至私家所尊奉的神像體座之處就是陰界邪靈的躲藏處—祂們也是靠著這些迷悟的信徒(敬神者、誦念經文的人,就是自願給祂們吸磁流的人),維護祂們的安全、當祂們的食物!

  所以,經常誦經及出入此類場所的人,身體不健康也必然(如前篇各類道教害人之景),人生事事不順,都是此類陰界邪靈在暗中搞鬼!請自悟。

創始耶穌教的過程與用意:

  ■(三)耶穌教之類的來歷:其實這類【耶穌教】是從「美國狗種族人」的區域所引起的;而且此類是專門在到處「剝奪別人的子孫」,為自區利益的誘拐情況。

  ※耶穌教起初的過程—就從上篇佛教的情形來接起:當時「印度猴者和雞者」對美國狗者做出大翻騰的不義。不過美國狗者也不是簡單的人物!尤其他對「印度佛教」的行為,雖然使他難以忍受,但是事後經過沒多久的時間!居然美國狗者的區域處也產生了一種『耶穌教』,而讓他們(太陽出口處、東洋所有地帶的百姓)在信仰!

  提示:當初美國狗者想要編創一個教派,如同『佛教』去剝奪其他國家百姓的財物,就要幕僚去編制內容;而主角『耶穌』之名的由來—是曾經在「東洋的區域處」,有一位務農的學者叫做耶穌,遇到泥漿的災難,就被沖死而恰好卡在「飛碟所使用的十字電掣棒上」(詳註解),同時也被泥漿埋葬了。後來被人發現屍骨時,其雙手是合抱著一支會發光的十字物體,民間是沒有人見過這十字物體,連材質也很特殊,所以引起當時人類的注意。

  因此,美國狗者的幕僚在編制教材時,就把這個曾經讓大家充滿神祕揣測的『耶穌、十字架』,拿來當題材利用,編撰出『耶穌教』。

  ■註解:在太陽出口處的『東洋地形』,本來就是第一界的「太陽星君」駕駛飛碟經常出入之處;曾經有發生過飛碟意外墜落民間的事故,但因飛碟外殼是高壓瓷土材質,墜落民間會破碎到難以讓人類發現;不過「太陽星君」所使用的工具—「十字電掣棒」,是鑽石加瓷土的材質,不但不容易破,還因富含電磁力而會發光,通常當地「渡畜牲者」也會運用大自然的土石將其掩埋,不讓人類發現;或者其他「太陽星君」會駕駛迷你的小飛碟來收拾殘局。(關於飛碟的更多內幕,請詳閱《人生大挑戰》。)

有樣學樣的創教法!

  ※此類『耶穌教』的產生—就是美國狗者把它硬耍出來的教派。當初他不想讓自己「美國的百姓」也被『印度佛教』拐騙去當「佛教信徒」;這也是當初「美國狗者被印度猴者和印度雞者」背叛協約,而做的反彈行動。

  不過事後美國狗者竟然也耍出自肥的處事!就是要剝削自己『東洋』所有百姓的財物。怎麼耍法呢?事先就是讓他們各個區處的百姓去信仰『耶穌教』,並且鼓吹大家當「基本教徒」,然後在私底下推派一些當各處的「教主」,而去督導「各自的教徒」,讓教徒貢獻財物給各處的教主,則各處的教主要按期貢獻財物給執政的美國狗者。這就是美國狗者事後耍出自肥的陰謀。

  ◎重點:美國狗者在私底下,命令各處耶穌教的教主,集思廣益地集合,一起把『耶穌教』搞得更有吸引力;讓他們去追想曾經創始『日本道教』、『印度佛教』的那些伎倆騙術,拿來改觀一些迷信的故事,加強耶穌的神力,讓耶穌教的教徒去盲目崇拜。

  ※如何改觀法呢?有兩種更改的變化:

  ■第一改觀法:就是把古代創始『日本豬靈者的太歲爺廟』(道教的廟宇),改觀而成為「耶穌教的教堂」;又稱「禮拜堂」或「耶穌教徒結合的團體聚集處」。

  還有把『日本道教那套被陰靈附身當乩童』的治療法,拿來改觀成為『入教信從的洗禮』,當作入教的儀式法。其實這種洗禮的作法,就是要「使信徒產生幻象」,製造「作夢」的方式。

