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字典》世界各类宗教的由来-[是非篇-5]

【是非篇】

世界各类宗教的由来……

  ◎这是“世界”各国所创始“宗教”的用意,及好坏的真相是什么?也是人类必须要彻底去瞭解,以免傻傻被“各类宗教”表面劝善的假象给蒙蔽,而误犯“背叛祖先”的罪名,白白浪费此生当人的机会!

  ※本篇《世界各类宗教的由来》:这是【我亲身灵魂出窍】去游考〔阴府大本营的瓷叠塔〕,而内幕所记载(人类历史事迹)的情形—我才了然天下“五大地形”各方地形的国家,所创始“各类宗教”的阴谋!

  此道真相的过程—就从古代所有创始教派的先后顺序来谈起:■(一)道教之类的来历。■(二)佛教之类的来历。■(三)耶稣教之类的来历。■(四)宗教之称的来历。

全部实在的情形!

  ■(一)道教之类的来历:其实这类【道教】是从‘阴间界的阴灵者’所引起的事,起源自【太阳入口处的日本种族人】;而且此类的阴灵者,是专门“附身在人类的躯体,使人类起驾当乩童”的情况。

  ※道教起初的过程—就从盘古开天的“地球”来谈起:在当时“地球的面积上”就有产生“十二种人类种族”在这里密集的居住—这是从〔阴府大本营〕经轨道而来投胎的‘十二种生肖,为人类的各种习性’!就是要在这里开始“担当整修民间工作的修行者”。

  前述“十二种生肖,为人性与种族者”—在此表白:这是如今的【中国为种族人、俄国为种族人、非洲为种族人、德国为种族人、中国领域周围的各处辖区为种族人、韩国为种族人、法国为种族人、英国为种族人、印度所有领域分为的种族人、美国为种族人、日本为种族人】。

  此况:就是当初在这里的所有种族人,而各个都在“争取霸权”要当众族群的领袖—当时大家争取到最后,就产生了“美国狗者和日本猪者”—这两人在互相竞选而已!

  在此先提示:尤其当时“美国狗者和日本猪者”—这两人在互相争夺领袖的地位!此况就是产生【道教】的起源。

  但是这两人在互相争夺到最后!竟然美国狗者却耍出无赖的自行宣布,说他就是从此担任所有众族群的领袖;不过美国狗者这样自行宣布的同时,就突然发生了“大地震”!

  此况说明:这是以前的第一次“世界末日的大地震”;当时也把地球整个领域的地皮面,却震裂而分割成为‘五大区域处’—此况提醒!这是如今天下“五大地形”的由来。

  尤其当时也把整个领域内“所有不一的种族人”,也“震死了大约百分之五十的人类”—因此,后来就产生‘活着的人与被震死后的灵魂者’,而时常出现在共居一处的修行法;也从此就开始【阴阳大对抗】的局面!

就此产生【道教】的起步!

  ▲事先表示:在‘阴间界’的带头领袖是谁呢?就是前文所提那位竞选领袖的“日本猪者”!他就是被“第一次世界末日的大地震”给震死之后,也在‘阴府内地’(即阴界,管理阴间“渡畜牲者”的领域范围之称。在此范围处任职的工作者,是还不足资格为“风云道者”之职等)自愿任职“灵兵将的统帅”(即阴界的带头领袖);这是日本猪者的心机,祂想利用民间阴阳界共处同一空间的职务之便,进行祂的计谋。也因此,祂自称是【阴灵皇帝】;就是祂看不惯阳间“美国狗者”的暴虐无道,私下决定要推翻这个生前的死对头,就利用职权,在阳世间扰乱,‘目的’是要推翻“美国狗者”的政权。

  △不过在‘阳世间’的带头领袖是谁呢?就是前文所提那位竞选领袖的“美国狗者”!他并没被震死,反而已经被他以霸道的就此当选了“所有族群的领袖”,而且也自称是【美国狗守皇帝】;况且他还是照常“统治”所有区处内的百姓!都是归于他的独裁下。

  ◎阴阳大对抗的起因:就是“日本猪者和美国狗者”,他们两人是曾经死对头的图谋者。但是,这位“日本猪者”已经被震死亡,又为何还能上阳世间并和美国狗者互相在争霸领土权呢?就是这位日本猪灵者在‘阴界担任管理渡畜牲者的带头领袖’时,还是念念不忘阳世间的美国狗者,所以就利用职务之便,向日本猪种族人显灵,让日本地区的人民都知道曾经的领袖‘日本猪灵者’,死后在阴间担任‘阴灵皇帝’,要来协助人民推翻暴政!于是,百姓将此讯息广为宣扬到各区处。

  此景,阴阳大对抗:确实也让所有地皮区处的百姓,反而对‘阴灵皇帝的日本猪灵者’更尊重的敬奉!原因:就是所有百姓,大家对于美国狗守皇帝的霸道行为都很不满;其实,自从“美国狗者”登基之后,也初步实施一些“士农工商的政策与法制”,而让全民有保障的共同努力去打拼工作修行法—但是,所有打拼的工作者,若是有收获的物主,必定要由“执政者”来抽成;这是当代百姓的纳税法!

  尤其百姓不满的原因:就是当代所有内外政的“官僚者”,大部分各个都是“贪赃枉法”的乱象—也可说,变成了当代实施的政策,是一种“无权占有”的法制!政府在剥削百姓的财产,给皇帝和政务官享乐。

  后来,就是演变到时常“官逼民反”的局势,也让各个区处的百姓,反而大家都抱怨连连,不满美国狗守皇帝的霸道独裁法—此局势:然后也到处都产生一些“反抗份子”,而时时刻刻在发生暴动的乱象!

  因此,在美国狗守皇帝的统治下,却让各个区处的所有百姓,都过着很郁闷的生活—就这样的凄惶之景,也使那些“反抗份子”就把‘阴灵皇帝的日本猪灵者’,而拱上阳世间之处和美国狗者对抗的捣乱!

  但是那些“反抗份子”是谁呢?就是所有“人类族群的带头者”,他们很不满美国狗守皇帝用霸道的独裁法在处事;所以这些各个区处的人类族群之“带头者”,也耍出一些‘怪力乱神’的图谋方式!‘目的’就是要“消极抵抗”来夺取美国狗者政权的利益。

创始道教的过程及用意:

  ◎出奇招了!

  由于阴灵皇帝太岁爷的显灵、以及水界动物灵魂根者的显灵宣传,美国狗守皇帝也耳闻日本猪灵者的事迹—就批评日本猪灵者为:“痴心妄想的猪霸界!”

  后来,‘猪霸界’一词,也给这些各个区处种族的带头者(反抗份子)对抗政权的灵感,便开始进行夺取政权的计谋……

  一开始是在日本猪种族人的领域内,反抗份子藉着日本猪灵者的名声,雕塑了很多取名为‘猪八戒’的神像—这是以‘猪霸界’的谐音,代表反抗份子推翻美国狗守皇帝的图谋—然后再盖起很多处的‘太岁爷庙’,外形都是木造、如同百姓居住的屋体。这是要用来让一些迷糊百姓供奉,拱出‘太岁爷庙’、猪八戒的神灵偶像。

  真相:建设这些庙,就是要招揽一些不敢面对现实考场、想寄托无形相助、依靠无形当心灵寄托或精神慰藉的人,让他们茫然地随波逐流(大家都在拜,我也跟着拜),来贡献给庙里财物;百姓把财物往庙贡献,就能夺取美国狗者政权的利益。(这确实是一种对抗政权的对立,是要剥削百姓的纳税财物。)

  △刚开始的策略:就开始派出一些人,到处去怪力乱神地造谣惑众,宣扬说:“日本猪灵者已经显灵在阳世间,是要来‘渡众生’的神灵者!大家的生活这么痛苦,日本猪灵者不忍心见到人类受苦,要来解救人类啊!”

