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历史》人类种族的语文不一之战-[4-2]

  【金字塔的真正由来】

  (首先声明:此时代的第三界地形,五大地形并没有分离很远,因此当代的各国往来,只要使用马车或骑马、遇海则以木船渡洋,就可以往来他国。)

  各国都在觊觎中国鼠者这块丰盛物产的区域,既然中国鼠者容许各国到中国领土辖区发展,当然就是“外国人”藉机要占为己有的机会,所以各国都开始布署战备基地;尤其是“第五地形的浅黑种族人国家”,多有沙漠地带,若有战事要进行,还得克服兵马要停驻沙漠的难处。

  当代的沙漠地区,有许多巨石—这是‘太阳’在运行吸收‘二氧化碳’,去燃烧提炼‘磁流物’(氧气和太阳能),而在第一界(日月界)会排放出废弃的‘石灰团’,也称为‘垃圾团’;当‘垃圾团’燃烧至辐射毒素消除后,就会由‘太阳星君’驾驶的‘飞碟’去作业,把‘垃圾团’拖到第三界之沙漠地带上空,让‘垃圾团’坠落至没有人类居住的沙漠,去风化侵蚀分解,这也是民间沙、石的来源之一—【自太阳开创天地五界以来至此时代,已有六千多年之久】,所以在沙漠地区自然堆积了许多‘垃圾团’—人类眼中的巨石。(关于‘垃圾团’的详细内幕,请读者自行查阅本著者的《人生大挑战》一书,就能了解‘太阳、飞碟、陨石和外星人’等宇宙运行的细节。)

  第五地形的“浅黑种族人”,就利用沙漠地带的巨石,以大量的人力,打造出让兵马驻扎的‘战备基地’(就是现代人所称的‘金字塔’)。

  因沙漠地形有流沙的浮移性质,所以,要建造屋体必定要有一个如同梁柱的‘靠山’—而这种巨大如山的‘垃圾团’,成为浅黑种族人就地取材的“建材”。他们选择硕大的巨石,当成‘靠山’般,用大量的人力,打磨、搬运大大小小的石块(垃圾团),堆叠搭建在巨石周围;且以人力去穿凿巨石,挖空到可以容纳兵马的空间;挖凿出的石块,也是堆叠在巨石周围,成为阶梯状而上,用人工在巨石外部打凿通气孔;巨石的顶端是作为‘了望台’,作战时了望远处的景况,平日了望远处的家乡。

  整个以巨石为中心的堆叠建物,还用人工打磨成锥状体,以应付沙漠地带的沙暴,可以遮蔽并避免沙的堆积。当时确实是用了大量的人力,牺牲成千上万个奴工的性命,才建立出沙漠地带的‘战备基地’。

  此‘战备基地’周围都依靠巨石镇压沙地之稳固性,一并堆叠出大大小小的‘避难所’,所以战备基地除了主体的锥状体外,旁边也衍生很多建物,以供行经沙漠之兵马躲避沙尘(只是历经之后的世界末日,大地震震垮后余留下如今所见的金字塔)。

  当法国马者看到浅黑种族人正在沙漠地带建设的‘战备基地’,也想在沙漠地带盖一个,以备在军队作战时,有可扎营的避难所;便抓了很多非洲虎种族人当奴隶,也在沙漠地带就地取材,依样画葫芦地建设‘战备基地’。(所以抓黑人当奴隶是法国马者首开的先例。)

  【中国改朝换代的处事】

  ※这是前述的中国鼠者处理外国人侵略之事,不够深谋远虑,引起内阁所有职权者的不满,大家认为他处事的智谋不够魄力,所以(中国政府)就由内阁的职权者强硬把他废除统治权,改选了一位中国精灵鼠者上任,来改革治平。

  中国精灵鼠者在还没接任执政时,他老早就四处巡视外国人侵略中国的状况,也发现中国各边界的国家,已经都在建造‘战备基地’(如今称之为金字塔)的情况。

  这位中国精灵鼠者上任之后,他立刻下令让全民百姓与文武百官,共同加入‘建筑一条防线的长城’—目的就是要作为预防敌军的偷袭。因为中国精灵鼠者他看透这些“外国的侵犯者”,都是“各国之附属国或附庸国的民兵”—这幕后必有撑腰国,才敢大胆跨越的侵略。

