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字典》家庭时期的困扰-[男女—特别考场篇-1.3]

家庭时期的困扰……

  ◎谈起【家庭者】—这位是“爱慕虚荣的傲慢者”,而且他的“婚姻”也是很精采之景。尤其他对于“男女之间相处的道德”是很私心哦!

  ※有天【家庭者】来找‘本著者’请教,说他要去和配偶谈判一些关于离婚的问题;但是说他不知道要用什么理由才妥当。所以他说才特意跑来请我替他想办法,帮忙提供一些关于能办到离婚的方法,好让他结束这次不幸的婚姻。

  不过这种“离婚”的问题—尤其当时我听完之后,也很感叹的回答:为什么通常的人,而在还没有结婚之前,都一直想赶快找一个依靠的相处者来“成家立业”—一旦找到了又为何要再分离呢?难道这是一种婚姻的游戏吗?

  但是当时我就对家庭者说,既然要离婚也要有“互相同意或正确的理由”,不然是很难办到的事。

  哇……那时【家庭者】就说起,说他在还没结婚之前而生活过得很自由。问题就是说出在他感觉自己年纪也不小了,而才去搭上和这位相处。并且又说他自己心想这是一种姻缘的归宿吧?但,他一结婚之后,才发现他和对方的“智慧高低”差别很大—尤其他们生活习性也大不相同!反正无论做任何事情时,都是被对方的“家属”,而嫌东嫌西的不屑,也是整天都在背后唠唠叨叨的谇谇念;所以他才想要和这位离婚,不然说他会崩溃了!

  ▲他话讲完之后,‘本著者’也回答:其实他没有那么严重的不幸。

  事实而言:家庭者他这种嫁娶的方式,也不是情投意合的恋爱者!必定是有为了“某些财物或各自容貌”所需的因素,才导致互相“贪念”而去促成婚姻的事。

  不然以家庭者,他刚才所述要离婚的理由来讲,他才不可能会去搭上这种属于“志不同、道不合”的人结婚;反正这种情况者!若是要能办到“离婚”的话,那大不了把自己的权利,而全部放弃就可行的事。

  哇……这时【家庭者】听到我说把自己全部权利放弃就可离婚的事,当场他表情看起来好像很不屑的样子,而过一会就无言的郁闷离去了。

  ※前述‘本著者’虽然把离婚之事提示得很干脆,不过有谁会愿意把自己的权利放弃呢?尤其这也是属于各自都有不同的“人性问题”—也可说:通常的人,一旦“成家立业”的时候,确实“家家都有难解的事”,就会时常浮起在烦困!

  这种真相:就是出在“有缘没缘同屋檐”的不同亲情相处,若是大家生活习性不一致,那也是必然的事。这个原因:就是大部分“结婚的人”,都是一家有两面不同的亲!况且“一人处事”都有两面的私心哦!

  △此况是【家庭者】失去他还没结婚之前的“异想天开之傲慢生活”,才会造成他“结婚之后”而时常自受委屈的烦闷。

  其实他这种情形也是一般人的通病,如果他能去体会“他本分上所应做的事情”,那就可警惕他自己的心态,而去应变、减少烦困的事。

  ★在此,依照‘本著者’的见解:实际上我们每个人在“青少年”的时期,都有过【异想天开的烂漫生活】。

  但是:我们人类能生存在民间社会“工作修行”,而等“成家立业”的时期到!确实必须接受“登峰造极”的考法—就是要开始“安分守己的修心养性”—也可说是‘收心’青少年时期的“烂漫生活及习性”。所以,其实“成家立业”的重点,就是〔夫妻互相关照的“工作修行”之良好事〕。

  问题:一般多数的人,就是一旦“成家立业”时,还是习性不改。所以有“傲慢的人”,若是去“结婚之后”,而且还是习性不改的话!那必定自然“心头”就会时常浮起一股失去自由的感觉之忧。

