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历史》人类种族的语文不一之战-[4-5]

  【宗教革命的事变过程】

  ▲此道的真相:这是前文所提‘东洋’的美国狗者,他创始‘耶稣教’,而且后来也渗透到“中国整个领域内”,并到处都是“年轻人”在疯狂的信仰。此景:尤其这些年轻人很嚣张地到处和‘印度佛教’及‘西洋的日本道教’在对立的拉教徒!而且各大教派的行为都很不道德,都用互相指责与批评的传教法,在拉锯各区域的百姓入教。

  后来这“三种大教派”,就在中国整个领域狂妄的传教,竟然也让所有中国百姓在执迷信仰,甚至也造成了多处的百姓,整天不务正业,并有些就把基业休止,而替这些“外国教派”在到处宣扬的传教。

  (以民国一O二年的现今台湾,百姓接触宗教或宫庙、或有供奉神的比例,已是百分之九十的‘盲目者’;但对比秦始皇时代宗教的乱象,却是小巫见大巫!当代中国被三大教派侵入的严重程度,是把信仰宗教当风潮,也可说‘没有信教的人’就会被各教‘抢食’的局面;百姓把‘信教’当成人生的修行,放下士农工商、不工作,把‘传教’当工作。台湾曾经‘疯大家乐’的情形,勉强可比喻当代中国被三大教派疯狂传教的情形,让读者体会一下。)

  中国这种状态,也经过了一段时期—忽然让“中国政府”发觉‘经济’在空转的危机。当局的“财政部”就派一些“调查员”去到处察访,看有谁在逃漏税。调查的结果,原来是被“外国教派”而对立地剥削去;所以才会产生每年‘收取的赋税’一直减退的情况。

  ◎中国精灵鼠者既然早就预料会有这种‘佛兴国亡’的险境,为何不事先去做好防范阻挡的措施?还放任这些“外国教派”一直侵入呢?

  其实,中国精灵鼠者很了然,这种各自教派的信仰是各自的私事;也可说:再有能力的“执政者”,也是没有理由去干涉“百姓”的信仰,顶多只能规约治安而已。

  不过,中国精灵鼠者他也知道,“各国都会创始一些教派”到处去渗透外界—用意确实是要作为“图谋私利”的手段,以及“秘密监督外界的动态”—这也是属于‘间谍’的一种。

  但是这次把“中国政府”干扰到太离谱的局面!也是恰好被中国精灵鼠者逮到这种适当的时机,要出面来推翻这些“外国教派”—他就速决下令,调集“中国政府所有职权者”来会商。会商的重点,是要“所有公署的职权者”去大作宣示‘宗教信仰的至理’,开导“所有百姓”,去让百姓知道,他们所信仰的“外国教派”都是“剥削教、诈欺教”。

  本著者启示:真正的‘宗教’,就是私家所设立祭奉自己祖先的宗祠,或用“神主牌”在各自家里祭拜—以表示“饮水思源”的方式。此状:就是什么种族的人,就信什么种族的祖先—这种信仰法,才不会列入吃里扒外的修行者。不然,若是明知故犯而背叛祖先的修行者,那往后死亡回界时,必定是列入祖先不详的“不好”轨道处—投胎‘印度、非洲’。

  ※前述、中国精灵鼠者下令去实施大作宣示‘宗教信仰的至理’,就是要百姓了解:‘要拜、要心灵寄托,就只有生养自己(或父母)的祖先,才是唯一值得尊奉的寄托对象;这就是饮水思源的信仰法’。

  不过,在归正的过程中,也惹起“外国教派”很不服的争执,且这些“外国教派”就煽动“中国一些执迷信仰外国教派的百姓”,去到处游行而抗议地喧嚷,说中国精灵鼠者是暴君,在创始宗教干涉百姓的信仰!

  这种反常的争吵,也激怒到中国精灵鼠者,他很无奈的“对外界所有教派”,使出一招“缓和取巧”的公然宣言—就是要邀请各大教派来举行一场辩论,要各教派大家能以和气的方式来公平辩论,而且“能合理取胜的教派”,那就让此教在“中国领域内”光明正大的传教。

  于是“邀请”约定的时期已到:果然‘各大教派的教主’,也都准时“带领了各自众多的教徒”来集会—此局面,其实这场辩论大会,也是中国精灵鼠者刻意安排的“天意难逃”之惨局……