  此「夢」製造的過程,如何產生?在此分部解析:

  (一)、受洗者必須面對此教信仰的「人物聖像」,認清楚,然後再禱告,接受洗禮—讓人類赤腳浸於水中,再用冷水淋在頭頂—此為洗淨的入教儀式法。而此作法,確實是把「人軀體的心靈磁流魂體」,使用上下冷卻、集中『壓縮心靈』的作法—往後必定會時常「夢」到此教所信仰的「人物聖像」,顯示漂浮在有水景或騰空而飛等影像!這種就是人體內的「心靈磁流魂體」被冷卻控制,也就是「心靈電磁波的輻射影子」(人體的記憶檔案是在『心靈磁流魂體』,這也是人的『智商』表現—記憶力。『心靈磁流魂體』會散發『心靈電磁波』—為輻射的電磁波,是可以發射與接收的敏感光氣,如同影子,會倒映所接收到的人事物之輻射質,產生「夢境的畫面」)。在睡眠的時候,有時就看到洗禮時所見的聖像人物、水影等幻象,就會誤以為與此教聖像者有緣。

  (當初設計此「洗禮儀式」,確實是純粹拿「日本道教」治療卡陰的『沖冷水法』來改編;沒想到誤打誤撞有『壓縮心靈磁流魂體』的效果,進而造成洗禮者有夢到耶穌影像的『神蹟』—當然,耶穌的長相,也是編制耶穌教的幕僚所杜撰的;尤其當初那個叫耶穌的學者屍骨,被挖到時是少了一截右腳,因此「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模樣,就是由此啟發的靈感。)

  (二)、這種洗禮的『壓縮心靈法』,有禁忌!最怕的就是吃到有「血類」等食物(例如:豬血、雞血、鴨血),因為若時常吃到血類的食物,必定會把曾經入教洗禮時,所壓縮冷卻的「心靈磁流魂體」洗刷、破除掉!就不會再有『神蹟』之夢。也就是怕這些教徒,吃了血類食物,往後再也無法夢到此信仰所崇拜的聖像,才下令禁止耶穌教徒吃血類食物。

  另外,這種教派的教徒,最嚴禁的事項,就是禁吃民間拜拜的食物,以及禁止敬奉祖先牌位。

  此因的內幕真相:就是怕教徒夢到自己的祖先而脫離此教。但是,這類的教徒,有時「睡眠時夢不到崇拜的聖像者」,是因為有一段時間沒再去教堂(會)見到人物聖像,心靈電磁波的輻射影子已被其他事物取代,就如同時效性已過了。

  通常教徒在睡眠中作「惡夢」(人在睡眠中的軀體,所放射出的心靈電磁波,往外處流洩後吸收入體,所看到的景象—詳閱本冊內:《夢境真偽的由來》單元),因夢境而害怕時,就呼叫『崇拜的聖像者』後突然清醒,還以為是所崇拜的聖像者救了他。你說是誰救誰呢?這是民間有信仰、敬奉「神」的教徒最常自欺欺人的思維。

  ▲此教負面的啟示!若是人體的「心靈磁流魂體」時常被冷卻控制,又沒吃血類食物破除掉,還「壓縮心靈的磁流」,往後絕對會因心肌梗塞而死。

  ■第二改觀法:就是把『古代印度釋迦牟尼所創始的佛教經文』,改觀成「耶穌教的聖經」。但是這類「聖經」內容所記載的迷信故事,都是那些各處耶穌教的教主,把「印度佛教那套自編自創的神仙故事」,拿來更改變化成「科幻的聖人之典故」,就當作他們傳教的基本教材。

  再談到傳教手法:耶穌的傳教都是很獨斷的處事—信者永生、不信者下地獄;只能讀聖經、其他教派書籍不准看—還鼓勵教徒,自行到處去極端的推廣;但「傳福音」的方式,就像嗑藥的毒癮者習性,還沒發作時,溫柔又體貼;一旦發飆時,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醜態百出。尤其這種瘋狂的傳教法,如同小丑,挨家挨戶傳福音,像機器人背誦傳教的內容,也是如同洗腦法。確實信仰此教的人,思想與作風都是「小孩子」的口氣,哄好話、整天強調「愛」、怨天尤人、要神救贖……甚至把親朋好友(沒入教不信其神的人)當作罪人看待,而且又把「自己的祖先」當作魔鬼來處事。