  ●前文所述的情况:【家庭者】就是如同这种“爱慕虚荣的傲慢者”之景。尤其他的“人性问题”—确实是一位最喜欢接听被宠幸的感觉者。(就是只爱听‘好听’的话。)

  所以前文‘本著者’所述他的问题时,他就是很不屑听,而才会无言的郁闷离去。

  ※再说:其实民间社会的人,尤其某些像【家庭者】这种人性,也算是属于“好高骛远的心态者”—况且有些“劝他们好的事情”,而他们若是“面子挂不住或不领情”的话!他们就会当场直接反驳的否认一切到底,甚至往后他们还会自行“捏造一些是非”来作为反弹的到处去批评对方不宜之处;这就是“好高骛远的人”之作为。

  ▲此态:通常在民间社会的“工作修行者”,若是有类似像【家庭者】这种作为的人,确实大部分都不会有很大挫折的感觉。

  此因就是他们的心态,平常就对于“某些财物”都看得特别重视,也可说是自私心很重的人!而且他们才不会管别人的死活,反正对他们有利益的事,就绝对会使出心机去霸取。

  尤其他们若是得不到的话,就会马上翻脸,而扰乱到逼迫对方屈服为止的现象!这也可说是“前面亲兄弟,后面无情义”、或“前面手牵手,后面下毒手”的问题者。

  △前述:虽然“他们不会有很大挫折的感觉”,不过他们也有“心灵”脆弱的一面—就是最怕突然遭受到不断的“错愕感”。

事后又来了!

  ◎隔了一段时期,这位【家庭者】竟然又跑来找我请教,说他这次来是要了解一些“人的命运”问题。不过,当时我听了也回答,说他若是时常想要听好听的话—那这里没有哦!

  但是【家庭者】也大言不惭地,说他只是不想听对他没有利益的事而已。却说他今日来的‘目的’,是要请教一些关于“人取名的好坏”究竟差别在哪里呢?

  重点:就是说他最近‘经济’时常起落差异很大、且也到处去“求神问卜”,想要了解“自己的命运”等好坏问题。有很多高人对他指示:说他的“名字”有问题,而且要他去“改名”,说才能帮助他未来的‘经济’发展,所以他才特意跑来要请教这种“人的命运”真相是什么?

  ★‘本著者’听完之后,也知道家庭者是一位“爱慕虚荣的傲慢者”,他就是很不合群的人。

  所以我这次对他有点反感,不过还是一贯的作风—也照常回答:通常在民间社会“工作修行的人”,根本就无法去预知未来的财富运途,只能彻底去瞭解“做人的真相”而已。

  原因,就是民间社会“工作修行的人”,而‘经济’要好要坏的问题:如果是遇到‘自区域的领导者’,对治安不重视,或派出的执行者,只为了自己眼前的私利去执行!

  此类就是“假公济私”的贪官污吏之乱象!就算“再善良的人”,也会产生邪恶的心态;确实是造成下代子孙“心灵不健康”的邪恶思想。

  此况也可说:“人的财富运途”是随民间社会的潮流在考验!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的现实面。所以:我们民间社会的“区域选举”,要重视人才!“好或坏”是百姓往后‘经济’的行程远景。

  ※前述:这就是在民间社会“工作修行的人”,关于‘经济’的好坏,必须冀望‘自己区域的领导者’,看他的能力如何而已。所以“人的财运”,确实是根本无法去预知未来的事。

  ★再叙“人取名或改名”的问题:其实这种“人取名”的好坏真相!依照我时常去观遇我们人类的〔阴府、灵界祖先〕,而祂们所执行民间职务事来讲:这个“人取名”的好坏,确实内幕有玄机!

  所以民间社会的人,才会有些“再富或再穷”的人也会挫折与挣扎,甚至“患得患失”的忧郁。

  这种原因:就是我们人类在民间社会“工作修行的品行”好或坏,是由我们〔阴府、灵界祖先〕在维护管制的观瞻!