  ▲原来这场辩论大会的场所,是安排在之前制造假兵马的废弃地窖,而且这些废地窖的屋顶,只是铺上一层木板(上方的地面),再覆盖上泥土,只要有人群站在地窖上方,必定能压垮整个地窖。这一切的安排,只有中国精灵鼠者和其交代的亲信幕僚知道;中国精灵鼠者的幕僚,在安排好会场后,向中国精灵鼠者禀告:“此地窖上方不够坚固,在此处辩论恐怕有危险。”

  中国精灵鼠者说:“既然这些教主都有各自的神仙会保护相助,根本就不必顾虑安全问题,他们的神仙会保佑的,看哪个‘神’的功力最强,就可以留在中国领域传教。”

  (有些知情的幕僚若持反对意见,就被抓起来暂时软禁。)

  事实上,中国精灵鼠者的见解也很正确,这三大教派,‘道教’宣扬—自己的“太岁爷”有多神、多灵;‘耶稣教’—见证“耶稣”有慈爱无边的神迹;‘佛教’—强调佛法的万能、佛祖的救苦救难……既然各自都有如此了不起的上司,那绝对有能力保护祂的教主(那可是‘神’的代言人呀)!确实再危险的场地,也不必忧心,也正好看看哪个‘神’的能力最强,就可以留在中国传教!

  而且,中国精灵鼠者又下令,中国的百姓不准参与这场大会。(因为他了然这是一场人性不轨的争论战。)

  所以,当各大教派带着各国的基本传教士陆续进入会场,负责主持辩论大会的人,也宣布辩论大会开始—有些教主就开始争先上台发表了,你一言、我一语,台上讲的人和台下听的人也开始不依原则地反驳大骂,居然各教派还是暴动起来,彼此辩论不休,不肯相让的争执;此时,地窖上方“各教派的信徒”,听到会场的暴动声响,也同样在互相争执各教派的优劣,还互相推挤、打了起来!因此,地窖屋顶果然如预料中地受不了多人的大力践踏,整个坍塌崩垮,发生了活埋的惨局!

  【事后产生语音不一的斗争】

  就在这场没有‘神迹’出现、没有‘神佛’相助的意外事故中,所有“教主和传教士”就这样被活埋而死。

  其实,这也算是一场意外的灾祸。(竟然没有‘神’和‘佛’来相助!确实很意外。)

  但是,那些原本被软禁而放出来的人,也到处喧嚷说是预谋的陷阱,尤其一些执迷信仰外国教派的中国百姓,就跟着起哄,认为这是中国精灵鼠者的刻意谋杀。

  这样的误解,后来也造成“中国的治安”变很乱,出现一些中国人刻意把‘谈吐的语音’改成不同,并且把这种‘语音’当作‘暗语’,在“结党营私”而来抵抗“中国政府”的制度;甚至把“中国所有族群”搞到“语言”快无法统一,要分裂的局势。

  不过那时“中国政府”也展开调查,发现症结出在‘各大教派的经书’之上!这些经书内容的耍法,是那些“创始教派的教主”把它编制出来,目的是要给“各自的信徒”,去用‘变调的语音’来朗朗上口的哼唱;那些不满政府的信教百姓,故意利用经书的语调,去编制不同口音的语言,所以造成“同种族的语言”产生不同语音,搞派系之别在斗争。(语言不同,就会分化种族;种族被分化,就易产生内乱,国家百姓无法团结,就没有强盛之国。)

  前述提醒:这也是现在“各国有些同种族的人”,所使用的“文字相同”,但是‘谈吐的语音’不同—这都是曾经被‘各大教派的经书’所耳濡目染出来的结果。

  当时,中国精灵鼠者了然是被‘各大教派的经书’污染之后,他就马上下令,让“所有公署的职权者”,去向“百姓”强制收取所有‘教派的经书’,并且全部把它烧毁。

  中国精灵鼠者他这次会那么极端,“把所有教派的经书烧毁”,其实是他不想让自己的百姓被外人煽动,而整天不务正业在‘怪力乱神’的扰乱治安。

  ●提示:这场“宗教革命的事变”,到底是要如何才能有完善的结局呢?其实这种“各国的教派”,都是人性不轨的作为;而且要有完善的一面,确实也难。

  所以中国精灵鼠者他才会最后选择出面来解决。但是他又为何能预料这是一场“天意难逃”的惨局呢?此因:这是通常若有“违反天理”的多人集体处,那多少必定会发生一些灾祸临头的事。何况这次是“不轨的辩论大会”,又有谁肯认输而被批判他是不轨的教派吗?就是这样,中国精灵鼠者才下令叫他的百姓不准参与这场大会。

  不过中国精灵鼠者到了最后,还是使出“快刀斩乱麻”的方法来解决—他下令把执迷信仰外国教派的中国百姓,强制没收他们日常在诵读的经书;派出的兵士,挨家挨户搜括“各教派的书籍”,再把它集中烧毁。此外,还下令管制的公告:“不准百姓有教派的活动。若是违反者,就要被列入扰乱治安的罪名,严厉惩办!”

