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字典》男女—家庭時期的困擾-[男女—特別考場篇-1.3]

家庭時期的困擾……

  ◎談起【家庭者】—這位是「愛慕虛榮的傲慢者」,而且他的「婚姻」也是很精采之景。尤其他對於「男女之間相處的道德」是很私心哦!

  ※有天【家庭者】來找『本著者』請教,說他要去和配偶談判一些關於離婚的問題;但是說他不知道要用什麼理由才妥當。所以他說才特意跑來請我替他想辦法,幫忙提供一些關於能辦到離婚的方法,好讓他結束這次不幸的婚姻。

  不過這種「離婚」的問題—尤其當時我聽完之後,也很感歎的回答:為什麼通常的人,而在還沒有結婚之前,都一直想趕快找一個依靠的相處者來「成家立業」—一旦找到了又為何要再分離呢?難道這是一種婚姻的遊戲嗎?

  但是當時我就對家庭者說,既然要離婚也要有「互相同意或正確的理由」,不然是很難辦到的事。

  哇……那時【家庭者】就說起,說他在還沒結婚之前而生活過得很自由。問題就是說出在他感覺自己年紀也不小了,而才去搭上和這位相處。並且又說他自己心想這是一種姻緣的歸宿吧?但,他一結婚之後,才發現他和對方的「智慧高低」差別很大—尤其他們生活習性也大不相同!反正無論做任何事情時,都是被對方的「家屬」,而嫌東嫌西的不屑,也是整天都在背後嘮嘮叨叨的誶誶唸;所以他才想要和這位離婚,不然說他會崩潰了!

  ▲他話講完之後,『本著者』也回答:其實他沒有那麼嚴重的不幸。

  事實而言:家庭者他這種嫁娶的方式,也不是情投意合的戀愛者!必定是有為了「某些財物或各自容貌」所需的因素,才導致互相「貪念」而去促成婚姻的事。

  不然以家庭者,他剛才所述要離婚的理由來講,他才不可能會去搭上這種屬於「志不同、道不合」的人結婚;反正這種情況者!若是要能辦到「離婚」的話,那大不了把自己的權利,而全部放棄就可行的事。

  哇……這時【家庭者】聽到我說把自己全部權利放棄就可離婚的事,當場他表情看起來好像很不屑的樣子,而過一會就無言的鬱悶離去了。

  ※前述『本著者』雖然把離婚之事提示得很乾脆,不過有誰會願意把自己的權利放棄呢?尤其這也是屬於各自都有不同的「人性問題」—也可說:通常的人,一旦「成家立業」的時候,確實「家家都有難解的事」,就會時常浮起在煩困!

  這種真相:就是出在「有緣沒緣同屋簷」的不同親情相處,若是大家生活習性不一致,那也是必然的事。這個原因:就是大部分「結婚的人」,都是一家有兩面不同的親!況且「一人處事」都有兩面的私心哦!

  △此況是【家庭者】失去他還沒結婚之前的「異想天開之傲慢生活」,才會造成他「結婚之後」而時常自受委屈的煩悶。

  其實他這種情形也是一般人的通病,如果他能去體會「他本分上所應做的事情」,那就可警惕他自己的心態,而去應變、減少煩困的事。

  ★在此,依照『本著者』的見解:實際上我們每個人在「青少年」的時期,都有過【異想天開的爛漫生活】。

  但是:我們人類能生存在民間社會「工作修行」,而等「成家立業」的時期到!確實必須接受「登峰造極」的考法—就是要開始「安分守己的修心養性」—也可說是『收心』青少年時期的「爛漫生活及習性」。所以,其實「成家立業」的重點,就是〔夫妻互相關照的「工作修行」之良好事〕。

  問題:一般多數的人,就是一旦「成家立業」時,還是習性不改。所以有「傲慢的人」,若是去「結婚之後」,而且還是習性不改的話!那必定自然「心頭」就會時常浮起一股失去自由的感覺之憂。

  ●前文所述的情況:【家庭者】就是如同這種「愛慕虛榮的傲慢者」之景。尤其他的「人性問題」—確實是一位最喜歡接聽被寵幸的感覺者。(就是只愛聽『好聽』的話。)

