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历史》人与鬼的阴阳大对抗-[3]

人与鬼的阴阳大对抗……

  ◎本章重点提示:

  (一)天下民间产生‘道教’耍法的真实由来。

  (二)地球再度被震裂—人类再度遭遇“第二次世界末日”的过程!

  前情提要:前篇《人类社会制度的产生》后续的演变,就是大地震把整个领域的地皮震裂分割成“五大区处”,并且随着海啸脱离远方而去(此为第一次世界末日之景);不过这只是‘略微’的分割,因为当时只有两颗太阳在作业,故只是初步五大地形的规划,仅日本猪者(第二地形)的领域,独立被大海隔开。(也因此之前中国精灵鼠者,唯独把大地震的事秘密交代给日本猪者知情。)

  第一次世界末日之后,整个领域内的所有种族,震死了大约百分之五十的人类。因此,后来就产生‘活人与被震死的灵魂’而时常共处同一空间(民间阴阳界);也就是被震死后的灵魂,大部分都在民间徘徊(有的是在等投胎机会、有的是等‘渡畜牲者’来羁押,以当时未建设“当地阴间地府处”的情形下,‘渡畜牲者’的数量不多,一下子死这么多人类,工作量太大,造成人死后的灵魂还得待在民间等待)。

  此段时期,当时的〔阴府大本营〕,还在进行各项建设及法规的制定,对于阴阳两界的接触,还没有严格的法规限制,只有明文规定:‘阴界不得毁坏到阳间人类的躯体’(因为人类真的很少),所以在民间的人类,经常可以轻易见到鬼,也造成之后‘阴阳大对抗’的局面……

  【起初的过程】

  ▲首先说起中国精灵鼠者:当他进入事先挖好的深坑,出禅后,灵魂根者就回到〔阴府〕,去参与规划下一步〔阴府〕的建设。

  而当时那位军政统帅的日本猪者,也在大地震中死亡,灵魂根者就被‘渡畜牲者’羁押回〔阴府〕。当日本猪者一脸茫然进入〔阴府〕时,竟然看到中国精灵鼠者在那办公!一问之下,才明白,〔阴府〕安排灵魂根者投胎当人类,都是有职责目的之使命;中国精灵鼠者日本猪者都是五界元老特任使命去投胎当人类的。为的就是要在第三界,让人类开始实施初步的政治维护法。

  日本猪者,深感不平地说:“平平都是投胎做人,啊为什么我日本猪者就比较倒楣,领袖地位拱手让给那个智慧不怎样的美国狗者?要是让我当众族群的领袖,人类政治的实施,绝对没有问题!”

  才刚说完,就看到那位被日本猪者暗杀而死的俄国牛者也跑过来打招呼,说:“元老,你也回来啰!我被元老你给骗去杀掉,你现在才死哦!”

  日本猪者一脸错愕地看着俄国牛者,不知该如何答腔。

  中国精灵鼠者笑笑的说:“日本猪老弟呀!投胎当人类,扮演的角色不同、际遇不同,大家都是如同在演一场戏,只是想办法在戏份中完成自己的职责就对了;这回虽然没有成功实施人类的政治,但也算有了初步的启蒙,后续再规划吧……”三人简单交谈后,就各自离去,日本猪者也去接受灵魂根者回界的报到审判……

  ※当时因世界末日,生物死亡者为数众多,在阴府,也有一大堆该投胎鱼虾、动物的灵魂根者需要管制、处理。于是,日本猪者就自愿到民间阴阳界,担任阴界的带头领袖;也就是管理阴界的‘渡畜牲者’及该循环第四界的灵魂根者,就这样而当选了灵兵将的统帅;后来也自称阴灵皇帝(以下内文称之为日本猪灵者)。

  当时的民间各处,〔阴府〕也建设好通往阴府大本营的线道,有小飞碟在线道内接驳回阴府审判的灵魂根者;执行公务的灵兵天将,也都是搭乘小飞碟进出阴府与民间。这些小飞碟的外形、大小很像“大乌龟”,起飞时四支脚架会收起来,降落时就张开四支脚架。

  而同时正在建设的各区〔当地阴间地府处〕,也是由“太阳星君”驾着飞碟忙碌地建设中……(当代的小飞碟几乎是满天飞,且因为很小,电磁力也不强,人类可经常看到,也稀松平常地称之为‘阴府的交通车’。)

  日本猪灵者在阴界执行动物循环的统治管理,也经常搭飞碟到民间各族群的领域,尤其念念不忘阳世间的美国狗者

  △这个美国狗者,在世界末日的大地震后,并没有死,并且也霸道的就此当选了所有族群的领袖,还自称名号为美国狗守皇帝。(日本猪灵者就是因为看不惯阳间美国狗者自封名号的狂妄,才也自称阴灵皇帝与之对抗。)

