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历史》人类种族的语文不一之战[4_1]

  【接续美国狗族的阴谋论】

  ※前述的定论—就是后来各种族都有了各自选择的“语文和国号”,也因此才产生了一些各派的领袖者,而各自有野心想当世界各国的盟主。(当时的“五大区域处”,虽然有距离的间隔,但仍然可用驾船、搭桥的方式互相来往,并没有如现代的地表分隔如此遥远。)

  ◎再接前文所讲的美国狗者—他会去勾结英国羊者的原因:目的是他自己想要对外使出“再度统治世界的谋略”;这次的阴谋,是要利用英国羊者去对外经商谋利,搞点经费来让他筹备推翻俄国牛者的统治权(这是他们“三国联盟”自己在内讧的事)。

  但是,英国羊者听到说要让他们独自去对外界到处经商的策略,就胆寒的说:“如果我们独自对外界去进行,万一有和外界发生冲突,俄国牛者是不可能会出面来协助的!”因为俄国牛者的政策是对外封锁的“锁国制度”。

  美国狗者就拍胸脯保证:“假如你英国羊族群出去外界经商,真的有跟人发生冲突时,全都由我美国狗者替你撑腰!有问题、我来出面帮你!”在这种保障下,这两国就互相同意联合,并且两方也订下协约,就各自分头去进行了。

  ◎此过程,先从美国狗者谈起:这次和英国羊者的决策,确实是违背和俄国牛者有三国同盟的誓约,因此也惹上俄国牛者很震怒,时常派一些强悍的兵队,向他们两国示威,目的是警告他们要遵守“三国协约的原则”。

  尤其这次对美国狗者的企图来讲,他是求之不得的等待这天来到,他才有机会去藉端和俄国牛者对立的冲突!况且,若是能藉以推翻俄国牛者的统治权,那就能摆脱俄国牛者的统治,并可宣布为各自自主的独立国。

  但是在这种时机到来时,美国狗者英国羊者却没有联合起兵宣战;甚至还时常被俄国牛者的炮兵团,把他们两国周围的辖区当成战场般,三不五时地炮轰—一方面恐吓、一方面在试验所制造的爆裂弹;当时美国俄国都已研发出炸药—俄国牛者的举动,也让美国英国的所有百姓,都过着胆战心惊的生活。

  ※其实俄国牛者会有这样强悍的动作,也是和他所居处的区域有关系;因为俄国牛者的栖身地,是一处“冰山雪地的区域”,而且这处区域是每年四季都冰硬的地皮面,就是这样也让百姓都过着“无产阶级”的生活,确实是“无法发展”的工作修行处。

  所以俄国牛者在他得到三国联盟的统治权时,才会强制实施“刻苦耐劳的政策”,以及“对外封锁的制限”。原因就在—他要运用自区的寒冷地形,来隐秘的制造一些“毒菌弹及极端的武器”;企图用他的武装力量,达到霸占全世界各国经济的目的。

  ▲不过俄国牛者这处地气的人类,也是早就被阴府大本营的地形规划者(雪地道者),在暗中控制此地区人类开垦的处事;不然,这处“冰山雪地”也是产生“世界末日”的关键点。

  说起俄国牛者最遗憾的事:就是他的国土领域不适合炮战,因为这处“冰山雪地”是相连的整个领域—若是被炮火猛烈攻击,必定会去震动“冰地下层底处的气压支柱”,而且一旦气压支柱被震破裂时,绝对会造成雪崩或海啸的大灾难。

  提示:这处“冰山雪地的领域”,也是“世界各国的气温”唯一之主要调节冷气处。若是这里的冰山,被异常的因素导致崩塌,那会影响到“世界各国”,都会有海水倒灌之灾;况且,若这处冰山领域,被猛烈的外力所致崩塌,使得‘太阳磁球’必须环绕、忙碌地修补冰地下层底处的气压支柱,而太阳行动产生的动气过量,就会造成世界各国‘连贯轮流’发生‘地震、台风、海啸、龙卷风、瘟疫’等自然现象,造成人类的灾情。

  (这是曾经发生过的事,俄国牛族群的领域因试爆炸药震垮冰山后,全世界各国都连贯发生灾情;当时“五大区域处”并未分离得很远,因此影响非常严重。)

  前述的情况:所以俄国牛者也知自区地形的险要,才一直要拉拢美国狗者英国羊者,就是要利用他们较好的地形,来让自己的百姓去谋求生计。

  但是,竟然被这两国所叛变!因此,俄国牛者就时常起兵去冲突,甚至到后来,俄国牛者也干脆准备侵略这两国,只要能占领其中一国周围的区处,就可用来当他的殖民地,而有使用的自主权。