  不然,依照天下民间的“五大地形”,分配了“十二种地气的正统国家”,是不会轻易的挑衅!且阴府为区隔这“五大地形”,也用了大海或沙漠形成界线,让各种族各自修行;除非有过分为了某种利益,才会有直接互相宣战。不过,关于战争各国也有共同的协定,若是被打败、或中途退出战争,那必定要接受“赔款给予战胜国”的处分,或接受“战胜国的经济制裁”;这是从古至今、不二法门的道德写照。

  ★前述:后来中国精灵鼠者他就一面实施‘建筑长城’,一面进行向“全世界正统十二种地气的国家元首”发出邀请,举办一场大家有利益的协商会议。

  邀请的约定时期一到,果然“各国的元首”也都准时来集会。中国精灵鼠者就在会议中提出:

  (一)、中国领域周围的各处辖区,有条件提供给“有心者”自行去开发。

  (二)、条件:每年的收获,务必按照“物产”的数量多寡,给中国政府抽成;或按期来“进贡”的方式,给中国政府作为租税。

  (三)、若是不遵守规定,或擅自侵入范围内,那就主动撤离!不然就宣战。

  ※中国精灵鼠者此次的提议,并不提定期限、也不规定有心者要开发的区处领域,确实对这些外国人来说,是属于“进退失据”的定夺法。不过,竟然‘各国元首’也不知各自在打什么鬼主意,就大家彼此联合一起签署,而定下这种“异常的协约”。

  【起意争霸的过程】

  自从中国精灵鼠者和各国元首定下协约后,也是让“中国政府的经济”,产生了年年不断的收入。但是在这段时间内,中国精灵鼠者就把这些收入,大部分都拨款在“国防与军事”的建设上。

  为何中国精灵鼠者要这样大作军事呢?其实他很了然这种局势,能够有经济不断的收入是好景不常之事。尤其这种军事设施,是要防范自己中国领土上的中国龙种族人,不想让大家产生大革命、自残的局面。

  中国精灵鼠者忧心的是—中国领域周围各处辖区的中国龙族群,若是被外界的国家煽动,而有心图谋侵略中国的领土,那对中国是很大的危机。

  所以中国精灵鼠者才会在上任时,就对外作为大家有利益的宣言,而且还提出协议,让“各国元首”去联合签署这种“进退失据”的协约—目的就是要教训所有中国龙族群,让他们茫然去自省抵抗外敌侵入的烦杂之困。

  ※其实签订协约之前、中国精灵鼠者在还没有上任之前,就事先有去和“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会商过,内容就是要让中国领域周围各处辖区所有同类种族,能够大家团结,才能有机会当“世界各国”的盟主。

  但是当时各处中国龙族的带头者,都很不爽“中国政府的管制”,反而都想要脱离中国政府的统治;尤其当时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已经去听从那些“外国人”的意见,而和他们为伍;目的也是要“消极抵抗中国政府”,并且是要靠这些“外国人”来撑腰,让他们所有中国龙族群,能够推翻而成为有自主权的独立国。

  后来,中国精灵鼠者上任时,他就再度召见“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来会商。这次是用‘奉劝’的方式,希望大家能够团结来巩固自己【正统黄种族人的领土】,才不会去被‘太阳出口处的东洋人’及‘太阳入口处的西洋人’,而时常来侵略在霸占领土的乱象。

  但是会商完之后,各中国龙族的带头者回去还是“我行我素”的行为。

  ▲所以这次才使中国精灵鼠者痛心而决策这种“软硬通吃”的谋略,在作为“顾前顾后”的执行。后来,也让这些“外国人”为了他们的私利,而一直开发到去侵犯所有中国龙族群的利益处,而且是不尊重的被霸占。

  尤其在此时局,中国精灵鼠者得知这种情况,更痛下决心,不派兵去协助这些中国龙族的带头者,反而还激将他们自行去抗战。

  事后,在中国领土的内外处,就开始到处都是中国龙族群的兵马,和那些“外国人”的民兵在抗战—实况是对垒而到处遍地死伤连连的惨状……

  【抢食大饼的局面】

  ▲就在中国龙族群和外国民兵抗战之际,在‘太阳出口处的美国狗者’,也得知他有些自己的种族人,被“中国的龙族群”正在围杀!美国狗者就联合他们‘东洋’所有国家,就起兵也赶紧追上加入抗战。