  当此管制的公告一出,也使那些外国来的传教徒,就惊惶失措的主动撤退而去。(不过,也有一些佛教的印度种族,躲到中国各处的山区里,和一些‘同类种族’在生存。)

  此况!这就是秦始皇(当代的中国精灵鼠者),下令“烧毁所有教派的经书”之真实面。

  (后人的历史记载“焚书坑儒”,根本是“宗教人士”故意窜改中国当代的真实事迹,在掩饰‘宗教’丑陋的骗局。)

  ■顺带一提:曾经“美国、英国、俄国”的解除同盟之战,那些美国狗者所召募的佣兵—非洲虎种族人(匈奴族)、印度猴种族人印度鸡种族人,战后发遣到中国领域,都躲在中国一些偏远的边疆地带繁殖生存,也产生了‘混血’的后代(造成中国种族人如今有面貌特殊的民族);而且,当时的印度种族人,就把‘佛法’带到中国领域了。这些侵入者,就以游牧的方式生活,抓鱼、牧养牲畜,拿来跟中国龙族换白米;‘佛教’也成为他们的信仰,代代相传;尤其困苦的生活环境,更加深他们盼望‘佛祖’降临此区来帮助他们脱离苦难,所以对‘佛教’更执着狂热,宁可冒着生命危险,“悬绳攀岩,雕刻巨大的神佛雕像、凿岩建寺”,把当地的岩石峭壁都雕刻了许多跟‘佛教’有关的东西。

  经过改朝换代几百年后的秦始皇时代,为何‘佛教’能如此迅速侵入整个中国领域?就是有此处扎根已久的‘佛教’教徒,里应外合地配合所致。

  当中国精灵鼠者驱逐外国教徒离开中国时,有些印度的传教士就躲藏到此处—据称“古代就存在佛法的圣地”,和这些‘混血’的同类种族一起生活;也把私藏的‘经书’都存放在岩洞里;因为怕被“中国政府”发现,他们都是躲藏在很险峻的山里,挖凿岩石穴居;连死掉时,族人也在石壁凿洞,打造石棺,就把死人连棺带尸藏在石壁的岩洞里(这种都是教主级的埋葬法)。

  这些异种族藏身的区域,在之后‘第三次世界末日’的大地震中,就把这些“印度种族人、非洲种族人”全部震死灭掉了。(都去投胎畜牲、鱼虾或细菌类。)

  【接续阴阳大变动的处事】

  ※后来,中国精灵鼠者也说服了“世界正统十二种地气的国家”,而来同盟,并统一立宪,作为和平往来的原则。

  不过事后经过不久的时间,操劳过度的中国精灵鼠者也突然病倒,回阴府去了。

  此况的【精灵鼠者】为何会那么早就突然死亡呢?

  其实,祂是急忙要赶紧重回〔阴府大本营〕,去竞选“十年一度的执政者”,祂真的也当选了‘阴府大本营的执政者’。

  △接续就此谈起〔阴阳大变动的处事〕:【精灵鼠者】重回阴府去参与这次的竞选,且祂也接任阴府大本营的执政者职位;在处理‘天地五界’所有阴阳灵处的政务时,阴府内地竟然发生有灵魂根者在暴动的抗议事件—这是“美国狗种族的灵根者”和“日本猪种族的灵根者”,此两个种族的灵魂根者起意在抗议“失去参选阴府执政者的权利”。

  此因源自这两个种族的灵根者,是曾经就被“天地五界所有灵界公署的职权者”,联合把祂们道德制裁,并列入没资格在阴府参与任何竞选的种族者;所以祂们才会屡次遇到“阴府十年一度在竞选执政者”的期间,就会心有不甘地做出暴动在抗议地争吵。

  这“两个种族的灵根者”,为何被列入不能参选“十年一度的接替执政者”?