  此作為的用意,也是讓教徒與外界群眾相處,產生不合群的困擾—才造成「茫然無限的貢獻此教財物」。

  事實上,此教的見解太淺薄,只是瞭解民世間的人情世故,隨著潮流轉變,為「教徒」私人的心路故事;這種傳教法,類似用故事吸引哄騙小孩子,小孩碰到挫折時只是哭爹叫娘的作為而已(呼喊耶穌、天父就會有力量解決挫折?這是擺明教人類依賴無形相助),再有挫折解決不了,就推論到「愛、原諒、神的試煉」—其實,終究只能讓一些無聊不堪寂寞及冀望心靈寄託的人,去崇拜到最後,仍然找不到人生的答案而死。

  ※前述就是當代那些「各處耶穌教的教主」之作為。不過當時他們把『印度佛教的經文』改觀成「科幻典故」,成為「聖經的文章」,確實是要讓所有「加入耶穌教的信徒」去用於朗誦,而且瘋狂在信仰,每天一定要朗誦,還要一遍又一遍複誦。又設計了「帶動唱」的方式,把聖經文章讓大家高聲在唱誦,就能自然深入人心,使人異想天開的依順;這也是類似『唸佛經』的哼唱,只是唱法不同而已。

  再說:這種「帶動唱」的傳教法—確實是有它的誘惑力之處!這是當初那些創辦者,也是針對一些「年輕人」下手,而是抓住「年少無聊的心靈弱點」,才使出這種「朗誦的傳教法」。(尤其『東洋』地區的教主,更會利用『流行音樂』的手法,編創許多旋律動聽的歌曲,讓歌曲成為感動人心的傳教工具。)

  目的:就是要吸引「各國無聊的年輕人」,讓他們茫然來加入「耶穌的教會」!並且還能利用這些「年輕人的叛逆之力」,去拉攏各自的長輩來改換信仰耶穌教。就是這樣的推廣法,於是這種『耶穌教』後來也擴張得很快,而且還比『印度佛教』更多人去信仰。

  (以上詳情請閱《宇宙歷史》,就能更瞭然創始耶穌教的陰謀。)

  ☆本人所述這篇【耶穌教之類的來歷】—這就是當代創始耶穌教的過程及用意!所以如今的世界各處多少都有這類教派(由耶穌為題,而去衍生出各種教派),這種確實是屬於陰謀又霸道的剝削教。

順帶揭穿「耶穌教之類」的陰謀之景!

  早在以前,『太陽出口處的紅種族人』,他們就在信仰「上帝、天父」;而美國創始「耶穌教」時,便模仿「日本道教、印度佛教」所膜拜的都以「人物」為對象,於是也拿一個已故務農學者(耶穌)之名來利用,並且編創「耶穌」的來歷—務必誕生在遙遠的異國,以免穿幫!就是這樣天花亂墜的編制出聖經故事……

  「第二次世界經濟爭霸戰」結束之後,美國為了掩飾自己以不軌的方式取勝(詳《宇宙歷史》—近代的世界經濟爭霸戰),所以美國也忍痛無條件地援助各國;其實是補償當時不為人知且喪盡天良、殘害無辜百姓的行為—這也是美國付出的遮羞費!

  至於【臺灣】,也在「民國四十年至五十四年」間,接受美國每年大約一億美金的經濟援助;在這十五年內,美國即大批引駐耶穌教之類在臺灣擴展,『目的』是「要監督臺灣的所有動態」—因為臺灣是戰略優勢地,占領此處就有機會攻略中國大陸!

  當時,美國趁機把「耶穌教之類」在臺灣大肆擴張;以建造醫院、辦學校、贈物資的方式,獲得民眾好感而加入成為教徒(自古以來各類宗教均以此手段操作),漸漸在臺灣各處,不論是「都市要塞、高山郊野」都佈好駐點,並招攬當地信者加入神職人員,定期回報各地的動態消息(地理、經濟、政治、民情);包括來自各行各業的信徒所透露的訊息,都成為美國的第一手情報來源,信徒無意間成了美國的線民!

  綜觀,所有各類宗教創始的用意,就是『祕密監督各國動態,並剝削當地政府的經濟力及百姓的財物』、且形成組織力量抵抗政權,造成族群不合而分裂—各類宗教的信徒,確實成了對抗自己政府的幫凶!