  △这种恶战的情况,也引起‘太阳入口处的日本猪者’来关注,他得知这种有利益的争霸战—日本猪者就起义招揽他‘西洋’(注七)所有国家的武士,也赶着驱船前往、上岸观战!其实这位日本猪者是为了“中国周围的辖区”,也想要趁机分一杯羹、占领中国领域,才趁势而赶上岸来的。

  ■注七:依我在〔阴府瓷叠塔〕所见人类历史的留存影像,自“五大地形”分割后,人类就有地理概念所区分的‘东洋’和‘西洋’之称—依地理位置区分:

  (一)、太阳东出升起的方位—“太阳出口处”(美国狗地气、英国羊地气、法国马地气),称为‘东洋’。

  (二)、太阳进入水界的方位—“太阳入口处”(日本猪地气、韩国蛇地气),称为‘西洋’。

  这才是正确的‘东洋’和‘西洋’之分。

  然而在二千余年后的现代,被人类自以为是地窜改—“西洋”是指欧美国家,“东洋”是指日本—完全违背真正的地理方位;〔阴府〕特于此书中将此谬误更正,公诸世人。

  ●前述这种兵荒马乱的战局,也战乱了好几个年头;结果,竟然战到最后,还是‘各国的元首’主动宣布不战而撤退。

  原因:就是这段战乱的期间,其实中国精灵鼠者他并没有出兵作战,反而他只是使出一点‘障眼法的战术’,在应战那些“各国来势汹汹的兵马”以及“一些匈奴族”的偷袭而已……

  【中国精灵鼠者的应战方法】

  ★实情:就是中国精灵鼠者,他早就暗中命令所有兵士,去做好多处的“地窖工厂”,而在此地窖工厂中,机密地雕塑一些“兵马、将军”的模型。

  用途:就是当时在战乱的期间,有外来多方面的兵马,各处来势如同“匈奴族”的凶猛—尤其都在夜半才起兵偷袭;所以中国精灵鼠者早就考虑这一点,才让多处的兵士,暗中躲藏在地窖雕塑这些陶土制成的士兵和战马(如今所称的‘兵马俑’),而且大多数是以烘干的方式(未烧制),保持制成的兵、马模型可被箭穿刺。到了晚上天色昏暗时,就把这些假兵马抬出排在长城上,然后派少许兵马在后面走动巡哨,作为真假掺杂的障眼法,就是要让那些“外寇”,在夜里所见能当真以为有众多兵马,而不敢随便进入偷袭。

  不过,后来这些假兵马,还是时常在夜半遭受到“外寇”的乱箭射击,有些还全身插满了箭的惨状。事后中国精灵鼠者就命令一些兵士,把这些假兵马都绑上绳子,而让兵士躲藏在后方,把绳子拉动,使这些假兵马能稍微摇晃—如此就连白天也摆出来,日夜摇晃;每天早上,兵士们就赶紧把一些断手、断脚、甚至没有头的假战士抬下长城,运到附近的地窖修理,到了晚上又“一尾活龙”地排上长城……就是这样,日夜轮番上阵,就能使那些“外寇”用箭射击到精疲力竭,甚至也把军火用尽的情况。

  ※重点:其实到最后会使“外国来的敌兵”主动撤退之真相—就是这场战争始终都只是中国龙族群在和外国兵马对阵而已,与“中国政府无关”,且中国精灵鼠者从头到尾也没对外宣战,更没有参战支援中国龙族群;所以,这种战法,也让‘各国元首’自行去发觉这是一场“无利可图”的战局,才无法打下去,就各自主动不战而撤退。

  (原本那些外国元首都想藉着和中国龙族群的事端,扩大到‘中国政府’为保卫中国龙族群而加入战事,就可名正言顺地侵入中国鼠地气的领域,甚至各国联军攻战有必胜的胜算,届时战败的中国领土就可由各国瓜分……没料到中国精灵鼠者的智谋高人一等,让他们无功而返。)

  【后来事变的过程】

  这场战乱结束的同时,中国精灵鼠者又再次召见“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来会商。这次“中国精灵鼠者是站在中国政府的立场”而提议,强硬要求‘所有中国龙族和鼠族’能彻底团结一统,不然那些“外国人”势必还会再来侵略,甚至可能会有更进一步的恶劣阴谋。

  此状的原理:就是这次‘各国的元首’起兵来攻打,而是“无利可图”的撤退,他们这次所有打仗耗费的损失,必定会想尽办法往这边讨回的。所以最重要的当务之急—‘所有中国龙族和鼠族’,务必大家团结一致,才有力量去抵抗“外国人”的入侵,也才有能力去“征服外界的国家”来归顺中国的统治!