  所以前文『本著者』所述他的問題時,他就是很不屑聽,而才會無言的鬱悶離去。

  ※再說:其實民間社會的人,尤其某些像【家庭者】這種人性,也算是屬於「好高騖遠的心態者」—況且有些「勸他們好的事情」,而他們若是「面子掛不住或不領情」的話!他們就會當場直接反駁的否認一切到底,甚至往後他們還會自行「捏造一些是非」來作為反彈的到處去批評對方不宜之處;這就是「好高騖遠的人」之作為。

  ▲此態:通常在民間社會的「工作修行者」,若是有類似像【家庭者】這種作為的人,確實大部分都不會有很大挫折的感覺。

  此因就是他們的心態,平常就對於「某些財物」都看得特別重視,也可說是自私心很重的人!而且他們才不會管別人的死活,反正對他們有利益的事,就絕對會使出心機去霸取。

  尤其他們若是得不到的話,就會馬上翻臉,而擾亂到逼迫對方屈服為止的現象!這也可說是「前面親兄弟,後面無情義」、或「前面手牽手,後面下毒手」的問題者。

  △前述:雖然「他們不會有很大挫折的感覺」,不過他們也有「心靈」脆弱的一面—就是最怕突然遭受到不斷的「錯愕感」。

事後又來了!

  ◎隔了一段時期,這位【家庭者】竟然又跑來找我請教,說他這次來是要了解一些「人的命運」問題。不過,當時我聽了也回答,說他若是時常想要聽好聽的話—那這裡沒有哦!

  但是【家庭者】也大言不慚地,說他只是不想聽對他沒有利益的事而已。卻說他今日來的『目的』,是要請教一些關於「人取名的好壞」究竟差別在哪裡呢?

  重點:就是說他最近『經濟』時常起落差異很大、且也到處去「求神問卜」,想要了解「自己的命運」等好壞問題。有很多高人對他指示:說他的「名字」有問題,而且要他去「改名」,說才能幫助他未來的『經濟』發展,所以他才特意跑來要請教這種「人的命運」真相是什麼?

  ★『本著者』聽完之後,也知道家庭者是一位「愛慕虛榮的傲慢者」,他就是很不合群的人。

  所以我這次對他有點反感,不過還是一貫的作風—也照常回答:通常在民間社會「工作修行的人」,根本就無法去預知未來的財富運途,只能徹底去瞭解「做人的真相」而已。

  原因,就是民間社會「工作修行的人」,而『經濟』要好要壞的問題:如果是遇到『自區域的領導者』,對治安不重視,或派出的執行者,只為了自己眼前的私利去執行!

  此類就是「假公濟私」的貪官汙吏之亂象!就算「再善良的人」,也會產生邪惡的心態;確實是造成下代子孫「心靈不健康」的邪惡思想。

  此況也可說:「人的財富運途」是隨民間社會的潮流在考驗!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的現實面。所以:我們民間社會的「區域選舉」,要重視人才!「好或壞」是百姓往後『經濟』的行程遠景。

  ※前述:這就是在民間社會「工作修行的人」,關於『經濟』的好壞,必須冀望『自己區域的領導者』,看他的能力如何而已。所以「人的財運」,確實是根本無法去預知未來的事。

  ★再敘「人取名或改名」的問題:其實這種「人取名」的好壞真相!依照我時常去觀遇我們人類的〔陰府、靈界祖先〕,而祂們所執行民間職務事來講:這個「人取名」的好壞,確實內幕有玄機!

  所以民間社會的人,才會有些「再富或再窮」的人也會挫折與掙扎,甚至「患得患失」的憂鬱。

  這種原因:就是我們人類在民間社會「工作修行的品行」好或壞,是由我們〔陰府、靈界祖先〕在維護管制的觀瞻!