  美国狗者英国羊者被逼迫到出面和俄国牛者谈判,要求俄国牛者把他们三国联盟的统治权解除,然后就以“盟国邦交”,也让各自都有自主的执政权,并且大家可以贸易往来。重点:就是美国狗者特别提出他单方要帮俄国牛者经销“军事武器”的条件。

  结果双方谈判不拢—而且俄国牛者他只要让美国狗者经销普通的武器,而其余“毒菌弹及极端的武器”,俄国牛者打算自行销售或留着使用,用意要“霸占世界各国的经济”。

  美国狗者瞭解俄国牛者的企图后,也很惊骇;就当场指责俄国牛者:“你不要以为你会做武器就很了不起,好像全世界都要怕你!我美国狗者不是不敢接受打仗,我是看在你俄国牛者的地形是在冰山领域的份上,不想让世界各国受到无辜的灾害。”美国狗者讲到火气也升上来了,又对俄国牛者呛声:“不要以为我们怕造成灾情,就这样嚣张示威、吃定我们两国!”

  俄国牛者美国狗者指责之后,也突然提议说:“让我回去考虑,要怎样才能公平的协约。”

  ◎没想到,事后俄国牛者考虑的结果,竟是决定要靠武力解决!他针对着美国狗者的国家发表声明,而且攻打的理由更是无理—俄国牛者声称他的地形是‘无产阶级’的修行处,若是要他把‘三国联盟的统治权解除’那也可以,只要美国狗者把‘周围的区处割让给俄国当殖民地’,那就可以不必打仗,大家和平相处。

  美国狗者当然是不妥协,而且使出“拖延的抵抗”,在和俄国牛者对立;为什么美国狗者要使出拖延的方法在抵抗?难道他是无能打仗吗?

  其实,美国狗者不是无能打仗,而问题是出在他们‘三国联盟之间的相处’—就是他们三国的所有百姓,大家都是很和平相处的来往;虽然各自的语文都有更改,不过大家还是混合对谈得很顺适。尤其这种语文相通、又无限制来往的情形下,确实要分化各自的百姓、或煽动兵士有士气去打仗也难;况且这种属于自残的战争,必定会引起很多不满者走上街头抗议,造成社会的不安定。

  ※美国狗者会使出拖延战术,就是他在策划要如何开战才能减少自己兵士的伤亡,所以一直在拖延开战的时间。

  其实,若是真的要开战起来,对美国狗者而言,只是为了解除俄国牛者的统治权而已;但对俄国牛者来说,以他这种是‘无产阶级’的革命战,确实他‘目的’是只要给他自主权的殖民地,就可和平解决的事;不过,美国狗者也明知,若不妥协割让周围的辖区给俄国牛者的话,那可能“俄国军队”会为了他们国家的利益,而不择手段的占领,甚至演变成大屠杀的惨状。

  【果然起事之战】

  ◎这段是“美国狗者的屠杀战术”:美国狗者俄国牛者使出拖延战术,其实是在等待英国羊者能依照时间把他们两国所协约的款项,尽快拨款下来,让他来作为推翻“俄国牛者统治权”的战备经费。

  当美国狗者收到英国羊者拨款下来的经费,他就突然下令,把周围辖区的“百姓和军事行动”,全都撤退到区域的附近;并且成立战备要塞,设置防线—却命令不准出兵应战,只能就地攻守,在范围内行事就好。

  美国狗者突然这样的动作,确实也算是一种空城计;但是,竟然也使俄国牛者一时息怒而停止攻击,并且占领那些辖区,在等待美国狗者能早日妥协,把其占领的辖区割让给他们当殖民地—当然,这只是俄国牛者单方面的想法而已。

  ▲在俄国牛者这段矛盾的等待期间内,美国狗者已秘密带领一大队兵马,往边疆地带行进,目的是要去找非洲虎者来协助—就是要叫非洲虎者调集一批他们的“勇猛好战的匈奴族”(注五),来作为助战的交易。

  (■注五:在此时代,在第五地形有些人种特别擅长战斗,不需枪械炮弹就可以凶猛出战,被称为“凶奴族”。因本著者回民间查字典,恰有“匈奴族”一词,且也是印度非洲地形的人种,符合此名称,故使用“匈奴族”称之。)

  原来美国狗者非洲虎者互相协商订立了条约,以募兵的方式,用英国羊者提供的款项,来雇请非洲虎族群替代上战场。协约内容中,尤其非洲虎者提出一项特别条件—就是要求美国狗者能够在战完之后,把他们这些“匈奴族”机密地顺便发遣去侵略中国鼠者的盛产区域,让他们在那里当“殖民地”的修行而繁殖之处。

  前述:因为非洲虎者也很清楚自区的领域,这是贫瘠难以生产的“废磁场”,也是时常在闹饥荒的惨状,所以他才会提出这种属于“隔离子孙”的条件。不过,当时美国狗者瞭解这种情况之后,也答应非洲虎者的条件。