  ▲此观瞻:就是“人类取名册字体”,而“一生命运”的好坏!是随人的一生固定终身法。

  就是这种情况:所以难怪民间“人与人的智慧”,会有如此的差别起伏这么大!原来就是我们【阴府、灵界祖先有阴阳法规所订定的规律】,如果民间人类“取名字体正确的人”—确实是被灵界列入维护安全的人。

  △但是“取名字体不对的人”,而在民间有大多数的人,确实他们的生活也过得很富裕,这又该如何解释呢?

  原来此类的因素“有两种工作修行法”:有的是靠自己肯打拼、节省,应得的结果。

  另一种人:是靠上代留下的“家产基业”,才能度好一生;但是此人这一生的“工作修行”,确实有问题!

  依照【阴府、灵界法规】订定的“工作修行”职责规律法:有所认知—“出生人类”就必须承担付出劳力整修民间、当工具的职责!就是要接受民间社会“士农工商”的基业工作修行责任法。

  如果此人因得大笔财产,而不付出工作职责—这属于“懒惰的人”(未尽当人的职责)!等死亡时,必定会被〔灵兵天将〕羁押带进【阴府的判刑处】,再把死亡者的“灵魂根体”,打入“水银晶体的辐射池”!

  此做法:这是要分解死亡者的“智慧根与心灵磁流魂体”的隔离法!然后就把死亡者的“智慧根体”,另丢入粉碎坑,让祂直接投胎“鸟兽鱼虫”当畜牲生产类,而去重修好坏的考场。

  ※再谈“人取名”的好坏问题:其实人类(取名字体)的财库多少,并不重要;只要自己能认知,肯去打拼、节省,再穷再富也差不了多少。

  最主要!真正的“取名字体”,用意是在人的“智慧根与身体”,是否能健康的关键。此事:这是看在人类出生的农历月数,是要能符合生肖的食物库,正确字体就可行。

  重点提醒:如果后来“再改名或取名”,算对的人,也是要彻底去瞭解“做人的真相”(出生当人的意义),不然一生的劳累修行,而到老迈的阶段时,也是会时常“质疑的自闷”,烦困的挣扎到寿终之景。

  ●前文所讲解“人取名”的情况:这就是【家庭者】要了解的真相。但是,竟然他听完之后,就傲慢的询问,说刚才我所讲解的内容,有些包括人的“财产问题”,依照这样的讲法,那等人寿终时,所有财产要给谁呀?

  ★不过‘本著者’也听着很无奈,就干脆回答:其实我们人的一生,“再多的财物”,等人死亡时,一切都是空的。所流传在阳世间给活着的人,得到的是—使用与欣赏而已。例如:画给人欣赏、书给人阅读、钱财给民间人使用。这也启示:人在民间生存,再怎么争夺名利,死后也带不走财物—只有‘智慧灵根体’的成长和记忆档案才能带回灵界判果位!

  再说,依照我的见解来讲:在天下民间所有各行各业的创作者,包括人的亲情在内,确实都是“后浪推前浪”的处事淘汰法。此道如同【高山飞泉击碎石、万壑云烟盖松树】的含义—就是忠告天下所有生存的“工作修行者”,若是要争夺某些事务时,还是适可而止。

  亦可说:再有声望的人、或创作再至极的事物,还是照样被历史分化而埋没掉—这就是代代‘生死循环’的修改法!为一代接一代而不愿认输的超越者,也是新人换旧人的交替事。

  所以,今世还是多要求自己,去认清我们的‘生死根源’,不然一生强求只为“争权夺利”,要能找回开心的轨道,那也难了。

  ※前述所讲解“财产问题”的情况:这也是【家庭者】不想听的一面。不过他竟然听完之后,就直接要求我帮他“改名或取名”,说他是为了要身体健康,才能保住他的钱财。

  但是‘本著者’听完就回答:若是要“改名或取名”的话,那就请读者自行去查阅本著者的《风云道者经典录》丛书,就能给自己彻底去选择“好或坏的名字体”,不然自己是无法去了解它的真相之根源所在。

  此况很抱歉:不是本著者不帮他人“改名或取名”!惊险—这是和我们〔阴府、灵界祖先〕的职务事,有很大内幕玄机的牵连。所以还是鼓励大家自行去认知,自己去“改名或取名”,而比较心安理得之处。

  哇……【家庭者】听到我叫他自行去查阅《风云道者经典录》丛书,自己去“改名或取名”时,就当场马上翻脸,又是很不屑的离去。

难清醒呀!