  不过,那时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听完这种状况时,竟然这些中国龙者不认同中国精灵鼠者的见解,还提起他们这次抗战的惨状,来指责中国精灵鼠者,不满其未派兵支援他们抗战,才让他们牺牲那么多的人。尤其这些带头者把这次战争的惨状,当成理由提案要罢免统治者、而脱离“中国政府的管制”,还当面向中国精灵鼠者表示抗论,说他们要成为有自主权的独立国。

  中国精灵鼠者瞭解之后,也当场向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就再度表白他这次为何不派援兵去助战的原因:“其实不是不协助你们‘龙族群’去抗战,而是曾经有和你们会商过好几次的提案,不过你们仍旧是把它当作马耳东风,而且‘我行我素’地不采纳。就是大家没有那份团结的胜算,尤其万一大家在战场又不联合作战,那这次的抗战,假使中国打输的话,终究你们‘所有龙族的辖区’必定会被那些‘外国人’作为赔偿,而要求分割给他们当殖民地。所以这次‘中国政府’,是为了你们‘龙族辖区’着想,才决定不出兵应战。”

  接着,中国精灵鼠者也直言批评所有龙族的带头者:“你们各自的处事,往后得多改进!依照你们‘龙族’的习性,是最会滚来滚去的乱交结!尤其这种是不够定规的团结法,是很轻易被外界‘煽动与分化’,而被别国阴谋者当作利用的桩脚。”

  这次会商才进行到一半,竟然“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就集权罢论,也很不屑的散会离去。

  【兵荒马乱的日子又来了】

  ※这是经过一段平凡的时期之后,“中国辖区内的各处龙族者”,突然又开始到处在“站旗造反的暴动”、互争地盘的乱象!

  这次会使“中国各处龙族群”互相残杀地暴动—主使者就是‘东洋’的美国狗者和‘西洋’的日本猪者—就是这两者在背后捣鬼的;自从上次起兵攻打,“无利可图”地撤退停战,确实使他们颜面无光,才再度采取行动要来讨回面子,又开始进行阴谋……

  ▲此况的重点先提示—其实美国狗地气日本猪地气的人种,确实各自有不同的特殊天性,分述如下:

  (一)、美国,在‘太阳出口的地气处’—属于“热磁、太阳在此区地皮下层排放废热气”的地区,造成他们大部分的“男性”是最爱“出风头的行为”,也是最爱“煽动外界的国家”去找对象开战(他才可以卖武器),来当他们的乐趣!实际上,这种行为都是该处“地气”所产生的好强性,所以美国狗种族会好战,也是很正常的事。

  (二)、日本,在‘太阳入口的地气处’—属于“冷磁、阴气处”,为太阳在水界降温后,由此区进入沼泥界的区域,所以此处人种是“阴阳磁流而冷热交叉的体质”,大部分“男性者”是最爱“贪恋女色”,也可说日本猪种族会好色是很正常的事。

  但,这处“地气的种族人”,也是曾经最爱到处去抢夺“良家妇女”,而带回去把这些女人“脸上化妆成全白色、舌头割掉”,然后让她们公然露面去给“男性者”当作陪酒作乐的对象;这也是当代“世界各国”最害怕日本猪种族的地方。后来这些丑闻,日本猪种族就把它美化成《西游记》故事,在扭曲事实,说是历史传下来的抓女妖故事。(竟然之后又有中国的宗教人士,以此故事当范本,加上佛教的题材,写出猴子和秃驴取经的烂故事—根本是误导人类子孙的荒谬著作,把中国人从小就扎根佛教的思想—这类作家,死后也全去磨浆当细菌了。)

  【接叙前提的阴谋】

  说到美国狗者日本猪者,他们自从撤退回去后,也越想越没有面子,就一直绞尽办法在计谋,要如何才能有适当的机会,来再度侵略“中国的辖区”—同此时段,正好得到情报说“中国的龙族和鼠族”不和,龙族正在暴动造反要脱离鼠族!就这样被美国狗者日本猪者逮到机会,去暗中做手脚,让各处的“中国龙族群”经商通航中断,而陷入经济的困境。

  ▲他们如何暗中做手脚呢?