  还说:“请大家相信这位神灵,祂是在‘阴间界’担任阴灵皇帝的执行者,祂必定能替所有人类化解不如意的事端……”

  接着,又派出另一批人,去夸张地传颂拜太岁爷庙的神奇事迹,称颂太岁爷庙的灵验;各种版本的‘亲身体验故事’,在各个不同区处去宣传,编造出‘很多人去求拜猪八戒神像后,就神奇获得帮助的事迹’,让这些神迹渐渐流传开来,又夸示地说:“这是凡事有求必应的太岁爷哦!”

  而且,在宣扬这些神迹故事的内容,必定要编创得十分写实,百姓生活上都会遇到的挫折,都因为求助太岁爷而神奇解决,自然就能吸引一些迷迷糊糊的百姓,碰到类似挫折时,就会想来庙里求助。

  然后,这些宣扬者,必定也要宣扬:“要向太岁爷求助,就要准备祭品供奉给太岁爷享用,太岁爷自然就会帮忙。”

  另外,还有一项重要规定:“太岁爷是有求必应的,来求助的人,必定要捐钱或贡献产物,才有建设的经费盖越多太岁爷庙;盖越多庙,就表示太岁爷会去该处聆听百姓的求助,大家就能到处都有太岁爷的庇佑。”

  就是这种空泛的操纵法,也让所有百姓渐渐沉迷,有心事的人,就给他求个心安的心灵寄托而已。但真正有遇到困难的人,要如何应付呢?

  例如:若是一百个有困难的人去求助太岁爷帮忙(其实太岁爷是不存在的、更不可能帮忙),但只要偶尔巧合几个事情获得解决,那他必定认定是太岁爷帮的忙,就会无限的推广与招揽其他人去拜;不过,若有去求拜却没有感应到帮忙的人,就可说他是福分未到的人—这就是“创办宫坛神庙者,应对信众的伎俩法”。

  当时,这样的宣传,果然吸引了很多人类,把生活的困苦,涌向太岁爷庙倾诉,贡献的财物很快就让太岁爷庙一间又一间地建设起来。

更惊险的事!

  日本猪灵者也知道,民间日本猪种族人以祂的名义盖了很多太岁爷庙在供奉求拜;而且,那些水界上岸的灵魂根者(原本配合日本猪灵者的指示,到处显灵或附身替阴灵皇帝宣传),现在因为民间太岁爷庙越来越多,反而偕同更多水界上岸的灵魂根者都不去投胎,也有样学样,到各处太岁爷庙去耍弄人类,“附身起乩”的现象到处可见,开口都自称是“太岁爷驾临视察民间”,把民间人类耍得五体投地,更多人对“阴灵皇帝的猪八戒神像”尊重的敬奉,再穷再苦也要贡献祭品或财物给“太岁爷”,希望这样才有太岁爷的无形相助,来解救、脱离穷困的境遇。

  (就是如此的循环,人民其实是苦上加苦,但却自我心理安慰会有时来运转之日,继续无止尽地贡献所有。)

  日本猪灵者有点伤脑筋,这个现象可不是祂原来的规划呀!不过事到如今,祂阴灵皇帝太岁爷的名号,可真的在民间拱成势力,就只能将错就错地进行计划,以后再来考虑怎么解决这些水界上岸的灵魂根者

此景的播弄!

  后来,美国狗守皇帝也得知,日本猪种族人在建设许多‘太岁爷庙’,把那个曾经的死对头日本猪者,拱成“猪八戒神像”让很多百姓当作信仰,且已成风潮,百姓都把财物贡献到“太岁爷庙”。(虽然‘道教’一词是后来有佛教之后而赋予的称呼,为让读者区别,在此文中就以‘道教’称之。确实原始道教的起源是日本猪种族人创立的‘太岁爷庙’。)

  当时这种让百姓无限自愿贡献财物的剥削法,确实是比美国狗守皇帝执政所收取的赋税还要丰登。

  为此美国狗守皇帝也很气怒,苦思对策要阻止这种剥削政府利益的“反抗集团”……

  不过,这类道教的“自愿贡献财物法”,让执政者要把它列入纳税法也难,再怎样策略也无法定规;因为这类道教的“怪力乱神”,是一种空泛的作业;百姓是自愿“捐”财物到这类太岁爷庙,捐多捐少也没有一个定规、无从查证,想要以执政者的立场逼“太岁爷庙”缴纳税款,庙方就宣称没有收到百姓贡献的财物,甚至还有说词是:“那是贡献给太岁爷猪八戒的,你自己去找太岁爷收税吧!”

  这样的情况,也激怒了美国狗守皇帝,气怒之下,他就下令:“把各个区处所有创办宫坛神庙的(道教)主脑者,通通羁押去审理。”结果就把这些“道教的主脑者”列入扰乱治安的叛乱罪名,并把他们屠杀示众。

  此举引起各个区处百姓的大反弹!尤其有些被道教洗脑的沉迷信徒,反而时常集体到处去纵火的暴动……

  沉迷道教的迷乱者太多了,到处暴动的冲突,也让美国狗守皇帝的政权无法压制,甚至有快倒阁的危机。

  ※当时美国狗守皇帝也很瞭解这些道教信徒的处境,若是一旦被‘道教’牵去洗脑的人,反正是茫然地死心塌地寄托在无形,属于一种‘没有自我’、‘依赖神灵会帮忙’的心态,就会甘愿牺牲自己的躯体,而产生这种抵抗政权的乱象。这就是“沉迷信徒”的特点。

  △当时,美国狗守皇帝就是这样面临险象,便紧急调集各个区处的区长来会商,该如何才能摆平这种困境?

  后来,协议的结果:那些‘道教修行者’所要求的事项,就是要有他们“道教信仰的自主权”。

  美国狗守皇帝也被逼迫到很无奈,就和这些“道教修行者”达成妥善的协约。此协约的事项如下:

  第一:道教徒不准干涉政治的执行法。

  第二:若是不想纳税者,就从此迁居去荒郊野外而自生自灭的生活。

  第三:如果在荒郊野外有自行农耕的物产,也不准带进城市里做买卖。

  订出协约后,并规定:“若是违反者,必须要接受没收财物的制裁法。”

  当时这些“道教修行者”也同意政权者的做法。有了前述的协约,这些道教信仰有了自主权时,就再也没有道教信徒到处去暴乱之景。此状,也使得美国狗守皇帝,再也不干涉这些道教的举止行动,而且也使得所有执政的官员,都过着很长一段时期吃喝享乐的悠哉生活—根本没有理会百姓的生活疾苦,完全没有经济策略、也没有建设;也可说,政府官员是搜括百姓财物来自肥享乐,根本没有尽到“政府官员”的职责。

后续的事变:

  ◎自从所有执政的职权者,遵照美国狗守皇帝的旨意,和道教修行者做好协约后,反而再也没有特地去巡查这些‘道教’后续行为的处境。

  当然,百姓生活依然困苦,对政权者的自肥专制仍然是不满,更多人把心寄托在阴灵皇帝太岁爷,冀望有无形相助,让日子变好过……

  一直到财政部之官员,质疑地发现:自从实施和道教的协约后,政府向百姓收取到的赋税,就一年比一年减少,甚至减退到不够“文武百官及民间建设”所需的开支费用(其实也根本没在做民间建设)!