  ▲此觀瞻:就是「人類取名冊字體」,而「一生命運」的好壞!是隨人的一生固定終身法。

  就是這種情況:所以難怪民間「人與人的智慧」,會有如此的差別起伏這麼大!原來就是我們【陰府、靈界祖先有陰陽法規所訂定的規律】,如果民間人類「取名字體正確的人」—確實是被靈界列入維護安全的人。

  △但是「取名字體不對的人」,而在民間有大多數的人,確實他們的生活也過得很富裕,這又該如何解釋呢?

  原來此類的因素「有兩種工作修行法」:有的是靠自己肯打拼、節省,應得的結果。

  另一種人:是靠上代留下的「家產基業」,才能度好一生;但是此人這一生的「工作修行」,確實有問題!

  依照【陰府、靈界法規】訂定的「工作修行」職責規律法:有所認知—「出生人類」就必須承擔付出勞力整修民間、當工具的職責!就是要接受民間社會「士農工商」的基業工作修行責任法。

  如果此人因得大筆財產,而不付出工作職責—這屬於「懶惰的人」(未盡當人的職責)!等死亡時,必定會被〔靈兵天將〕羈押帶進【陰府的判刑處】,再把死亡者的「靈魂根體」,打入「水銀晶體的輻射池」!

  此做法:這是要分解死亡者的「智慧根與心靈磁流魂體」的隔離法!然後就把死亡者的「智慧根體」,另丟入粉碎坑,讓祂直接投胎「鳥獸魚蟲」當畜牲生產類,而去重修好壞的考場。

  ※再談「人取名」的好壞問題:其實人類(取名字體)的財庫多少,並不重要;只要自己能認知,肯去打拼、節省,再窮再富也差不了多少。

  最主要!真正的「取名字體」,用意是在人的「智慧根與身體」,是否能健康的關鍵。此事:這是看在人類出生的農曆月數,是要能符合生肖的食物庫,正確字體就可行。

  重點提醒:如果後來「再改名或取名」,算對的人,也是要徹底去瞭解「做人的真相」(出生當人的意義),不然一生的勞累修行,而到老邁的階段時,也是會時常「質疑的自悶」,煩困的掙扎到壽終之景。

  ●前文所講解「人取名」的情況:這就是【家庭者】要了解的真相。但是,竟然他聽完之後,就傲慢的詢問,說剛才我所講解的內容,有些包括人的「財產問題」,依照這樣的講法,那等人壽終時,所有財產要給誰呀?

  ★不過『本著者』也聽著很無奈,就乾脆回答:其實我們人的一生,「再多的財物」,等人死亡時,一切都是空的。所流傳在陽世間給活著的人,得到的是—使用與欣賞而已。例如:畫給人欣賞、書給人閱讀、錢財給民間人使用。這也啟示:人在民間生存,再怎麼爭奪名利,死後也帶不走財物—只有『智慧靈根體』的成長和記憶檔案才能帶回靈界判果位!

  再說,依照我的見解來講:在天下民間所有各行各業的創作者,包括人的親情在內,確實都是「後浪推前浪」的處事淘汰法。此道如同【高山飛泉擊碎石、萬壑雲煙蓋松樹】的含義—就是忠告天下所有生存的「工作修行者」,若是要爭奪某些事務時,還是適可而止。

  亦可說:再有聲望的人、或創作再至極的事物,還是照樣被歷史分化而埋沒掉—這就是代代『生死循環』的修改法!為一代接一代而不願認輸的超越者,也是新人換舊人的交替事。

  所以,今世還是多要求自己,去認清我們的『生死根源』,不然一生強求只為「爭權奪利」,要能找回開心的軌道,那也難了。

  ※前述所講解「財產問題」的情況:這也是【家庭者】不想聽的一面。不過他竟然聽完之後,就直接要求我幫他「改名或取名」,說他是為了要身體健康,才能保住他的錢財。

  但是『本著者』聽完就回答:若是要「改名或取名」的話,那就請讀者自行去查閱本著者的《風雲道者經典錄》叢書,就能給自己徹底去選擇「好或壞的名字體」,不然自己是無法去了解它的真相之根源所在。

  此況很抱歉:不是本著者不幫他人「改名或取名」!驚險—這是和我們〔陰府、靈界祖先〕的職務事,有很大內幕玄機的牽連。所以還是鼓勵大家自行去認知,自己去「改名或取名」,而比較心安理得之處。

  哇……【家庭者】聽到我叫他自行去查閱《風雲道者經典錄》叢書,自己去「改名或取名」時,就當場馬上翻臉,又是很不屑的離去。

難清醒呀!