  美国狗者策动英国羊族印度猴族印度鸡族这三族,联合在海洋上当“海盗”,截断“中国龙族经商的通航去路”,而且还当真做出抢劫的行为。

  在另一处的日本猪者,他得知海洋上有这种“海盗”的情况,他就发动船只出征要起义的处事;结果后来瞭解到是美国狗者在捣鬼的计谋,日本猪者也不例外,就故意让他所派出的兵士,也同样加入“海盗”的抢劫行动。

  后来逼迫到“中国龙族的带头者”也发动当“海盗”的行动,在和他们对敌的掠取。这种情景,也使当时“整个海洋的通航”,都是出现“海盗”在嚣张的局势,并且也影响到“世界各国的经济”,都产生了没落的惨状。

  ※前述就是这种情况,才使“中国各处龙族群”挫折了很长一段时期,并使他们都产生了“经济”困境,开始出现“闹饥荒”的现象。

  (美国狗者的诡计是接二连三啊!)

  就在“中国龙族”贫困之际,美国狗者竟然使出‘假慈悲的诡计’!他即时派出印度猴族印度鸡族,带着印度兴起的‘佛教’(后文再详述佛教的创始过程),进入“中国龙族的领域”,开始执行假慈悲的探访、援助和传教。此作法,很快就让“中国龙族辖区的百姓”,视为救苦救难的精神慰藉,茫然地加入‘佛教’和这些‘印度佛教徒’为伍,还自以为是在修行……

  当印度的佛教渗透入中国龙族群后,美国狗者就出面耍“放高利贷”的方法,让中国龙族的带头者来借用,也把美国狗族当作是慈悲的救援者—相较中国鼠族的表现,确实让中国龙族一面倒地亲近美国狗族,两方搭讪地勾结在一块了!这就是美国狗者在操纵中国龙族的阴谋。

  另一边的日本猪者可没闲着,他也趁机介入而耍出“技术合作”的策略,来诱拐“中国有些龙族群”来加入他们科技发展的行列;其实,就是把“中国龙族辖区的生产物”,挑撰最好的“产物”暗中运输去日本自区,让日本自己国家的百姓做再度加工,然后就把产品自行向外界销售获取高利润—这就是日本猪者到处去各国找一些盛产物的区域来开发,美其名称为“和日本技术合作”,实际是用最低的成本把他国的产物运回日本加工,再以高价向世界销售,这就是“技术合作”的阴谋。

  ▲日本猪者这种阴谋(赚取暴利的行为),也惹得美国狗者很不爽,于是美国狗者就煽动那些“向美国借款的中国龙族”,让他们去争霸盛产的利益处;而日本猪者也为了他的利益,就调兵来协助“和日本技术合作的中国龙族群”,去抵抗“被美国煽动来争利的中国龙族群之造反者”。

  美国狗者看到这种局势,也很震怒!就调动他们‘东洋’各处的兵马,也来协助“向美国借款的中国龙族之带头者”,在对抗日本猪者的兵马;于是‘东洋’兵马和‘西洋’兵马,这双方就杠上了,把“中国的各处辖区”当作疆场在破坏。

  【奸谋的事】

  美国狗者日本猪者这两处的兵马,后来不是真正两方来对战,而是各自都有心怀不轨—两方都是煽动“中国龙族群”,让中国龙族群他们同种族去打前锋、彼此自相残杀。而美国狗者日本猪者的目的,是要激怒‘中国精灵鼠者’,让“中国政府”出面宣战,这样就能美、日联合来攻打中国,如此才有胜算去分割中国的辖区,来当美、日两国的殖民地。

  这种阴谋操纵的战局,战到后来,也使“中国各处龙族辖区”都产生了“外国的盗贼和当地的土匪”,在乱抢乱劫的暴动局面,也让当地“百姓”叫苦连天、到处都呈现在“闹饥荒”的惨状;各处的“百姓”也就集体暴动而投奔向“中国政府”求助。