  当时的地形,虽然整个领域被震裂分割成五大区域处,但是等海水退潮而见底时,人类仍然可以行走来往各区域处,所以曾经被海啸推离远方的地皮区处(之各种族),不论是日本猪种族人、还是非洲虎种族人,也都归于美国狗守皇帝的独裁统治之下。

  当然日本猪种族人是不甘心臣服于美国狗守皇帝,然而也只能私下的民怨而已;至于非洲虎者,更不敢指望“长期不断的粮饷供应”之约定,也怕美国狗者记恨报复残杀之仇,躲到远远的边疆地带去生活了。

  (远古时代,各种族都是以‘族人数量’当兴盛的表征,因此当时的人类,不同种族是禁止通婚的;若异族人种的交配者,会被视为“背叛种族”,而遭受驱逐或处死的制裁。)

  【阴阳大对抗的起因】

  ◎起因于日本猪者美国狗者—这两位曾经是死对头的图谋者。但是,曾经这位“军政统帅的日本猪者”已经被震死亡,又为何还能上阳世间和美国狗者互相对敌、争霸领土权呢?

  就从日本猪灵者在阴府内地当选了灵兵将的统帅来说起……

  日本猪灵者民间阴阳界执行工作时,眼见阳间的美国狗者用暴政在统治百姓,大家对于这个美国狗守皇帝的霸道行为都很不满;尤其,不满的过程是自从美国狗者登基之后,其初步实施一些“士农工商的政策与法制”,以便让全民有保障的共同努力打拼工作;但是,所有打拼的工作者,若是有收获的物主,必定要由执政者来抽成—这就是当代百姓的纳税法。

  重点:美国狗守皇帝执政的官僚政治,大多是以“贪赃枉法”的处事,到处扣押、侵占、没收百姓的财物;即使百姓没有收成,也硬要强逼缴出政府的抽成;不顺从的百姓,就被强押去当政府免费的劳工,甚至做到命都没了。当代实施的政策,确实是一种“无权占有”(没有所有权仍强制侵占)的法制。

  美国狗守皇帝的独裁暴政,也让各区处的百姓,反而大家都抱怨连连,官逼民反—到处产生了一些反抗份子,时有发生暴动的乱象。

  看在日本猪灵者眼里,气得牙痒痒,对于这个美国狗者是极度的不满!祂向中国精灵鼠者回报美国狗者的恶行,说自己想去阳间推翻美国狗者政权的自肥法制,中国精灵鼠者(当时任职阴府大本营的执政者),只有淡淡地说:“随你处理吧!”

  于是,日本猪灵者就开始进行祂的谋略……

  首先,祂时常出现在日本猪种族的领域,让日本领域的百姓看见祂显灵,并且也向人类百姓宣称自己当选了阴府内地的阴灵皇帝,既然美国狗者自称“狗守皇帝”,那祂也自称“阴灵皇帝太岁爷”。

  此景的阴阳大对抗,确实让百姓对当‘阴灵皇帝的日本猪灵者’更尊重的敬奉,希望阴灵皇帝能拯救百姓脱离美国狗守皇帝的暴政。

  (日本猪灵者还拜托“太阳星君”,制造了新的‘猪’基因,一胎可以生十几只;其实祂是计谋要让民间的猪只大量繁殖,占据阳间美国狗守皇帝的领土。果然后来猪的繁殖能力大增,到处快速繁殖,美国狗守皇帝就下令人类,把猪大量宰杀当食物吃。)

  接着,日本猪灵者运用掌管水界动物的职权,叫“渡畜牲者”配合祂的私谋:有水界上岸的灵魂根者(是水中大型生物死后,灵魂根者长度够长,有资格上陆地投胎动物者),准备要投胎时,渡畜牲者就奉日本猪灵者之命,暂时不羁押去投胎动物,反而容许这些水界生物的灵魂根者,去显灵给人类看,传达阴灵皇帝太岁爷的伟大,神迹,让民间人类有依靠阴灵皇帝太岁爷的心态。

  日本猪灵者打算让大部分人类站在祂阴灵皇帝这边,届时就运用水界动物的灵魂根者去附身人类,成为对抗推翻美国狗守皇帝的反抗军,把美国狗者的政权推翻!