  再說:「耶穌教之類」除了嚴重誤導人類的生死觀念、更造成『臺灣人民—為正統黃種族人』去信仰此教,而觸犯〔陰府、陰陽靈界法規〕,為背叛祖先的罪名;信者死後、不論士農工商多有成就,一律以此罪名淪落「祖先不詳」的軌道,去投胎當「印度人或非洲人」重新修考—確實讓許多生前努力工作的人,浪費一世當人的機會!眾智慧者請自悟。

正確的宗教觀念:

  ■(四)宗教之稱的來歷:其實這個【宗教】的正確觀念,是原始就有存在的事,只是後來再度被【古代中國的秦始皇】把它循環的提醒而已!

  真相的過程—就從上篇耶穌教的情形來接起:當時「東洋的美國狗者」,他創始「耶穌教」,而且後來也滲透到【中國種族人和種族人的整個領域內】,並到處都是「年輕人」在瘋狂的信仰。此景:尤其這些年輕人很囂張地到處和「印度佛教」及「西洋的日本道教」在對立的拉教徒—況且各大教派的行為,都很不道德,在互相指責與批評的傳教法!

  重點:就是後來這「三種大教派」在「中國整個領域內」,而狂妄的傳教—竟然當時也讓「中國所有百姓」在執迷的信仰,甚至「也造成了多處的百姓,整天不務正業,並有些就把基業休止」,而替這些「外國教派」在到處宣揚的傳教!

  中國這種狀態,也經過了一段時期—忽然讓「中國政府」發覺『經濟』在空轉的危機。當局的「財政部」就派一些「調查員」去到處察訪,看有誰在逃漏稅。調查的結果,原來是被「外國教派」而對立地剝削去;所以才會產生每年『收取的賦稅』一直減退的情況。

  ◎中國精靈鼠者既然早就預料會有這種『佛興國亡』的險境,為何不事先去做好防範阻擋的措施?還放任這些「外國教派」一直侵入呢?

  其實,中國精靈鼠者很瞭然,這種各自教派的信仰是各自的私事;也可說:再有能力的「執政者」,也是沒有理由去干涉「百姓」的信仰,頂多只能規約治安而已。

  不過,中國精靈鼠者他也知道,「各國都會創始一些教派」到處去滲透外界—用意確實是要作為「圖謀私利」的手段,以及「祕密監督外界的動態」—這也是屬於『間諜』的一種。

  但是這次把「中國政府」干擾到太離譜的局面!也是恰好被中國精靈鼠者逮到這種適當的時機,要出面來推翻這些「外國教派」—他就速決下令,調集「中國政府所有職權者」來會商。會商的重點,是要「所有公署的職權者」去大作宣示『宗教信仰的至理』,開導「所有百姓」,去讓百姓知道,他們所信仰的「外國教派」都是「剝削教、詐欺教」。

  本著者啟示:真正的『宗教』,就是私家所設立祭奉自己祖先的宗祠,或用「神主牌」在各自家裡祭拜—以表示「飲水思源」的方式。此狀:就是什麼種族的人,就信什麼種族的祖先—這種信仰法,才不會列入吃裡扒外的修行者。不然,若是明知故犯而背叛祖先的修行者,那往後死亡回界時,必定是列入祖先不詳的「不好」軌道處—投胎『印度、非洲』。

  ※前述,中國精靈鼠者下令去實施大作宣示『宗教信仰的至理』,就是要百姓了解:要拜、要心靈寄託,就只有生養自己(或父母)的祖先,才是唯一值得尊奉的寄託對象;這就是飲水思源的信仰法』。

  不過,在歸正的過程中,也惹起「外國教派」很不服的爭執,且這些「外國教派」就煽動「中國一些執迷信仰外國教派的百姓」,去到處遊行而抗議地喧嚷,說中國精靈鼠者是暴君,在創始宗教干涉百姓的信仰!