  这得从〔阴府大本营〕成立“天地五界”的‘灵界法院’来说起:这处法院,是要给天下“五大地形的十二种地气处”之修行者(为“十二种生肖的正统国家”之不同人类种族者),老迈寿终时,在此法院审判一生当人的修行成绩,转换分发不同的修行地;而且修行成绩良好的人类寿终重回〔阴府大本营〕任职者,就有资格去参选阴府公权的执政者。

  重点:确实当初本来在〔阴府大本营〕有“十二处不同的灵族者”在自由竞选—为“十二年一度的接替执政者”;这是可以继续竞选而不断连任的作法。但是后来会演变成为“十年一度的竞选法”,就是“美国狗种族的灵根者”和“日本猪种族的灵根者”所造成的—因为这两个灵族者曾经投胎在阳世间修行(当人类)的所作所为,都是违反仁义道德的做法;所以当时祂们也引起“天地五界所有阴阳灵处的众多修行者”之公愤,才被‘阴府的灵界法院’把这两个种族的灵根者,作出‘永远丧失参选阴府执政者的资格’之宣判制裁—从此就只有十位灵族者(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这十种种族的灵高者可推举各自的参选者)来参与阴府执政者的竞选,也把任期改为“十年一度的竞选法”。

  (这也是民间人类每十年会有一次大天灾的原因—新上任的阴府执政者势必有整修的规划,弥补前任执政者的缺失处;且这每十年一度的竞选,是以第三界正中央的地形—中国之历法为依据。)

  ▲不过【精灵鼠者】接任阴府执行政务时,得知这“两个种族的灵根者”又在争吵之事,也即刻召见“十二处不同灵族的所有带头者”来会商。

  前来会商者之中的“美国狗灵族的带头者”和“日本猪灵族的带头者”,就马上提出祂们不满而抗议的理由,对‘阴府大本营的执政者’(精灵鼠者)表白,说祂们两个灵族者,虽然曾经投胎在阳世间修行的所作所为,是有些违反道德的做法;但这是“各个种族群”都有在互相争执的事,更何况这也是“适者生存,不适者被淘汰的事实”;如果因此把“阳世间的修行法”,而拿来牵扯到“阴府在竞选接替执政者”的事,那是很不公平的政策。

  这时【精灵鼠者】听完这“两个灵族者”的说法,也不做任何批评的举动;反而就当场提议这“两个灵族的带头者”来选择:

  (一)、美国狗灵族者日本猪灵族者想要争取脱离制裁的制限,也可以—只要再度去投胎“其他地气的种族(当人类)”,死后若能重回〔阴府大本营〕任职,自然就有资格参与阴府执政的竞选。

  (二)、美国狗灵族者日本猪灵族者—若往后此两种族在阳世间能放弃争霸的处事,而且只要能做好维持“世界各国”和平相处的角色,那就可公决来更改‘阴府的政策’。

  这“两个灵族的带头者”,听到说要祂们的种族放弃阳世间争霸的处事,居然其中的“日本猪灵族的带头者”就当下抗议,并且说:“我们日本的猪灵族者投胎在阳世间修行,是从来还没有统治世界过。如果要我放弃在阳世间的争霸—那也可以,只要能让‘所有灵族群’投胎在阳世间时,都能各自轮流一次‘统治世界’的过瘾,那我就愿意放弃往后在阳世间的争霸。不然美国狗灵族者祂们投胎在阳世间,从头到尾都是他们在独占统治世界的霸业,这是很不公平的处事。”

  日本猪灵族的带头者话讲到这里,突然在会场中的英国羊灵族的带头者,就联合其他灵族的带头者,一起赞同日本猪灵者的建议;同时众灵族的带头者,也向【精灵鼠者】要求能批准此事。

  身为阴府大本营的执政者,【精灵鼠者】遇到这种争执的场面,也让祂感觉到,在“阳世间的各国修行者”,要能有和平相处也是很困难的事!于是,祂也顺应大家的建议,另外提议:“既然大家要这样的争执,不如就请众灵族的带头者,能够提出‘不使用武力争夺、又能公正的争霸法’,那我执政者就可公决来批准。”

  结果,日本猪灵者英国羊灵者即时提议要以‘经济’来作为争霸,而各凭本事去争取“统治世界”的霸业;且英国羊灵者也说:其实这种‘经济’的争霸,也是各自灵族者投胎在阳世间的处事,人一生的过程都是靠‘经济’来带动修行。

  这个提议,也使“众灵族的带头者”,多数都赞同以‘经济’争霸的做法。阴府大本营的执政者(精灵鼠者)也认为这是合理的竞争;就作出公决而批准的定局。

  (事后,日本猪灵族英国羊灵族的带头者,也忍不住要抢先去阳世间修行的争霸,就急切向〔阴府大本营〕申请要再度投胎人类的手续,并也被批准了。)

  自从【精灵鼠者】批准“各种族以经济争霸轮流统治世界”的政策后,〔阴府大本营〕所有公署的执行者,也各自忙碌各自的工作岗位,过了一段很长的平凡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