  财政部就向美国狗守皇帝反映,美国狗守皇帝又是大动怒了!于是,派出一些调查员,到处去机密的默默察访,看有谁在逃漏税。

  调查的结果,发现症结,为时已晚—问题就是出在那些‘道教’之处!这些道教已伸张到整个民间的城市里,到处都是创建了“道士或道姑”怪力乱神之宫坛庙宇—已经由“太岁爷庙”衍生出各式各样的宫坛庙宇,拜的神像也有各式各样的名号!(原来有很多水界上岸没去投胎的灵魂根者,都各自显灵编创出神号,不再只是阴灵皇帝太岁爷……)

  如此处处创建的宫坛庙宇,诱拐一些迷悟不醒的百姓,让他们整天不务正业地当桩脚—这些人会以服务神灵的理由,放下士农工商,在替庙宇宫坛工作;而这些庙宇宫坛本身是根本没有经济产物,却是得靠百姓的捐献财物当收支,所以是需要更多桩脚去替庙方宣传,拉更多人来信仰,才有更多的捐献可以供养‘庙里的人’—神灵是无形的,哪有可能要花钱?

  既然要吸引人自愿把钱捐来供养庙里的人,当然得编创出一套花俏的理由:就是说这些在当师父、道士、道姑、庙公……等服侍神灵的人,是放下世俗的工作,替民间的人牺牲奉献,当神灵者在民间的代言人;还编创了一些神灵者的典故故事,当作歌曲般的朗诵,只要把诵念的音调都改成“一声”,自然就会顺畅快速地朗诵过去,信徒也听不出朗诵的内文是什么;再宣称朗诵这些文章会有消灾解厄的功效,还会让神灵者降临来替民间人类解决痛苦。(这就是起初‘经文’的由来。)

  然后,这些师父、道士、道姑、庙公等‘靠人供养的人’,就用整天在朗诵这些经文,表示在替百姓消灾解厄,百姓自然就会甘愿送财物来供养。

  有了一大堆不务正业的人当桩脚,诱拐百姓来信仰,其实也是当初消极对抗政府的作为。他们到处煽动一些“不服政府处事的打拼创业者”,而来时常暗中把物产运去敬奉那些创办宫坛庙宇的主脑者,当作供养师父的处事!此举才产生政府收取的赋税减退。

  ◎美国狗守皇帝得知此情况后,又再度调集各个区处所有的区长来会商。但,此次会商的结果,也让美国狗守皇帝遭受到很大的打击!

  所有区长都说,他们早就察访过了,那些创办宫坛庙宇的主脑者,各个都说‘这是他们私家所设立在祭奉自己祖先的祠庙’,是缅怀列祖列宗的场所;所以我们执政者也是没有理由去干涉百姓信仰‘道教’的私事。

  ▲此次会商的重点,仍是当时最风潮的神庙:“日本猪灵者的太岁爷庙”!尤其此类庙宇是那些反抗份子的主脑者,在利用怪力乱神的力量,而去招揽众迷信的百姓,确实是“兴风作浪和挑拨离间”的造反法;反正就是要煽动百姓,让百姓不服政府、不再纳税,改去依靠太岁爷庙。(这是当时民间的乱象。)

  ●最后‘道教’的实况—就是美国狗守皇帝了然之后,因此愤怒而下令要把所有城市里的【太岁爷庙】给通通拆除掉!此景:美国狗者亲自带领众多的兵马,就到处去拆除……但是,沿路拆除到‘太阳入口处、日本猪种族人的区域’时,突然从各处的【太岁爷庙】里面,就冲出来一大群的“乩童”—真相:就是很多“道教的信徒”而各个都被“日本猪灵者的灵兵将”附身起驾,用意是要冲出来和“美国狗者的兵马”抵抗!

  结果: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也“刮风暴雨”起来,好像在做台风一样,随后就渐渐的“暗无天日”,并且同时大地震了……(以上详情请阅《宇宙历史》,就能更了然创始道教的阴谋。)

  ☆本人所述这篇【道教之类的来历】—这就是当代创始道教的过程及用意!所以如今的台湾民间社会有“收惊、安太岁、符咒巫术、起乩、通灵、观落阴”等等……这些都是模仿道教当初与‘阴间界’附身的情形,所衍生出来害人的把戏。

顺带揭穿“各类道教”害人之景!

  【道教】在台湾特别猖獗的主因:台湾是海岛地形,四面环海,而沿海地带的“宫坛寺庙”特别多、也特别兴旺—因为此地带有许多〔水界、鱼虾水族类的灵根者〕,修成灵根成长,可上岸投胎动物类,却恰逢台湾有这类“道教、迷悟信者”自愿与阴界倒流,便可时常附身人类起乩、显灵;并且造谣惑众,造就了“宫坛寺庙”的声威,祂们就将此当作分布基地的躲藏处!

  提醒:经常出入“宫坛寺庙及道场”的人!其实,民间人类若突然生病、精神恍惚、身体虚弱、癫痫症、癌症、失去记忆、不明病痛、无因无故意外死亡……等等不幸,这其中大部分的凶手,都是〔前述不愿投胎动物类的水界逃灵〕在暗中搞鬼。

  原因:就是台湾有这类道教把众多信徒供给阴界邪灵当加油站,让祂们可公然接触人类、吸取〔人类躯体内的磁流质〕,以作为在民间随行腾空漂浮、游荡的电磁力来源!

  因此,不论是乩童、通灵者还是信徒,若时常与阴界倒流,那躯体不健康也必然。尤其、迷悟当乩童的人,其寿命都很短,且会招来不明的“阴界邪灵”,拖累身边大大小小的人;严重者,必祸延三代子孙!(以上内幕真相,请详阅—此册内:《寺庙及宫坛的真面目》,就可彻底明白。)

创始佛教的过程与用意:

  ■(二)佛教之类的来历:其实这类【佛教】是从“印度种族人、印度种族人”的区域所引起的!

  ※佛教起初的过程—就从上篇道教的情形来接起:尤其当时道教扰乱到最后,就突然发生了“大地震”!

  此况提醒:这是以前全世界发生第二次“世界末日的大地震”,而且这次还是被“震死了大约百分之三十的人类”!其实,这次会大地震的原因,也是‘人性不轨’而产生“道教兴盛”的乱象,才惹起来的灾情。

  ▲此景过后才有【佛教】的出现!提示—这类佛教的创始者,确实是‘释迦牟尼’;释迦牟尼是印度种族人,他是王室排行第二的太子,为了争夺继承财富的地位,和哥哥(长子)闹得不可开交。在一次兄弟大打出手之际,两人的亲信侍卫也加入护主,成为打群架的场面;释迦牟尼的父王,介入想阻止两个儿子的械斗,竟然被二儿子释迦牟尼的侍卫,在混乱中失手砍下头颅而亡!当场成为人伦悲剧。

  后来,释迦牟尼就被继承王位的哥哥驱逐出皇室,他带着自己亲信的随从,跑到山里躲藏在山洞。(当时死掉的国王本来就是受百姓唾弃的贪君,所以其被误杀身亡,也有人觉得理所当然而支持释迦牟尼。)

  然而原本在皇室养尊处优的释迦牟尼,流亡后,全靠随从的兵士去外界偷窃或乞讨,回来供养他。而他只是整天在幻想能有像古代日本“阴灵皇帝”的灵兵将(水界的动物灵根)帮忙,这样就能抢得哥哥的王位。