  祂自认此计谋必定能完美无缺地达到祂的目的—却没有料想到‘鬼算不如人算’,事情失控了……

  当时各区域处的所有百姓都过着郁闷的生活,就这样的凄惶之景,也使那些“反抗份子”,就把“阴灵皇帝”的日本猪灵者,拱上阳世间和美国狗者对抗的捣乱。

  那些反抗份子是谁呢?就是各个区处种族的带头者。他们很不满美国狗守皇帝用霸道的独裁法在处事,所以这些反抗份子,也耍出一些怪力乱神的图谋方式,目的就是要消极抵抗来夺取美国狗者政权的利益。

  【创始道教的过程】

  ◎出奇招了!

  由于阴灵皇帝太岁爷的显灵、以及水界动物灵魂根者的显灵宣传,美国狗守皇帝也耳闻日本猪灵者的事迹—这个当初跟他超不对盘的日本猪者,竟然连死了也要来跟他争领袖的地位!美国狗者咬牙切齿地把日本猪灵者的事情下了一个结论:“根本是痴心妄想的猪霸界!”(因此,‘猪霸界’这个词是美国狗者创造出来骂日本猪灵者的词。)

  后来,‘猪霸界’一词,也给这些各个区处种族的带头者(反抗份子)对抗政权的灵感,便开始进行夺取政权的计谋……

  一开始是在日本猪种族人的领域内,反抗份子藉着日本猪灵者的名声,雕塑了很多取名为‘猪八戒’的神像—这是以‘猪霸界’的谐音,代表反抗份子推翻美国狗守皇帝的图谋—然后再盖起很多处的‘太岁爷庙’,外形都是木造、如同百姓居住的屋体。这是要用来让一些迷糊百姓供奉,拱出‘太岁爷庙’、猪八戒的神灵偶像。

  真相:建设这些庙,就是要招揽一些不敢面对现实考场、想寄托无形相助、依靠无形当心灵寄托或精神慰藉的人,让他们茫然地随波逐流(大家都在拜,我也跟着拜),来贡献给庙里财物;百姓把财物往庙贡献,就能夺取美国狗者政权的利益。(这确实是一种对抗政权的对立,是要剥削百姓的纳税财物。)

  △刚开始的策略:就开始派出一些人,到处去怪力乱神地造谣惑众,宣扬说:“日本猪灵者已经显灵在阳世间,是要来‘渡众生’的神灵者!大家的生活这么痛苦,日本猪灵者不忍心见到人类受苦,要来解救人类啊!”

  还说:“请大家相信这位神灵,祂是在‘阴间界’担任阴灵皇帝的执行者,祂必定能替所有人类化解不如意的事端……”

  接着,又派出另一批人,去夸张地传颂拜太岁爷庙的神奇事迹,称颂太岁爷庙的灵验;各种版本的‘亲身体验故事’,在各个不同区处去宣传,创造出‘很多人去求拜猪八戒神像后,就神奇获得帮助的事迹’,让这些神迹渐渐流传开来,又夸示地说:“这是凡事有求必应的太岁爷哦!”

  而且,在宣扬这些神迹故事的内容,必定要编创得十分写实,百姓生活上都会遇到的挫折,都因为求助太岁爷而神奇解决,自然就能吸引一些迷迷糊糊的百姓,碰到类似挫折时,就会想来庙里求助。

  然后,这些宣扬者,必定也要宣扬:“要向太岁爷求助,就要准备祭品供奉给太岁爷享用,太岁爷自然就会帮忙。”

  另外,还有一项重要规定:“太岁爷是有求必应的,来求助的人,必定要捐钱或贡献产物,才有建设的经费盖越多太岁爷庙;盖越多庙,就表示太岁爷会去该处聆听百姓的求助,大家就能到处都有太岁爷的庇佑。”

  就是这种空泛的操纵法,也让所有百姓渐渐沉迷,有心事的人,就给他求个心安的心灵寄托而已。但真正有遇到困难的人,要如何应付呢?

  例如:若是一百个有困难的人去求助太岁爷帮忙(其实太岁爷是不存在的、更不可能帮忙),但只要偶尔巧合几个事情获得解决,那他必定认定是太岁爷帮的忙,就会无限的推广与招揽其他人去拜;不过,若有去求拜却没有感应到帮忙的人,就可说他是福分未到的人—这就是“创办宫坛神庙者,应对信众的伎俩法”。

  当时,这样的宣传,果然吸引了很多人类,把生活的困苦,涌向太岁爷庙倾诉,贡献的财物很快就让太岁爷庙一间又一间地建设起来。

  【更惊险的事】

  日本猪灵者也知道,民间日本猪种族人以祂的名义盖了很多太岁爷庙在供奉求拜;而且,那些水界上岸的灵魂根者(原本配合日本猪灵者的指示,到处显灵或附身替阴灵皇帝宣传),现在因为民间太岁爷庙越来越多,反而偕同更多水界上岸的灵魂根者都不去投胎,也有样学样,到各处太岁爷庙去耍弄人类,“附身起乩”的现象到处可见,开口都自称是“太岁爷驾临视察民间”,把民间人类耍得五体投地,更多人对“阴灵皇帝的猪八戒神像”尊重的敬奉,再穷再苦也要贡献祭品或财物给“太岁爷”,希望这样才有太岁爷的无形相助,来解救、脱离穷困的境遇。