  ◎时光一转眼,似乎也过了好几个年头,突然【家庭者】又出现!这次他很郁闷的跑来找我抱怨,说他决心要和配偶离婚。

  当时我就直接笑笑的回答,说他时常动不动就要闹离婚来开玩笑?不过【家庭者】说他这次不是开玩笑,是真的要离婚!而且说有他充分的理由,能够保住他自己的权利,去作为办好离婚的手续。

  原因:就是他的配偶最近时常不回家,确实和一位情人在外面同居,所以他这次要来请教有关于他的“小孩问题”,拜托我能替他设想而要怎样办理才适当?

  ★‘本著者’听到这种情况,也很感叹的回答:如果“没小孩的问题”,那要离婚的人,确实是一件无所谓、算是意见不合而分手的正常事。

  不过既然“有小孩的问题”,那要离婚的话,就要更加考虑清楚!不然这是有关于我们〔灵界祖先〕介入的问题。

  依照【我亲身灵魂出窍】去观遇〔灵界祖先〕在执行民间人类子孙的养育问题,确实〔阴府、灵界法规〕所订定的人类考场,是有一项很严厉的判刑法。

  ▲此真相的过程:就是我们人类的“长辈与子孙”,共同在民间“工作修行”,确实是一棒接一棒的“延续种族生命”,为交替循环的接班法。这也启示:活着的长辈,就是下代子孙的活祖先!既然敢生小孩就要负担养育之责—这是从古至今、传留下代子孙的原理!所以人类传宗接代,养育子孙是“栽培智慧根,让其智慧与智商成长”,此为基本的责任与义务;也是人类的循环,一代接一代,为天地最公平且自然的事。

  △前述负面!若是“敢生小孩”的人,但是又遭受到某种挫折时,就抛弃不想养育—这类算是“逃避现实”,不付出责任者!确实是列入【阴阳灵界法规所订定的条例】,算违反规律,属于造孽者!

  重点!再不孝的子孙—“最起码”也要承受养育到“成年”的阶段,才能卸下责任;不然此生“工作修行的地位”再崇高—也是多余!此者死后必定沦落投胎当畜牲。所以,“有小孩”的问题者,要离婚的话,就要更加考虑清楚!

  (上述,若有质疑的人,请自行去查阅《风云道者经典录》丛书,就能彻底明晰“做人的真相”等根源。)

  ●前文所讲解“养育小孩”的情况:这就是【家庭者】要离婚!就要更加考虑清楚的问题。

  此时【家庭者】听完后,他就说虽然他书读不多,但这种道理他还是懂的—不过在同时,他突然眼神射出一股很谨慎的思考……又询问,说关于“他的配偶”在外和人同居,这种行为跟我们〔人死后的审判和成绩〕,是否有影响?

  那时‘本著者’听着就回答:事实这种属于“男女劈腿”的事,确实是“各自交往的私人事”—与我们〔灵界祖先〕的执行法无关。

  “但是!这种异常行为的人,那自己的身体就要多保重,不然会有现世报介入哦!”

  此事‘本著者’就这样的回答家庭者,不过他这次既然听到说“男女劈腿的事”,而是与〔灵界祖先〕的执行法无关时,他就好像和刚才跑来抱怨的表情有点不同,反倒看起来心情很开心的样子!并且后续要再讲解“男女劈腿”的真相,他也不想听下去,迅速道谢而离去。

  ※其实刚才家庭者,他这种异常的举动,确实也使我有感觉:好像后来询问的“劈腿问题”,就是他自己;不然看他刚才这么开心的样子,依照平常他的习性,他还是会继续听下去才对呀!