  ※不过,中国精灵鼠者得知中国龙族被“美国和日本”利用,让中国龙族互相在残杀,他也没有被激怒而去宣战,并且还说,他早就预料后续会有这种事端发生;所以他曾经才会再三奉劝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能够大家来做好团结的力量,才能巩固自己‘正统黄种族人’的领土。

  其实中国精灵鼠者暗中预备大批的军事,也是在防范这一天的到来!就是要做一次大整顿的执行;尤其他这次的策略,是使出‘兵不血刃的战术’—要大扫荡。

  过程:中国精灵鼠者事先对“世界各国”公开宣言:

  (一)、他要带领兵马出动去巡视自己辖区内的‘百姓’安危。

  (二)、重点是要扫荡外界侵入“中国领土”的寇盗。

  他这样宣言完之后,就调动大批军力,浩浩荡荡的出动去巡视领土了。

  ▲中国精灵鼠者这样大张旗鼓的出巡,也去惊动了美国狗者日本猪者,这两方的兵马,突然措手不及而进退两难的惊慌了!

  因为中国精灵鼠者这次明显是起兵要宣战的举动,但是他竟然对外公开宣言,说是要扫荡所有外界侵入“中国领土”的寇盗!摆明要把这两国的兵马,当作“寇盗”来处置的攻打。(这确实是高招!中国精灵鼠者并未向美、日两国宣战,而是向世界各国发表宣言,表明中国政府要出兵扫荡入侵领土的寇盗,并非中、美、日三国的正式宣战—因此对美、日两国而言,一点利益可图的余地都没有。)

  当时美国狗者日本猪者也心知肚明,自己的立场是不道德的行为,尤其又有‘多处国家元首’也赞同中国精灵鼠者这次扫荡寇盗的处事;这种局面,也使美国狗者日本猪者一时无法承受被批评为寇盗的战局,更明白这场战事是无利可图,就主动撤兵,回去郁闷了。

  既然美国狗者日本猪者这两方的兵马都不战而撤退了,但在中国龙族辖区内,仍然是龙族到处站旗争霸地盘的暴动,而且互相对抗到难分难解的场面,甚至各方的人马已饥荒到如同土匪在对抢的乱局。

  中国精灵鼠者带领的大批兵马,巡视来到各处的龙族辖区,即时展开规劝的行动—其实是使出军事的力量来镇压各处“龙族群”,结果也使得所有中国龙族群安定下来,归附“中国政府”的体制了。

  ※前述提醒:中国精灵鼠者就是阴府大本营的执政者,为治平任务(整治第三界人类的乱象),而投胎中国鼠地气,出生人类整顿当代混乱无章的局势—他就是秦始皇(为当代的中国精灵鼠者),起兵镇压所有中国龙族群的真实面。

  (此时期的各国元首,都已不是之前那十位五界元老来投胎的;那十位五界元老投胎整顿第三界的时期,是在前述语文不一之战后的时期,因无特殊重大事迹,就不特别阐述身分。)

  【异常的事】

  虽然这是一场不战而能取胜的策略,但实际上只是结束当前的一场浩劫而已。尤其后来的变故,也使中国精灵鼠者感到有他不测的一面……

  自从浩劫结束之后,‘西洋’的日本猪者,竟然还是故意让他的兵士,依然在“中国周围的沿海”,当“海盗”在侵扰各国往来经商的通航;这也是当代“世界各国”最使人公愤的“日本倭寇”。

  此外,‘东洋’的美国狗者,这次又是“无利可图”的撤退,还让“世界各国”把他当作寇盗的主使者,确实也让他有所领悟的难堪(这位美国狗者的处事不轨,实在也使‘各国元首’感到无奈)。尤其他这次的撤兵,也让他郁闷了一段时期在思维,总想板回一城地钻研如何达到统治世界的目标……终于突然让他领悟—‘古代美国狗守皇帝’被‘日本道教’的组织侵略,导致政权快倒阁的局面!而先前为分化“中国龙种族”时,他也曾小小试用的一招:要印度猴族鸡族带着‘佛教’宣扬到中国,也成功拉拢了盲目的龙族百姓!这个计谋又使他兴奋地着手进行,再度要图谋“世界各国的经济”;就是要利用‘印度佛教的力量’,来策画循环的诈财法!