  ◎時光一轉眼,似乎也過了好幾個年頭,突然【家庭者】又出現!這次他很鬱悶的跑來找我抱怨,說他決心要和配偶離婚。

  當時我就直接笑笑的回答,說他時常動不動就要鬧離婚來開玩笑?不過【家庭者】說他這次不是開玩笑,是真的要離婚!而且說有他充分的理由,能夠保住他自己的權利,去作為辦好離婚的手續。

  原因:就是他的配偶最近時常不回家,確實和一位情人在外面同居,所以他這次要來請教有關於他的「小孩問題」,拜託我能替他設想而要怎樣辦理才適當?

  ★『本著者』聽到這種情況,也很感歎的回答:如果「沒小孩的問題」,那要離婚的人,確實是一件無所謂、算是意見不合而分手的正常事。

  不過既然「有小孩的問題」,那要離婚的話,就要更加考慮清楚!不然這是有關於我們〔靈界祖先〕介入的問題。

  依照【我親身靈魂出竅】去觀遇〔靈界祖先〕在執行民間人類子孫的養育問題,確實〔陰府、靈界法規〕所訂定的人類考場,是有一項很嚴厲的判刑法。

  ▲此真相的過程:就是我們人類的「長輩與子孫」,共同在民間「工作修行」,確實是一棒接一棒的「延續種族生命」,為交替循環的接班法。這也啟示:活著的長輩,就是下代子孫的活祖先!既然敢生小孩就要負擔養育之責—這是從古至今、傳留下代子孫的原理!所以人類傳宗接代,養育子孫是「栽培智慧根,讓其智慧與智商成長」,此為基本的責任與義務;也是人類的循環,一代接一代,為天地最公平且自然的事。

  △前述負面!若是「敢生小孩」的人,但是又遭受到某種挫折時,就拋棄不想養育—這類算是「逃避現實」,不付出責任者!確實是列入【陰陽靈界法規所訂定的條例】,算違反規律,屬於造孽者!

  重點!再不孝的子孫—「最起碼」也要承受養育到「成年」的階段,才能卸下責任;不然此生「工作修行的地位」再崇高—也是多餘!此者死後必定淪落投胎當畜牲。所以,「有小孩」的問題者,要離婚的話,就要更加考慮清楚!

  (上述,若有質疑的人,請自行去查閱《風雲道者經典錄》叢書,就能徹底明晰「做人的真相」等根源。)

  ●前文所講解「養育小孩」的情況:這就是【家庭者】要離婚!就要更加考慮清楚的問題。

  此時【家庭者】聽完後,他就說雖然他書讀不多,但這種道理他還是懂的—不過在同時,他突然眼神射出一股很謹慎的思考……又詢問,說關於「他的配偶」在外和人同居,這種行為跟我們〔人死後的審判和成績〕,是否有影響?

  那時『本著者』聽著就回答:事實這種屬於「男女劈腿」的事,確實是「各自交往的私人事」—與我們〔靈界祖先〕的執行法無關。

  「但是!這種異常行為的人,那自己的身體就要多保重,不然會有現世報介入哦!」

  此事『本著者』就這樣的回答家庭者,不過他這次既然聽到說「男女劈腿的事」,而是與〔靈界祖先〕的執行法無關時,他就好像和剛才跑來抱怨的表情有點不同,反倒看起來心情很開心的樣子!並且後續要再講解「男女劈腿」的真相,他也不想聽下去,迅速道謝而離去。

  ※其實剛才家庭者,他這種異常的舉動,確實也使我有感覺:好像後來詢問的「劈腿問題」,就是他自己;不然看他剛才這麼開心的樣子,依照平常他的習性,他還是會繼續聽下去才對呀!