  (就是如此的循环,人民其实是苦上加苦,但却自我心理安慰会有时来运转之日,继续无止尽地贡献所有。)

  日本猪灵者有点伤脑筋,这个现象可不是祂原来的规划呀!不过事到如今,祂阴灵皇帝太岁爷的名号,可真的在民间拱成势力,就只能将错就错地进行计划,以后再来考虑怎么解决这些水界上岸的灵魂根者

  【此景的播弄】

  后来,美国狗守皇帝也得知,日本猪种族人在建设许多‘太岁爷庙’,把那个曾经的死对头日本猪者,拱成“猪八戒神像”让很多百姓当作信仰,且已成风潮,百姓都把财物贡献到“太岁爷庙”。(虽然‘道教’一词是后来有佛教之后而赋予的称呼,为让读者区别,在此文中就以‘道教’称之。确实原始道教的起源是日本猪种族人创立的‘太岁爷庙’。)

  当时这种让百姓无限自愿贡献财物的剥削法,确实是比美国狗守皇帝执政所收取的赋税还要丰登。

  为此美国狗守皇帝也很气怒,苦思对策要阻止这种剥削政府利益的“反抗集团”……

  不过,这类道教的“自愿贡献财物法”,让执政者要把它列入纳税法也难,再怎样策略也无法定规;因为这类道教的“怪力乱神”,是一种空泛的作业;百姓是自愿“捐”财物到这类太岁爷庙,捐多捐少也没有一个定规、无从查证,想要以执政者的立场逼“太岁爷庙”缴纳税款,庙方就宣称没有收到百姓贡献的财物,甚至还有说词是:“那是贡献给太岁爷猪八戒的,你自己去找太岁爷收税吧!”

  这样的情况,也激怒了美国狗守皇帝,气怒之下,他就下令:“把各个区处所有创办宫坛神庙的(道教)主脑者,通通羁押去审理。”结果就把这些“道教的主脑者”列入扰乱治安的叛乱罪名,并把他们屠杀示众。

  此举引起各个区处的百姓大大的反弹!尤其有些被道教洗脑的沉迷信徒,反而时常集体到处去纵火的暴动……

  沉迷道教的迷乱者太多了,到处暴动的冲突,也让美国狗守皇帝的政权无法压制,甚至有快倒阁的危机。

  ※当时美国狗守皇帝也很瞭解这些道教信徒的处境,若是一旦被‘道教’牵去洗脑的人,反正是茫然地死心塌地寄托在无形,属于一种‘没有自我’、‘依赖神灵会帮忙’的心态,就会甘愿牺牲自己的躯体,而产生这种抵抗政权的乱象。这就是“沉迷信徒”的特点。

  其实,看到这一点,也让美国狗者想起他曾经的图谋:就是用于“煽动与拐骗英国羊族俄国牛族的洗脑法”,才让这两党派的族群者,茫然的死心塌地服从他美国狗者登基,此法确实如同道教现在搞的组织,异曲同工的写照—同样都是创出一个‘偶像标的’(一个是日本猪灵者、一个是美国狗者),让茫然、无所适从的群众去依赖此偶像,形成组织,再将组织内的群众作为运用,去达到此“偶像标的”私下的利益。

  △当时,美国狗守皇帝就是这样面临险象,便紧急调集各个区处的区长来会商,该如何才能摆平这种困境?

  后来,协议的结果:那些‘道教修行者’所要求的事项,就是要有他们“道教信仰的自主权”。

  美国狗守皇帝也被逼迫到很无奈,就和这些“道教修行者”达成妥善的协约。此协约的事项如下:

  第一:道教徒不准干涉政治的执行法。

  第二:若是不想纳税者,就从此迁居去荒郊野外而自生自灭的生活。

  第三:如果在荒郊野外有自行农耕的物产,也不准带进城市里做买卖。

  订出协约后,并规定:“若是违反者,必须要接受没收财物的制裁法。”

  当时这些“道教修行者”也同意政权者的做法。有了前述的协约,这些道教信仰有了自主权时,就再也没有道教信徒到处去暴乱之景。此状,也使得美国狗守皇帝,再也不干涉这些道教的举止行动,而且也使得所有执政的官员,都过着很长一段时期吃喝享乐的悠哉生活—根本没有理会百姓的生活疾苦,完全没有经济策略、也没有建设;也可说,政府官员是搜括百姓财物来自肥享乐,根本没有尽到“政府官员”的职责。