  這種反常的爭吵,也激怒到中國精靈鼠者,他很無奈的「對外界所有教派」,使出一招「緩和取巧」的公然宣言—就是要邀請各大教派來舉行一場辯論,要各教派大家能以和氣的方式來公平辯論,而且「能合理取勝的教派」,那就讓此教在「中國領域內」光明正大的傳教。

  於是「邀請」約定的時期已到:果然『各大教派的教主』,也都準時「帶領了各自眾多的教徒」來集會—此局面,其實這場辯論大會,也是中國精靈鼠者刻意安排的「天意難逃」之慘局……

  ▲原來這場辯論大會的場所,是安排在之前製造假兵馬的廢棄地窖,而且這些廢地窖的屋頂,只是鋪上一層木板(上方的地面),再覆蓋上泥土,只要有人群站在地窖上方,必定能壓垮整個地窖。這一切的安排,只有中國精靈鼠者和其交代的親信幕僚知道;中國精靈鼠者的幕僚,在安排好會場後,向中國精靈鼠者稟告:「此地窖上方不夠堅固,在此處辯論恐怕有危險。」

  中國精靈鼠者說:「既然這些教主都有各自的神仙會保護相助,根本就不必顧慮安全問題,他們的神仙會保佑的,看哪個『神』的功力最強,就可以留在中國領域傳教。」

  (有些知情的幕僚若持反對意見,就被抓起來暫時軟禁。)

  事實上,中國精靈鼠者的見解也很正確,這三大教派,『道教』宣揚—自己的「太歲爺」有多神、多靈;『耶穌教』—見證「耶穌」有慈愛無邊的神蹟;『佛教』—強調佛法的萬能、佛祖的救苦救難……既然各自都有如此了不起的上司,那絕對有能力保護祂的教主(那可是『神』的代言人呀)!確實再危險的場地,也不必憂心,也正好看看哪個『神』的能力最強,就可以留在中國傳教!

  而且,中國精靈鼠者又下令,中國的百姓不准參與這場大會。(因為他瞭然這是一場人性不軌的爭論戰。)

  所以,當各大教派帶著各國的基本傳教士陸續進入會場,負責主持辯論大會的人,也宣布辯論大會開始—有些教主就開始爭先上臺發表了,你一言、我一語,臺上講的人和臺下聽的人也開始不依原則地反駁大罵,居然各教派還是暴動起來,彼此辯論不休,不肯相讓的爭執;此時,地窖上方「各教派的信徒」,聽到會場的暴動聲響,也同樣在互相爭執各教派的優劣,還互相推擠、打了起來!因此,地窖屋頂果然如預料中地受不了多人的大力踐踏,整個坍塌崩垮,發生了活埋的慘局!

  【事後產生語音不一的鬥爭】

  就在這場沒有『神蹟』出現、沒有『神佛』相助的意外事故中,所有「教主和傳教士」就這樣被活埋而死。

  其實,這也算是一場意外的災禍。(竟然沒有『神』和『佛』來相助!確實很意外。)

  但是,那些原本被軟禁而放出來的人,也到處喧嚷說是預謀的陷阱,尤其一些執迷信仰外國教派的中國百姓,就跟著起鬨,認為這是中國精靈鼠者的刻意謀殺。

  這樣的誤解,後來也造成「中國的治安」變很亂,出現一些中國人刻意把『談吐的語音』改成不同,並且把這種『語音』當作『暗語』,在「結黨營私」而來抵抗「中國政府」的制度;甚至把「中國所有族群」搞到「語言」快無法統一,要分裂的局勢。

  不過那時「中國政府」也展開調查,發現癥結出在『各大教派的經書』之上!這些經書內容的耍法,是那些「創始教派的教主」把它編制出來,目的是要給「各自的信徒」,去用『變調的語音』來朗朗上口的哼唱;那些不滿政府的信教百姓,故意利用經書的語調,去編制不同口音的語言,所以造成「同種族的語言」產生不同語音,搞派系之別在鬥爭。(語言不同,就會分化種族;種族被分化,就易產生內亂,國家百姓無法團結,就沒有強盛之國。)