  ★不過,前提這種「男女劈腿」的真相,就依照『本著者』在民間社會,時常所觀遇到這些「男女劈腿」的情況來講:

  尤其,喜歡搞劈腿的人,他的「智慧神經」,必定會時常失調;對於自己的家庭與人生未來,也不會很重視。

  而且,這種「男或女」的劈腿問題:確實都是出在人的「愛慕虛榮、財多心弱」!才會產生心靈空虛,怕孤單寂寞的亂象事。

  所以,這類劈腿族,最危險!通常都出在「智慧靈根體」的溝通;就是『男女感情之處』,也算是最高境界的特別考場!「當迷困不醒、分析不開、自悶不過,就自殺」……

  但是,此類「自殺的人」!確實會被我們〔靈界祖先〕,而列入(智慧靈根)不成長的廢類除掉法。並且這類不可能隨時隨意再度投胎當人類!只有去投胎「樹木受日月風雨洗刷之苦」,反而更痛苦之景。

  ☆前述、這種『男女感情的事』,其實和「做人」在民世間,而修考「士、農、工、商」的測驗,是不列入之事項。

  此原因:人類在民間社會工作的修行「好或壞」,是由〔靈界的執行長〕在觀瞻記載!這是有「來龍去脈」的事實根據。

  但是,這種「男或女」的劈腿問題:確實與〔祂們〕在民間執行事務無關!〔祂們〕不管這種事;這是「活著的人」各個私人之事哦!

  ▲重點!前述【有所認知—做人才不會有罪惡感】—所以(做人)在民間社會修行的「娛樂之處」要謹慎:『人可風流』!絕對「不可下流」;此下流的意思:就是不能毀害別人的生命。

  〔若是違反的人!此種人等死亡時,必定直接投胎「雞鴨禽類」當畜牲生產類,而作為重修好壞的考場。〕

  △尤其:喜歡搞劈腿的人!只是當事人,若是遇到精神錯亂,或身體得病症,確實是「自作自受」的現世報而已。

  ●前文所講解「男女劈腿」的情況:這也是【家庭者】當時就是怕會講到他心坎裡的不宜之處,所以他才會不想繼續聽下去,而迅速逃離現場的原因。

事後的狀況又來了!

  這段是【家庭者】當時不想聽「男女劈腿」的後續真相;就是「他有和外面的情人在同居」,況且他當時那段時期也是「家庭不和諧」的亂象,甚至「已經也和他的配偶辦好離婚手續了」,只是他當時不說出而已。

  也可說:他當時來找我要請教的事,確實是為了「小孩問題」的困擾而來,但是自從聽完講解之後,他還是依然傲慢的不檢點呀!

  ◎問題:這次是『本著者』碰巧在街頭!忽然遇到家庭者,但是竟然說他已經出家了……就這樣互相碰面在閒聊時,那時他就藉機詢問我一些關於「出家人」的疑問事;就說他自從跑去「出家吃素」,而且他在「吃素念經學道」這段期間內,自己時常覺得身體很不舒服,有些怪怪的異常存在,也不知道是何因?

  情況就是說他最近才感覺「身體」不知為什麼會時常「酸痛、疲勞、頭昏眼花、四肢無力,類似貧血、頭腦茫茫渺渺、注意力不集中、記憶力減退、六神無主……等不舒服的病症」!並且說他有時也感覺某些陰影在身邊飄浮的狀況。

  哇!當時『本著者』聽著他訴說完時,就質疑的問他,說他曾經是在做什麼行業?不然他的身體怎麼會得到這麼多的疾病呀!