  ★不过,前提这种“男女劈腿”的真相,就依照‘本著者’在民间社会,时常所观遇到这些“男女劈腿”的情况来讲:

  尤其,喜欢搞劈腿的人,他的“智慧神经”,必定会时常失调;对于自己的家庭与人生未来,也不会很重视。

  而且,这种“男或女”的劈腿问题:确实都是出在人的“爱慕虚荣、财多心弱”!才会产生心灵空虚,怕孤单寂寞的乱象事。

  所以,这类劈腿族,最危险!通常都出在“智慧灵根体”的沟通;就是‘男女感情之处’,也算是最高境界的特别考场!“当迷困不醒、分析不开、自闷不过,就自杀”……

  但是,此类“自杀的人”!确实会被我们〔灵界祖先〕,而列入(智慧灵根)不成长的废类除掉法。并且这类不可能随时随意再度投胎当人类!只有去投胎“树木受日月风雨洗刷之苦”,反而更痛苦之景。

  ☆前述、这种‘男女感情的事’,其实和“做人”在民世间,而修考“士、农、工、商”的测验,是不列入之事项。

  此原因:人类在民间社会工作的修行“好或坏”,是由〔灵界的执行长〕在观瞻记载!这是有“来龙去脉”的事实根据。

  但是,这种“男或女”的劈腿问题:确实与〔祂们〕在民间执行事务无关!〔祂们〕不管这种事;这是“活着的人”各个私人之事哦!

  ▲重点!前述【有所认知—做人才不会有罪恶感】—所以(做人)在民间社会修行的“娱乐之处”要谨慎:‘人可风流’!绝对“不可下流”;此下流的意思:就是不能毁害别人的生命。

  〔若是违反的人!此种人等死亡时,必定直接投胎“鸡鸭禽类”当畜牲生产类,而作为重修好坏的考场。〕

  △尤其:喜欢搞劈腿的人!只是当事人,若是遇到精神错乱,或身体得病症,确实是“自作自受”的现世报而已。

  ●前文所讲解“男女劈腿”的情况:这也是【家庭者】当时就是怕会讲到他心坎里的不宜之处,所以他才会不想继续听下去,而迅速逃离现场的原因。

事后的状况又来了!

  这段是【家庭者】当时不想听“男女劈腿”的后续真相;就是“他有和外面的情人在同居”,况且他当时那段时期也是“家庭不和谐”的乱象,甚至“已经也和他的配偶办好离婚手续了”,只是他当时不说出而已。

  也可说:他当时来找我要请教的事,确实是为了“小孩问题”的困扰而来,但是自从听完讲解之后,他还是依然傲慢的不检点呀!

  ◎问题:这次是‘本著者’碰巧在街头!忽然遇到家庭者,但是竟然说他已经出家了……就这样互相碰面在闲聊时,那时他就藉机询问我一些关于“出家人”的疑问事;就说他自从跑去“出家吃素”,而且他在“吃素念经学道”这段期间内,自己时常觉得身体很不舒服,有些怪怪的异常存在,也不知道是何因?

  情况就是说他最近才感觉“身体”不知为什么会时常“酸痛、疲劳、头昏眼花、四肢无力,类似贫血、头脑茫茫渺渺、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减退、六神无主……等不舒服的病症”!并且说他有时也感觉某些阴影在身边飘浮的状况。

  哇!当时‘本著者’听着他诉说完时,就质疑的问他,说他曾经是在做什么行业?不然他的身体怎么会得到这么多的疾病呀!