  就是这种冀求无形相助的幻想,果真引来逃灵的接触,居然在他睡梦中赐梦,让他接触了阴府在处罚不正的受刑领袖所念之文字体—‘忏悔文字体’。

  而这赐梦的逃灵,又怎能得知这种阴府处罚不正的受刑领袖所念之文字体呢?原来阴府处分生前行为不正的领袖,除了发监到第五地形当“渡畜牲者”的工作外,工作之余就是要不断地反覆诵念自己生前所犯的罪行(称为“忏悔的经文”),直到服刑期满。因此,在印度区域的阴界,有许多此类受刑的灵魂根者,而逃灵当然也会偷听得知此执行法。

  不过,这个刻意接触释迦牟尼的逃灵,也是有藉此设计人类的诡计;因为阴府已严格执行“阴阳两界不得接触”的灵界法规,所以这种逃避投胎的邪灵,需要有人类自愿接受逃灵的附身,让逃灵有躲避阴府抓击的藏匿处(藉着人体当挡箭牌),且可利用人类的躯体吸取磁流而维持行动力。恰好释迦牟尼整天求望有鬼相助,逃灵就顺势给他忏悔文的启示。

  于是,释迦牟尼在得知这种“忏悔文字体”的执行法后,他发现会整天脑海里不由自主地盘旋、复诵同一句话—顿时被他悟出此文的奥义!这种忏悔文字体的诵念语调和反覆诵念的方式,会让听者和诵念者自然沉迷复诵,产生心灵脆弱、没有逻辑思考的思绪;因此,释迦牟尼就编制了许多经文当歌词,并且公开诵念,宣称自己悟道(得到神灵的启示),神灵赐给他这种经文,可以帮助民间人类脱离苦难。

  当时印度有许多被逃灵附身的怪力乱神者,释迦牟尼就以流亡王子的身分,召集了这类人士,集合一起加入诵经的修练法;释迦牟尼宣称朗诵这些经文是修练灵气,若修到某个程度,得了道,就能替他人祈福。

  自从释迦牟尼明白这种忏悔文字体的编制法之后,也让他追想到以前那位‘日本猪灵者的太岁爷庙’—是被反抗份子把它创造出来,让百姓当作信仰的供神灵法,况且还能轻易就把美国狗守皇帝的政权几乎推翻。突然也让他产生一股不轨的念头—就是“反抗政权”的动机。

  然后,释迦牟尼就把‘日本猪灵者那套道教法’,拿来更改,他自编自创一些神仙故事及教材,还指示那些曾被逃灵附身的怪力乱神者,把他们印象中的奇异形体(被动物灵附身者,在退驾后,总会有一些动物形体的怪异印象,残留在记忆档案),雕刻在石头上,所以这些人就雕出各种奇异造形的雕像,大多是动物形体结合人类形体的诡怪模样。

  为了吸引百姓来加入念经学道的修行法,他经常带领这班一起诵经的人,到街道上如同游行地一边唱诵经文,一边宣称为大家祈福,也欢迎大家加入一起修练。尤其有庆典或人多的活动,释迦牟尼一定会带着信徒到场,朗诵经文为民祈福,实际上是托着钵向百姓要钱—由于他们这种到处念经的行为,也引起当区百姓的注意,都称他们是“活活到处乱叫”;结果,形成了“活叫”的简称。

  这种称谓(活叫),也给了释迦牟尼灵感,自称为‘佛教’。他也计划要让印度所有百姓,去沉迷信从‘佛教’,就能一步一步达到他推翻政权的目标。

  除了各式诡怪的雕像,他也替这些雕像编创了各种由来故事,强调动物接触了佛教后而得道,成为可以保护人类、实现人类愿望的神灵;所以鼓励百姓一起修佛。此外,一些信徒在诵经一段时期后,都能接触到阴界的灵魂根者(大都是陆地动物的逃灵),有人被附身、有人是感应得到灵异,更让释迦牟尼有信心能对抗执政者。

  当时只要执政者(他哥哥)有公开任何政策,释迦牟尼就煽动信徒一起去抗议(静坐、诵经);因为执政者也是自肥专制的执政法,所以百姓本来就因困苦而怨政,看到流亡太子敢对抗执政者,也吸引了很多人投靠到释迦牟尼的佛教组织。

  执政者也注意到释迦牟尼的反抗行动,就派出政府军去镇压,没想到这些信徒中,有的被动物灵附身,不怕死地去抵抗政府军,还有引火自焚的举动,把政府军吓到、逼退,于是执政者就公开宣称:“佛教信徒不准进入城里,城外行动就不干涉。”

  对释迦牟尼而言,这也算被他争取到有“佛教信仰”的自主权了。他就耍出‘装神弄鬼’的魔力,去鼓吹一些沉迷不醒的信徒,叫他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民世间的俗事,跟随佛教去念经学道)—就是要迷乱大家不能执行工作,而执迷的随从他去到处乞讨,如同乞丐的生活。

  这是他设计让区域的百姓放下士农工商,随他在郊野自成一国似地生活,就是在操纵百姓,使大家不顺从政府的处事,希望能藉此霸政。

  没想到,后来释迦牟尼他霸政不成—才四十四岁,就因自愿跟阴界倒流,被动物的逃灵附身,成为忧郁症患者—疯子!直接在他经常静坐的河岸处,跳河而死了。

  自从释迦牟尼死后,他所创立的‘佛教’,反而造成百姓人人异想天开,搞到头昏脑胀,整天不务正业,只念经学佛,执迷的梦想能得到神灵的接引、启示,以为能修佛成仙,也造成印度区域的‘经济’从此薄弱衰退。

  尤其还有后来的信徒,雕刻释迦牟尼的雕像,封之为佛祖、释迦牟尼佛,而且明明又黑又瘦又矮小的释迦牟尼(长得像只猴子,所以外号叫‘猴弟’),雕到后来却愈来愈肥硕,还编撰出一大堆佛教的经文,也传教到整个“印度种族和种族”都沉迷在怪力乱神。

  ※这位发疯跳河自杀的‘释迦牟尼’,就我在〔阴府大本营的瓷叠塔〕,所得知这位叛逆太子,死后被判重刑、也早已磨浆至沼泥界当细菌!

  △再接续:但是‘印度佛教’为何会扩张到世界各国呢?其实这是和“美国种族人”及“英国种族人”有连带关系!

  此因的过程:就是出在第二次“世界末日的大地震”,而这次也同时把美国狗守皇帝活活震死;之后全世界各个种族人,也都分为各自的独立国。因此“美国种族人”,他们也失去统治权—反而他们更默默的在计谋,要如何才能再度“统治世界”,并进行着阴谋!

  当时“美国政府的执政者”—美国狗者,他在计谋之中,突然让他领悟到‘曾经他们美国狗守皇帝’被‘日本道教’的组织侵略而快倒阁的那种局面……这个领悟,却使他兴奋地计划要图谋“世界各国的经济”;他就是要利用‘印度佛教的力量’来计谋而循环的诈财法!

  此类的事:就是这位不轨的美国狗者,他首先就去勾结“印度猴者和鸡者”来协约—是要利用他们‘曾经创始佛教的释迦牟尼’,而让这种的‘佛经’去渗透世界各国的百姓,〔来使这些百姓自行去抵抗各自区域政权者的征税〕;用意就是要“夺取各国政府的经济”!

  当时美国狗者,他确实很了然这位‘释迦牟尼’的过去真相,确实是有一套‘装神弄鬼’能煽动与拐骗的影响力;所以美国狗者才会去勾结“印度猴者和鸡者”,三者就秘密协约共同合作。于是,美国狗者就安排让“印度佛教的众多传教士”,随从“英国所有种族人的带头者去经商”,也很顺畅让他们侵入各国的区处去传教—结果:到一个阶段时,却互相不轨的大翻腾!