  然后非洲虎者就向他们种族宣布:“若是有谁愿意为非洲将来的发展,那就请大家协助美国狗者去打仗。重点!有个互相的条件,是帮美国打仗完之后,美国狗者也愿意趁势帮助非洲,带领大家去侵略外界的盛产区域,能够给大家当殖民地的利益……”

  就是这样的宣布下去后,确实也使多处的匈奴族心动,反正战斗就是他们的专长,平时练就使用刀剑棍棒(土制武器)的好本领,正好可以发挥又有饭吃,大家都愿意接受这种争取利益的参战法。

  ※不过,美国狗者这种招兵买马的方法,确实是手段残忍的计谋!因为他明知道这些“匈奴族的语文”是和外界不相通,而且又不会操作枪炮;就是只会玩弄刀枪而已。

  但是既然成交之后,美国狗者就随时下令,让他事先所带来的那一大队兵马,以分布多处的异常队形,把一批批的“匈奴族”,立刻各自静静地带领往俄国牛者的领域进行了。

  在行进中的队形,说好听的是在带领行进,其实美国狗者也暗中从后面架起枪炮,在羁押前进的应变。此用意就是要控制这些“没文明的匈奴族”,若是敢半途而叛乱或脱逃,那就会运用“枪炮来镇压或格杀勿论”的方式,进逼他们进攻。

  前述:这也是从古至今的战略,都是一样的写照;不然打仗是不会有胜算的斗志。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美国狗者就下令,让这些“匈奴族”运用他们看家本领的战法,计谋在夜半突击俄国的炮兵团。

  战火开始点燃了!

  这些“匈奴族”勇猛地进攻,和“俄国的炮兵团”在短兵相接的对敌!却也让“俄国的炮兵”一时无用武之地的被逼退……同时,美国狗者的兵队就押后,并以猛烈炮轰的方式来胁迫这些“匈奴族”,追击攻入“俄国领域的防守线内”!让这些“匈奴族”和俄国的所有兵士,突然一时对阵而‘语言道断’,也造成了双方惊慌地大对杀。(确实语言相通的国家要对战也难,唯有语言不通的种族才有下得了手的狠劲。)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俄国邻近的德国兔者法国马者得知此事后,这两国就联合出兵赶来帮俄国牛者助战。

  因此,也惹上美国狗者德国兔者法国马者很不爽,就对这两者提出抗议,要两国退出他们“三国联盟的内讧事”。

  不过德国兔者法国马者也不肯撤兵,竟然硬要加入俄国牛者,来攻打美国狗者英国羊者!原来当时德国兔者法国马者也是有图谋而助战—动机是趁势要来侵略美国的辖区。

  美国狗者仍是很冷静,不动声色的急智,就再度亲自带领一大队兵马,立刻前往边疆(第五地形)的印度区域,去找印度猴者印度鸡者;也同样使用和非洲虎者的方法,让印度猴者印度鸡者去调集多处大批的兵马,来作为助战的交易。

  ●事后……其实这场战争到最后还是没有胜负的收场。这是美国狗者的计谋,他不正式出兵对战,只是站在后方指挥那些“匈奴族”,去当人海战术的进攻,也让那一批批的“匈奴族”,被对方用炮火轰击到遍地死伤的惨状;而对方的俄国牛者德国兔者法国马者,这三国看到这种情况,也同时都不忍再射击下去,就向美国狗者宣布要和平解决。

  和平协商的条件,就是大家协议要美国狗者开放他周围的辖区,让一些“邻近国家”而有需要者,去作为“租界”的使用—因此,俄国牛者才愿意把他们“三国联盟的统治权”解除掉。另外,大家也协调要把这次“各自打仗所耗费的损失”,要转移去侵略中国鼠者的盛产区域(当作补偿),来作为大家将来有利益的发展处。

  (这真是莫名其妙的补偿法—‘被黑面的干去,找白面的算帐’—中国鼠者的盛产区域是招谁惹谁呀?当然这其中是有不为人知的内幕,请继续看下去……)

  此状的协议,竟然大家同意共谋的合作!当下美国狗者就宣布各自为“独立的同盟国”。此道也是美国狗者英国羊者这两国同时脱离俄国牛者的统治权。

  美国狗者就利用这些同盟国,让大家遵照协商的决策,就共谋合作把战争结束。之后,那些召募而来的“匈奴族”、及印度猴种族的士兵,全都机密的发遣去抛弃在“中国鼠者的领域处”,让他们自行去侵略及繁殖的扩张势力范围。