  ※竟然那時【家庭者】回答,說他沒有正常的行業,只是靠著上代留下的「家產」在運用過活而已。同時說他自從「和他的配偶離婚之後」,就直接去和外面「那位情人結婚」,但是兩人相處一段時期當中!說突然「這位相處者」而時常和他鬧情緒,而且要和他脫離關係。

  原因:他說就是「這位相處者」,也是時常在外面另有同歡知己,就這樣互相不合也鬧到離婚的收場了。

  此事:他說就是這樣也讓他很錯愕,而自己感覺到有點「罪惡感」。所以說他才痛下決心脫離世俗,去「皈依佛門」,出家當「僧尼」;而且跟著吃素的原因!說他是一方面在贖罪,另一方面是為了修道、成佛成仙—也為了他家族的大大小小在積德。

  ★這時『本著者』聽到家庭者他這種言行的說法,卻一時也很感慨的回答:其實家庭者會被他的情人拋棄,那也是剛剛好的事。

  此因:通常在民間社會中生活的人,若是有「成家立業的相處者」—既然會被引誘去作為「劈腿的情況」,那大部分被勾搭的人,必定都是為了「某些財物或各自容貌」所需的因素,才會有這種「互相貪念」的感情糾纏之亂象!甚至變成了「家庭不和諧」的破裂分離者,這也是預料中的事。

  ▲況且:若是「又被勾搭的情人拋棄」,那也是很正常—尤其「喜歡搞劈腿的人」!他對於「男女之間相處的道德」,確實是很自私的處事。

  所以,有這種心態的人,他如果又碰巧有機會能再去勾搭比較好的對待者,那他絕對會「無情」的脫離而去。

  這也可說:他既然能夠勾搭你,而且往後若是「兩人相處的感情有退化,或遭遇到經濟的困境時」,那他也會再度去勾搭別人來脫困自己!這就是「喜歡搞劈腿的人」,他必定有存股「傲慢」的心態。

  △前述也可說:「喜歡搞劈腿的人」—這種是屬於逆境的相處法;若是「被拋棄的人,或自己把別人拋棄」—其實這兩方面的好壞,都是一樣的傲慢者。

  尤其有些一旦互相又不合時,而「被拋棄的人」,那大部分都會埋怨對方「無情」不義之處。

  其實最大的「無情者」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此因事實而言:通常「劈腿的人」,確實都是不顧家庭,甚至把自己的家庭拋棄,這也是自己無情之處。不過若是又被外面的情人拋棄……那這也是剛好而已。尤其把別人勾搭出來的人,而且又被他拋棄的話,這種破害別人的家庭,確實也是自己不義之處。

  所以「既然喜歡搞劈腿的人」,那互相依照公然的見解:大家都沒有好壞的差別,並且這種遭遇的人,那也不必自責有罪惡感……只不過最頂多是「現世報」的事實而已。

  ●前提『本著者』所講解的情況,就是【家庭者】後來被情人拋棄,所以他受到這種挫折,才躲藏去「出家吃素」,說是在贖罪。

  其實他幹麼要贖罪?而且又惹來「身體」這麼多的病症!實情他這種不是真正的生病,而是去被卡到「陰鬼纏身」的現象。

  ※但是這次『本著者』知道他卡到這種「陰鬼纏身」的現象時,反而當時也不直接教他如何去破除這種靈異的方法。

  此因:就是本著者知道家庭者他這種人性,若是當場對他講實情,說他是「陰鬼纏身」才會產生那些病症的話!可能會又來當場翻臉,而反駁的否認到底,甚至會說是本著者在怪力亂神哦!

  所以『本著者』就是當時對他提醒,說若是他要了解這些病症的來源、而且要如何治療法—那就請他自行去查閱《風雲道者經典錄》叢書,就能得知這些病症的「來龍去脈」之根源,也是自己就能輕易破除的事。

  不過當時【家庭者】他聽到本著者叫他自行去查這些病症的來源時,就當場很傲慢的說,如果沒有現成的答案,那就不必說了……卻回頭就離去了。依舊栽進「佛門」裡。

  ★他後來就是這樣和本著者最後碰面的情形—確實也使『本著者』感到很不可思議的事!