  原因:就是美国狗者,他协助“印度佛教的众多传教士”去到处推广,况且也渗透到【中国种族人和种族人的整个领域内】,并到处都有百姓在信仰‘印度佛教’,而又有收取自愿贡献的财物—就这样、当时美国狗者看到时机已成熟,也开始要操持印度所有教派的组织!

  但是同时“印度猴者和鸡者”,突然背约而不屑让美国狗者干涉他们‘印度佛教’的处事—因为“印度猴者和鸡者”也是当初存心耍阴谋,而虚伪去和美国狗者合作;‘目的’就是要利用“美国种族人和英国种族人”的广大邦交之力,来协助他们‘印度佛教’去到处推广!

  尤其,推广事机已到可收效果的程度……就是“印度猴者和鸡者”,他们早已经暗中在耍出要独霸的举动—只是美国狗者慢发觉而已。况且他们举动的真相:就是要利用印度这套“自编自创的佛教道法”,去拐骗“世界各国的百姓”,来当‘释迦牟尼’的信徒—其实,‘目的’就是要“夺取各国政府的经济”;甚至也是想利用他们‘印度佛教’的运动力,而要去争取成为统一世界的霸业!

  ●最后‘佛教’的定局:就是前述这样的情况—所以“印度猴者和鸡者”才会对美国狗者做出大翻腾的不义。但是他们这种背约的行为,又为何不怕美国狗者抓狂而起兵去制裁他们呢?其实,当时美国狗者印度猴者鸡者摆这一道,也是敢怒不敢言的局面!原因:就是美国狗者当初,是煽动‘印度佛教’的幕后主使者;反正他会没抓狂,也是怕被‘世界各国的元首’,而知道他是一位处事不轨的阴谋者。(以上详情请阅《宇宙历史》,就能更了然创始佛教的阴谋。)

  ☆本人所述这篇【佛教之类的来历】—这就是当代创始佛教的过程及用意!所以如今的台湾民间社会有如此多各种“神像尊体”在作为‘装神弄鬼’的信仰,这种形态都是属于佛教之类的把戏。

顺带揭穿“各类佛教”拐骗之景!

  说起在台湾这些各类佛教的把戏、道具,既古怪又讲究—例如:(一)神像尊体搞特色。(二)道场搞装饰绅耆及神秘。(三)开示信者时—专门假借外界、神灵尊者的旨意,在胡言乱语的夸大其实!就是使人类产生心灵讶异,而迷信、在“随波逐流”的修行情况。

  其实,这类佛教最主要就是利用人性“对死后世界的无知”,幻想死后能成佛成仙,而编制出许多神怪故事、毫无根蒂的说词—反正一切佛法内容的出处,推给死人“释迦牟尼”,终究是死无对证!

  因此,不但冠冕堂皇地胡诌各种教派:大乘、小乘、藏传、密宗……等等各种衍生而出的法门,把佛法比喻得无始无边、高深莫测;近年来更以“修心养性”之名,广传台湾各个知识份子!

  例如:“圣严的语录”、“证严的静思语”……这些都是以劝世、为善之文,行传教之实!所以大众会觉得其所说的很有哲理而尊崇,进而接受佛法的思想。最恐怖的陷阱是—若因此而加入佛门,帮忙传教或宣扬,确实会被阴府列入‘误导人类子孙’的严重罪名,沦落死后转世畜牲类的修考处!

  尤其,有些抛弃世俗,诚心归向佛门的信徒,放弃民间的工作基业或本分,自认潜心修佛会得道—实际上,却是违反投胎当人的真正修行—【当人的目的是要用“士、农、工、商”的工作及尽本分来整修社会,这是人类一生的修考成绩】—因此,佛门这类“逃避现实的人”,死后必投胎“鱼虾水族”,去当食物类,这也是传教的宗教人士,未来必承担的修考法。

  再谈“佛教之类”残害台湾人民的现世恶行:“佛教”是擅长编创各类“神佛名号的经文、神像”,让信者信以为真的崇拜、诵念。事实上,这些神佛故事和佛经,本来就是已被磨浆的‘释迦牟尼’及后人自己编造出来的,掰得再有理,仍然是暗藏害人去跟阴界邪灵倒流的陷阱!

  尤其近年佛教发展到以‘修身养性’为诉求,标榜修佛是在修个人的内在,还到处救灾济贫,更是让大众以为宗教是安定社会的功臣—其实不论宗教是多么慈悲、为善,终究还是误导人类去依靠无形、相信有“神”,就会害人类被阴界邪灵介入,无意间成了‘自愿跟阴界倒流’的人。结果,慈善的宗教团体,反而害了一大群善良热心、修养高尚的好人,死后全是投胎鱼虾、畜牲。

  惊险:不管诵经是为了静心,还是为了功德回向众生,那都是人类一厢情愿的想像;倒是会因此有随着诵念的经文,吸引而来的‘阴界邪灵’!这些阴界邪灵须靠着在民间吸取人类或其他动物的磁流,才能保持行动力;而“佛堂、寺庙、甚至私家所尊奉的神像体座之处就是阴界邪灵的躲藏处—祂们也是靠着这些迷悟的信徒(敬神者、诵念经文的人,就是自愿给祂们吸磁流的人),维护祂们的安全、当祂们的食物!

  所以,经常诵经及出入此类场所的人,身体不健康也必然(如前篇各类道教害人之景),人生事事不顺,都是此类阴界邪灵在暗中搞鬼!请自悟。

创始耶稣教的过程与用意:

  ■(三)耶稣教之类的来历:其实这类【耶稣教】是从“美国狗种族人”的区域所引起的;而且此类是专门在到处“剥夺别人的子孙”,为自区利益的诱拐情况。

  ※耶稣教起初的过程—就从上篇佛教的情形来接起:当时“印度猴者和鸡者”对美国狗者做出大翻腾的不义。不过美国狗者也不是简单的人物!尤其他对“印度佛教”的行为,虽然使他难以忍受,但是事后经过没多久的时间!居然美国狗者的区域处也产生了一种‘耶稣教’,而让他们(太阳出口处、东洋所有地带的百姓)在信仰!

  提示:当初美国狗者想要编创一个教派,如同‘佛教’去剥夺其他国家百姓的财物,就要幕僚去编制内容;而主角‘耶稣’之名的由来—是曾经在“东洋的区域处”,有一位务农的学者叫做耶稣,遇到泥浆的灾难,就被冲死而恰好卡在“飞碟所使用的十字电掣棒上”(详注解),同时也被泥浆埋葬了。后来被人发现尸骨时,其双手是合抱着一支会发光的十字物体,民间是没有人见过这十字物体,连材质也很特殊,所以引起当时人类的注意。

  因此,美国狗者的幕僚在编制教材时,就把这个曾经让大家充满神秘揣测的‘耶稣、十字架’,拿来当题材利用,编撰出‘耶稣教’。

  ■注解:在太阳出口处的‘东洋地形’,本来就是第一界的“太阳星君”驾驶飞碟经常出入之处;曾经有发生过飞碟意外坠落民间的事故,但因飞碟外壳是高压瓷土材质,坠落民间会破碎到难以让人类发现;不过“太阳星君”所使用的工具—“十字电掣棒”,是钻石加瓷土的材质,不但不容易破,还因富含电磁力而会发光,通常当地“渡畜牲者”也会运用大自然的土石将其掩埋,不让人类发现;或者其他“太阳星君”会驾驶迷你的小飞碟来收拾残局。(关于飞碟的更多内幕,请详阅《人生大挑战》。)

有样学样的创教法!