  ※竟然那时【家庭者】回答,说他没有正常的行业,只是靠着上代留下的“家产”在运用过活而已。同时说他自从“和他的配偶离婚之后”,就直接去和外面“那位情人结婚”,但是两人相处一段时期当中!说突然“这位相处者”而时常和他闹情绪,而且要和他脱离关系。

  原因:他说就是“这位相处者”,也是时常在外面另有同欢知己,就这样互相不合也闹到离婚的收场了。

  此事:他说就是这样也让他很错愕,而自己感觉到有点“罪恶感”。所以说他才痛下决心脱离世俗,去“皈依佛门”,出家当“僧尼”;而且跟着吃素的原因!说他是一方面在赎罪,另一方面是为了修道、成佛成仙—也为了他家族的大大小小在积德。

  ★这时‘本著者’听到家庭者他这种言行的说法,却一时也很感慨的回答:其实家庭者会被他的情人抛弃,那也是刚刚好的事。

  此因:通常在民间社会中生活的人,若是有“成家立业的相处者”—既然会被引诱去作为“劈腿的情况”,那大部分被勾搭的人,必定都是为了“某些财物或各自容貌”所需的因素,才会有这种“互相贪念”的感情纠缠之乱象!甚至变成了“家庭不和谐”的破裂分离者,这也是预料中的事。

  ▲况且:若是“又被勾搭的情人抛弃”,那也是很正常—尤其“喜欢搞劈腿的人”!他对于“男女之间相处的道德”,确实是很自私的处事。

  所以,有这种心态的人,他如果又碰巧有机会能再去勾搭比较好的对待者,那他绝对会“无情”的脱离而去。

  这也可说:他既然能够勾搭你,而且往后若是“两人相处的感情有退化,或遭遇到经济的困境时”,那他也会再度去勾搭别人来脱困自己!这就是“喜欢搞劈腿的人”,他必定有存股“傲慢”的心态。

  △前述也可说:“喜欢搞劈腿的人”—这种是属于逆境的相处法;若是“被抛弃的人,或自己把别人抛弃”—其实这两方面的好坏,都是一样的傲慢者。

  尤其有些一旦互相又不合时,而“被抛弃的人”,那大部分都会埋怨对方“无情”不义之处。

  其实最大的“无情者”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此因事实而言:通常“劈腿的人”,确实都是不顾家庭,甚至把自己的家庭抛弃,这也是自己无情之处。不过若是又被外面的情人抛弃……那这也是刚好而已。尤其把别人勾搭出来的人,而且又被他抛弃的话,这种破害别人的家庭,确实也是自己不义之处。

  所以“既然喜欢搞劈腿的人”,那互相依照公然的见解:大家都没有好坏的差别,并且这种遭遇的人,那也不必自责有罪恶感……只不过最顶多是“现世报”的事实而已。

  ●前提‘本著者’所讲解的情况,就是【家庭者】后来被情人抛弃,所以他受到这种挫折,才躲藏去“出家吃素”,说是在赎罪。

  其实他干么要赎罪?而且又惹来“身体”这么多的病症!实情他这种不是真正的生病,而是去被卡到“阴鬼缠身”的现象。

  ※但是这次‘本著者’知道他卡到这种“阴鬼缠身”的现象时,反而当时也不直接教他如何去破除这种灵异的方法。

  此因:就是本著者知道家庭者他这种人性,若是当场对他讲实情,说他是“阴鬼缠身”才会产生那些病症的话!可能会又来当场翻脸,而反驳的否认到底,甚至会说是本著者在怪力乱神哦!

  所以‘本著者’就是当时对他提醒,说若是他要了解这些病症的来源、而且要如何治疗法—那就请他自行去查阅《风云道者经典录》丛书,就能得知这些病症的“来龙去脉”之根源,也是自己就能轻易破除的事。

  不过当时【家庭者】他听到本著者叫他自行去查这些病症的来源时,就当场很傲慢的说,如果没有现成的答案,那就不必说了……却回头就离去了。依旧栽进“佛门”里。

  ★他后来就是这样和本著者最后碰面的情形—确实也使‘本著者’感到很不可思议的事!