  唉!原來民間「佛門」這些出家的「和尚或尼姑」,都是「感情挫折」的逃避者—才會去出家、修道、脫離世俗。

  此況也可說:民間社會的「高智慧者」也難抵抗男女之間的感情線。難怪!民間就是因為有各類「宗教」的誤導,才會造成人類遇碰挫折時,就茫然的「把基業放棄」,而逃避現實、躲藏遁入空門,一心一意以為能贖罪或修到「成佛成仙」;其實這只是隨波逐流的幻象!除非自己死掉去碰—真實的景況,但也是一去不回的如此而已。

  前述,這種人類就是遇到感情挫折,而產生「心靈恐懼的罪惡感」,才跑去出家當「和尚或尼姑」—自己認為在洗刷他的業障—就是這種自編自導的幻境,才導致「下代子孫」有樣學樣的本末倒置之亂象。

此冊從頭到尾的真實寫照!

  ☆本著者—在此也提示一點觀感來達意:其實此篇內容所提「男女感情的結合者」,這種意態的相處,確實是人類的「智慧靈根」在修行,「人的軀體」不過是如玩偶而已。

  所以,若是要能有「穩固」相處的人,就要學會「自求自悟,自奮鬥」的心態與作為。這也可說:成功不是用心去想的,也不是一天就可造成的事!況且,忍不了一口氣的人,那也是永遠的失敗者。

  ※尤其人類「生計」的問題:這種生活的理想,確實民間最溫暖的事,就是人生有『勤』不是夢,才能一帆風順四季春。

  這也可說:若是有「實力的人」,那做人不冷漠也必然的事。所以「做人」就要時常要求自己學會「心中無難字」的境界,不然「人性」通常都會有點「依賴」、不掙扎的心態!事實「做人」必定要有吃到老、學到老的意志,這也是「事在人為」的真實道理。

  ▲並且說起「男女之間勾搭」的問題:其實這只是一時「互相瀟灑演出」的異心而已,不過「有清醒的人」,他才不想接觸這種來遲的知己。

  這也可說:有些「無法看透情關難了的人」,才會自己感覺「互相」有股好像磁力在糾纏的日出日落之迷。

  但是這種「互相誘惑」的相處,也是通常的人都知道這是不可能屬於自己擁有,而一旦放棄時,還是各自偏偏心窩會時常惦記的在煩雜,這也是各自捨不得的事實。

  不過既然不合又分手的人,那何必互相在埋怨的指責呢?實際上:這也是一個巴掌拍不響的相處法,若是能夠把不宜的情人,就讓他自然的去反省;況且就當作「有來有往,沒來也清爽」的心情去看待,那往後才不會有事端的紛紜。

  △此書全部最主要的重點:就是要懂得去體會「做人的真相」(投胎當人的意義)—其實「做人」如果能適應在「平凡悲觀」的環境中生存,而且不要時常有抱怨的心態!這才能體會到「自我感覺」活得有真實的一面之處;並且也必然會使自己的「智慧成長更快」,為高人一等的見解者。

  前述就是說:如果做人時常想要擁有「榮華富貴」的心態,那絕對找不到自我,而且也會時常遭受到「樂極生悲」的來臨。

  這也可說:「做人」還是多留點靜寂的空間,給予自己的「智慧」去思維,才不會忘了「做人的真相」(投胎當人的意義);不然若是時常只為了「榮華富貴」在爭奪的話!那根本就不可能看出自己好壞的真面目,而且也會忘了自己往後的遠景是什麼。

  所以能在「平凡悲觀」成長的人,他的「智慧」才能有一股無限的潛能而出。

  提醒:尤其「很多事情的真相」,這不是用金錢能買到的事—確實「做人」真正最大至富的財物,不是在金錢,而是在「平凡悲觀」的體驗,才能得到自己在民間社會「工作修行」的真義所在。

  ●本著者就此表示:本篇《男女》的全部「來龍去脈之根據」—雖是本人的心路歷程,也是陰府特意安排要傳達給民間人類—『正確的感情觀』!確實是天下民間所有的人,必須要徹底去瞭解「男女之間的感情相處」,不然一生被埋在谷底,等於白活一場。

  問題:雖然讀者可能只是在此書得知,尚未親身遇碰感情之相處;但瞭解『正確的感情相處法』,也可讓讀者的智慧飽和靈通。再說:今日能得知者,心中就沒有疑惑,就不會迷糊的過一生。

  重點:愛情,是千年以來人類最『迷惑』的事!所以「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往後還是列入崇高的修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