  ※此类‘耶稣教’的产生—就是美国狗者把它硬耍出来的教派。当初他不想让自己“美国的百姓”也被‘印度佛教’拐骗去当“佛教信徒”;这也是当初“美国狗者被印度猴者和印度鸡者”背叛协约,而做的反弹行动。

  不过事后美国狗者竟然也耍出自肥的处事!就是要剥削自己‘东洋’所有百姓的财物。怎么耍法呢?事先就是让他们各个区处的百姓去信仰‘耶稣教’,并且鼓吹大家当“基本教徒”,然后在私底下推派一些当各处的“教主”,而去督导“各自的教徒”,让教徒贡献财物给各处的教主,则各处的教主要按期贡献财物给执政的美国狗者。这就是美国狗者事后耍出自肥的阴谋。

  ◎重点:美国狗者在私底下,命令各处耶稣教的教主,集思广益地集合,一起把‘耶稣教’搞得更有吸引力;让他们去追想曾经创始‘日本道教’、‘印度佛教’的那些伎俩骗术,拿来改观一些迷信的故事,加强耶稣的神力,让耶稣教的教徒去盲目崇拜。

  ※如何改观法呢?有两种更改的变化:

  ■第一改观法:就是把古代创始‘日本猪灵者的太岁爷庙’(道教的庙宇),改观而成为“耶稣教的教堂”;又称“礼拜堂”或“耶稣教徒结合的团体聚集处”。

  还有把‘日本道教那套被阴灵附身当乩童’的治疗法,拿来改观成为‘入教信从的洗礼’,当作入教的仪式法。其实这种洗礼的作法,就是要“使信徒产生幻象”,制造“作梦”的方式。

  此“梦”制造的过程,如何产生?在此分部解析:

  (一)、受洗者必须面对此教信仰的“人物圣像”,认清楚,然后再祷告,接受洗礼—让人类赤脚浸于水中,再用冷水淋在头顶—此为洗净的入教仪式法。而此作法,确实是把“人躯体的心灵磁流魂体”,使用上下冷却、集中‘压缩心灵’的作法—往后必定会时常“梦”到此教所信仰的“人物圣像”,显示漂浮在有水景或腾空而飞等影像!这种就是人体内的“心灵磁流魂体”被冷却控制,也就是“心灵电磁波的辐射影子”(人体的记忆档案是在‘心灵磁流魂体’,这也是人的‘智商’表现—记忆力。‘心灵磁流魂体’会散发‘心灵电磁波’—为辐射的电磁波,是可以发射与接收的敏感光气,如同影子,会倒映所接收到的人事物之辐射质,产生“梦境的画面”)。在睡眠的时候,有时就看到洗礼时所见的圣像人物、水影等幻象,就会误以为与此教圣像者有缘。

  (当初设计此“洗礼仪式”,确实是纯粹拿“日本道教”治疗卡阴的‘冲冷水法’来改编;没想到误打误撞有‘压缩心灵磁流魂体’的效果,进而造成洗礼者有梦到耶稣影像的‘神迹’—当然,耶稣的长相,也是编制耶稣教的幕僚所杜撰的;尤其当初那个叫耶稣的学者尸骨,被挖到时是少了一截右脚,因此“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模样,就是由此启发的灵感。)

  (二)、这种洗礼的‘压缩心灵法’,有禁忌!最怕的就是吃到有“血类”等食物(例如:猪血、鸡血、鸭血),因为若时常吃到血类的食物,必定会把曾经入教洗礼时,所压缩冷却的“心灵磁流魂体”洗刷、破除掉!就不会再有‘神迹’之梦。也就是怕这些教徒,吃了血类食物,往后再也无法梦到此信仰所崇拜的圣像,才下令禁止耶稣教徒吃血类食物。

  另外,这种教派的教徒,最严禁的事项,就是禁吃民间拜拜的食物,以及禁止敬奉祖先牌位。

  此因的内幕真相:就是怕教徒梦到自己的祖先而脱离此教。但是,这类的教徒,有时“睡眠时梦不到崇拜的圣像者”,是因为有一段时间没再去教堂(会)见到人物圣像,心灵电磁波的辐射影子已被其他事物取代,就如同时效性已过了。

  通常教徒在睡眠中作“恶梦”(人在睡眠中的躯体,所放射出的心灵电磁波,往外处流泄后吸收入体,所看到的景象—详阅本册内:《梦境真伪的由来》单元),因梦境而害怕时,就呼叫‘崇拜的圣像者’后突然清醒,还以为是所崇拜的圣像者救了他。你说是谁救谁呢?这是民间有信仰、敬奉“神”的教徒最常自欺欺人的思维。

  ▲此教负面的启示!若是人体的“心灵磁流魂体”时常被冷却控制,又没吃血类食物破除掉,还“压缩心灵的磁流”,往后绝对会因心肌梗塞而死。

  ■第二改观法:就是把‘古代印度释迦牟尼所创始的佛教经文’,改观成“耶稣教的圣经”。但是这类“圣经”内容所记载的迷信故事,都是那些各处耶稣教的教主,把“印度佛教那套自编自创的神仙故事”,拿来更改变化成“科幻的圣人之典故”,就当作他们传教的基本教材。

  再谈到传教手法:耶稣的传教都是很独断的处事—信者永生、不信者下地狱;只能读圣经、其他教派书籍不准看—还鼓励教徒,自行到处去极端的推广;但“传福音”的方式,就像嗑药的毒瘾者习性,还没发作时,温柔又体贴;一旦发飙时,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的丑态百出。尤其这种疯狂的传教法,如同小丑,挨家挨户传福音,像机器人背诵传教的内容,也是如同洗脑法。确实信仰此教的人,思想与作风都是“小孩子”的口气,哄好话、整天强调“爱”、怨天尤人、要神救赎……甚至把亲朋好友(没入教不信其神的人)当作罪人看待,而且又把“自己的祖先”当作魔鬼来处事。

  此作为的用意,也是让教徒与外界群众相处,产生不合群的困扰—才造成“茫然无限的贡献此教财物”。

  事实上,此教的见解太浅薄,只是瞭解民世间的人情世故,随着潮流转变,为“教徒”私人的心路故事;这种传教法,类似用故事吸引哄骗小孩子,小孩碰到挫折时只是哭爹叫娘的作为而已(呼喊耶稣、天父就会有力量解决挫折?这是摆明教人类依赖无形相助),再有挫折解决不了,就推论到“爱、原谅、神的试炼”—其实,终究只能让一些无聊不堪寂寞及冀望心灵寄托的人,去崇拜到最后,仍然找不到人生的答案而死。

  ※前述就是当代那些“各处耶稣教的教主”之作为。不过当时他们把‘印度佛教的经文’改观成“科幻典故”,成为“圣经的文章”,确实是要让所有“加入耶稣教的信徒”去用于朗诵,而且疯狂在信仰,每天一定要朗诵,还要一遍又一遍复诵。又设计了“带动唱”的方式,把圣经文章让大家高声在唱诵,就能自然深入人心,使人异想天开的依顺;这也是类似‘念佛经’的哼唱,只是唱法不同而已。

  再说:这种“带动唱”的传教法—确实是有它的诱惑力之处!这是当初那些创办者,也是针对一些“年轻人”下手,而是抓住“年少无聊的心灵弱点”,才使出这种“朗诵的传教法”。(尤其‘东洋’地区的教主,更会利用‘流行音乐’的手法,编创许多旋律动听的歌曲,让歌曲成为感动人心的传教工具。)

  目的:就是要吸引“各国无聊的年轻人”,让他们茫然来加入“耶稣的教会”!并且还能利用这些“年轻人的叛逆之力”,去拉拢各自的长辈来改换信仰耶稣教。就是这样的推广法,于是这种‘耶稣教’后来也扩张得很快,而且还比‘印度佛教’更多人去信仰。

  (以上详情请阅《宇宙历史》,就能更了然创始耶稣教的阴谋。)

  ☆本人所述这篇【耶稣教之类的来历】—这就是当代创始耶稣教的过程及用意!所以如今的世界各处多少都有这类教派(由耶稣为题,而去衍生出各种教派),这种确实是属于阴谋又霸道的剥削教。

顺带揭穿“耶稣教之类”的阴谋之景!