  【后续的事变】

  ◎自从所有执政的职权者,遵照美国狗守皇帝的旨意,和道教修行者做好协约后,反而再也没有特地去巡查这些‘道教’后续行为的处境。

  当然,百姓生活依然困苦,对政权者的自肥专制仍然是不满,更多人把心寄托在阴灵皇帝太岁爷,冀望有无形相助,让日子变好过……

  一直到财政部之官员,质疑地发现:自从实施和道教的协约后,政府向百姓收取到的赋税,就一年比一年减少,甚至减退到不够“文武百官及民间建设”所需的开支费用(其实也根本没在做民间建设)!

  财政部就向美国狗守皇帝反映,美国狗守皇帝又是大动怒了!于是,派出一些调查员,到处去机密的默默察访,看有谁在逃漏税。

  调查的结果,发现症结,为时已晚—问题就是出在那些‘道教’之处!这些道教已伸张到整个民间的城市里,到处都是创建了“道士或道姑”怪力乱神之宫坛庙宇—已经由“太岁爷庙”衍生出各式各样的宫坛庙宇,拜的神像也有各式各样的名号!(原来有很多水界上岸没去投胎的灵魂根者,都各自显灵编创出神号,不再只是阴灵皇帝太岁爷……)

  如此处处创建的宫坛庙宇,诱拐一些迷悟不醒的百姓,让他们整天不务正业地当桩脚—这些人会以服务神灵的理由,放下士农工商,在替庙宇宫坛工作;而这些庙宇宫坛本身是根本没有经济产物,却是得靠百姓的捐献财物当收支,所以是需要更多桩脚去替庙方宣传,拉更多人来信仰,才有更多的捐献可以供养‘庙里的人’—神灵是无形的,哪有可能要花钱?既然要吸引人自愿把钱捐来供养庙里的人,当然得编创出一套花俏的理由:就是说这些在当师父、道士、道姑、庙公……等服侍神灵的人,是放下世俗的工作,替民间的人牺牲奉献,当神灵者在民间的代言人;还编创了一些神灵者的典故故事,当作歌曲般的朗诵,只要把诵念的音调都改成“一声”,自然就会顺畅快速地朗诵过去,信徒也听不出朗诵的内文是什么;再宣称朗诵这些文章会有消灾解厄的功效,还会让神灵者降临来替民间人类解决痛苦。(这就是起初‘经文’的由来。)

  然后,这些师父、道士、道姑、庙公等‘靠人供养的人’,就用整天在朗诵这些经文,表示在替百姓消灾解厄,百姓自然就会甘愿送财物来供养。

  有了一大堆不务正业的人当桩脚,诱拐百姓来信仰,其实也是当初消极对抗政府的作为。他们到处煽动一些“不服政府处事的打拼创业者”,而来时常暗中把物产运去敬奉那些创办宫坛庙宇的主脑者,当作供养师父的处事!此举才产生政府收取的赋税减退。

  【终于清楚的反击】

  ◎美国狗守皇帝得知此情况后,又再度调集各个区处所有的区长来会商。但,此次会商的结果,也让美国狗守皇帝遭受到很大的打击!

  所有区长都说,他们早就察访过了,那些创办宫坛庙宇的主脑者,各个都说‘这是他们私家所设立在祭奉自己祖先的祠庙’,是缅怀列祖列宗的场所;所以我们执政者也是没有理由去干涉百姓信仰‘道教’的私事。

  ▲此次会商的重点,仍是当时最风潮的神庙:“日本猪灵者的太岁爷庙”!尤其此类庙宇是那些反抗份子的主脑者,在利用怪力乱神的力量,而去招揽众迷信的百姓,确实是“兴风作浪和挑拨离间”的造反法;反正就是要煽动百姓,让百姓不服政府、不再纳税,改去依靠太岁爷庙。(这是当时民间的乱象。)

  【阴阳战争的实况】

  ◎前述,美国狗守皇帝了然情局之后,愤怒地下令,要把所有城市里的“太岁爷庙”给通通拆除掉!

  于是,备好兵马,竟然美国狗者要亲自出马!对于这个之前死对头的日本猪者美国狗者确实气得牙痒痒,居然连个死人也敢来跟活人作对争王!他决心强力执行拆除太岁爷庙的行动,拆祂个措手不及!