  前述提醒:這也是現在「各國有些同種族的人」,所使用的「文字相同」,但是『談吐的語音』不同—這都是曾經被『各大教派的經書』所耳濡目染出來的結果。

  當時,中國精靈鼠者瞭然是被『各大教派的經書』汙染之後,他就馬上下令,讓「所有公署的職權者」,去向「百姓」強制收取所有『教派的經書』,並且全部把它燒燬。

  中國精靈鼠者他這次會那麼極端,「把所有教派的經書燒燬」,其實是他不想讓自己的百姓被外人煽動,而整天不務正業在『怪力亂神』的擾亂治安。

  ●提示:這場「宗教革命的事變」,到底是要如何才能有完善的結局呢?其實這種「各國的教派」,都是人性不軌的作為;而且要有完善的一面,確實也難。

  所以中國精靈鼠者他才會最後選擇出面來解決。但是他又為何能預料這是一場「天意難逃」的慘局呢?此因:這是通常若有「違反天理」的多人集體處,那多少必定會發生一些災禍臨頭的事。何況這次是「不軌的辯論大會」,又有誰肯認輸而被批判他是不軌的教派嗎?就是這樣,中國精靈鼠者才下令叫他的百姓不准參與這場大會。

  不過中國精靈鼠者到了最後,還是使出「快刀斬亂麻」的方法來解決—他下令把執迷信仰外國教派的中國百姓,強制沒收他們日常在誦讀的經書;派出的兵士,挨家挨戶搜括「各教派的書籍」,再把它集中燒燬。此外,還下令管制的公告:「不准百姓有教派的活動。若是違反者,就要被列入擾亂治安的罪名,嚴厲懲辦!」

  當此管制的公告一出,也使那些外國來的傳教徒,就驚惶失措的主動撤退而去。(不過,也有一些佛教的印度種族,躲到中國各處的山區裡,和一些『同類種族』在生存。)

  此況!這就是秦始皇(當代的中國精靈鼠者),下令「燒燬所有教派的經書」之真實面。

  (後人的歷史記載「焚書坑儒」,根本是「宗教人士」故意竄改中國當代的真實事蹟,在掩飾『宗教』醜陋的騙局。)

  (以上詳情請閱《宇宙歷史》,就能瞭然內幕真相。)

  ☆本人所述這篇『宗教之稱的來歷』—這就是【當代中國的秦始皇】,他只是把原始就有存在的正確宗教觀念,而再度把它循環的提醒出來;所以如今「正統黃種族人」才有屬於自己正確可信仰的宗教—就是『飲水思源』的團結信仰法。

特別點醒:

  中國和臺灣的『正統黃種族人』不能信仰外國教派的原因:自古以來,各個種族地形,創始各類宗教的用意—就是利用「宗教」去謀略侵犯其他國家!

  但是「中國這處大領域」,是〔陰府〕所安排的棋局競賽地。(這是靈界從天長地久年就公決的定例。)

  在這處領域出生的人類種族(中國種族人),都是屬於『正統黃種族人』,在此「中國整個大領域」必定要接受應變「外來國家」的挑釁之戰—並且是「只能守、不能出境作戰的修行法」—這是靈兵天將所暗中介入的定例處事,所以中國自始至終,從未、且靈界也不允許創始宗教去圖謀他國!

  也因如此,『正統黃種族人』的心靈寄託,只能允許寄託在自己祖先的神主牌位或宗祠;此為『飲水思源』的團結信仰法,也是用意讓「族群團結才能抵抗外敵」。

  而目前臺灣各類宗教的教頭,在大肆傳教給臺灣社會大眾,不但等同「煽動自己『正統黃種族人』去對抗自己的政府」、也嚴重誤導下代子孫當人的真正目的—所以,臺灣這些宗教教頭死後,絕對列入磨漿淪落沼泥界的細菌!

此單元結論:

  現今臺灣政府對於「宗教信仰」,是處於「放任、共沉淪」的狀態。不但放任各類宗教自由傳教,政府還獎勵「宗教發展」,助長邪靈文化(所有宗教都是跟陰界邪靈倒流的陷阱),鼓勵邪靈殘害百姓的健康、放任宗教剝削人民的財物,相對也是剝削了政府應得的稅收和捐款!政府不但沒有警覺,竟還把邪靈巢穴(寺廟宮壇),當成『國家重要無形文化資產』,舉辦媽祖文化祭、全民瘋媽祖等怪力亂神的活動,自以為是結合宗教搞觀光、拼經濟!

  這表面風光的慶典活動,背後付出的代價非同小可—建議政府應好好檢視,【臺灣地區人民精神疾病的年輕化程度】,已嚴重危害國家的經濟生產力!而【禍源就是宗教文化】。

  如果執政者再不醒悟宗教對國家及人民的危害,就等著區域性災情的洗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