  唉!原来民间“佛门”这些出家的“和尚或尼姑”,都是“感情挫折”的逃避者—才会去出家、修道、脱离世俗。

  此况也可说:民间社会的“高智慧者”也难抵抗男女之间的感情线。难怪!民间就是因为有各类“宗教”的误导,才会造成人类遇碰挫折时,就茫然的“把基业放弃”,而逃避现实、躲藏遁入空门,一心一意以为能赎罪或修到“成佛成仙”;其实这只是随波逐流的幻象!除非自己死掉去碰—真实的景况,但也是一去不回的如此而已。

  前述,这种人类就是遇到感情挫折,而产生“心灵恐惧的罪恶感”,才跑去出家当“和尚或尼姑”—自己认为在洗刷他的业障—就是这种自编自导的幻境,才导致“下代子孙”有样学样的本末倒置之乱象。

此册从头到尾的真实写照!

  ☆本著者—在此也提示一点观感来达意:其实此篇内容所提“男女感情的结合者”,这种意态的相处,确实是人类的“智慧灵根”在修行,“人的躯体”不过是如玩偶而已。

  所以,若是要能有“稳固”相处的人,就要学会“自求自悟,自奋斗”的心态与作为。这也可说:成功不是用心去想的,也不是一天就可造成的事!况且,忍不了一口气的人,那也是永远的失败者。

  ※尤其人类“生计”的问题:这种生活的理想,确实民间最温暖的事,就是人生有‘勤’不是梦,才能一帆风顺四季春。

  这也可说:若是有“实力的人”,那做人不冷漠也必然的事。所以“做人”就要时常要求自己学会“心中无难字”的境界,不然“人性”通常都会有点“依赖”、不挣扎的心态!事实“做人”必定要有吃到老、学到老的意志,这也是“事在人为”的真实道理。

  ▲并且说起“男女之间勾搭”的问题:其实这只是一时“互相潇洒演出”的异心而已,不过“有清醒的人”,他才不想接触这种来迟的知己。

  这也可说:有些“无法看透情关难了的人”,才会自己感觉“互相”有股好像磁力在纠缠的日出日落之迷。

  但是这种“互相诱惑”的相处,也是通常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属于自己拥有,而一旦放弃时,还是各自偏偏心窝会时常惦记的在烦杂,这也是各自舍不得的事实。

  不过既然不合又分手的人,那何必互相在埋怨的指责呢?实际上:这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相处法,若是能够把不宜的情人,就让他自然的去反省;况且就当作“有来有往,没来也清爽”的心情去看待,那往后才不会有事端的纷纭。

  △此书全部最主要的重点:就是要懂得去体会“做人的真相”(投胎当人的意义)—其实“做人”如果能适应在“平凡悲观”的环境中生存,而且不要时常有抱怨的心态!这才能体会到“自我感觉”活得有真实的一面之处;并且也必然会使自己的“智慧成长更快”,为高人一等的见解者。

  前述就是说:如果做人时常想要拥有“荣华富贵”的心态,那绝对找不到自我,而且也会时常遭受到“乐极生悲”的来临。

  这也可说:“做人”还是多留点静寂的空间,给予自己的“智慧”去思维,才不会忘了“做人的真相”(投胎当人的意义);不然若是时常只为了“荣华富贵”在争夺的话!那根本就不可能看出自己好坏的真面目,而且也会忘了自己往后的远景是什么。

  所以能在“平凡悲观”成长的人,他的“智慧”才能有一股无限的潜能而出。

  提醒:尤其“很多事情的真相”,这不是用金钱能买到的事—确实“做人”真正最大至富的财物,不是在金钱,而是在“平凡悲观”的体验,才能得到自己在民间社会“工作修行”的真义所在。

  ●本著者就此表示:本篇《男女》的全部“来龙去脉之根据”—虽是本人的心路历程,也是阴府特意安排要传达给民间人类—‘正确的感情观’!确实是天下民间所有的人,必须要彻底去瞭解“男女之间的感情相处”,不然一生被埋在谷底,等于白活一场。

  问题:虽然读者可能只是在此书得知,尚未亲身遇碰感情之相处;但瞭解‘正确的感情相处法’,也可让读者的智慧饱和灵通。再说:今日能得知者,心中就没有疑惑,就不会迷糊的过一生。

  重点:爱情,是千年以来人类最‘迷惑’的事!所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往后还是列入崇高的修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