  美国狗者就亲自带领众多的兵马,到处去拆除了……沿路拆除到“太阳入口处”的日本区域时,忽然美国狗者当场吓了一跳,而停顿在那观望。

  因为眼前的这个区域,四周的建筑都是木造的民宅,又好像都是“太岁爷庙”的形式,全都是一个样;而且还是很密集的建立在一起。尤其当时是大白天,但整个区域处死气沉沉、连个百姓在外面走动也没有,如此异常的宁静,才使美国狗者一时寒心的停顿在考虑……

  话说,当美国狗者强制拆除“太岁爷庙”时,阴界领袖日本猪灵者,也盘算趁势推翻美国狗守皇帝;祂事先通知所有水界上岸没去投胎的灵魂根者,去附身庙里的人类,藉着乩童传达:“×日×时要所有乩童集合在×地,推翻美国狗者政权。”因此,当美国狗者的兵马行进到日本领域时,日本猪灵者也备好祂的灵兵(水界的灵魂根者附身人类—乩童)在等着……

  美国狗者考虑到最后,他还是选择决定照常前进,继续拆庙!

  此时,突然从各处的“太岁爷庙”里,就冲出一大群乩童—个个手拿钝器、举止怪异、还怪声怪调地吼着—刹那间,起了一阵白茫茫的烟雾,白雾中赫然出现日本猪灵者的鬼魂!祂离地三寸飘行在众乩童的人群中,带着电波的滋滋声响,雾白地现形,如同生前的模样,一路飘行到祂的“灵兵阵”前。

  美国狗者和他的兵马,全都震惊得无法动弹(其实是电磁波所致),眼睁睁地看着……

  日本猪灵者阴森森地说:“好久不见,你这只老狗!作威作福的好日子到尽头了,今天就是你政权垮台的日子……”

  ★当日本猪灵者正打算下令叫乩童冲杀过去时—忽然又是一阵白茫茫的烟雾,出现在两边人马中间!不知从哪冒出如雷的喝阻声,如回音般地四面八方传来:“你们给我住手!”

  突然,好久不见的中国精灵鼠者就现形在白雾里站在双方的中间,并大声呼喊:“大家不要在互相对抗了。”

  美国狗者全身发麻、起鸡皮疙瘩,哆嗦地说着:“你……你……你、和、日……本、猪、者……到、底、是死、是活……”恐惧袭卷美国狗者的所有士兵,个个都吓得往后倒退好几步。

  美国狗者为了稳定军心,终于鼓起勇气,直接大声询问说:“喂!你是人还是鬼呀……不然、这么久的时间,你是躲藏到哪里去?”(当时美国狗者已经高龄一百二十七岁,还亲自带兵出来拆庙,他也不敢置信近百年不见的中国精灵鼠者,竟出现在眼前!)

  中国精灵鼠者回答说:“我这段长期时间是在民间地皮面下层底处的〔阴府大本营〕,参与起义实施政治的工作。我这次现身的目的,是受各个人类种族的灵界祖先之委托,要来通报大家赶紧撤退回去,把各自的族群者拉合一点!不然过几天不会有太阳出现,因为‘太阳磁球’要在民间地皮下层底处,规划全球的地形;而且是用于震裂‘沼泥盐流磁的气压柱’来再度分割‘五大区域处’,让五个区域脱离更远的不一方向而去;就是要让大家各自分开,去自行执政而有自己的领域。”

  哇!这个意思就是以后美国狗者不再是全部族群的统治者啰?美国狗者听完中国精灵鼠者的通报,就马上很不客气地当面指责中国精灵鼠者:“你这个狡猾的老臭鼠!又在耍什么计谋啊?不然你在这胡乱讲一通,凭什么大家要相信呀?”(看美国狗者如此质疑,日本猪灵者马上心生一计……)

  这时,忽然从人群中踏出一位被附身的乩童,开口说:“我是阴灵皇帝的日本猪灵者,也是曾经大家的共谋者,当初你美国狗者和我们共谋领袖的事,只有我们几位包括已死的非洲虎者知情。这样你该知道我说的话是真是假吧?刚才中国精灵鼠者所通报的话都是事实。”日本猪灵者还是逮到机会要教训美国狗者:“自从被大地震震死之后,我也是在〔阴府大本营〕为参与实施政治的一份子。要不是看你这个老狗皇帝做得如此过分—根本没替百姓建立任何有用的政策,只是搜括百姓的税来供自己和官员享受,当个领袖当到不顾百姓死活—我才忍不住出面的!”

  虽然日本猪灵者如此表白,美国狗者还是很质疑;他大剌剌地说:“中国精灵鼠者,你把真相讲清楚,我才考虑要不要撤退回去!”