  【平凡无奇的时代】

  ※事先提醒:这是我出禅后在阴府大本营的瓷叠塔,观看留存的历史影像,自从前述各国停战之后,人类也没有再大动作的侵略战争;而后的瓷叠塔留存影像,都没有什么特别的重要事迹(我还很疑惑为何要留存这段影像,害我出出入入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看这段没啥好写的历史影像—原来,阴府会留存这段影像,是为了衔接下段历史)。不过到这段画面的时代,人类已有粗糙的纺织技术、“住”是以挖地洞再上面加盖木头或土块的建筑、“行”则已会利用动物拖拉木轮车(马车、牛车)、也有教育的学校制度……

  【后续不轨的过程】

  ※这是又“经过好几个朝代”而循环的演变:‘各国产生了为贪图而战的阴谋论’。起初是曾经那些“匈奴族”的后代,经过长期的侵略,已侵犯到中国鼠者的领域范围内,且也到处占地为伍,而后称王称霸的乱象。

  ◎不过当时的中国鼠者,他得知这些“外国人”侵入的情况时,反而不反对;因为中国鼠者认为他的整个领域很广阔,只要这些“外国人”能归顺他的统治,那就可和平解决的事。

  因此,中国鼠者下令,让手下的维安队,去到处通告那些侵入的“外国人”,来协议在中国领域修行的规则。就这样通告后而过了不久,那些侵入的“外国人”就派代表来协议。那时中国鼠者就在议题中也提出他所规定的原则,让这些侵入的“外国人”来选择—条件概述如下:

  (一)、要遵从中国鼠者所指定的“辖区”让这些“外国人”开垦,并且要归顺中国的统治制度,那就可和平相处。

  (二)、警告—若不归顺者,就要主动撤离,不然就列入侵犯者而强制驱逐;反抗者,决策格杀勿论。

  上述条件开出后,同时也订定期限,让这些“外国人”要速作选择。

  ※由于中国鼠者很瞭然自区是盛产的领域,多处的“外国人”都想要这块大饼来作为“通航”之处、或‘经商’的谋利处,若是以武力来驱逐,必定会惹上很多外来争端的冲突;所以中国鼠者才会采取这种和平的措施来解决困境。

  ▲事后,中国鼠者在这段等待的期间,发现到很严重的问题—就是他这种处理“外国人”入侵的方法,必然传遍‘各国元首’都知情,反而引诱多处的“外国人”,却一批批地公然入境在占领中国的乱象!这是中国鼠者所定下期限未到之内的无奈事。

  但是后来期限已到,竟然这些“外国人”都不把中国鼠者所规定的原则当一回事,反而更加明目张胆的公然向中国鼠者挑衅!声称:“天地随人处,有地就可居。”所以这些“外国人”是表明不归顺中国统治!

  这种情势,也使中国鼠者一点也不敢疏忽,担心会发生冲突,就亲自带领众多的兵马,去巡视这些“外国人”占领的区域,并且要探探这些“外国人”的动机……

  竟然在巡视的过程中,才震惊地发现事端不单纯!原来在这中国领土的周围区处,都是属于中国龙族群的占据地,而各个区处的中国龙族群都和这些“外国人”一同相处,并且容许这些“外国人”以自立而称‘游牧民族’的方式在‘修行’(注六)。

  (■注六:对阴府而言,真正的修行就是‘工作’;也是出生人类躯体的真正目的—‘以士农工商整修第三界’;所以‘修行’是代表‘人类生存所做的士农工商’。如今‘修行’二字已被宗教误导扭曲,特此更正声明真正的‘修行’涵义。)

  中国鼠者终于明白,这些“外国人”不把他所规定之原则当一回事的症结。原来这些是有备而来,存心要侵略的情况。中国鼠者明白之后,他也不打草惊蛇,反而当作无关紧要,就把兵马撤回自区的基地,去做好防线和战备。用意是要等到这些“外国人和中国龙族群”,若有实际要共谋造反的情况,就决策起兵去强制驱逐这些侵犯者。

  ●为什么中国鼠者不按照他前言所规定的原则而当场强制驱逐呢?其实这是有多处的险要所在:就是当时中国龙族群的占据地,此区的人种(中国龙种族)本来就和中国鼠者是同类的“正统黄种族人”,但是却都与“外国人”有勾结的乱象;若是真正起兵而强制驱逐的话,必定会惹起一场自残的大革命之争!因为这些“外国人”必定会给各处中国龙族群当后盾的撑腰国,所以中国鼠者就是考虑到这点不妥,才收兵撤退。

  看起来中国鼠者的考虑也是有道理,然而他如此的处事,却缺乏深谋远虑的智谋。若要到实际造反的情况发生,国家才开始有所作为,十面埋伏的战事,中国还来得及抵抗吗?

  就是中国鼠者如此的姑息心态,各国都纷纷占领中国辖区的领土。甚至已经秘密在进行侵略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