  早在以前,‘太阳出口处的红种族人’,他们就在信仰“上帝、天父”;而美国创始“耶稣教”时,便模仿“日本道教、印度佛教”所膜拜的都以“人物”为对象,于是也拿一个已故务农学者(耶稣)之名来利用,并且编创“耶稣”的来历—务必诞生在遥远的异国,以免穿帮!就是这样天花乱坠的编制出圣经故事……

  “第二次世界经济争霸战”结束之后,美国为了掩饰自己以不轨的方式取胜(详《宇宙历史》—近代的世界经济争霸战),所以美国也忍痛无条件地援助各国;其实是补偿当时不为人知且丧尽天良、残害无辜百姓的行为—这也是美国付出的遮羞费!

  至于【台湾】,也在“民国四十年至五十四年”间,接受美国每年大约一亿美金的经济援助;在这十五年内,美国即大批引驻耶稣教之类在台湾扩展,‘目的’是“要监督台湾的所有动态”—因为台湾是战略优势地,占领此处就有机会攻略中国大陆!

  当时,美国趁机把“耶稣教之类”在台湾大肆扩张;以建造医院、办学校、赠物资的方式,获得民众好感而加入成为教徒(自古以来各类宗教均以此手段操作),渐渐在台湾各处,不论是“都市要塞、高山郊野”都布好驻点,并招揽当地信者加入神职人员,定期回报各地的动态消息(地理、经济、政治、民情);包括来自各行各业的信徒所透露的讯息,都成为美国的第一手情报来源,信徒无意间成了美国的线民!

  综观,所有各类宗教创始的用意,就是‘秘密监督各国动态,并剥削当地政府的经济力及百姓的财物’、且形成组织力量抵抗政权,造成族群不合而分裂—各类宗教的信徒,确实成了对抗自己政府的帮凶!

  再说:“耶稣教之类”除了严重误导人类的生死观念、更造成‘台湾人民—为正统黄种族人’去信仰此教,而触犯〔阴府、阴阳灵界法规〕,为背叛祖先的罪名;信者死后、不论士农工商多有成就,一律以此罪名沦落“祖先不详”的轨道,去投胎当“印度人或非洲人”重新修考—确实让许多生前努力工作的人,浪费一世当人的机会!众智慧者请自悟。

正确的宗教观念:

  ■(四)宗教之称的来历:其实这个【宗教】的正确观念,是原始就有存在的事,只是后来再度被【古代中国的秦始皇】把它循环的提醒而已!

  真相的过程—就从上篇耶稣教的情形来接起:当时“东洋的美国狗者”,他创始“耶稣教”,而且后来也渗透到【中国种族人和种族人的整个领域内】,并到处都是“年轻人”在疯狂的信仰。此景:尤其这些年轻人很嚣张地到处和“印度佛教”及“西洋的日本道教”在对立的拉教徒—况且各大教派的行为,都很不道德,在互相指责与批评的传教法!

  重点:就是后来这“三种大教派”在“中国整个领域内”,而狂妄的传教—竟然当时也让“中国所有百姓”在执迷的信仰,甚至“也造成了多处的百姓,整天不务正业,并有些就把基业休止”,而替这些“外国教派”在到处宣扬的传教!

  中国这种状态,也经过了一段时期—忽然让“中国政府”发觉‘经济’在空转的危机。当局的“财政部”就派一些“调查员”去到处察访,看有谁在逃漏税。调查的结果,原来是被“外国教派”而对立地剥削去;所以才会产生每年‘收取的赋税’一直减退的情况。

  ◎中国精灵鼠者既然早就预料会有这种‘佛兴国亡’的险境,为何不事先去做好防范阻挡的措施?还放任这些“外国教派”一直侵入呢?

  其实,中国精灵鼠者很了然,这种各自教派的信仰是各自的私事;也可说:再有能力的“执政者”,也是没有理由去干涉“百姓”的信仰,顶多只能规约治安而已。

  不过,中国精灵鼠者他也知道,“各国都会创始一些教派”到处去渗透外界—用意确实是要作为“图谋私利”的手段,以及“秘密监督外界的动态”—这也是属于‘间谍’的一种。

  但是这次把“中国政府”干扰到太离谱的局面!也是恰好被中国精灵鼠者逮到这种适当的时机,要出面来推翻这些“外国教派”—他就速决下令,调集“中国政府所有职权者”来会商。会商的重点,是要“所有公署的职权者”去大作宣示‘宗教信仰的至理’,开导“所有百姓”,去让百姓知道,他们所信仰的“外国教派”都是“剥削教、诈欺教”。

  本著者启示:真正的‘宗教’,就是私家所设立祭奉自己祖先的宗祠,或用“神主牌”在各自家里祭拜—以表示“饮水思源”的方式。此状:就是什么种族的人,就信什么种族的祖先—这种信仰法,才不会列入吃里扒外的修行者。不然,若是明知故犯而背叛祖先的修行者,那往后死亡回界时,必定是列入祖先不详的“不好”轨道处—投胎‘印度、非洲’。

  ※前述,中国精灵鼠者下令去实施大作宣示‘宗教信仰的至理’,就是要百姓了解:要拜、要心灵寄托,就只有生养自己(或父母)的祖先,才是唯一值得尊奉的寄托对象;这就是饮水思源的信仰法’。

  不过,在归正的过程中,也惹起“外国教派”很不服的争执,且这些“外国教派”就煽动“中国一些执迷信仰外国教派的百姓”,去到处游行而抗议地喧嚷,说中国精灵鼠者是暴君,在创始宗教干涉百姓的信仰!

  这种反常的争吵,也激怒到中国精灵鼠者,他很无奈的“对外界所有教派”,使出一招“缓和取巧”的公然宣言—就是要邀请各大教派来举行一场辩论,要各教派大家能以和气的方式来公平辩论,而且“能合理取胜的教派”,那就让此教在“中国领域内”光明正大的传教。

  于是“邀请”约定的时期已到:果然‘各大教派的教主’,也都准时“带领了各自众多的教徒”来集会—此局面,其实这场辩论大会,也是中国精灵鼠者刻意安排的“天意难逃”之惨局……

  ▲原来这场辩论大会的场所,是安排在之前制造假兵马的废弃地窖,而且这些废地窖的屋顶,只是铺上一层木板(上方的地面),再覆盖上泥土,只要有人群站在地窖上方,必定能压垮整个地窖。这一切的安排,只有中国精灵鼠者和其交代的亲信幕僚知道;中国精灵鼠者的幕僚,在安排好会场后,向中国精灵鼠者禀告:“此地窖上方不够坚固,在此处辩论恐怕有危险。”

  中国精灵鼠者说:“既然这些教主都有各自的神仙会保护相助,根本就不必顾虑安全问题,他们的神仙会保佑的,看哪个‘神’的功力最强,就可以留在中国领域传教。”

  (有些知情的幕僚若持反对意见,就被抓起来暂时软禁。)

  事实上,中国精灵鼠者的见解也很正确,这三大教派,‘道教’宣扬—自己的“太岁爷”有多神、多灵;‘耶稣教’—见证“耶稣”有慈爱无边的神迹;‘佛教’—强调佛法的万能、佛祖的救苦救难……既然各自都有如此了不起的上司,那绝对有能力保护祂的教主(那可是‘神’的代言人呀)!确实再危险的场地,也不必忧心,也正好看看哪个‘神’的能力最强,就可以留在中国传教!