  中国精灵鼠者为了让大家能和平,也只好把事态的重点大概提示说明了……

  我们宇宙的“天地五界”,所有灵异的智慧灵根者有高低差异在循环。在〔阴府大本营〕,高智慧灵根者已起义实施政治,成立天地五界的灵界法院。这处法院,就是天下民间所有人类的生死、阴阳灵根者交替的往生判刑处;并且,也是人类一生工作修行的好坏,等到老迈寿终回灵界时,必定要接受这关‘灵界法院’的审判。

  所以‘阴府大本营的执政者’,祂们要把工作修行好或坏的人类,分成“五大类不同肤色的种族人”—要把这些种族者,作为好坏差异的分布法,出生在天下民间五大地形的“十二种地气”—中国种族人、俄国种族人、非洲种族人、德国种族人、中国种族人、韩国种族人、法国种族人、英国种族人、印度种族人、印度种族人、美国种族人、日本种族人—让各自区域的种族人,自行去担当“工作修行的职责法”、以及“做人品行好坏的考验法”。这种分为五大地形的用意,也是要让各个地形的人类种族,有各自不同的“灵界祖先”,在执行人类维护管制的观瞻—记载人类不良的行为,等到太过分时,就是要作为惩罚的对象。

  ※前述,中国精灵鼠者把大略重点说完了。美国狗者听到这种说明,有听没有懂的茫然,就动怒的指责中国精灵鼠者:“你到底在讲哪门子鬼话?你是不是在和日本猪者共谋,用怪力乱神在耍诈呀?”

  中国精灵鼠者听着也笑笑地直接回他:“我只是受各个人类种族的灵界祖先之委托来通报而已,若是大家不信的话,那等大家被震死回灵界时就了然吧!”

  中国精灵鼠者回应这一番话,美国狗者反而急促的问起:“那阳世间的人,生死交替是怎样定规的呢?”

  中国精灵鼠者就说:“人类的生死交替,此过程确实是很复杂的程式,一时在此要表达清楚也难,说起话长啊……等你死了,自然就知道了。”

  有意想要瞭解人类生死交替的真相,请读者自行去查阅张国松著作:《人生大挑战》及《人生字典》。

  美国狗者却很不屑中国精灵鼠者的话,就大声喊说:“我还是不相信!你中国精灵鼠者又在耍诡计?帮着日本猪者要抢我的领袖地位是吧……”

  这次中国精灵鼠者,也不理美国狗者的蛮横,转身离去,并且一边走一边大声说:“南无阿弥陀佛……南无往东上……心向上界无邪念,顺天意吧!不然世界末日又来了。”其实中国精灵鼠者回〔阴府大本营〕执政后,眼见民间的美国狗者身为执政者,却是暴虐无道的官僚政治,也从未实施对人类政治有建树的政策;因此,祂暗中指派“渡畜牲者”,经常在美国狗者的睡梦中启示:“心向善地无邪念,不要再造孽了,死后都会有灵界法院的审判,灵界法院就是〔阴府大本营〕里的‘阿弥陀佛法院’;每个人死后都要经过此法院的审判,决定往上界风云灵界、或是往下界水陆界而转换修行处。人类要心向上界而努力,善尽工作职责才是正确的修行……”(就是经常在美国狗者屠杀百姓后,都会在睡梦中有“渡畜牲者”赐梦,训示美国狗者这些相同的话语。)

  一听到中国精灵鼠者说出这番相同的话,美国狗者猛然大悟—明白其意是启示:做人要心向善地无邪念,不要造孽的意思。眼前若要和乩童对战,不管是赢、是输,都会损害到人类的躯体—这番考虑之下,美国狗者终于决定撤退了。

  不过,美国狗者还是对这个区域的百姓气怒地放话警告:“我就暂时撤退回去等待几天看看,如果没依照中国精灵鼠者所通报而实现的话,我会再度来大拆除所有‘太岁爷庙’!”话讲完,就撤退离去了。

  (同时,日本猪灵者也当场宣布:“所有水界的灵魂根者通通退驾!现在灵界法规已经严格明定:‘阴阳两界不能有任何接触,违反者就地正法,磨浆投胎植物或土壤!’所以,你们快跟随渡畜牲者去投胎陆地动物吧!切勿再去附身人类。”原来,因为日本猪灵者这场阴阳大对抗,把阴阳两界弄得纠葛不清,〔阴府〕已针对此现象订出制衡的严格法规,禁止阴阳两界的接触,以免世界大乱。)

  【第二次世界末日的实况】

  果然,当美国狗者连夜赶路好几天,撤回到自己的城门外时,突然整个领域的地皮面,就开始摇晃了!同时,美国狗者也看到整个领域的四周围,升起濛濛白雾的异象。

  这种景象,也使美国狗者想起曾经遇到那次大地震的悲惨局面,顿时心生恐慌,不顾一切,拔腿就直接冲进城门里去躲藏了!

  身为领袖,碰到灾难时却是丢下兵马,自己逃难去躲藏—他为了怕反抗份子造反,早已先建设了地下的避难所,这回大地震,倒是派上用场。

  地震摇晃不久就停了,突然整个大地刮起强风暴雨,好像在做台风一样……随后就渐渐天色变成暗无天日的黑夜—同时,就发生大地震了!

  此时遍地是黑漆漆的景象,只有不定时地听到旁边传来建筑物的崩塌声、及人类的惨叫声……

  不过,这次的大地震,确实只让人类感觉似乎像在坐船一样的摇晃,不会像曾经那次(第一次世界末日)如雷的震裂地皮面、随海啸脱离的恐怖之景。(事前,中国精灵鼠者早已先暗中显灵去交代各个族群的带头者,让他们各自做好安全措施的防备;所以这次“暗无天日的大地震”,大家已有心理准备而领会的应变,不致于太恐慌;但仍有坐立不安的心酸之忧,因为这场大地震持续了约一天的光景,在黑暗中四周围的海啸声,特别令人毛骨悚然;况且人类根本不知道所有领域会被地震脱离到哪?且地震到底何时才会停止……)

  【就此稍微结论:】

  ●这是太阳开天之后,接连演变到地球再度被震裂分开的过程。

  为什么〔阴府〕又要对人类执行这种“世界末日”的道德制裁呢?而且,此次大地震,还震死了大约百分之三十的人类。其实最大的原因:也是人性不轨而产生“道教兴盛”的乱象,才惹起提早来的灾情。

  不过这场《人与鬼的阴阳大对抗》,其中是有两方面的处事法:

  ■第一方面:就是自从“美国狗者登基之后”,他所实施的政策,都是一些“无权占有的自肥法制”;事实上,完全不符合当初中国精灵鼠者奉行〔阴府〕之意—要在天下民间实施“全民政治”,以和〔阴府大本营〕所起义实施政治的规范相同。

  真相:美国狗者执政的这段期间,被他统治的所有人民,确实大家都很不满他“奸雄的体制”,且他是以“苛政猛于虎”的方法在执行统治,更加让所有百姓都过着民不聊生、凄惶愁闷的日子。

  以这种执政的乱象下去,〔阴府〕势必会执行洗盘的道德制裁。

  因此,〔阴府大本营的执政者〕—中国精灵鼠者,得知日本猪灵者的推翻意图,也就默许祂去执行;让这位〔阴府〕内地所有灵兵将的统帅—日本猪灵者,带领渡畜牲者上阳世间来推翻美国狗者政权的自肥法制。

  ■第二方面:就是当时〔阴府〕已实现了“天地五界”的“阴阳灵界法院”—要让天下民间所有的工作修行者,修考“今世做人处事”的是非善恶,等到老迈寿终回灵界时,在此法院有公平审判的定论,然后判定循环的投胎之处。

  ☆此情况的表明:这就是“人类从生到死的循环写照”,灵界(阴府)实施这种人类生死循环的修改法,“人类才有一代接一代”、不认输的超越者,以及新人换旧人的交替事。

  以当代民不聊生的人类生活,虽然是辛苦的修考,但〔阴府〕的执政者也是在积极建设宇宙的循环机制及法则,等到建设完备后(五颗太阳、当地阴间地府处、灵界法规均已备妥),再以大地震分割“五大地形”到更远的间隔(尤其是美国狗种族人的领域,把其推到最远的区处,隔着大海就无法去干涉其他种族),让各区处各种族自行实施执政的规划。

  再谈到当代困苦生活中的工作修行者,在“世界末日”的地震中死亡后,自然就有公平的审判,转换分发下一个修行地,例如:

  ※努力工作且智慧高者,往上界(第二界风云灵界)循环。

  ※随波逐流信仰道教者,投胎印度、非洲(第五地形)。

  ※创庙及不务正业的桩脚、师父、道士、道姑、庙公等,往下界(第四界水陆界或第五界沼泥界)循环,投胎鱼虾畜牲类或细菌类。

  ※平凡的工作者,再度循环投胎人类(第一地形、第二地形、第三地形)。

  由前述可知,智慧灵根者(灵魂根者)的循环,确实是永不灭的循环。因此,当人类死亡回界时,都是个个惊讶,本来死亡只不过是另一个循环的开始,早知道民间的活人也不必哭得要死啊!

  重点:既然明了〔阴府〕有此“阴阳灵界法院”的存在,而且也有明确的循环机制与法制(详阅本著者的《人生字典》)—那这一生做人的境遇,再苦也不必埋怨,只要秉持“士农工商”的原则,努力求生,等到老迈寿终时!必定会有好的转换修行处!这也是“天地五界”最公平的循环交替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