  而且,中国精灵鼠者又下令,中国的百姓不准参与这场大会。(因为他了然这是一场人性不轨的争论战。)

  所以,当各大教派带着各国的基本传教士陆续进入会场,负责主持辩论大会的人,也宣布辩论大会开始—有些教主就开始争先上台发表了,你一言、我一语,台上讲的人和台下听的人也开始不依原则地反驳大骂,居然各教派还是暴动起来,彼此辩论不休,不肯相让的争执;此时,地窖上方“各教派的信徒”,听到会场的暴动声响,也同样在互相争执各教派的优劣,还互相推挤、打了起来!因此,地窖屋顶果然如预料中地受不了多人的大力践踏,整个坍塌崩垮,发生了活埋的惨局!

  【事后产生语音不一的斗争】

  就在这场没有‘神迹’出现、没有‘神佛’相助的意外事故中,所有“教主和传教士”就这样被活埋而死。

  其实,这也算是一场意外的灾祸。(竟然没有‘神’和‘佛’来相助!确实很意外。)

  但是,那些原本被软禁而放出来的人,也到处喧嚷说是预谋的陷阱,尤其一些执迷信仰外国教派的中国百姓,就跟着起哄,认为这是中国精灵鼠者的刻意谋杀。

  这样的误解,后来也造成“中国的治安”变很乱,出现一些中国人刻意把‘谈吐的语音’改成不同,并且把这种‘语音’当作‘暗语’,在“结党营私”而来抵抗“中国政府”的制度;甚至把“中国所有族群”搞到“语言”快无法统一,要分裂的局势。

  不过那时“中国政府”也展开调查,发现症结出在‘各大教派的经书’之上!这些经书内容的耍法,是那些“创始教派的教主”把它编制出来,目的是要给“各自的信徒”,去用‘变调的语音’来朗朗上口的哼唱;那些不满政府的信教百姓,故意利用经书的语调,去编制不同口音的语言,所以造成“同种族的语言”产生不同语音,搞派系之别在斗争。(语言不同,就会分化种族;种族被分化,就易产生内乱,国家百姓无法团结,就没有强盛之国。)

  前述提醒:这也是现在“各国有些同种族的人”,所使用的“文字相同”,但是‘谈吐的语音’不同—这都是曾经被‘各大教派的经书’所耳濡目染出来的结果。

  当时,中国精灵鼠者了然是被‘各大教派的经书’污染之后,他就马上下令,让“所有公署的职权者”,去向“百姓”强制收取所有‘教派的经书’,并且全部把它烧毁。

  中国精灵鼠者他这次会那么极端,“把所有教派的经书烧毁”,其实是他不想让自己的百姓被外人煽动,而整天不务正业在‘怪力乱神’的扰乱治安。

  ●提示:这场“宗教革命的事变”,到底是要如何才能有完善的结局呢?其实这种“各国的教派”,都是人性不轨的作为;而且要有完善的一面,确实也难。

  所以中国精灵鼠者他才会最后选择出面来解决。但是他又为何能预料这是一场“天意难逃”的惨局呢?此因:这是通常若有“违反天理”的多人集体处,那多少必定会发生一些灾祸临头的事。何况这次是“不轨的辩论大会”,又有谁肯认输而被批判他是不轨的教派吗?就是这样,中国精灵鼠者才下令叫他的百姓不准参与这场大会。

  不过中国精灵鼠者到了最后,还是使出“快刀斩乱麻”的方法来解决—他下令把执迷信仰外国教派的中国百姓,强制没收他们日常在诵读的经书;派出的兵士,挨家挨户搜括“各教派的书籍”,再把它集中烧毁。此外,还下令管制的公告:“不准百姓有教派的活动。若是违反者,就要被列入扰乱治安的罪名,严厉惩办!”

  当此管制的公告一出,也使那些外国来的传教徒,就惊惶失措的主动撤退而去。(不过,也有一些佛教的印度种族,躲到中国各处的山区里,和一些‘同类种族’在生存。)

  此况!这就是秦始皇(当代的中国精灵鼠者),下令“烧毁所有教派的经书”之真实面。

  (后人的历史记载“焚书坑儒”,根本是“宗教人士”故意窜改中国当代的真实事迹,在掩饰‘宗教’丑陋的骗局。)

  (以上详情请阅《宇宙历史》,就能了然内幕真相。)

  ☆本人所述这篇‘宗教之称的来历’—这就是【当代中国的秦始皇】,他只是把原始就有存在的正确宗教观念,而再度把它循环的提醒出来;所以如今“正统黄种族人”才有属于自己正确可信仰的宗教—就是‘饮水思源’的团结信仰法。

特别点醒:

  中国和台湾的‘正统黄种族人’不能信仰外国教派的原因:自古以来,各个种族地形,创始各类宗教的用意—就是利用“宗教”去谋略侵犯其他国家!

  但是“中国这处大领域”,是〔阴府〕所安排的棋局竞赛地。(这是灵界从天长地久年就公决的定例。)

  在这处领域出生的人类种族(中国种族人),都是属于‘正统黄种族人’,在此“中国整个大领域”必定要接受应变“外来国家”的挑衅之战—并且是“只能守、不能出境作战的修行法”—这是灵兵天将所暗中介入的定例处事,所以中国自始至终,从未、且灵界也不允许创始宗教去图谋他国!

  也因如此,‘正统黄种族人’的心灵寄托,只能允许寄托在自己祖先的神主牌位或宗祠;此为‘饮水思源’的团结信仰法,也是用意让“族群团结才能抵抗外敌”。

  而目前台湾各类宗教的教头,在大肆传教给台湾社会大众,不但等同“煽动自己‘正统黄种族人’去对抗自己的政府”、也严重误导下代子孙当人的真正目的—所以,台湾这些宗教教头死后,绝对列入磨浆沦落沼泥界的细菌!

此单元结论:

  现今台湾政府对于“宗教信仰”,是处于“放任、共沉沦”的状态。不但放任各类宗教自由传教,政府还奖励“宗教发展”,助长邪灵文化(所有宗教都是跟阴界邪灵倒流的陷阱),鼓励邪灵残害百姓的健康、放任宗教剥削人民的财物,相对也是剥削了政府应得的税收和捐款!政府不但没有警觉,竟还把邪灵巢穴(寺庙宫坛),当成‘国家重要无形文化资产’,举办妈祖文化祭、全民疯妈祖等怪力乱神的活动,自以为是结合宗教搞观光、拼经济!

  这表面风光的庆典活动,背后付出的代价非同小可—建议政府应好好检视,【台湾地区人民精神疾病的年轻化程度】,已严重危害国家的经济生产力!而【祸源就是宗教文化】。

  如果执政者再不醒悟宗教对国家及人民的危害,就等着区域性灾情的洗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